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 拦轿喊冤

小说:小姐总裁 作者:山野闲民字数:6004更新时间:2019-05-10 06:49:59

病房里安静得有些怕人。雪白的墙象四堵冰冷的雪雕把病房里的人也好象给冰冻住了,似乎连点声息、连点生命的迹象也没有了。我们三人也似乎变成了三尊雪雕,毫无生命气息地兀立着。

叶香苍白的脸交织着悲伤和担忧的复杂表情。她看着我们,眼睛睁得大大的,却不知说什么好。因为我们那天虽然被拉到宾馆里,市里的领导们也当着省委书记的面应承帮助我们。但谁知道大官一走,他们能不能兑现给我们的承诺呢?最为要紧的是,我们笼统含混地说我们是打工妹,可一旦我们的真实身份暴露,领导们知道我们不是在建设社会,而是社会不安定因素,甚至是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的下贱的小姐,还会管我们吗?甚至会不会让警察把我们全抓起来呢?

这个问题我们在出租房里讨论了许久,也没有得出个一致的结论来。所以,面对着痛苦地期待着拿钱来救命的叶香,我三人谁也不敢对她作出任何确实的承诺。只能谎称说书记很快就会送钱来的。

“我让你们受累了,全是我自己自找的呀。实在是对不起呀。”

叶香半天才声音低沉而自责地说,她的眼睛里闪着激动和愧疚的泪花。

“你不要这样,”我说,“咱们还不都一样吗?只是你比我们更命苦呀。谁叫咱们摊上那么坏的坏人呢?”

“你不要担心,咱们都见过那么大的官了,还怕没有人管呀。就是知道了咱们的真实身份我想谁也不可能把事情的真相戳穿的。人家是上等人,上等人处事是跟一般人不一样的。”

丁雅丽好象是自信又好象纯是在安慰叶香。

“怕啥?当官的一句话都要比咱们说上一万句强。只要有人放了话,用不着你担心了,你不信?一会就会有人来看你来了。”

吴丽三年早知道似的说。

我知道她说瞎话的本事比干正事要快得多。全是她自己想象的。不过,这个时候说瞎话要比讲真话管用得多。因为病床上的病人最需要安慰呀。

这时,护士走了进来,她对我们说:“6床的进口药已经用完了,现在她的伤口还得用进口药,如果用国产的可能就要感染。可她账户里的钱已经不允许用进口药了。你们看该怎么办?”

我们仨面面相觑,不知所以。叶香看看我们,对护士说:“随便用点什么药吧。熬到啥时候算啥时候吧。反正我也就这了。”

护士看看她,又看看我们,回头出去了。

丁雅丽冲我们使了个眼色,大家来到走廊里。她对我们说:“考验咱们友情的时候到了。咱们不能看着朋友就这样眼睁睁地在我们面前离去吧。那样我们还算什么朋友呢?朋友是什么?就是在关键时刻能站出来拉一把的人。咱们虽然干着让人不齿的事情,但相信咱们不是品德低下的人。我们并不是穷人。尽管谁也不知道谁有多少钱,但说实话谁也不是穷光蛋。除了叶香她把钱全给她弟弟交了学费,真的是没钱外。相信咱们不管是谁都比她富有。咱们可不能见死不救的。我拿两万。你们俩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她去取钱。

“等一等,”我叫住了她,“我也去取钱。咱们干什么都得一起行动。不能单干呀。”

我在这世上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只有这几个干姐妹了。人家研究生都能做出这么好的榜样来,我咋能落后呢?

“好吧。”雅丽停住脚说,“咱们一起走。你呢?”

她冲迟疑地站着的吴丽说。

“我……”她好象牙痛似地说,“我这人花费大,也没存下多少钱。实在是……”

我知道吴丽人品实际上并不坏,但她是属结核桃的,得砸着吃。

“算了吧。一人一个李子,谁还不知道谁的底子。别装穷了。你倒是爽快点,帮还是不帮?你要是不帮她,还算跟她是好姐妹吗?那可就跟我们也生分了。”

我激她说。

她一下涨红了脸,急急地辩白说;“我又没说不给,我只是说,只是说,要不我给五千行不行?”

“小器不小器?你干脆甭给了。还不够叫人笑话呢。”

丁雅丽也跟着说。说着,我们俩没理她,径直朝外面的自动取款机走去。

“要不,我给一万吧?一万五行不行?”

吴丽跟在我们后面,大声说着,也不怕被别人听见。我知道她的个性,你越不理她,她就越跟你上心,你要是关心她太多,她反而会牛起来的。但她绝对是个善良的姑娘,否则,是不可能跟我们走到一起的。尤其是叶香,她可是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的。

果然,吴丽紧跟在我们后边,看着我俩每人取了两万块钱,她也当着我们的面取了同样多的钱。并没有比我们少一分,但总是要磨蹭半天,要不好象让人不知道她叫吴丽似的。

我们仨来到收费处,把整整六万元钱交给收费的。返回来,丁雅丽对护士说:“这下可不欠你们的钱了吧?不管怎样都得用最好的药。救人要紧。不要把钱看得那么重的。”

“我们跟她是非亲非故还这样帮她,可你们医院专门干救死扶伤的好事的,怎么一没钱就不管了?”

我从来都对人是非常宽容的,可现在不知为什么,对医院这样的做法非常不忿。

“哎,我们可是把钱交够了呀。要是不好好医治,给耽误了,人家家人要是找来,你们可不要说是因为没钱闹的。”

吴丽也跟着掺和。但完全是有理有据的。

护士好象很委屈,涨红着脸,找医生去了。

我们也知道她是无辜的。可我们能接触到的,跟我们接触的只是她,不对她讲,又能冲谁讲呢?这真是好事长官全占,孬事伙计全当。谁也没有办法的。

我们来到病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叶香。她一下激动得热泪盈眶。抓住我们的手说:“你们让我说啥好呀?我这个样子,求生不能,求死不成。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只有死路一条了。可你们这样让我拿啥来报答你们呢?你们,你们……”

她的声音颤颤的,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这就叫缘分,不然为什么大家能走到一起来呢?我们自从走到一起后,不是你帮我我帮你,不分彼此的吗?不要这样说。什么叫朋友?就是在最需要的时候能互相帮助的。否则,朋友还有什么意义呢?”丁雅丽安慰她说。

“快别这样了。治病要紧呀。不要因为自己埋怨自己把身体给弄垮了。”我也说,“就连咱们吴丽也对你的事非常积极的。四处找人,关键时刻是最能看得出一个人的人品的。”

为了安慰吴丽,表达我刚才对她的不恭,带些夸赞地说。

“我们姐妹们谁跟谁呀?只要团结在一起,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你就安心养病吧,一切全由我们几个作主。”

吴丽也就杆上树,自夸自显地说。

看着医生给叶香又重新开出了好药,护士把药灌进瓶子里给她开始输液。我们这才想起还没有吃饭呢。几个人便来到外面的小摊子上吃早点。医院大门口站着一伙人,好象在商量着什么,又好象在等着什么人。我们刚吃了几口,只见几辆车从医院大门口开进去了。先是几辆警车上下来一伙警察,他们把住各个出口,站好后,从车上下来一伙当官模样的人。我一眼认出其中之一便是省委王书记。

“来了,”吴丽和丁雅丽也早看见了,吴丽迫不及待地喊了一声。雅丽瞪了她一眼,她才扮了个鬼脸,不作声了。

“赶快吃,要不就别吃了。”丁雅丽催促我们说。

“怎么了?”

我和吴丽诧异地望着她说。

“甭管。要是舍不得这碗饭就抓紧吃。吃完赶紧离开这里。”

她象看见鬼似地说。

我们也不好问。只得跟着她狼吞虎咽地吃着。心里直打鼓。

吃完饭,她带着我们象被狼撵上来似地急匆匆就近坐上车直坐了好几站,才在公园附近下了车,来到公园里散步。

看着眼前的美景,我是一点好心情也没有。吴丽看着我,也是一头雾水。

直到走到公园深处,她才看着心怀困惑的我们俩说;“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快点吃完把你们带到这里吗?”

她卖关子似地说。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呀。”

我说。

“你是走江湖的吗?你是想把我们俩给急死呀?”

吴丽急急地说。

“我担心那些大官会叫我们的。尤其是省委书记。”

她深思着说。

“这倒怪了。”我说,“想尽了一切办法要见到大官,不怕在马路上叫雨给淋死。现在人家来了你倒又怕得要死。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了。”

“你快点说吧,就算你是我们的头儿,可也不能让你把我们蒙得快叫闷死吧?”

吴丽催促道。

“我倒不是怕见大官,而是怕大官后面跟着的那些记者。他们的镜头会让我受不了的。你们也一样。”

她神秘地说。

“为什么?”

我困惑地问。

“我们是见不得阳光的人。只要在镜头前一曝光,一上电视,我们可就真的跟着叶香出名了。到时那些跟我们有过一面,有过一缘的人马上就会认出我们。就可能把我们真实的身份透露给记者。那时,你们想想,在这里还有我们的活路吗?”

她声音沉闷地说。

我听着,脊梁上都冒着阵阵寒气。这就是读书人、读书的好处呀。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是啊,我们是些什么人?不是功臣,不是英雄,不是模范,更不是社会精英、名流。而是社会中的不安定因素,虽然不是黑色的,但至少也是灰色的。

“我们是躲开了。可叶香怎么办?她就不怕吗?”

吴丽疑惑地问。

“唉,”雅丽叹口气说,“一个人到了连生命都不知归向何处时,世上还有什么可怕的?命总是人最要紧的。只要还能给人以活路,脸面就得降低到次要地步了。我们该帮的忙也帮了,没有必要再跟着她抛头露面了。三十六计,躲为上计。反正她也得到帮助了,这就够了。我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可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可是一点也不知道呀。”

吴丽不甘心地说。她总是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心。

“别着急呀。这么大的事,还能让悄悄过去?不然我们还躲什么呀?晚上看电视吧。叶香的事马上就会让全体市民知道的。一切全看她的造化了。如果没有别的风雨。也许她就可以平平安安地治好病,一切还可以重新开始吧。”

晚上,我们早早吃过晚饭,在出租房里,等着观看本市新闻。

好容易捱过冗长的广告,本市新闻终于开播了。省委书记关心打工妹叶香的新闻当然是头一条了。

病房里围满了省市区的各级领导。记者镜头前的闪光灯“咔咔”地响着。王书记轻声询问着她的病情。医护人员耐心回答着他的提问。叶香感动得热泪盈眶,泣不成声。汩汩的泪水在她苍白的脸上横陈竖淌。她几次都要强挣扎着坐起来向王书记磕头,都被他扶住身体按着躺下了。红十字的人将一张写着十万元的支票放在她跟前,告诉她这钱全是来自社会的捐款,只是被集中使用的。最后,所有的官员都给了她一只大小不一的红包。把她的床头一下垒得满满的。王书记叮嘱医护人员要好好照顾她,尽全力为她治病。镜头便转成编者的评语。既表达了王书记对打工妹的同情和帮助,又对叶香的坚强意志表示敬意。还号召全社会为她捐款。还讲到我们几个同伴和建筑工地老板如何帮助她的。好象还有记者找我们的镜头。

我和吴丽看得都傻眼了,我俩互相对视着,不得不佩服雅丽的远见。不然的话,我们无论做多少好事也会遭到全社会谴责的。

只能做好事,不能露好脸。什么叫既可怜又可悲,也许就是说的我们这样名不正言难顺,乐也只能偷着乐的人吧?

“我们是躲开了,可叶香这下全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让她以后怎么活呀?”

我还是非常担心她的脸面。因为她可是我们中间最顾脸面的人。尽管大家的所作所为全都一样。但她毕竟不同。不然,我们全都没事,偏偏她就受到这么大的伤害呢?

“不会有事的。”丁雅丽肯定地说,“至少是暂时不会有事的。因为这得有一个过程。等那些下作的人们知道以后,她和我们可能早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再说,他们干的也是见不得人的事情,精明点的人是不会把自己也牵址进去的。暴露了我们,他们岂不是更被暴露得体无完肤了吗?我们是外地人,他们可大都是本地人,有那么多的亲戚朋友,恐怕还不敢把自己的丑事讲出去吧?”

我们一想,也是,只不过,只能是暂时的,不可能维持得长久的。不是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吗?

第二天,我们早早起来,洗漱完毕,相跟着来到叶香的病房。

她也是刚吃过早饭,护士正给她吊水。见到我们,她一下激动是要坐起来。我赶紧把她按着。还没说半句话,她的脸便抽搐了起来,嘴巴一歪一歪地,无声的泪水在她苍白的脸上涔涔地落了下来,打湿了洁白的枕巾。看到我们,她象一只受惊的兔子回到自己窝里一样有种归依的安全感。丁雅丽抓住她空着的一只手悄声安慰说:“快别这样。别伤着身子。我们大家的苦难就会过去了。只要你能健康地走出这个地方,就是对我们大家最好的安慰了。”

“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是绝对活不下去的。你们这样对待我,比我的父母还要强呀。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早就,早就……”

她激动得说不下去了,汩汩的泪水又落了下来,象一粒粒珍珠般地滚落在她发颤的手背上。

我们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来安慰她了。

“唉,”我叹口气说,“我们实际上什么事也没有做。只是搞了个苦肉计,拦车喊冤。真正帮助了你的还是政府领导和那些不知名的好心人。如果没有人家的帮助,我们就是再怎样也是不顶事的。咱们只有将来有办法了,再帮助别人,来回报社会上的好心人吧。”

“咱们姐们谁和谁呀?不是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吗?大家只是互相帮助的。其实你也是为我们说话的。要是没有你出来跟那些下流坯论理,不知道他还要对我们怎样胡来呢。牺牲了你一个,换来了大家的平安,我们还得感激你呢。快别再说那见外的话了。”

吴丽尖声尖气地说。

别看表面上她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她也是个细致的人。连丁雅丽都没有想到的东西,她竟能想得这样周到。我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如果她不站出来,跟那个歪小子讲理,还真不知道他会对我们作出怎样无理的事来的。大家都是生活在社会的最下层,只有互相帮助互相爱护,才能渡过难关。

经过我们大家的安慰,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无神的眼睛也闪着灵敏的光。那些脸上挂着霜的医护人员,现在再看到我们就象见到他们的姐妹甚至是领导似的,一个个都多云转晴,笑眯眯的就象刚刚从洞房里出来似的。

我现在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势利小人。为什么人们要把那些势利眼叫做势利小人了。因为谁要是面对着强弱贫富能一视同仁,平等相处,谁就是真正的君子。可那样的人又能有几个呢?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要不择手段地寻求有钱有势的原因了。你只有比别人更强大,更有势力,才能不被人鄙视甚至欺凌。并不完全是为了生存。

“这下我们可不欠你们的钱了吧?”

丁雅丽对一个曾经对我们使脸子,摔瓶子的护士说。

她是个得理不让人的人。尽管她是个研究生,但社会生活经验似乎比我们都强。凡事只要她出面总比我们出面要解决得快得多。

“不欠了,不欠了。用也用不了的。”

护士强装镇定地说。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

“那就给好好用药,不要耽误了治疗。她可是省委书记关注的人。可不能有一点闪失的。”

“那当然,那当然,我们一定会尽全力的。”

她讪讪地应答着,象怕被烫着似地匆匆换过药,逃也似地出去了。

我和吴丽看着,相视一笑。

“快别那样难为人家了。她也有她的苦衷的。在这个世上谁不是势利眼呢?大概只有你们是例外的。”

“你还甭这样说,”吴丽责备她说,“她这样的势利眼就该让雅姐好好教训教训才对。不然这医院里来的穷人最多,病没害死还不被她们给气死?她这样也是为人民服务的。”

她这样半认真半玩笑的话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笼罩在大家心头上的愁容一下子一扫而光了。久违了的笑声又重新回到我们四姐妹的周围。

  山野闲民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