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四

小说:一眸醉三生 作者:何义伦字数:5276更新时间:2019-07-11 09:24:39

这是阳历11月星期五,下午一放学,我和兰馨就冒了凛烈的寒风往家里去。

这次回去,我们是特意正式拜谒两方亲人的。因为我们的爱必须让家人分享,得到家人的认可与祝福。

到家的路上我感到特别荣耀,乡人们看见我,无论在田间地头,还是在路边都会主动与我打招呼,而我总是点头,报以甜甜的微笑回说,有时也指着兰馨炫耀说,“这是我女朋友”

到了家,母亲喜不自胜,拉着兰馨不停地问长问短,还说今后有兰馨管倒,她就放心了。

因为兰馨的到来,邻院邻家的小孩们都挤在门口看着稀奇。我走上去,把手一挥说:“去去去。”霎时,孩子们轰的一声就跑得无影无踪了,引得兰馨因之哈哈大笑。

晚上兰馨跟母亲住一起。原来母亲早早地就把压箱底儿的床单,被褥,枕套一古脑儿地全换了,又找了一盘蚊香点燃放在屋里,算是焚香沐浴了吧。看得出母亲喜欢至极,用情之深。

那一夜,母亲和兰馨说了很久的话。从我们家说起,然后再说到兰馨家的事,到了半夜,当我一觉醒来,还朦朦胧胧听到她们娘两在说。

我有些生气地大声地制止道:“妈,你还有完没完呵!赶快睡了,明天我们还有事啦!”

喊完之后,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很想强睁着眼,可是一会儿又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对母亲说:“我们今天要去兰馨家,一会儿就走。”

母亲失望地说:“不多耍一天,我还说今天上街给你们弄点好吃的回来。”既而又抓住兰馨的手央求道:“闺女,今天不走行不?”

兰馨温婉地笑着说:“这次时间紧,明天下午,我们还得赶回学校,以后我们会经常回来的。”

母亲见留不住,只好说:“那要得,你们等一下。”

母亲丟下兰馨的手,转身就跑回里屋,随即听见开柜子的响声,等再从里屋出来的时候,青筋饱绽的手里已提了一篮子鸡蛋。

母亲把鸡蛋交给我,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两佰元钱,转身又抓起兰馨的手说:“闺女,这是我送你的,你拿去买件衣服穿哈。这个蛋是送给你爸妈的,时间匆促没来得及准备,也没有什么,第一次去见你爸妈,我都觉得寒碜了,希望你爸妈不要见怪!”

因为这突然的举动,兰馨一时没有思想准备,只是一个劲地推辞说不要。

我说:“收着吧,这也是妈的心意。我们这边兴这个,钱是给你的见面礼。”

兰馨看看我,面对母亲一脸的期待,再也不好推辞,只好把钱收下了。

我们告别母亲,沿着小路向兰馨家走去,直到走了很远,我看见母亲还在跟我们挥手告别。

兰馨家地处偏远,距离我们这里还有十多里的路要走,好在我们都是农家长大的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是苦。

兰馨说,她在城里读书的时候,每个假期都是靠走路回家的,有一次,因为天黑了,她的大哥还到几十里外去接过她。

这一地,住的人家户很少,一条机耕路差不多都是缠绕在半山腰,因为下了雨,路还不怎么干,到处都是水洼子。农田里长着旺盛的庄稼,山顶上都是光秃秃的,过梁的风肆无忌惮地吹向我们,由于已走过很长的路,风吹在身上也不觉得有多冷。

大约九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到了兰馨的家。

兰馨的家座落在半山腰,横有三间瓦房,纵有二间,墙垣有土墙也有用石块垒起来的,土墙大多风化,石墙有点像岗楼,猫眼无数。房子都不算高,高的有四五米,矮的二三米,十分简陋。

刚到院坝里,兰馨的母亲就出来了,看见我们她嘴里正在念叨着什么,她简单地问了句回来啦,就转身坐到门槛上看着我们笑。她的脸色蜡黄蜡黄的,即使笑着也不生动,和我过去见到的样子比起来颓丧了许多。跟着兰馨的父亲迎了出来,脸上充满了笑容,他顺手拖了根吃饭用的那种又长又高的条凳搭在台阶上,热情地招呼我坐。

兰馨的父亲头上戴了顶绿色的军帽,外罩兰色的四兜上衣,看上去倒也精干,唯一的缺陷就是又黑又瘦。我在兰馨的屋里看过他的照片,年青的时候可是又白又帅。兰馨把她的父亲拉到屋里,说了几句话后,她的父亲就出来了。

他跟我打招呼说:“我上街去下,你先坐会儿。”

我赶忙站起来:“不用管我,有事你忙你的。”又问他,“需要帮什么忙不?”

“不用,你休息就是。”

兰馨的父亲下了石阶,很快消失在竹林密布的院坝下。

我在台阶上坐着,过了很久,仍不见兰馨出来,便起身朝屋里走去。原来兰馨跟她母亲正在灶屋里忙着给我做打间饭(俗语打幺台),她母亲在灶台边忙,兰馨在灶台下烧火。我赶快走上去,蹲在兰馨身边帮忙烧起火来。

“不用。”兰馨说,“你到外边去,这里烟薰火燎的。”

“没事,反正也是闲着,再说这些事我也做得来。”

灶膛里的火熊熊地燃烧着,火光映红了兰馨的脸。我怀着好奇的心向兰馨问道:“你二哥,三哥他们呢?为啥一直没看见?”

“今天,他们可能在外面做事,他们只要一出去,一般都要到晚上才能回来。”兰馨抓了一把柴禾,放进灶膛里后又说:“你看到了吧,这就是我的家,家里兄弟姊姝多,又穷,妈还有病。”

“说这些做什么?你也看到了,我们家跟你们比也好不到哪里,这才叫门当户对,再说,我要的是你,又不是你们家。”

兰馨噗地一下笑了。灶膛里的火苗窜得更高了,发着呼呼的欢叫。

“倒是你妈,看着叫人担心,我觉得这次看见的样子,和以前不同,好像还有很严重的支气管炎,你看她,出气都很困难,像拉风箱。”

兰馨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弯腰去抓柴禾。我分明看见她脸上的笑容没有了,而且还有些凄惶,我瞬间后悔起来,恨不得自己搧自己两耳光。这时我忽然生出一种雄心来,如果有条件,我一定好好帮兰馨的母亲治治病。

打间饭做好了,伯母给我和兰馨一人做了三个荷包蛋。我固执地不肯吃,拗不过兰馨的催逼,我说,“不如这样,我本也不饿,我们俩合吃一碗,另一碗让你妈吃如何?”

兰馨点点头,我立刻捧起碗送到伯母面前,说,“伯母,你也吃!”

伯母慌忙推阻道,“不,你们吃!”

“我们这里还有,我跟兰馨一起吃。”

“你吃,妈。”兰馨跟着劝道。

伯母瞅了眼兰馨,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才从我手里接过碗去。

不久,兰馨的父亲从集市上回来了,他一只手提了一大块猪肉,另一只手里拿了一盒象棋。他放下猪肉,然后向着我说:“走,我们下棋去。”兰馨也顺势推我说:“快去,我爸棋下得可好啦!”

一听说老人家棋下得好,我立刻充满了斗志。我下棋也有些历史,不说打遍天下,在学校里也鲜有对手。但我惊异于他为什么知道我喜欢下棋的事,他告诉我说,是兰馨刚刚告诉他的,他还说,他原来当兵的时候就会下棋,参加抗美援朝后,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才回到农村。

看着眼前瘦瘦的老人,我肃然起敬起来。

接着,我们开始下棋,他的象棋确实下得不错,有好几次,明明就吃了我的子,可是,他却装着没发现。

吃了午饭,已是下午二、三点钟,兰馨领着我到她们家的后山上去转了转。

“兰馨,我看你爸也很喜欢我,你爸的这一关,我算是过了,以后你要是反悔也不成的了。”我说。

“何以见得?别自做多情。”

“我敢肯定,你看我来到你家,你爸又是上街买好吃的东西,又陪我下棋,下棋的时候为了让我高兴,还故意让着我,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哈哈!”兰馨笑道:“还早着呢,你要获得我大哥的认可,才能算过关。”

“为什么?”

“因为……我大哥对我最好呀!你不知道长哥如父的道理喔。”兰馨弯腰摘下一株狗尾巴草在手里摇着,“老实告诉你吧,那时你还在抓糖鸡屎吃呢,我哥的朋友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大学生,家里可有钱了,他们要我选择他。”

我紧张起来,心咚咚地跳个不停,但表面却很镇定:“你们见面没有?”

兰馨骄傲地说:“还没啦,人家还在上学,可是催了好几次。”

我松了口气,连忙王婆自夸:“说不定人家已有女朋友了,其实,你选择我才是最英明的决定。”

“哈,才不是啦,我怎么都觉得不该选择你这个三心二意的人。”

我知道她又在说什么,脸上红潮涌动,“别这壶不开提那壶好不好?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

“谁知道……”兰馨窃笑,“好啦,不说这个,逗你玩啦。”

我心想,还逗我玩呢,你可知道你快吓死我了。

不过,由此,我可对他大哥上了心。

我们来到兰馨家后院的山坡上。兰心指着山脚下的一方大池塘说:“这个池塘是大哥承包的,小时候我们几个小女孩,经常到池塘边摸鱼,有一回,有个小女孩还掉进了水里,幸亏被救了。”

随后,我们又转到了背山的一面,那里地势非常开阔,站在山嘴上就象站在半天里,我们的后面是一大片土地,前面是一条东西纵横的沟壑。

兰馨说,那是她们家分的包产地,过去她和她三哥经常抬大粪来这里浇庄稼,为了偷懒,那时她三哥总是走后面,把桶绳放在离她很近的一头,一天下来,累得她动也不想动。

山嘴对面的山粱上,是兰馨小时候读书的地方。她说,因为母亲有病,好多时候都不知道煮早饭,吃早饭是她最奢侈的事,经常是睡眼惺忪的时候就得从床上爬起来,背上书包去上学。中午的饭,都在学校食堂里蒸着吃。有一次,蒸饭的水被弄倒了,煮成了夹生饭不能吃,便饿着肚子读了一天书。

在兰馨的心中,有着她小时候无穷无尽的故事,说起它们,在兰馨眼里仿佛就还在昨天。这里面有她儿时成长的快乐,也有她苦涩的承载,昨天、今天、明天的牵挂和依赖。

到了晚上,兰馨一家终于聚在了一起,想着日间兰馨说的话,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特意注意她大哥,这个人生得一张“国”字脸,浓眉、小眼、肉厚,理着个平头,头发根根直竖,看得出是位有主见,意志坚定的人。

他见到我后,总是不温不火,只一个照面就不见了人影,和兰馨的其他两个哥的热情有加正好相反,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想套点近乎又没有机会,整个晚上我都忐忑不安。

晚上,因为大哥家居住条件好,我被安排在他家居住。兰馨陪我住下后,然后才离开。

第二天一早,大嫂给我煮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来叫我吃下,我不敢推辞,卯足劲努力吃完了它,好多年以后,这事都让人记忆犹新,一想起,嘴里就冒出荷包蛋的味道,一提起它,兰馨就大笑不止。

还真是,傻女婿上门头一遭。

下午返回学校的路上,我向兰馨打探道:“你哥昨晚可给你说了什么?他有什么看法没有?”

兰馨扭头看着我,笑咪咪地说:“说了,问我为什么要跟你耍朋友?还说我人家条件那么好,叫我再想想。”

“这明摆着是想要分裂我们嘛,要换着别人我定不饶他。”我窝着火问:“那……你怎么回答的呢?”

“你说呢?”兰馨狡黠地看着我,不答却反问道。

我涨红着脸说:“你就告诉他,我们条件也不错,家里没有负担,弟兄几个都有工作,我性格忠厚,有才情,对你又好。”

兰馨甜笑道,“不害臊啊,我可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好。”

我惶急起来:“你说,我是怎样?”

“不知道……”

“没良心吧……不说算了,今后可别怪我不认你哥。”我忽然机智起来,有意拿话激她。

“哈,威胁哦……”

兰馨一副凛然的样子,继续向前走。我等待着她说下去,然而始终没有下文,我终于没有沉住气,道歉说,“没有啊!我哪里敢啊!”

兰馨抿嘴一笑,“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吧……”我竖起耳朵专心地听兰馨说下去,然而兰馨却狡黠地闪动着大眼睛忽然说,“我给哥说,你那个等以后再说吧!”兰馨一说完话,娇笑着忽地一下从我身旁窜了开去。

我忽地一怔,但瞬间明白过来,原来她是在有意调侃我啊!紧接着,我发力追了上去。跑过一段距离后,兰馨再也跑不动了。我追上她,她喘着大气讨饶地说,“哎哟……我……我……跑不动了……我说真话……”

我爱怜地扶住她,故意板着脸说,“快说!”

兰馨仍不停地笑,“我说……我说哥,你不用操心了,我们的心已经有了归属!”

我悬着的心忽地放了下来。虽然我也知道是这个结局,但还是止不住欣喜,满怀豪气地说“老大无话可说了吧?”

“他是没说什么,只是转身愤愤地离开了。”兰馨有些失望地说。

“那就是同意了呗……”转而又安慰兰馨,“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以后,他自然就接受了。”

说着话,我们很快又再回到来时的山梁,山坳里忽然呼啦啦地飞出一对鸽子,高叫着振翅天宇,我连忙催促兰馨观望,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兰馨,我们的事已经水到渠成,马上就元旦了,我有个想法,我们元旦那天把手续办了可好?这样我们就再也不用分开了,像这对鸽子一样并肩翱翔。”

兰馨莞尔笑道:“你尽想好事啊,人家会不会说我们……英妮他们耍了那么长了都还没有……”

“说什么,那不一样的!有爱不在时间长短,无爱百年难圆。”我振振有词地说。

兰馨想了想,遥望着前头的山坳,手一指,说,“只要你能把我从这里背到那里不歇气,我就同意!”

我顺着兰馨的手指处望去,两头之间大约有两公里路。路虽不远,但背着一个人前行,却也不是易事。而我深知道兰馨并非是想给我没置障碍,而是想耍赖。但是我宁愿这样,我立刻蹲下身说,“来呀,”旋即又添上一句,“可不许发悔哈,反悔是小狗哦。”

兰馨哈哈一笑趴在了我背上。还真沉!我鼓起大力背着兰馨大步朝前走去,开始的时候还不是问题,不久,就大汗淋漓了。兰馨欢笑着给我擦拭满额满颊的汗,假意说,“算了吧,我下来了。”

“不行,我一定得娶到你!”

我又继续前行。我终于胜利了。我坐在一块大石上大口喘着气。头顶是蓝天白云,耳旁是山风飘飘。

  何义伦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