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9章:鸡毛小子和小钩儿

小说:天下在手 作者:岳天亮字数:3644更新时间:2019-06-07 20:00:02

就在连城送走那天机国的副官,回身准备联合目空等人,说服铁猛的时候,其营帐门口,突然“气势汹汹”的站定了一个火红鸡冠子的鸟人!

营帐里面的人都很奇怪,雇佣军团全是让人怕的主,什么时候怕过别人呀,你别说是一个鸟人,你就是一个龙人,他们也不怕。所以还没等铁猛三人怎么着,营帐门口距离白露最近的几个人,已经手按刀柄,更加气势汹汹的过来,准备接招了。

“铁猛大王!我可找着你了!”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在惊讶之余,停下身把目光投向了钢甲铁链的铁猛大哥。

“你,你是——”铁猛听着白露的声音好熟,可眼前这鸟人的样子,他却真的记不起在哪里见过了,“你是谁呀?”

白露很快就明白了铁猛的困惑,习惯性的摸了一把自己长长的“帽缨”,以及那丑陋的面具,自我介绍道:“铁猛大王,我是听涛城四海客栈的小白露啊!”

随着白露从阳光刺眼的营帐外,慢慢走了进来,铁猛仔细一看那惟妙惟肖的丑八怪面具,这才恍然大悟,然后又有点郁闷的问道:“小子,你这一头火红鸟毛,这是要干什么呀?”

白露答非所问的话锋一转:“唉,这事情说来话长,咱们先不说这个。铁猛大王,你一向可好啊?那次听涛城巨变天崩地裂,我生怕你在其中,可把我吓死了!”

铁猛一听这个,立刻就找到了共同话题,甚至是仿佛再次回到了那巨铜人的机关墓穴当中,更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喊道:“你还说我呢,我他妈的更担心你!我当时早就离开听涛城了,可你当时却正好就在那里呀,你怎么回没事呀,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当时早过江了,除了差点被江水沾湿了衣服,纯粹的虚惊一场!铁猛大王,您老当时在哪里呀?你也看到那天崩地裂的场面了?”

“当然看到了,我们三个都看到了,不光看到了,我们还亲身经历了呢!”说着话,铁猛一拉门口跟连城,继续说道:“我们当时就在那天地巨变的边缘,好悬没死那里。哎,对了,你在听涛城好好的,为什么要离开呀?”

在众人的面面相觑中,铁猛恍然大悟,开始给大家介绍道:“这小子就是我常说的那个小兄弟!”

••••••

铁猛带着白露到一边互道别情,两人都对彼此的遭遇唏嘘不已。

而铁猛这小兄弟白的到来,也瞬间化解了君子人奴隶代替佣金的问题,甚至是直接解决了这支雇佣军团,一直以来的麻烦——在得知铁猛等人的现状后,白露立刻神奇般的变出了几十块金锭银块!就这些钱,足够这个小组织逍遥一段时间了。

跟上次的资助一样,白露愿给、铁猛愿要,并且两人还都觉得这事情很是理所当然一样。而就在知道白露想帮助这些君子人,并且已经买了一百零五个奴隶后,铁猛也当场松了口风,把他们这次该得的全部奴隶,都转给了白露。

乍见铁猛大王,一下子有点忘乎所以的白露,一说到君子人奴隶,这才突然想起了他要去看的,那些被关在木牢笼里面的,更珍稀的君子人皇族。

虽然铁猛等人还要在这里等着跟白泽汇合,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绝对不想再跟铁猛大王失联的白露,还是详细询问了铁猛他们,现在临时的落脚地点。再三说自己马上就回来的白露,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雇佣军团的营帐,以最快的速度进到了山谷的最里面。

白露一路哼着小调,蹦蹦跳跳的没怎么费劲,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木牢笼,因为这玩意也太好找了,也太显眼了。

白露当初没好意思说那小军官,心说你说牢笼就牢笼吧,还“木牢笼”!谁家的牢笼不是木头牢笼啊?可等白露见到这个木牢笼以后,才理解人家为什么叫的这么繁琐,因为他们这个木牢笼,还真不是一个普通的木头牢笼啊!

别人的牢笼就是个笼子,可这个牢笼却是个木质的机关,极尽繁琐之能事的巨大扣锁怪物!

别地的牢笼都是密密麻麻横平竖直的封闭长方体,可眼前这个牢笼却是个完全开放的球体!

但是在这开放的球体中,每一根木头都环环相扣、天衣无缝的组成了一个刺猬状的,木牢笼!

就这么个复杂到爆的玩意,完全是个工艺品,或者是个更高级的什么。那小军官之所以会叫这东西为木牢笼,很可能就是因为在这其中,在一些交错的方木空隙中,完美的困住了几个白发白肤的君子人。

这么复杂的机关,别说里面的人自己出来,白露都怀疑谁能有本事,把他们给成功的放出来!所以在这巨大的,木质的刺猬球体周围,并没有负责看管这木牢笼的士兵。这机关和这些人融为一体摆在这里,好像在等待什么人来欣赏他们一样。

就在这时候,就在白露一边围着这玩意叹为观止,一边啧啧称奇的时候,一个很是不客气的声音,从这巨大的机关核心里面传了出来:“嘿,你个鸡毛小子,别看了,快来给我解开绳子!你解开我的绳子,我把这玩意给拆了!”

白露眼前全都是扎里扎煞的木头,一样粗细一样工整的长条方木,除此之外就是几个零星的白色小人。所以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又看,这才确信这说话之人,绝非他眼前的这几个君子人。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白露闻声寻找,最后蹲下来几乎趴在地上,才从下往上的看到这木牢笼的中部,隐隐的卡着一个,被捆的结结实实的白色小人儿。

白露撅着屁股扭着脖子,在好不容易跟对方对眼以后,这才有点生气,更有点嗤之以鼻的说道:“你个白毛小子,你也不怕风大扇了你的舌头,还拆了这玩意,看把你能的——”

白露话没说完,就被对方更生气更不屑的打断了:“苍天呐,这鸡毛真他妈傻呀,你也不想想,他们要是不怕我拆了这东西,干嘛已经把我关在这最里面了,还要多此一举的,再把我给捆起来呀!”

白露:“这••••••”

白露这里还没开口,几个外围的君子人,就立刻忙不迭的,异口同声的大喊起来:“别听他胡说,他不是天机国捆的,是我们把他给捆起来的!”

外围的这几个君子人,应该都是中间那小人儿的长辈,所以口气一点都不客气。但是这些人都长的太精美了,在白露看来,这些人别说年纪,就是性别都不好区分。

白露被说的再次一愣,可那中心的小人儿却突然大笑了起来:“皇叔啊皇叔!你怕我给你们招灾惹祸,限制了我的自由 ,甚至还把我给捆了起来。好,这些我都能接受,但是现在的事实是,咱们已经如此谨小慎微了,不还是被灭国了嘛!皇叔,咱们都沦落到这步田地了,您老还害怕什么呀,还捆着我有什么意义啊?!”

白露一听也是,而那小人儿趁着这 机会,抓紧时间冲白露喊道:“你在旁边找一找,看有没有一个小钩儿,只要你想办法把那小钩儿递给我,你就有好戏看了!”

几个外围的君子人依然不放心,还有人小声哀嚎道:“不要啊,别听他的呀——”可他们已经说了不算了,白露根本就不听他们的了。

白露四周找了找,还真就在草丛中捡起了一个模样古怪的,勉强可以叫做小钩儿的物事。白露这里还没看明白,巨大的锁扣木牢笼里面,已经有人兴奋的大喊起来了:“对!对!就是这东西,快,快把它给我!快!!”

木牢笼很大,每根方木都比人的腰还粗,所以白露完全可以,很轻松的爬到了这机关的顶部。但是就在白露把那奇形怪状的小钩儿,扔给那小人儿以后,他这里还没从木头刺猬上完全下来呢,就已经感觉到了这巨大构件的异样!

白露这里一下地,立刻心有灵犀的往外躲闪,而在他的身后,咔吧咔吧摩摩擦擦的声音连绵不绝,等他再回头的时候,横七竖八扎里扎煞,球状的木头机关,已经变成了一地排列整齐,极其驯服的单独方木了。

白露有点不可置信的慢慢的走过去观看,却见每一块方木的中部,都有一个大小不等各式各样的,专门用来卡合和锁扣的空缺部位。

虽然这些用来锁扣的地方,都很是规整,但是别说让白露来组装,或者是拆卸这机关,就仅仅是让他看一看这些卯榫,他都觉得有点头皮发麻!

而呆了的也不仅仅只有白露一人,铺了一地的方木“地板”上面,还突兀着几个可怜的白发君子人。就在这时,一个手中玩弄着小钩儿的君子人,笑着来到了白露的眼前,“你个鸡毛还不算太笨,还行!”

几个已经自由了的君子人,依然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移动,他们的礼仪和信仰,让他们画地为牢,谨守尊严。所以白露只能跟那小人儿两人,来到树荫下聊天;虽然这小人儿完全可以自己离开这里,可他为了这几个画地为牢的长辈,也只能选择跟他们一起同归于尽了。

小人儿不停的玩弄着他的钩子玩具,并且还说他自己的名字就叫小钩儿,看来真不是一般的喜欢钩子啊。

虽然小钩儿说话很冲,但是对于刚刚帮助他的白露,他却是问一答十很是配合,并且每个回答欧很是简短和精准。

其实白露问小钩儿的问题,说起来也不过就是他们君子国的那几个传说罢了。而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是,传说终究还是传说,绝大多数都是梦幻泡影,甚至是无稽之谈。什么魔剑,什么薰华草,什么猛兽,等等等等的,都是人们以讹传讹的错误信息。

但是就在白露有一搭没一搭的问了一嘴乘黄,正准备问其他问题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白露猛的回头,却见一向知无不言的小钩儿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就连远处那几个君子人,也都是一副惊讶恐怖的表情!

白露惊骇的看着这些惊骇的君子人,慢慢的站起来一步步后退,然后猛地转身加速,冲着铁猛大王的营帐就跑了过去!

白露不傻,就这些君子人的样子,他们肯定知道这乘黄神兽的事情!而铁猛大王从孤山出来,不就是想帮他们的族人,寻找延寿之法嘛!

  岳天亮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