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回 可怜对面不相识(2)

小说:兵器谱 作者:凡尘字数:3056更新时间:2019-10-02 23:31:32

花的银子多,果然是一间上方,毕竟人可以骗人,但绝不会骗银子。

这一次白秋雨真的醉了,他躺在临江的床上,醉眼中模模糊糊看到江面的船只冲冲来去。此间江水急促,当真是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白秋雨望着江面神伤片刻,便斜倚着窗棂睡了。

“秋雨、薰儿,秋雨、薰儿…”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着,白秋雨纵身神女石上凄然喊着:“师父…师父,你在哪儿,秋雨不想一个人在神女峰。”声音在群山间回荡,除了默默夕阳,便是漫山火红的枫叶,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孩子来说,孤独像黑暗一样将他层层包裹。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看着远处师父的新坟,无力地坐在神女石上,眼泪躺下了面颊,喃喃道:“师父,神女峰就剩徒儿一个人了,师妹她…她…”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住,说不出话来。过了半晌才叹息道:“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吧,世间离离合合原本如此,天下又岂非我一个人伤情。三世情缘,侠骨柔肠,也岂非只是说书人的杜撰!”想到师妹就要与他人成亲,还是告诉自己,自己深爱的人是师妹,没有了她,这一生天涯海角,又有谁能相伴,又能去往何方。

白秋雨一回头,便看到了一座气象葳蕤的庄园,园中灯火辉煌,张灯结彩,只听一个浑厚的声音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他再也忍不住,撕下斗篷的一角罩住头脸,飞身闯入大堂,堂前家丁手持木棍欲上前阻拦,被一掌震开。接着便听到暗器破空之声,堂上上的红烛一起被打灭,等到红烛再被点燃点燃,新娘子已经没了踪迹,众人慌急中,有人喊道:“新郎也不见了。”高堂父母顿时便慌了神,喊道:“在下早年间在江湖也有小小名头,你我恩怨,不须累及儿孙,何况按江湖规矩,这棒打鸳鸯之事非是好汉所为!”

庄园里霎时间如开了锅,白秋雨劫了新娘子,展开身法狂奔了十余里地,到了僻静才解开新娘子穴道。那新娘子正是师妹卫然薰,穴道一得解脱,便道:“师兄,我…”白秋雨打断话头,道:“赵夫人认错人了吧,在下可不是…”卫然薰抢过话头,道:“那你为什么会有神女峰的点穴手法,还有刚才堂上金针打灭烛光的手法,也是神女峰的漫天花雨,我知道你是师兄。”白秋雨道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抢走师妹,此时面对她,心中又觉得自己这般做法实在太荒唐,却又不敢承认自己就是白秋雨,道:“天下武功殊途同归,又不是只有你神女峰才独有。”卫然薰道:“好,那你敢不敢摘下面罩,让我瞧一瞧。”

白秋雨转身走入黑夜,倏然山坳里转出一个黑影拦住去路,道:“既然劫了新娘子,着这么走了?”虽然在黑夜中,卫然薰已经听出来人正是夫郎赵远之。原来赵远之蓦地里见堂上烛光被打灭,心知此时必是有人冲着新娘子而来,是以紧随其后,跟着卫然薰。此时白秋雨被他夫妻拦在中间,便道:“听说少庄主一杆雷鸣剑威力非凡,两年前就连武当木云青也败了,我武当山就这么让人其辱吗?”他借此机会诈称武当山的人,是想让卫然薰认不出自己。岂知少庄主赵远之朗声大笑,道:“我道是谁,你武当山皆是修道之人,心胸恁的狭窄,久闻木道长四十九路七星剑使将开来密不透风,刚柔并济,全然没有人间烟火气,依我看也是徒有虚名,既然败在我雷鸣剑下,就该认!”

木云青与白秋雨本是多年好友,两年前在汉口菊花会与赵远之比剑倒也有所耳闻,后来上武当山与木云青叙旧,问起汉口比武之事,木云青始终三缄其词,只是说败便败了,你我难道还在乎那小小名声吗。要知道木云青乃是武当掌门纯阳子的入室高徒,七星剑虽只有四十九路,但其中暗合九宫八卦,绝无半分破绽,想要在三百招内胜出,除非是江湖武林中的老前辈方能有此等本事。白秋雨与他相识多年,但二人少有比剑,此时便邀木云青切磋七星剑,但木云青只使了三招,白秋雨便展开轻功倒纵出去,道:“小弟当真佩服,若说天下武学之高,其实各门各派难以分出高下,各有长短,但人心之豁达,却不同了。”原来在这三招中,白秋雨已经明白木云青虽败尤胜,那七星剑除了深奥莫测之外,遇强则强,遇杀招则显锋芒,锋芒彰显,必见生死,然而赵远之的雷鸣剑招招都是夺人要害的杀招,遇到木云青的剑法,看似处处占了上风,实则已经将自己的周身要害暴露在四十九路七星剑下,倘若木云青将剑法使足了,只一招便可取赵远之性命,但他不慕功名,剑招内敛方才败于赵远之。

此时见赵远之这般狂傲,道:“少庄主误会了,在下只是武当山一个小徒,并非木云青。不过也得木师兄传授过三招七星剑,今日不才,也想试试。”赵远之道:“原来是个不知深浅的,你师兄四十九路剑法都败了,无知小辈,三招焉能胜我?况且我今日大婚之喜,不宜动刀兵,你走吧。”白秋雨折下身旁的两根芦苇杆,将一根掷向赵远之,道:“三招,我必胜你。”捏个剑诀,摆出七星朝斗的姿势。

七星剑艰深难懂,一来靠机缘二来靠悟性,非是寻常能练就的,白秋雨哪里会,只是当日与木云青比试三招,记住了他出剑的方为和分寸而已,至于其中九宫八卦是如何驾驭剑招变化的却是半分不动。赵远之生性倨傲,向来瞧不起后生小辈,即便是武林名宿,他也将人低瞧三分,此时接住芦苇杆,不得不亮出自己的本事,一招怪蟒翻身,芦苇杆的棒端点刺白秋雨胸口膻中穴。白秋雨仗着自己轻功高绝,学着当日木云青的姿势,来去挡驾。

月光下,两个人来交错。赵远之一招使出,只觉得知己的剑招处处受人牵制,接着又使出第二招,这一招势如风雷,确实攻向对方咽喉。白秋雨摇了摇头,暗想:“我猜的果然不过,你的剑法处处欲伤人,若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反噬其身,更何况七星剑如此精妙的剑法。”手中芦苇杆弹出,在赵远之脖子上饶了一圈,又回到白秋雨手上。若白秋雨手上拿的是长剑,此时已然叫他命丧当场。赵远之赵远之心下气恼,芦苇杆斜削白秋雨面门,白秋雨道:“第三招了,银汉飞星。”身形一闪,抢身到了他身后,芦苇杆反手刺出,顶在了他脑后风池穴上。风池穴乃是脑后大穴,以白秋雨的内力,即便是芦苇杆,只需运足了内劲,一棍点出,赵远之即便不死,往后也是个废人。

白秋雨抛下芦苇杆,道:“少庄主,告辞了。”向前走去。倏然觉得身后一股寒气逼来,转过身时,只觉得胸膛一阵疼痛,一件冰凉的物事刚刺入便即拔出,顿时鲜血长流。白秋雨只觉眼前眩晕,紧闭着眼睛道:“师父,我好疼,我好疼…”随即便有一个人抢起自己的身子狂奔而去。

也不知自己是生是死,似乎到了一处温柔乡里,耳边有人低语温言,突然睁开眼睛,原来自己是在望江楼的客房里,此时已经深夜,桌上还燃着半截蜡烛,原来适才的一切竟然都是梦境。轻叹一声待要下床去倒碗水喝,只觉得身子好像被人抱住,侧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子正抱着自己,半张脸贴在自己的胸膛上,眼睛正瞧着自己。那女子此时见白秋雨醒来,笑靥如花,问道:“你抢的那新娘子想必就是你师妹了,哎,可惜被人刺了一刀。”说着手早白秋雨怀里抚摸着那伤疤。白秋雨一把推开她,自顾倒水喝。那女子娇柔的身躯扭动着,问道:“我倒是想知道是谁救了你!”

白秋雨喝了口水,道:“你怎么知道的?”女子道:“公子酒后说的话都忘了吗?我听了都伤心呢,你说那个姑娘得有你这般痴情郎,那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分。”白秋雨提着茶壶来到床边,喝着水,道:“想必我的银子已经没了,喝了这壶水若再不走,明天那店小二就该把我送官府过热堂子了。”女子还是笑得那么娇媚,道:“你的伤口是怎么好的,那个人为什么没有杀了你?”

白秋雨看了她一眼,道:“武当木云青救的我,怎么?你好像对我很有兴趣,我的事情就这么多了,你都知道了,我想你是不是该把银子还给我?”

那女子起身搂着白秋雨的脖子,柔声道:“你急什么,难道我不如你那师妹好看吗,为什么总是想着你的银子?”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