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一、途遇义婢

小说:令尹世家•第一部•兴楚令尹斗伯比 作者:唐本庆字数:2583更新时间:2020-01-12 15:05:06

五十一、途遇义婢

此刻,观丁父被鄀侯判通敌罪押赴刑场的消息传来,熊通不觉大惊。斗伯比道:“国君勿忧,观丁父没事,大约很快就会到了……”话音未落,忽然兵士来报:“观丁父求见,已在帐外候着!”熊通见说,忙和斗伯比一起出帐相迎,只见观丁父仍穿着一身囚服,和土宜胜在一起,便将他们迎进营帐。观丁父道:“楚君可把丁父害惨了!”斗伯比道:“丁将军此言差矣!鄀侯远君子、近小人,对将军常存猜忌。常言道,良将择主而事,良禽择木而栖。我们国君胸怀宽广,求贤若渴。并且在此之前,已将将军父母、妻儿接出城来。将军只是受了些惊吓,毫发未损。此外,我们国君还能为你施展抱负、成就功业,怎么说是把你害惨了呢?”

斗伯比的一番话,说得观丁父羞愧不已。熊通又请土宜胜留下来事楚,土宜胜道:“本巫闲散惯了,哪能受这分拘束?昆仑道友还等着本巫前去论道呢,本巫去也!”说罢,往土里一钻,不见了踪影。

随后,熊通谓观丁父说:“鄀侯羞辱将军,寡人给你两万人马,前去灭鄀,以报羞辱之仇,不知观将军意下如何?”观丁父道:“国君的心意丁父心领了。往后国君指东,丁父决不向西。尽管鄀侯对不住丁父,但丁父生于鄀、长于鄀,鄀侯负我,丁父决不有负于父母之邦!”熊通叹道:“真忠义之士,寡人依你!”

接着熊通又率领大军征服了西面的夔国,挥师灭掉了西北面的毂、谷诸国,回师途中,再次将鄀都商密团团围住。鄀侯见楚军势大自知不敌,不得不与楚签订了城下之盟,表示臣服,并年年纳贡,岁岁来朝。

楚军大获全胜,班师回朝,众臣出城十里,迎贺楚师凯旋。大将军斗伯比被推为首功,出征将领均有封赏。

此刻,在郧都后宫一间简陋的偏室内,刚满三岁的儿子斗谷於菟在一边玩耍,郧国公主郧姜则望着紧闭的窗棂出神。自从丈夫斗伯比同公婆郧姬一起负气离开郧都后,再无消息。虽然君父郧国公对母子俩疼爱有加,而母后郧国夫人始终对女儿和斗伯比的婚事耿耿于怀。要不是君父打猎将儿子从老虎洞中抱回来,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是否有勇气活到现在……于是一把将儿子搂在怀里。

这时,宫女小玉进来禀报说:“公主,国君召见,让你带着少公子一起去见国君!”

母子俩来到寝宫,只见宫廷医官出出进进忙过不停。君父怎么啦?郧姜的心不由猛地一紧。见郧姜母子俩进来,郧国夫人鄙夷地白了他们一眼,转身跨了出去。

郧国公半卧在病榻上,面黄肌瘦,神情萎靡。见女儿和外孙进来,郧国公双眼不觉一亮,朝幼小的外孙伸手唤道:“谷儿,过来,让外公再看看你……”郧姜和儿子一起来到榻前,一声:“君父,您怎么啦?”早已是泪流满面。郧国公捧着斗谷於菟的小手说道:“寡人没事……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外公盼着我的谷儿快快长大……”

郧国公喘息了一阵,又道:“女儿啊,听说了吗?伯比他……”郧姜不等郧国公说完,迫不及待地道:“伯比哥哥?伯比哥哥怎么啦?他在哪儿?”郧国公道:“寡人早说过,这孩子是只虎,不,是条蛟……可惜郧国水太浅,容不下他这条蛟。他呀,他和你的婆婆已经回楚国去了,并且被楚君熊通封为上大夫。前些日子,他又被封为大将军,带兵,征服了夔、毂、谷诸国,又同鄀签订了城下之盟,了不起啊!”郧姜见说,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笑容,高兴地道:“君父,这是真的吗?”随后抱起儿子一阵狂吻,边亲边道:“谷儿,爹爹打胜仗啰,爹爹打胜仗啰!”然而,母子俩短暂的欢娱很快被郧国公一阵令人揪心的咳嗽给打断。

郧姜忙放开儿子,一边替父亲搓揉胸脯一边不安地道:“君父,您怎么啦……”郧国公抬了抬手,说道:“寡人没事……女儿啊,寡人原打算找到伯比,热热闹闹替你们举办一个婚礼,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没想到他已经回楚国去了。没关系,寡人这就着人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同样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到楚国去!”郧姜道:“君父,女儿不要嫁妆,也不要那份风光,女儿只恳求君父准允女儿前往楚国,去找我的伯比哥哥……”郧国公道:“呃,女儿说哪的话?怎么会不准允呢?寡人这就派人上楚国报信,随后就着人将你们母子俩送过去……”郧姜道:“不,君父病成这样,女儿不走,女儿要留下来陪君父!”郧国公道:“傻丫头,寡人没事,寡人掐算过,大后天正好是良辰吉日,女儿啊,快回去准备吧!”

想到要去楚国,夫妻即将团圆,郧姜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启程的日子转眼即到,郧宫门前停着三辆马车,一辆供郧姜母子俩乘坐,另外两辆车则装载着郧姜公主的陪嫁。就要离开郧都,离开生活了近二十年的郧宫了,还有生她养她的君父母后,郧姜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车正要启程,忽听一声:“且慢!”只见郧国夫人出现在后宫门口。虽然为自己和表哥斗伯比的婚事母后一直耿耿于怀,对他们母子俩从不正眼相待。如今就要离开了,母女间的依念之情不觉油然而生。郧姜正要迎上去,不想郧国夫人仍铁青着脸,指着后面两辆装载嫁妆的车说道:“让她们走,这两辆车必须留下!”

此刻,存留在心间的一丝母女情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荡然无存。郧姜当即向车夫说了声:“起程吧!”虽然泪水在眼眶打转,但她始终没让它掉下来。

一路上,想起这几年经受的种种委曲,郧姜不觉心如刀割,不由嚎啕大哭。一旁的斗谷於菟一边用小手替母亲擦眼泪,一边安慰说:“娘拨哭……娘拨哭……”结果,也禁不住跟着哭起来。

傍晚,车行到一道山湾前,见路边有几间茅屋,一个妇人正在碓臼边舂米,郧姜忙叫车夫停车,打算给儿子讨碗水喝。当妇人抬起头来时,突然扔下手中的活计站起来,朝她叫了声:“公主?”郧姜定眼一看,也吃了一惊,只见妇人竟然是宫女姝婕。姝婕连忙跑过来,挽着郧姜的双臂惊喜地道:“公主,你怎么来啦?”望着姝婕这身打扮,郧姜不解地道:“姝婕妹妹,你……你不是被我那狠心的母后拖出去……”姝婕看出她的疑虑,于是说出事情的经过。

原来,当郧国夫人得知姝婕没将斗谷於菟扔到湖里而是放在岸上,以至被郧国公拾了回来,顿时大怒,命人将姝婕拖出去乱棍打死,然后扔到乱柴岗子里喂狼。紧要关头,刚好一个名叫石凌子的猎户打猎经过那里,见她还有一口气,便把她救回家去,采药草为她疗伤,姝婕才捡回这条命……听罢姝婕的述说,郧姜愧疚地道:“妹妹,为我们娘俩,让你受苦啦,你是我们娘俩的大恩人,请受我们娘俩一拜……”说着将斗谷於菟从车上抱下来。娘儿俩正要给姝婕磕头,姝婕却一把将他们扯住,连声道:“公主,使不得、使不得……你这样不是折煞奴婢吗?”说着,将郧姜娘俩迎进茅屋。

  唐本庆说:

        一部令人振奋的楚国奋斗史,你了解多少?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