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小说:人间烟火 作者:付小平字数:5284更新时间:2019-04-04 10:53:10

1

林雨涵做了多年的财经记者,与无数优秀的商界人物打过交道。方小烟绝对不是她所认识的最出色的,但绝对是白手起家的打工族中的佼佼者。她不排除是因为有亲人般特殊关系而对方小烟有另眼相看,但也确实是从心底欣赏方小烟。

方小烟善良,一个小女子始终心怀古道热肠,她总是以赤诚之心对待她周围的、认识或者不认识的人,哪怕是对曾经伤害过她的人也是如此。方小烟懂得感恩,无论是在大利还是小利面前,她总是淡定自如,首先是想到感恩亲人、感恩朋友,别人给她一滴水,她总惦记着还别人一眼泉。在这个物质至上的时代里,有方小烟这样的人真实存在,该是何其难得,更何况她曾经不过是一个懵懵懂懂的乡下姑娘。

方林服饰的发展根本停不下来,如今产值已经逼近一个亿。虽然这在行业内还只能算得上是中等规模,却是谁也无法阻止方林服饰快速的声名鹊起。尽管方小烟坚信这完全是林雨涵和赵炜的功劳,说她自己不过坐享其成罢了。但林雨涵心里是明白的,方小烟为此付出了全部心血,没有她不遗余力地冲锋陷阵,方林服饰根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和市场影响力。

于是,林雨涵决定写一篇关于方小烟奋斗史的人物通讯,在《中国羊城》杂志上重头推出,要让方小烟登上杂志封面。方小烟不出预料的坚决反对,她还是那个理由,方林服饰不是靠她成功的,而是林雨涵和赵炜的功劳。

“你以为这是宣传你个人吗?这篇文章发出去,你在商界的名头当然会更响亮,但受益最大的不是你,是我们方林服饰。这对方林服饰的影响力提升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当初你为城市衣馆拍那么大广告竖在大街上都不怕,现在要你上个杂志怎么就怕了?”

这个理由让方小烟无法反驳。只要是有利于公司发展的事,她一定全力去做。

真正要写方小烟了,林雨涵却迟迟无法下笔。她不想像写别人一样照搬套路,厚重,一定要把这篇文章写厚重,唯有厚重才能让读者感动。然而,在厚重的压力之下,她突然觉得方小烟陌生了。熟悉的陌生。

鼠标一次一次终断电脑屏保滚动的图案,烟灰缸里的烟蒂堆成了一座小山。林雨涵依然毫无头绪。她不明白,为什么光鲜亮丽的方小烟,眸子里有一丝只能感受而无法透视的忧郁?

林雨涵拨通了方小烟的电话,说:“你陪我去一趟米水寨。”

方小烟正在开会,她把头低到桌子下面,用小得不能再小的声音说:“怎么?你想调查我呀?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得了,费那么大劲干嘛?”

林雨涵说:“你赶紧安排好手头的事,我们明天就走。有必要把赵炜带上,让他这个在城里长大的公子哥儿开开眼,看看什么叫乡村。”

2

二O一五年盛夏,一行人浩浩荡荡开进米水寨。

赵炜一下车,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山里的空气。“这不是人呆的地方。”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山里人都不是人咯。”方小烟对赵炜的态度很不满。

赵炜故意顿了一下,又说:“这是神仙呆的地方。难怪我们家方小烟像仙女一样。这里太凉爽了,要知道此刻广州的太阳是可以把人烤焦的。”

一行人都笑了。

赵炜此行不是一个人来的。林雨涵怂恿他来米水寨,其实是看他在城市里成天像打仗一样左冲右突,想他出来几天,换个新鲜的环境,放松一下。另外,想让他了解一下什么叫乡村,看看她和方小烟这样的人,是在什么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这样的话,他会对她更多一份了解。

但是赵炜却不是为放松而来,他的企业需要多元化,早听说武陵山区是一个各类资源的富集带,他想借此机会来考察看有没有看能产业向山区做一些转移。有了这个目的,他就不可能一个人来,让企划部门的几个高管随同进山。

好端端的一个私人行程,让赵炜假私济公,林雨涵心里窝着一股无名火,但人家来也来了,也不好多说什么。

到了米水寨,赵炜一行人一刻也没闲着,他们山上山下,田间地头到处窜。连一房一庙,一沟一壑都不放过。看过米水寨后,他们又跑去周边几个村庄,最后连哪座山头有多高山上有多大的树,哪条河流水深哪条河流水浅,河里长多大的鱼,他们都调查得一清二楚。方小烟给派个向导他们也不要,说不能被向导误导。

林雨涵的行程就简单多了,她陪着方小烟走亲访友,走方小烟小时候走过的路,看她读过书的教室,去给父亲和老村长上坟烧纸。“你专门来采访,怎么没看见你记上一笔呀?”看着林雨涵优哉游哉的样子,方小烟提醒她。

“全在心里,主要是感受你曾经的生活环境。”林雨涵完全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方小烟专门去看了王槐树和周雅。看见他们家有一个面色红润的老头,她从来没见过。就打听是谁。周雅说:“是我们家二叔,年轻的时候很风光,老运却不好,要搬回米水寨来住,起初槐树不肯,是我做主让他回来的。”方小烟曾听母亲刘翠莲说过王家的事情。她明白了,那其实是王槐树的亲生父亲,便不再多问。

他们的变化都很大。周雅完全是一个乡村妇人的模样,脸上白里透红,说话粗声大气,笑起来几里路之外都能听见。她挺着水桶粗的腰板,因为她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王槐树苍老了许多,看样子很久没剃胡须了,络腮胡爬满了整个脸庞。方小烟开玩笑说:“槐树哥,你邋里邋遢的样子,怎么配得上周雅?”

王槐树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却是周雅赶紧替王槐树说话:“这不怪他,他太苦了,村里的事他要操劳,学堂里的事一天都少不得,现在我怀孕了,他还要管家里,我真他怕有一天累垮了。”

王槐树打断周雅的话,说:“没办法,年轻人都不愿回来了,我们就替他们守着米水寨吧。”

王槐树说着眼眶就红了。

周雅和方小烟的眼眶也跟着红了。

3

一行人在折腾了一个星期,才离开米水寨。赵炜坚持要先去县城看看。

“你从小在大城市长大,一个小县城有什么可好奇的?”平时赵炜总是雷厉风行,一天恨不得当两天用,来了一趟米水寨,他反倒不紧不慢了。林雨涵对此很是不解。

赵炜神秘地笑了一下,说:“天机不可泄露。”

到了县城,方小烟说:“我可不陪你们搞特务活动了,我得去看一个人。”

她要去看的人,是她曾经工作过的美容美发厅的老板和老板娘。可是美容美发厅不见了,那一带已经变成一个商住小区。方小烟四处打听,得知三年前这里的老房子拆迁以后,美容美发厅就关闭了,老板孙谷林一家就赋闲在家没再做生意。

在一个老者的指引下,方小烟在一个小巷里找到了孙谷林一家的住处。还在门外,方小烟就听见了屋内的争吵声。

“老孙啊,你不能就这样闲着吧?一家人生活那还有着落?就这样吃低保等死吗?孙娟也不说争口气,离了婚又下了岗,你好歹也去找个工作呀?一家子租在这样一间破屋子里,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方小烟听出,这带着哭腔的声音,是老板娘的。

“怎么说着我爸又来说我了?离婚下岗是我的错吗?我又不是没找工作,可找了半天没找到啊,又没哪里有工作等着我。”

“唉,不要在家里穷吵恶闹了,这日子过成这样我有什么办法?我老孙虽然落难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街坊邻居天天看我们家笑话你们不知道吗?当初虽然我得个肝病欠了一身债,好歹还有个发廊撑着,现在拆迁了,我哪有钱再去租门面房开店?我除了会理个发又不会别的手艺,这样天天吵就能吵出钱来吗?我烦都烦死了!”

方小烟不忍心再听下去,便敲响了他们家的门。

是孙娟打开的门,她并没认出方小烟来。方小烟一把拉住孙娟的手说:“不认识老同学了?我是方小烟呀!”

孙娟高兴得差点跳起来,说:“真是你呀小烟,我哪敢认啊,你变化太大了,这么漂亮时尚,我还以为是那个女明星认错门了呢?”

一听见是方小烟来,孙老板和老板娘连忙迎出来。“叔,婶儿,我回来了,不知道您们祝这里,我可找了还半天。”

自从当年方小烟离开了店子就没任何消息,孙谷林一家做梦也没想到她会找上门来。一番嘘寒问暖之后,老孙留方小烟在家吃饭,方小烟欣然答应。老板娘:“家里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菜,娟子你赶快出去买点肉回来,招待一下你的老同学。”

方小烟赶紧制止,说:“当年您们收留我,把我当自家人,现在怎么当我是客人了?孙娟不许买菜去啊,你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当天晚上,方小烟就住在孙家。她说了自己这些年的机遇。最后她征求孙娟的意见:“你愿意跟我去广州吗?你是大学生,可以去我公司从文员做起,一开始职位和工资可能都不高,但慢慢就会好起来,你换一个环境,可能心情就会好很多的。”

孙娟还没来得及搭话,老孙就接过方小烟的话头说:“蛮好蛮好,我们做主了,让娟子跟你走。”

第二天从孙家出来的时候,老两口送方小烟到门口。方小烟停住脚步,说:“叔,婶儿,谢谢您们,当初给我悄悄塞了五千块钱,正是有这笔钱我才有勇气去闯荡世界。当初您们说是借我的,现在该我还给您们了。”

说着掏出一张银行卡来,要交给孙谷林。老孙直往后退,就是不接,说:“我们其实是想送给你的,怕你不收,才嘴里说是借给你,不能要你还。”

“叔,您就别客气了,我知道您们现在经济上有困难,但相信很快就会好起来。这个卡里是五十万,您们在县城买一套小点的房子,再去租个门面开店,应该差不多了。”

一听说是这么大一笔钱,老孙就更不收了,连连摆手,要方小烟赶紧走。方小烟笑着说:“这钱您一定得收下,因为有一部分本来就是您们的,我让一个朋友拿您那五千块钱买股票,赚了二十万。我再给补贴一点,您们先应应急,好不好?您们再不收我可就跪下了啊。”

收下银行卡,孙世林老两口老泪纵横。

4

方小烟看望孙谷林一家的时候,赵炜和林雨涵这边也没闲着。他们去县里的有关部门,把整个茅坪镇的水文地质条件,森林覆盖状况,交通和气候状况,地方文化和民俗习惯,以及茅坪及周边地区的景点分布情况,都查了个一清二楚。

做完这一切,赵炜心里已经有了谱。

回广州的动车上,林雨涵问赵炜:“你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现在总可以揭开谜底了吧?”

赵炜还是故作神秘,说:“可以给你透露一点点。我准备以米水寨为中心,投资一个项目。”

“旅游?”林雨涵大致明白了赵炜想干嘛。

“是的,林雨涵同学还不那么傻嘛。”

“这里又没有什么大的景点可以开发,你来投资旅游,脑子没毛病?”

赵炜心里得意,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他的全盘计划。他不打算投资开发景区,一切以原生态为主。他说在米水寨一下车,就被空气里的芳香陶醉了。第一感觉就是那里空气是可以卖钱的,气候也是可以卖钱的。所以可在米水寨建设一个民宿旅游基地,专门针对大城市的人群,让他们去山里清肠洗肺。要让他们去了不是到处看风景,而是住下来,一年来住几个月,保证离开的时候神清气爽。

林雨涵还是不明白,既然不大兴土木,那游客去了在哪吃在哪住?赵炜说,给地方老百姓投资,修缮改造他们的房子,重点改造那些具有民族特色的吊脚楼,改造成舒适的民宿小旅店。这当然是不够的,更多的民宿旅店要重新修建,这个项目的主要卖点就是气候和环境,所以必须在保证不破坏环境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扩大游客接待能力。

最让赵炜有兴奋的是,茅坪镇及周边地区是一个富硒带,农产品和所有水源的富硒量极高。硒元素对人体健康具有非常大的作用,可以抗癌抗衰老,只要加大宣传力度,这将会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到时候民宿旅游基地的所有食品都必须是地方生产的富硒农产品,他将专门成立一个公司,指导农民种植富硒农产品。

受到赵炜的感染,林雨涵似乎也开始为这个项目着迷了。但她又有一点担心。“按照你的规划,这个项目至少得投资几个亿,董事会能通过吗?”

没想到赵炜的回答让她大吃一惊:“不需要董事会通过。我准备独立投资,相信这么好的项目银行一定会支持,万一银行那边走不通,我也会采取其他融资方式,甚至愿意卖掉一两个子公司的股份。”

“你想好了吗?”

“这还只是一个很想去实现的想法而已。不能说就一定完全考虑成熟了。回广州我会让企划部门做一个可行性研究报告,交给转业团队进行评估。如果能行的话,我相信不出五年,方小烟的故乡将会成为山外人争相涌入的世外桃源。”

赵炜说着看了方小烟一眼,说:“方小烟,你早就应该带我去你的老家看看。唉,我去迟了。”

方小烟没有搭理他。因为她根本就没听见他们在聊什么。一句也没听见。在林雨涵和赵炜热火朝天地聊着的时候,方小烟一直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山峰和河流在她眼里快速向后,所有的风景快速向后。

她的故乡,她的村庄,在快速向后。

每一次离开故乡,她的眼中都饱含泪水。一天天,一年年,日益冷清和孤寂的村庄,让她饱含泪水。她不知道下一次踏上米水寨的土地,又需要多少时日才能成行。

她所奔波过的每一座城市,都在不停的膨胀。她感觉她和所有在城市里逗留或者奔跑的人们,头上都顶着促使城市膨胀的气泡,梦想、目标,金钱、爱情,暗算、欺骗,流浪的脚步、华丽的背影,都在这个气泡里发酵。

气泡终究有一天会破裂。因为人们都会死去。城市的膨胀也会停止。她终究会回到村庄吗?无法回答自己。很多年后,村庄还在吗?肯定在。但是,村庄里的人、房子、石头、树木、河流,都在还吗?

她总是希望车辆的速度能慢下来,再慢下来。可是一切都在快速向后,向后。无法阻止的向后。

她突然想起王槐树和周雅来。王槐树和学堂里的娃娃们每天说些什么话呢?周雅不久就要生了,是男孩还是女孩?

(完)

  付小平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