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 误终身 可怜相爱只为恨(2)

小说:兵器谱 作者:凡尘字数:3335更新时间:2020-05-16 14:24:14

萧逸待要离去,夜空中琵琶声倏然响了两声,他心中顿时想起了桃花坞的那个老妪。那日那老妪杀了青儿,随后跳崖而亡,今日突然听到这熟悉的琵琶声,心中突然闪现一个念头,这琵琶声定是那老妪不假,青儿或许还活着。想及此处,不禁朗声喊道:“青儿,青儿,你在哪里。”声音回荡在夜里,除了听到自己的回声,没有青儿的回答,热泪不由得滚了下来,又想起青儿在身边时的诸般好处。梅雪看着萧逸失落的样子,心中说不出的滋味,站在一旁不知说些什么,过了半晌才道:“箫公子,你定然思恋已极,咱们快走吧,找回离阳剑,了却这桩江湖旧案。”

这时燕红娘却哈哈大笑,道:“萧逸,以你的武功,如今江湖上已经罕逢敌手,你试想你这一路走来可还容易么?你本事很大,可未必就能事事如意,离阳剑之事,我与你同去,我要用离阳剑杀了这贼子。”说到最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钱穆,又用古怪的眼神瞧了一眼梅雪。

梅雪被这一眼瞧得浑身不自在,娇小的身躯缩进萧逸的怀里。当夜萧逸等人并未停留,梅雪与燕红娘同骑,马后用一根绳子拴着钱穆,把他那柄纯金打造的金刀拴在他的脚脖子上,萧逸则独自骑一匹马。朝南奔行一夜,燕红娘并不说要去往何处,萧逸知道这个女人心思缜密,不像是漫无目的的胡乱奔行,但想她既然不肯说,自己即便问了也不过是自讨没趣,是以始终没有问起。天亮之后,在附近的镇上落脚,旁人见燕红娘将钱穆牲口一般牵着,浑身不知不知已经跌跌撞撞出多少伤口,形貌甚是可怖,但看到燕红娘形容温柔美丽,心下却又捉摸不透,不敢多言。萧逸一行人进入一家客栈中买了些吃食,燕红娘随手往地上掷出三个烧饼,道:“你也尝尝像狗一样活着的滋味。”钱穆本是四大家族的后人,自幼锦衣玉食,本就极其惜命,此时又累又饿,抓起烧饼便往嘴里塞,燕红娘瞧也不瞧他一眼,只顾吃自己的,店小二见过富贵人家小姐养狗养猫的,但像这样养一个浑身落破的残废却是第一次见,看了即是好笑,又是可怜,见钱穆吃饼噎得难受,便将邻桌客人吃剩的一碗汤端过去放到地上,钱穆趴在地上够着脖子咕嘟咕嘟的喝了个底朝天。

一行人吃罢又继续赶路,如此昼夜不停的行了三日,吃饭时便扔给钱穆些吃的,他倒也吃得自在,并无甚埋怨之词,偶尔还朝燕红娘报以笑脸。这日夜里三人在城外的破庙里住下,萧逸正待要入睡,倏然又听得琵琶声响起,一翻身便冲出了破庙,极目向四周看去,暗淡的月光下,并无一个人影。梅雪追到屋檐下,看着萧逸的样子,心中不禁有几分失落。燕红娘瞧见屋檐下的梅雪,冷笑一声道:“这样的男人,他永远都不属于你的,他对你好,只是因为他侠义心肠。”梅雪的眼神中倏然露出一丝凶狠,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萧逸被这一声琵琶扰得失魂落魄,回到破庙便睡了,第二日醒来,见墙角拴着的钱穆面色铁青,浑身发抖,看样子已经气息奄奄,她本就被燕红娘打伤,又连日奔波,如今半条命只怕已经到了阎王殿。燕红娘在一旁看了良久,见钱穆身体渐渐僵硬,脸上突然惊慌失措,走近探他鼻息已经断气,狂吼道:“你给我活着,你不能死,你死了,谁能偿还我这二十多年受尽的苦楚,你给活着,你的命是我的,是我用痛苦换来的。”无论他怎么摇钱穆,仍旧毫无动静,过了一盏茶时分,燕红娘颓然坐倒,口中喃喃道:“他就这么死了,就这么死了,可我呢,我的仇恨该要找谁报,我如今活着为了什么?”倏然金光闪过,萧逸大喊:“小心。”可是已经迟了,金刀已经刺入燕红娘的腹中,刀还没拔出,只听砰的一声响,燕红娘整个人被打得飞向萧逸,钱穆趁机夺马而走。萧逸接住燕红娘,只见燕红娘双手死死抓住金刀,刀尖刺入腹中并不深,并没有伤及脏腑,但是她胸口挨的这一掌,使得胸骨尽数断裂,内脏受到强烈激荡。

这夫妻二人行事个个歹毒,双方心中皆只有仇恨,出手之时无不是想要致对方于死命,哪里念及半分夫妻情分。

燕红娘虽不见得是甚好人,但因为朱家的仇恨,这些年日思夜想的都是如何用最痛快的方法杀了钱穆,如今反倒是着了的道儿,也甚是可怜。萧逸瞧着嘴角不断渗出鲜血的燕红娘,只觉得将她抱在手里,感觉到她身上颤抖得厉害,又见她秀眉紧锁,心下顿生恻隐,但如今这荒郊野外,又如何能救得她活命,就算救活了她的性命,她醒来只会有更深的仇恨,不如就此杀了她,反倒是助她脱离这一生仇恨的苦海。

萧逸看着地上的金刀,不知道该不该去拿,心中试试万分拿不定主意,难道只有生和死才能厘清苦海与极乐吗。过了片刻梅雪捧起金刀,深邃的目光盯着萧逸,道:“萧公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杀了她吧,那才是真正的慈悲。”萧逸只觉得莫名的一阵寒意,却又说不上来,但此刻刀柄已经交到了自己的手上,他又看了看梅雪,梅雪朝他点了点头,右手只好渐渐扬起金刀,只要这一刀下去,仇恨,痛苦,一切都烟消云散。

风吹落叶,呜咽之声穿过破庙。

萧逸掌心内劲一吐,金光冲天而起,当的一声响,钉在了屋顶的大梁上,灰尘扑簌簌落下,他的嘴里只说了一句话:“赶快下山,救她性命!”抱着燕红娘飞步出了破庙,正要纵身上马,倏然残碑后一声佛号,转出一个粗布白眉的老僧,脸上皱纹就像是一道道深沟,尽显岁月的沧桑,背后背着药篓,里面有几株野菊和附子,左手拄着藜杖,右手拿着短柄药锄,行止之间隐隐透着一丝英气。江湖中五虎藏龙,真正的高手,往往深藏山野,此人年轻之时断非平凡之辈。但见老僧缓步走进,口中道:“仇深缘浅,少侠救她作甚,杀了罢,杀了罢!”倏然他僧袍鼓荡,十余点寒芒激射而出。萧逸倒抽了口凉气,想要纵身向后避开暗器,破空之声已经到了眼前。又见人影晃动,手上一空,燕红娘已经被老僧抢了去,非但如此,他拿着药锄的手上还捏着十余根银针。这人观其年纪,少说也在百岁开外,发射银针,出手抢人,又接住银针,身法之快令人咋舌,但看他缓缓放下燕红娘,将银针一根根缓缓插在她胸腹之上,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萧逸心知遇见了江湖前辈,不敢造次,拱手道:“晚辈萧逸,多谢老前辈手下留情。”老僧并不回答,待插完了银针,这才反手从药篓里拿出一个暗红色的葫芦,喃喃道:“这一刀刺得还不够深,如何能泻出心中的仇怨之气,须得助你一道。”说着手中药锄一挥,竟然将燕红娘开膛破腹。这般方法哪里是在救人,分明是在杀人,这不由得让萧逸想起了替自己解毒然后又下毒的鬼面神医,顿时怒火中烧,双掌一翻,掌风卷起落叶,一掌劈向老僧,愤愤道:“鬼面神医,拿命来!”倏然胸口被什么东西顶住,随即一股强劲的力道排山倒海压了过来,顿时凌空翻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他自下山以来,从未在功夫上输人一招半式,今日却被这老僧在胸口点了一棍,便败得狼狈如斯,心中老大的疑惑,鬼面神医医术确实精湛,连西域噬魂草的毒都能解,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身上下毒,可当日在船上也未瞧出他竟然有这般厉害的功夫,便是师傅在场,只怕也非他敌手。

老僧打翻萧逸,梅雪慌忙扶起,问是否受了伤,萧逸摆了摆手,但见老僧将葫芦里碧绿色的药酒倒入刨开的腹腔中,将五脏六腑如破布一般清洗,片刻之后酒水就变成得漆黑如墨。老僧脸上微微一笑,道:“不坏,不坏,可见本性良善,不过受了些江湖的浊气,似这般仇恨还未根深蒂固,可救,可救,他日必是一代巾帼女侠!”如此这般复又清洗了三遍,直到最后洗出的酒水依旧碧绿如翡翠,老僧这才将酒葫芦放入药篓里,用针将刨开的腹腔缝合,并涂上药膏,脱下僧袍替她穿上,单掌合十,念了声佛号,道:“既然仇恨已忘却,何不随我去了。”这时燕红娘悠悠醒转,站起身双掌合十,道:“弟子燕红娘愿皈依我佛。”老僧背上药篓,摇了摇头,道:“我虽救你,但你非是我辈中人,你既拜我为师,我传你三藏法门,渡一切众生,般若波罗蜜。”燕红娘道:“弟子明白。”回头看了一眼萧逸道:“箫施主,阳离乃在人心失正道,离阳剑就拜托你了,他日江湖中你我再会了。”又朝老僧道:“还望恩师慈悲,也救箫施主性命。”老僧打量萧逸气色,微微颔首,道:“真是造化,世间竟有如此之人!”走近搭了萧逸的脉门,又道:“箫施主一身正气,不染尘俗,又岂是平凡毒物可以加害,下毒之人多此一举了。施主且放宽心,毒虽在体内,但难以罡气相争,阿弥陀佛。江湖之中多有磨难,离阳利甚,箫少侠便是削利断刃之人,且多保重。”说罢带着燕红娘转过石碑去了

萧逸这时方才明了,这人并非是鬼面神医,想要询问他来历,他师徒二人已经去得远了。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