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 跳崖

小说:兵器谱:夺魂针 作者:凡尘字数:3029更新时间:2019-03-09 23:23:11

无垢惊魂未定,眼见着便要被四匹马撕裂,趁着还未被铁链悬空拉起,一缩脚抓住了脚上镰刀的刀柄,一声断喝拔了出来。众人早有计较,见他伸手拔刀,又有四柄镰刀飞了起来,两柄向腰肋,两柄向咽喉。这些人出手狠辣至极,招招夺人性命,虽然不是什么上乘的武学,但这般拼命的打法如何不叫人心惊。

四柄镰刀拖着铁链飞来,无垢将手上的两把镰刀往胳膊上镰刀刀柄的环扣中一插,只听铮的一声响亮,火花迸溅,四匹马相较的力量都使在了铁链上,铁链被断作了数节。无垢便趁此迅雷之势,右手在雪地上一拂,雪花凝成冰针飞去,将四柄飞来的镰刀打落。众人见无垢伸手拔刀,这般发狠,个个惊恐倒退,面面相觑不敢上前。

铁链虽断,但两柄镰刀却依然插在胳膊上,脚上的镰刀拔出血如泉涌,只好抓起地上的冰雪塞住伤口,浑身颤抖着站了起来。无垢虽然练就一身阴毒可怕的功夫,但从未想过要恃强杀人,如今却不明不白险些送命,咬牙问道:“为何杀我?”看着他可怕的眼神,众人哪里敢言语。倏然无垢仰天悲号,怒问:“我无垢何罪之有?”眼中蹦起了一根根血丝,一脚将地上的一柄镰刀踢出,对面一人闪避不及,镰刀透过铠甲刺入胸膛。

此时众人心知已是骑虎难下,若要退避,谁也逃不得性命,如若一搏,无垢不过是困兽犹斗,尚有胜算。当中一个领头的道:“他已经受伤,合力杀了他?”纷纷挥舞着镰刀上前砍杀。无垢抢过一人,伸手在他碗底一托,那人只觉得一股透入骨髓的寒冷,手中拿捏不住镰刀便掉了下去,随即无垢手掌轻拂,那人手上的鲜血立时化作冰针从手指射了出去,迎面来的五人被血红的冰针穿喉而过,竟然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好像他们并非是被利器穿过咽喉而死。

生死之际,又有谁愿意将性命轻易与人,无垢但只要擒住一人,必然取他鲜血练成冰针杀人。众人也都是刀头舐血的人物,什么不曾见过,但像他这般以活人鲜血为兵器的却是少见,看得人浑身直冒冷气。

大雪又纷纷扬扬卷下长空,渐渐的将地上的死人湮没。无垢擒了一人,左手按住他头颅,右手抄起镰刀架住他脖子,牙缝里一字字道:“你们不是为了金子而来!”领头那人道:“那又如何?”无垢一镰刀钩开所擒之人铠甲上的皮扣,里面竟然露出一身绣衣,却是朝廷的绣衣刺客。无垢道:“朝廷的事情与我无关,告诉皇帝老儿,我带着秘密远离江湖便是,何必苦苦相逼。我只要有一口气在,便由不得你们。”语罢一镰刀割下了人头,又道:“杀了我,功名利禄,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怕死的便来拿去!”手中镰刀飞出,杀了一人,夺马飞奔而去。

众绣衣刺客都是奉命前来杀无垢,若不杀了他,自己也不敢活着回朝廷复命,于是打马追赶。无垢受此众创,任凭马匹狂奔,并不知道奔向了何处。身后追兵不舍,若未受伤还可一战,鲜血一路洒下,失血过多,如今两眼模糊,已经看不清周遭情形,只觉得是向一处山上奔去。

无垢咬牙紧闭着双眼,陡然间胯下坐骑一声长嘶,人立起来,险些将自己掀翻在地。猛地睁眼,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马儿不知怎的却到了一处悬崖边上,但见悬崖边上立着一块石碑,上面三个篆字乃是“绝命谷”,旁边两行小字刻着“天地绝谷处,幽冥从此开”,字迹刚劲银钩铁画,与此地山形也甚是相配。无垢翻身下马,向悬崖底下看了一眼,但见雪花飘飘洒洒落入深谷,杳杳冥冥不知有多深,真个就如通往幽冥地府一般,暗道:“好一个绝命之地,苍天于我何有哉,罢了,罢了!”

这时追兵已然到了崖边,无垢朗声狂笑,道:“告诉赵光义,他的秘密绝了!”纵身跳下万丈悬崖。众人大吃一惊,本想着要砍下他的人头为证,竟让他跳崖自尽了,凑到悬崖边一看,雪花飞絮般落入深谷,哪里还瞧得见无垢。一人道:“没有证物,却如何是好?”领头的一双三角眼挤了挤,道:“拿绳子,把尸体捞上来?”另一人道:“这崖壁怪石突兀,这么高跌下去,只怕是成了肉酱。”领头的道:“便是骨头也要捡上来一块,要不然还未见到陛下,杨大人面前我们都没法交代。”

绣衣刺客除下身上的铠甲,将镰刀都缠在腰间,将树皮拧成绳子放下悬崖,两个人顺着绳子下了悬崖。过了半晌,两人又爬了上来,道:“下面深不见底,绳子不够长。”众人又拧了两条绳子接上,那二人再往下走,可那峡谷就如天雷劈开的一道裂缝,着实深不见底,只是徒劳无功,只好上了悬崖禀告实情,道:“谷底深得紧,那小子武功再高,从这里跳下去,也必然粉身碎骨,况且手脚又受了伤,断然活不成了。”领头的叹了口气,道:“既是如此,咱们且先汇报杨大人,任凭发落吧。”众人翻身上马,如捕食后的恶狼一般退离了悬崖。

却说本草经中所言,金石、草木、翎虫,极阴寒之处往往生极阳热之药,极阳热之处往往生极阴寒之药,硫磺生于地火极阳之处,外用却是极寒之药,人参生于长白山极寒之地,内用却是极阳之药。此地峡谷深不见底,上见于阳,下见于阴,崖壁上往往生少阴、少阳之药,况且又正值酷寒之季,不论是金石、草木、翎虫,其中药性依天时而动,正是采药的好时机。

也是无垢命不该绝,那崖壁上却有一个姑娘带着一只老猿在那里采药,猛地听到有甚物事撞在崖壁上的声音,抬头看时,却是一个人从崖壁上跌了下来。那姑娘口中一声呼哨,叫到:“快救他!”老猿露出尖牙,一声吼叫,一只胳膊抓住石缝,另一只胳膊在在胸口一拍,纵身迎了上去,蒲扇大的手一招便抓住了无垢的大腿。但无垢下落之势太快,老猿纵然神力惊人,也被下坠的力道往谷底掼将下去。

采药的姑娘手中拿着两把精钢打造的药锄,见老猿吼叫着也跌下谷底,将一柄药锄扔了过去,喊道:“小心!”老猿想必与姑娘朝夕相处,懂得她的意思,一手抓住药锄,奋力凿入崖壁。霎时间一阵精钢与石壁相交刺耳的声音和一道飞溅的火花伸向谷底,直到二十丈处才挂住了老猿。

此地里崖顶已逾千丈,是以上面也听不到声响,也并非几条绳子便能到得此处。雪花迷人双眼,采药的姑娘见没了动静,又瞧不清一丈之外,朗声问道:“猿伯伯,你怎样了?”倏然一声咆哮,老猿冲破弥漫的雪花飞身而起,手中精钢药锄当的一声凿入石壁中,挂在崖壁上晃来晃去,另只手中倒提着昏厥的无垢。老猿见了姑娘,口中闷雷一般的吼叫,姑娘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药锄也凿在石缝里,背上背着药篓,侧头打量了老猿手中的无垢几眼,道:“猿伯伯,你看他还活着吗?”老猿提起无垢在鼻子上嗅了嗅,又在耳边听了听,又吼了两声,意思是说还活着。

姑娘见他胳膊上还插着两把镰刀,鲜血还在顺着刀柄往下淌,便道:“猿伯伯,今天不采药了,先找个地方救他要紧。”爬上老猿的背,老猿一手提着无垢,一手抓住石壁,向峡谷的另一头走去。走了约有里许,姑娘见前面有一处突出的石梁,喊道:“猿伯伯,去那里。”

老猿纵身跳上石梁,将无垢放下,侧耳贴在他胸膛听了一会,眼中似有焦急之色。那姑娘放下药篓,摸了无垢寸口的脉搏,脉涩沉而无力,分明是失血所致,撕开伤口处的衣服,伤口处青紫正向外满眼,显然是上淬了毒药所致。她本是出来采药,银针和药箱都放在了药庐,此地悬崖绝壁实在难以施救,只好嚼碎药篓中的几味草药,胡乱将脚踝的伤口抱住。胳膊上的镰刀一时不敢拔出,也只好将嚼碎的草药包在胳膊上,又塞了草药在他口里,以控制住毒性,等回到药庐再作计较。

姑娘让老猿将无垢夹在腋下,自己复爬上它后背,道:“咱们快回去,若是迟了些,他只怕没救了。”老猿闻听,吼叫着健步如飞,虽在悬崖绝壁之间行走,却是如履平地。行了小半个时辰,峡谷渐渐宽阔,再行有半个时辰,却见前面一座孤峰独立,虽然是在严冬,但崖壁见苍松倒挂,奇花异草生于其间,俨然是春暖花开才有的景致。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