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回 迷局(3)

小说:兵器谱 作者:凡尘字数:3328更新时间:2020-10-02 10:38:05

这时公子长生起身道:“久闻红梅山庄大名,少庄主悲贱悯若果然让人钦佩。若要说天下能警醒后人的兵器当有夺魂针,这门功夫乃逆行鬼谷天罡指而得,非是心坚之人不可练成,否则体内火寒相交,九死一生。而江湖中练成此等功夫者只有无心师徒二人,但皆无一善终。可见强权之下,谁都不可能见到事情的真相,若要强行窥探迷局,任凭你武功再高,到头来不免一死,当有此兵器警示后人。”梅郎君微微点头,道:“兄台所言极是,此兵器当列于玄武碑上,我等江湖人不敢说为国为民,一身武艺也该保一方太平,夺魂针当是我等悲悯之兵器。”他顿了顿,又道:“赵光义弑兄夺位,当年才将无心卷入皇宫,说道根由上都是荣华富贵所迷惑。想想二十多年前,离阳剑引得江湖血雨腥风,又何尝不是欲望迷失了人心,最终川边白骨累累。得到离阳剑又真的能得到一切吗,我看未必,那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兵刃而已,无论是帝王还是江湖中人,若重利轻义,到头也只是自掘坟墓。离阳剑也当列于玄武碑上。”

说罢众人称是,一个纶巾中年叹息一声道:“帝王将相,凡夫俗子,有沉迷于权利金钱者,殊不知也有为情所迷者,世间相爱之人,平平淡淡,自然不为人所道,但其中不乏爱恨痴缠之事,亦可鉴于后人。想来神女峰之事过去百余年了,大家也都忘了,白秋雨与莫别离无不是江湖中百年难得的少年英豪,只可惜情路漫漫,白大侠更是将相思铃练得伤心欲绝,传闻江湖中从来没有人可以躲过他撕心裂肺的一击,只因情伤太深,又身中剧毒,随蓝樱子远渡海外,天山掌门莫别离也不知所踪,岂不悲乎。”

梅郎君接口道:“兄台所言甚是,连自己究竟爱的是谁都分不清楚,岂不糊涂,相思铃也当列在玄武碑上。”

他正说道此处,暴雨中有人赶着马车到了庙外,那人挑着一个油纸灯笼,昏暗的灯光瞧不清瞧不清赖着何人。倏然黑夜里闪电如银钩,霹雳一声,将赶车的人和马车照的清清楚楚。赶车的是个农夫模样的乡下少年,脸上黑漆漆的,衣衫褴褛,显然是从火堆里冲出来的,若非如此,也不可能这么大的暴雨还未将他的脸冲干净。

那乡下少年将马车停在了廊下,在庙门口站了一站,他想要进庙,但却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走了进去,独自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

他深夜拉着棺材到此避雨,想必是亲人死在外乡,庙里之人无不同情,给他酒肉充饥,又给他火刀火石,让他点火取暖。那乡下少年也不拒绝也不感谢,只是默默的在角落里,眼中满含着悲伤,偶尔闪过一丝仇恨,但很快嘴角就漏出一丝微笑,好像大仇得报似的。

过了片刻,沉闷的夜里一声叹息,沈月当即听出那是老人的声音。倏然身形一晃,一个身披蓑衣浑身雨水的老人走了进来,径直到了沈月面前,他瞧也不瞧身边的公子长生,道:“你该走了。”老人就像鬼魅一样,但言语却十分慈和,沈月站起身走了出去,走入雨夜里。老人见他走的是回竹屋的方向,展开身法追上去,道:“你走错方向了。”沈月道:“没有。”老人道:“错了。”沈月站在漆黑的夜里,顿了顿,道:“如何错了。”老人道:“你往南走出海,找个无人的小岛,永远不要回来。”沈月道:“我不喜欢那里。”老人惊诧道:“为什么?你难道喜欢竹楼,你想要一生活在黑暗里?”

沈月没有回答,向小屋的方向走去。天亮的时候,沈月湿淋淋的站在悬崖边喝酒,老人道:“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纵身跳下悬崖,双爪铜钩一般抓住崖壁向下爬去,他人虽然老了,但身手矫健,绝非一般江湖人所能比拟。沈月也纵身跳下,扣着崖间的石缝向下爬去。

那悬崖足有千丈之深,到得崖底只觉得阴冷之气透人骨髓,藤蔓和花草之间毒虫蠕动,简直让人欲呕。沈月一眼瞧见了石岩下一个乱石堆成的坟墓,石缝中还有两条鲜红的毒蛇吐着蛇信子,岩上草草刻着一行字迹“颍川苦命人埋香于此”,原来此间葬的竟然是一个女子,但这般凌乱的坟墓和字迹,显然收尸之人十分匆忙。

冷风吹过,沈月眼眶中竟然莫名的流下泪水,忍不住问道:“她是谁,为什么会死在这绝壑之中。”老人重重吐了口气,道:“他是你生身之母,你…你拜拜她吧。” 这么多年,他在悬崖边喝酒,从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就在这深谷里,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问道:“她叫什么名字,谁杀了她。”他以烈酒练就一身内力,此时伤心痛极,周身真气外泄,百丈以内虫蚁顿时死去。老人见他如此伤心,立时道:“你莫要这般伤心,你活着,她就没有白死。”他一语甫毕,沈月纵声狂吼,峡谷里顿时飞沙走石,坟上的石壁一道四尺宽的裂纹朝崖顶裂开,老人受他这般内力激荡,一口血喷了出来,人已经跌出十丈外。老人心知他年纪虽小,但以烈酒练功,一旦催动内劲,有如山呼海啸,此时他伤心之下,身上经脉已经混乱,若再这般下去,不出片刻必然亡命在谷底,遂道:“孩子,是她自己跳崖自尽的,她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临死前托我护你周全,我只怕护不了你了。”。啸声戛然而止,沈月一口血呕出,双膝跪在了尖锐的石屑中,膝盖被扎破,鲜血长流。过了良久,沈月道:“她为何自杀,谁逼死了她?”老人挣扎着爬起身,从腰间摸出一块金牌,道:“你不能报仇,逃命去吧。”沈月走过去接过金牌,上面写着“燕北龙校尉司马翎”,问道:“你是朝廷的人?”老人道:“是的,我是燕王的人。有人要杀你,你快走吧,迟了就来不及了。”沈月拿着令牌,道:“告诉我这一切,究竟为什么?”老人道:“我答应过你母亲保护你,我不会食言,我也答应过一个人绝不泄漏此事,我亦不会背叛他。”

沈月脸上鬼魅的一笑,道:“逼死我母亲的是那个人,让我去杀人的也是那个人,现在要杀我的还是那个人,对吗?”司马翎脸上淌下泪水,摇头道:“苦命的孩子,我…哎!你母亲知道这是一场阴谋,你早晚是这局棋的一个棋子,她当年恳求老朽照顾你,有朝一日救你脱离苦海,可我左右为难,只是劝她,如今局势不稳,也许送她到此只是为了保护你们母子,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你在屋里哭得很大声,你从来没有那般哭过,我敲门喊了你母亲几声,无人答应,我只好破门而入,在襁褓中发现了一面令牌和你母亲留下的遗书,这便是那面令牌。”说着又拿出一面金牌,上面刻着“北疆天狼王”,续道:“那遗书上说她收到此令牌,阴谋已现端倪,自己已跳崖身亡,愿用自己一命换儿子一命,求我勿要推脱,当于危难之际护你周全。她已是那世之人,我哪里还能拒绝,当时我抱着你来到此地安葬骸骨。之后传你武功,你每次杀人,我都跟在你身后。”沈月看着令牌思索良久,道:“他是朝廷中人?”两司马翎点了点头。沈月仰头看了看崖顶,道:“这里除了你我二人,还有其他人,对吗?他知道我对此事已经起疑,所以才要杀我灭口是吗?”司马翎又点了点头,道:“你若不遇到公子长生,他们还不会着急对你痛下杀手。那公子长生手上有离阳剑的秘密,他的师父便是少林寺后山的药毒二仙中的毒仙,也就是当年鬼谷弟子萧逸。”

沈月更加糊涂,此事跟离阳剑果然有关系,那离阳剑里又藏着什么秘密呢,司马翎跟在我身后我尚且不知,其他门跟在我身后我又焉能知晓,昨夜那破庙中谈及离阳剑,只怕如今他们已经惨遭毒手,但愿公子长生与梅家少爷能逃过一劫,此事须得查个清除。他心中虽来来去去琢磨此事,但越想越糊涂,便问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否则我不会离开中原。”司马翎将沈月养大,知道他性情执拗,他既然起疑查此事,他必要知道其中就里,否则只怕难以平息,到时候血流成河,岂不是自己造的孽,遂叹口气,道:“好,我告诉你,他就是…”他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一枝弩箭自后脑勺射入,从咽喉穿了出来,又径直射向沈月。沈月挥掌拨开,抢身去抓司马翎,但耳听得嗖嗖声响,崖顶弩箭暴雨般射将下来,接着便听到几声炮响,轰隆隆的声音,头顶黑影滚动,竟然是火药炸开的崖顶的石头,许多千百斤重的巨石泰山一般压降下来,霎时间眼前一片漆黑。

好在他母亲的坟墓后被自己的内力震开一道口子,巨石滚下之后,他便缩身在石缝中。过了半晌,耳听得崖壁的碎石落尽,透过巨石的空隙,望见有人坠着钩锁下来探查,来者二十人,个个身着黑衣,腰佩宝刀弩箭。众人见三十丈之内已被巨石填死,便是大罗神仙也砸成了肉泥,绝不可能有人生还,都相视点了点头。一个领头的拔出雪亮的宝刀,唰的一刀,刀光如匹练一般,一块石头竟如豆腐一般被切开。只见他又是唰唰几刀,竟然削出了一块墓碑,又在墓碑上刻了字迹,将墓碑立在一块巨石上,这才攀着钩锁离去。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