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4神秘的黑龙江源头

小说:话说关东:神奇的关东 作者:刘国林字数:2873更新时间:2019-03-29 10:19:53

黑龙江源头到了,当地人叫额尔古纳河。一叶桦皮小舟静静地靠在岸边。他解开绳索,轻描淡写地说:“我们从这里划船回去,怎么样,累不?”见我没言语,他又补充道:“这里的黑鱼厉害着哪,最重的有三四百斤!大白天江面上有野鸭游动,它们竟追赶着吞食。前些天有头小野猪到江边饮水,楞是叫大黑鱼拽进江里吞食掉了。我二哥昨天从这里坐船,不经意把腿伸进江水里,差一点儿被大黑鱼拉下水,现在脚背上那两道牙痕还没痊愈呢!”他看到我脸色发青,眼睛都听直了,便笑着补充道:“我靴子里藏着杀黑鱼的匕首,一刀就能取它的性命!昨天为救二哥就是用这匕首杀了那条大黑鱼。你猜多重,一百八十斤!拿它的肉包饺子,味道鲜得很哩!”

赛虎想跟着我俩上桦皮船,他用鄂伦春语大声喝斥着。赛虎不敢妄动,眼见着我俩顺流而下,站在岸边悲声猛吠。“为什么不让它跟我们一道回去呢?”“我叫它自己跑回去。小船窄,碍手碍脚的。”江水平静无波。在这片柔和的月色里,只听得木浆划动时所发出的声音,颇有诗意。两岸的丛林里飞出了许多萤火虫,忽明忽暗,闪闪烁烁的,好像许许多多鬼眼在窥视。四周静得有如地球已停止了转动,而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人。那种感觉,也美丽,也悲怆。我静静地感受,也默默地祈祷,可别碰上大黑鱼呀!突然,“扑通”一声,一个黑色的物体飞跃入水,快速地向桦皮船游过来。我惊骇地大声惊叫,整颗心在刹那间差点儿跳出口腔来!原本寂静的江水也惊扰不安地喧哗不已,水花四溅,小船摇晃。他双眉紧锁,高声道:“快坐稳,扶紧!”此时,那团黑物已游到了小船边,把它的前爪伸进小船。“哎呀,是赛虎!”他伸手入水,把赛虎拉进船里。赛虎冷得直打哆嗦,却又紧紧地依偎在他的脚旁。我惊魂未定,对这只为求生而不顾自身危险、冒死泅水而来的赛虎真是又恨又爱:恨它让我受此惊吓,爱它的忠心耿耿!

小船靠岸后,我俩又步行了一大段路才回到吊脚“撮罗子”的住处。尽管折腾了大半夜,倒也不觉得疲累。他从背袋里掏出两根大蜡烛,用火柴点燃,淡蓝色的火苗软弱的闪了闪,才微微地吐出一圈儿黄色的晕来。他把两根蜡烛立在屋角的木桩上,又忙着去准备夜餐了。我望着烛光呆呆地出神,此刻,满山满尽是怪兽凄厉的叫声,叫得我们心颤颤地跳。

端上来的野餐仍是烤鱼和两只不知是何物的烧烤。我真的看不出它是什么。像山鸡雏?像飞龙?我不敢叫准儿。问他,他卖了个关子说:“我想你在吃以前最好不要问。”肉很软,略带腥味儿。我试探着把它往喉咙里吞,心里七上八下地猜测着,最好不是蛇肉!把最后一团肉塞进嘴里后,他才脸露调皮的笑意说道:“你吃的是蛙肉!”我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眼:“这蛙怎么这么大?”“哦,这是黑龙江源头丛林里的树蛙!”说道这儿,不知怎的,他突然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止住笑:“告诉你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一回,一个女作家到这里来采风,就住在你现在住的吊床里。那晚我和她夫妻俩谈到凌晨一点,她拿着蜡烛回吊床上入睡。还没上吊床,便惊叫不已,呵呵,她发出的那种叫声,真是好笑极了。我操起腰刀冲进去,发现她缩在吊床边指着一团东西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我一看,原来只不过是一只肥大的树蛙!我顺手把它抓在手里出去了。第二天中午,那位女作家用完午饭后,顺口问我怎么处置那只大树蛙,我指着她吃了个精光的盘子说:“你刚才把它吃掉啦!”想不到这下子闯祸了。她的脸变得又青又白,扑到栏杆那边,吐得好像连肠子也会掉出来啦!”我和他都大笑起来。坦白地说,刚才我也有要吐的感觉,然而经过这样一笑,肠胃反而舒畅了。

他谈得兴起,滔滔不绝地告诉我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情:“一天早上,我被一位香港的画家唤醒。冲到他房里去,发现他面如土色地指着地上一条不断扭动的蛇,结结巴巴地说:“蛇,蛇,没有头的蛇!”我仔细一看,哎哟,原来他惊吓过度,双脚正死死地踏住蛇的头,蛇被踩痛了,当然不断地扭动挣扎,看起来就好像一条无头蛇在扭动!“在愉快的笑声里,我让他讲讲自己所碰见过的最惊险的经历。”“惊险的事常常碰到,不过,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遇上老虎那一次。记得当时是傍晚六点多,我在丛林中行走时,忽然听见一阵又一阵哀叫,我用手电筒四处照射,在一棵树下,我看见了一只小老虎。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知道老虎通常会在傍晚返回虎穴喂虎子,现在要逃,恐怕来不及了。我不动声色地爬到树上去,果然,不多久母虎就回来了,嘴里叼着一只狍子,在树下和小老虎分食。我躲在树上连大气都不敢透,原以为第二天一早它们便会离去。但是,我怎么也没料到,那只狍子足够它们吃三天,而它们也在树下待了三天!”“那你怎么逃走?”“哪里还能逃走?我在树上坐了三天三夜,靠喝雨水和嚼树叶活命的!三天后,它们母子离开了,我才从树上溜下来!”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应付野兽的各种技能都是我的祖父交给我的。我十岁时,祖父便开始教我使用腰刀和长枪。他把山鸡、飞龙、野兔吊在木桩上当目标,让我瞄准发射。这样反复练了好几年,我的眼力和臂力都可以了。到了祖父六十岁那年,我也十五岁了。有一天,我们祖孙俩背着两只长枪,佩着两把腰刀,还有一包盐,就上路了。我俩走了好长时间,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猪嚎声,祖父让我和他一起爬到树上去。哎呀,如果当时爬得不快,性命可难保了!等野猪跑得无有踪影了,我俩才从树上爬下来。这时,我看见一只迷途的小野猪跑来了,祖父立刻让我开枪射击。我把枪嘴对准野猪,轻扣扳机,野猪立刻中弹倒地。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捕获野兽,心里实在骄傲得很。祖父也非常高兴,一直称赞我。我的勇气,我的信心,便是从那次的经验里打下的基础。”说到这里,他看到木桩上的蜡烛即将燃尽,亮光也渐渐地暗淡了,便又从背兜里掏出两根蜡烛一一点上,才又捡起刚才的话题继续说道:“我和祖父把捕杀的野猪烤熟,吃得满嘴流油,打着饱咯儿,又掏出绳索,在四棵树之间连成简易的床,爷俩在绳床上边歇息边聊天。到了晚上,祖父又教我识别模仿各种禽兽的叫声。如果我发出和它们一样的叫声,它们就会把我当作同类,高兴地跑到树下和我对话……”

那天夜里,他在聊天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我却睡不着,蚊子的嗡嗡声不绝于耳,那种被叮得又痛又痒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我闭上眼睛数数,催自己入睡,然而怎么也睡不着。我总怕那滑腻的树蛙突然跳到我的怀里,更怕毒蛇爬上床来与我同眠。后来,眼皮终于打架了,终于在朦胧中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只感觉到脸上有一阵又一阵的冰凉。睁开眼来,发现外面已是一片烟雨濛濛了。雨水从“撮罗子”的顶端一串一串地泄露进来,我身上已湿了一大片儿。正想挪个地方,抬眼四望,整个“撮罗子”是无处不漏水的!此时,他从吊脚“撮罗子”下边喊:“早饭准备好了,来吃吧!”

那真是别有滋味的早餐。晨风给我俩伴奏,细雨给我俩伴唱,我俩的身上全是湿淋淋的。眼前的烤肉、烤鱼也都掺和着雨水。我坐在木墩上细细地品着白酒,也品着风雨中野餐的滋味,品着来到神秘的黑龙江源头的滋味……

地址: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日报社

联系人:刘国林

邮编:154600

电话:15214645846

  刘国林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