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 人财两空

小说:活法 作者:山野闲民字数:5570更新时间:2019-04-15 07:20:50

孙女林仙出走有一年多了,从来没有跟家里联系过。我们询问了许多外出打工的人,他们都说没见过。急得我和林海团团转,不知她出了啥事了,怎么就把家里的亲人也给忘记了呢?渐渐地村里人们的谣传也多了起来。有人说可能是叫人拐卖到乡下的穷山村里给老光棍汉当媳妇去了;有的说大概是给有钱人当了二奶了,没脸回家见村里的人,甚至还有的说是在大城市里当了窑姐了,要不就是叫人给暗害了,怕连个尸首也找不到了……

听着众人的议论,我的脑袋都大了。可不是吗?如果她没有出事,绝不可能不跟家里人联系呀。可这么大的一个中国,我能到哪里找她去呢?连个方向也没有,总不能到全国去跑吧?甭说别的,连个路费也出不起呀。老伴也不知是死是活,孙女又不见了。这可叫我咋办呀?有人给我出了个主意,说是最好还是去向警察求救,报个人口失踪,人家现在是电脑联网的,只要一个地方有消息,全国的警察都知道的。

我只得到派出所去报案。那个警察倒是很好说话,他详细询问了孙女的情况还查了她的户口,作了详细的登记。一并连老伴失踪的事也给报了,人家全给登记上了。最后,他让我回去耐心地等候消息,如果哪里发现了无名女尸,不管是出了车祸,发生了凶杀案,还是意外事故,就跟我联系。现在有地啥诶的,只要一滴血就能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亲人了。

我听着他的话,脊梁上直冒寒气。脑子里全是血淋淋的场面:一个女孩子倒在血泊里,浑身上下冒着血,前后左右一个一个的大洞。要不就是面目全非的一具尸体,一堆白森森的骨头,头颅上有一个一个深深的黑窟窿……我实在不敢想下去了。难道活蹦乱跳的一个小姑娘出去找活干,就能变成这副模样吗?可联想到二孙子的遭遇,再加上人们的传言,我不得不相信这一切全是可能发生的。要不她怎么可能不跟家里人联系呢?是啊,那个警察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呀。只要她还可能活着,就不会不跟家人联系的,而没有她的消息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早已不在人世了。至少也是被人控制住了,没法跟家人联系。而前面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为她是有文化的,要是叫人控制住,她总能想法跟家人联系上的。她可能早就叫人给害了呀!

走了的人没法管,死了的用不着管了。可活着的人还是不得不管的。现在大孙子成了我唯一的依靠了,我也是他唯一的大人了。他现在已经二十好几了,在农村早已是大龄青年了。再不给娶媳妇恐怕是再也娶不下了。要不是二孙子出了事给耽误了,他也许早就谈成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娶回家来了。现在能办的事已经都办了,不能办的再着急了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捡眼下能办的事先办着看。

一天,在吃早饭时,我问他女方现在的想法是啥,同意不同意这门亲事。他半天没有吱声,随后叹了一口气说:“人家现在不愿意了。”

“为啥?”我吃了一惊,觉得这是不大可能。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人家大人说,咱家里老是出事,怕是有个啥说法的。不敢嫁到咱家来。担心再出个啥事来。”他蔫蔫地说,吃到嘴里的饭半天没有咽下去。

“怕不光是这个原因吧?”我想起在他家里同意时,儿子儿媳妇已经出了事了,怎么就不怕呢?大人出了事还不怕,兄弟出了事难道就要怕吗?

“咱家里现在也没有多少钱了……”孙子吞吞吐吐地说。

原来是这样。这才真正是说对了。没钱了,钱全让陪葬二孙子给花光了,尤其是给他办冥婚花得是最多的,足足顶得上娶一房媳妇花得多。先前对我和我全家人的赞美全是假的,至少有一半是假的。有了钱你好我好大家好,没有钱,你孬我孬大家孬。啥爱人爱情,全是爱钱的。过去老电影里那些反面人物说的话,现在全成了人们天天都在实行的目标了。日本鬼子鸠山说,人不为己,天殊地灭;《金光大道里》那个老想干资本主义的坏人说,谁发家谁光荣,谁受穷谁狗熊。现在不是全都应验了吗?那些有钱的富人明的暗的,大的小的好几房的老婆娶;没钱的穷小子,连个二婚的也娶不来。女娃们宁可给有钱人当二奶三奶,也不嫁给一个穷年轻人过个平平常常的生活。日子是两个人共同创造的,哪能那样好吃懒做,全仗着自己的一个身子,把一辈子的钱全给讨要来呢?现在的女娃们是怎么了?

“这都是我把你给害了呀。要不是给林星办冥婚,花了那么多的钱,人家也不会……”

“您老甭说了。”他善解人意地说,“不给林星办冥婚也是没有办法的呀。总不能叫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埋葬在野地里,当个孤魂野鬼吧。能办一件事是一件,又不是把钱白扔了,乱花了。”

“可这跟白扔了,丢进河里有啥区别?连个影子也不见了。有啥用呢?”

“明知没用也得办呀。谁敢破这个规矩?破了就更没法在这个世上活了。谁家不是这样做的?我们家哪敢破的?该花的钱是不能省的呀。”他无奈地说。

说是说,可他总是黑着个脸,除了干活,哪也不去,闷在家里,愁得头上都有了白发了。因为他们哥俩娶不过媳妇,他的娘想不开自寻了短见。轮到我管理他们了,两个孙子现在只剩下一个了,我不能不把他娘老子没完成的任务给完成了呀。要不,我去世后还有啥面目见到儿子儿媳妇呀。

“那你这事,现在到底该咋办呀?总得想个办法吧?”我试探地问。我实际上也是作不了主的。因为这是要钱的,有钱好作主,没有钱,不管你有多大能耐,也是空的,空作主还不如不作主的。

“也好办。”他说,“只得找个二婚的了。”他苦着脸说。

“二婚?你可还是个童男子呀。怎么能找个人家要过的呢?家里不是还有几万块钱么?她家到底要多少钱呢?几万块钱还不够娶回她么?”我说。

“还有三万多块钱。”他说。

钱全是他包管着。我年纪大了,记性小,忘性大,怕丢了少了。大概数我还是知道的。孙子非常尊重我,花一分钱都要通过我。他也不敢擅自作主的。

“现在彩礼的确一般的是三万,最多的也就五万。还有两万的。可那不包括房子在内呀。”他说。

“房子?咱家不是有五孔窑吗?咋说咱没有房子?”我不解地问。

“人家说得是房子,不是窑洞。更不是土窑洞。要的是平房,还有要楼房的。光建一套房就得五六万块钱的。要是没房子的就得折算成钱,没有八九万是娶不回来的。”

唉,我心里叹着气想,社会就发展到这儿了,你一个人是挡不住九江的水的。你只能跟着去做,绝不能违拗着对着干呀。现在一个是女娃们的彩礼钱,一个是给亲朋们上的分子钱涨得最是快的。每年的人情款就是一笔最大的开支。大家全是比着给,生怕少了没有了面子。土窑洞实际上住着是最舒服的,冬暖夏凉,夏天不必开电扇,冬天不必生火炉,甚至夏天还得在窑洞里面做饭,要不然,就冷得不行。只要平时做饭是在窑洞里做,就能保持夏天不热,冬天不冷。可年轻人宁可死要面子住贵的平房,光冬天生火取暖的钱就得很多,也不想住在舒服的土窑洞里。真是叫人想不通呀。

面对现实,也只能这样了。我只得再央求人家平主任给作媒。他认得人多,在外面有门子。也许能给找个合适的对象吧。他也对给林海介绍的这个不愿意,感到有些对不住我们,就用心去找。没过多久,他果真给找了一家合适的。那女娃到是嫁给了一户有钱的人家,光景的确过得好。就是给人家生不下男娃娃来。接连生了两个全是女娃。全家都嫌弃她,说她太无能,连个男娃也生不下来,断了人家的香火。天天找借口给她作难。最终她不管怎样忍耐也是没用的,被夫家赶了出来,离婚了。好在孩子全留给男方,她只是一个人离开了。条件是她不必支付扶养费,也不能分男方的财产。

这样最好,二婚最怕的就是有子女的瓜葛,以后的麻烦事就不断。没有孩子拖累、牵挂,她就能一心一意地跟着新找的男方过光景的。

在见了几次面后,他们两人也相互有了好感,她家大人也同意。二婚也有个好处,就是在这个问题上受了伤害,以后大家都会珍惜的,不会三心二意的。

二婚的确花得钱最少。只给她买了几身衣服,再加上三金,总共花了一万多块钱,摆了几桌,两家的要紧亲戚一块吃了顿饭,就把媳妇给迎娶回来了。

媳妇在婚姻上受了制了,她嫁到我家,我和孙子俩对她都很好。她非常感激这难得的缘分,家里的地里的做得井井有条,都说娶媳妇象婆。她的确很象她故去的婆婆。老实本分,勤劳善良。刚来时,孙子总还是觉得他娶了人家的个不要了的媳妇,怕在村里抬不起头来,看得出他并不太高兴。可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她的好心肠,善良温柔,博得了他的喜欢。村里的人也对媳妇评价老高,这好品行完全弥补了她因为二婚带来的缺陷。家里总算象个完整的家了。我们爷孙俩从地里干活回来总算能吃上口有汤有水,有干有稀的饭菜了。

只是二孙子就那样平白无故地叫人给打死,我心里是绝不能放下的呀。就是我去世了,怎么能就这样不给孙子挽回冤屈呢?我不得不坐上车往市里的公安局跑。派出所的人倒也客气,他们说,人命关天的事,他们咋能不管呀。只是那些凶手现在跑到国外去了,一时半会是抓不回来的。还得上报公安部,办出境手续。到了外国能不能抓住还是两回事。叫我不要再跑了,他们一定会给我个满意的交代的。保证会把凶手缉拿归案的。还客气地把我送出门来,叮嘱我慢走。面对人家的好心,我也没有敢硬催得紧了,大家活在这世上都有难处不是?只要他们不说不管,迟早有一天会给孙子讨回公道的。只是我也一天老似一天了,谁知道啥会就出个事,六十不保年,七十不保月呀。要是我在世时还没有见到杀害孙子的凶手被抓获归案,给孙子伸冤昭雪,我就是到了九泉下面又咋能安得了心吗?可急病人遇到慢郎中,你急他不急,你也是没有办法的呀。我只能忍着、等着;等着忍着了。

有一天,我和孙子正在村边的地里捡玉米茬子。从公路上突然开来了几辆警车,后面还跟着一辆工具车。工具车停在塬面上的路边,警车直接开到我们地头上来了。车子停在路边,从车上走下来几个警察。他们径直走到我们跟前。为首的一个问我:“你是不是叫马牛旺?”

“是呀。”我说,我心里非常高兴,觉得二孙子的案子肯定是破了,警察找上门报告我来了。忙赶紧问说;“是不是案子破了?凶手抓到了?”

“是的。”他说,“案子全破了,凶手也抓住了。你现在要配合我们的工作。”

“好的好的,太好了,太好了。非常感谢你们呀。要不是你们辛辛苦苦工作,哪能这么快就给破了呢?我孙子这下可以瞑目了。”我连声说着感激的话,“你们叫我干啥,我都会好好配合的。你们让我做啥?”

“那就好。”他说,“你不是在县城的太平间里购买了一具女尸?”

“是呀。”我说,“怎么了?发生了啥事?”

那警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硬皮本本说:“我们现在要把那具女尸带走,这事涉嫌一个案子。请你配合一下。我们是陕西公安,这是我的证件。”

我接过来看了看,他们并不是本地的警察。是陕西过来的。我一下子便愣住了,原来他们并不是来给我孙子破案的。而是要把孙媳妇的尸首带回陕西的。

我疑惑地问:“那可是我花了高价买来的呀。咋能随便带走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你买的孙媳妇并不是发生了车祸,而是被人把活人杀死卖到你们县的,明白了吧?你已经涉嫌一起杀人案了。她是我们陕西的,并不是你们这里的人。是我们那儿的凶手把她给活活杀死,然后卖到你们县的太平间的。你又把她买了过来,埋葬在你家的坟墓里,这下该明白了吧?”他淡淡地说。

我就象被施了定身法似地,一下呆呆地站在地里,一动也不动了。脑子里嗡嗡作响。就是盖上十八床被子我这辈子也是绝对梦不到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的怪事的,而且竟让我给遇上了。呆了半天,我才从嘴边上嘟出半句话来:“这、这怎么可能呢?世上难道还有这么坏的人么?”

“怎么不可能?”那警察说,“怎么没有可能?也该让你见识见识吧。他们还不仅仅是只做了你这一起案子的,还有好几起呢。赶紧领我们到坟地里去吧。路这么远,我们还得赶路呢。”

“我可是花了三万多块钱买来的呀。你们不能就这样给带走吧?我这不是人财两空了吗?”我有些绝望地说。

“这可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他有点生气地说,“你已经涉嫌犯罪了。只是通过我们调查,你买的时候并不知情,才算免于刑事处分,要不然就不会光带走女尸了,连你也得带走了。你要是不打算配合,拒绝我们执行公务,那就只好把你也带走了。至于你的损失只能找卖给你尸体的人讨要了。”

“那,那个药老板呢?”我仍不死心地问。

“早让我们抓到陕西了。要是没有把他抓起来,哪能算是破了案了。案子破了,才最后找尸体来了。赶紧抓紧吧。”他有些不耐烦地说。

我真是哭泣也没有个地方哭泣了。我看看孙子,跟他交换了一下眼色,知道在这种时候,是任谁也没有办法的。只得把他们带进坟地里。那辆工具车也跟着开进坟地里。原来那是一辆殡葬车,显然是专门来拉那冤死的只给我孙子当了几个月的媳妇来了。车上还有几个民工模样的人,他们当然是被雇佣挖坟墓来了。

我把孙子的新坟指给他们。那几个民工很快便动手挖着。不一会儿功夫便把坟墓口给挖开了。撮去门外面的土,把谷草挡着的坟门移开,冤屈死的孙子和女娃的棺材便露出来了。由于男女棺材的样式不一样,他们把女的棺盖撬开,取出尸体,装进车上放着的一只装尸装里,扔在车上,一行人便开着车一溜烟地开走了。

望着一下变得空荡荡的空坟,只有孙子的一只棺材孤零零地在那里躺着。再看看那么多来看热闹的人们,看着人家脸上各式各样的表情,我羞愧得真想一头栽到坟墓里死了算了。怎么精明了一辈子,苦了一辈子,竟能做出这样败兴的事来呢?人财两空不计说,光脸面也是丢不起的呀。更为重要的是,孙子一个人是绝不能再在祖坟里呆下去了,不然就会出大事的。我只得再次央求亲戚们,把原来的埋葬孙子的白陪墓挖开,再把他的棺材取出来,重新埋进去,把这个空坟用黄土填埋平。

花了整整四万多,完全是儿子用他的命换来的钱,还折腾了好些天,又是雇吹鼓手,又是买棺材,买衣服、花圈、纸扎。现在一切又全归回到原来的样子上了。在两个坟墓间倒腾了几回,啥也没有了,全部归了零,赔了个净光光。办完了这一切,我一个人蹲在坟地里一动也不动了。我实在没有力气能走回家去了。直到孙子和孙媳妇把我硬拽起来,用摩托车带着才回到家……

  山野闲民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