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重归故里

小说:十界诠译录 作者:天下孤言字数:3727更新时间:2019-08-10 14:45:51

夜晚,月明星稀。

白日里的热闹和嘈杂全没了影,跟着日落一起慢慢蒸发。

墨霜一手接过冰药新买的箬(音弱)笠,道了声谢后戴在头上,几人便收拾了行囊出门。

路上无人,夜深人静。

在只得月色星光照耀下的小镇走了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了一片开阔的水泽地。

“怎么过去啊,路不通啊!”要不是苍狼已经确信面前的几人都不是恶徒;看这山高水阔、地皮荒的架势,他可能就会认为自己是被骗到这儿来候斩的。

“飞过去。”男人淡淡的说了句。

“飞?我不会啊!”它一头狼还能长个翅膀不成?

“我载你们。都散开。”墨霜说着转头又对冰药道:“天色黑,你不用化形了。”

苍狼和鲛女莫名其妙的往外退了好几步,冰药也依言走开。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阵妖风参杂着迷雾在小范围的地方升起又落下、落下又升起,眨眼间一头通体漆黑,黑到几乎在夜里看不见的异兽显现在各人眼前。

那大概是一头凤身龙尾、头长鹿角的异兽,不过,它有三对翅膀,两对硕大的羽翅交叠在两肋上,一对相对而言比较袖珍的薄翼则是处在龙尾凤身相接的地方。说那是龙尾也不妥当,因为那鳞甲密布的地方有着大大小小、长短不一的“鳍”。

“我们上去吧。”冰药见怪不怪的喊醒了两个愣神的家伙。率先一步飞身上了异兽的背部。

苍狼皱眉看着面前小山般大小的异兽往上爬,心里纳闷着一件事,不过还没等它纳闷完,它就被一只柔若无骨的手给拉了上去。接着就是轻巧的鲛人一个纵身翻。

“坐稳了!”无声的空气里,众人心底都听到了一句提醒。紧接着就是身下庞然大物开拔的动静。

没有苍狼想象的那样给自己来个地动山摇。

待异兽平平稳稳的飞起之后,它终于将手里适才抓住不放的茸羽给稍稍松了些,然后再试着慢慢放开。

“我在你身边,别怕。”冰药看着月色下苍狼手里从异兽背部拔下的几根乌黑闪亮的长毛有些好笑。

“谁怕了?你开玩笑呢!”

话没说完,只觉一阵倾斜,仿佛是脚底突然踩在滑坡上似的控制不住摇摇欲坠的力道。

那撮可怜的茸羽再次被它毫不怜惜的死抓不放。

它这是第一次上天,对于一头在山岩和平原中奔跑的苍狼而言,这是新鲜而刺激的。不过也刺激得过头了。

它以为自己能像鲛女那样用新奇的目光去眺望下面漆黑的深渊,又或是像那个女子一样正襟危坐在异兽的背上。

结果它却发现它根本就不能。当它试图用放松的姿势去看下面的环境时。它瞬间有一种被什么血盆大口吞噬的感觉,与此同时,自己还有明显的头晕眼花、全身发软发抖的迹象。

这不是真的,它居然恐高!

“别往下看了。你快把人家的毛拔光了!”

鲛女看着苍狼那试图挑战自我极限且屡败屡战的狠劲儿,以及感受着风中不断飞到自己脸上的毛发,就不得不去提醒一下。

苍狼缓过神才发现,自己身前的那撮毛似乎比旁边的少了一半有余。

“我扶着你吧。”旁边的冰药委婉的表达了她的同情。

四翼在空中舞动,吹散遮天蔽月的乌云,打乱了云下连绵不断的细雨。划过之处,大风骤起又迅速消散。那对翅膀就像是能够掀动山河的大浆,掀动着皓白明月和苍穹繁星。

“到了。”

天微亮,墨霜的声音已经在心底回荡。

苍狼:“下面是哪儿啊?”

“应冕山。”冰药答道:“算是靠近东面了吧。”

苍狼挠了挠脑袋,它没听说过。

冰药看它这反应,微微一笑:“这里比较偏僻,外人鲜少知道,不奇怪。”

于一山坳处,众人跳下异兽背部,墨霜恢复人形带路而去。

这样森林环绕、怪石嶙峋的地方遍地都是。况且在夜里也没有什么可以欣赏的景色。

埋头走了不久,在下坡路上见了个茅草屋 里面点着灯。

他带着众人在外敲响了院门,不过多久便听犬吠之声暴然而起。

“屈尊,化形。”墨霜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了敲门的动作转头对苍狼道。

“什么?”

“里面是个老人,怕被你吓着。”

苍狼一噎摸了摸自己那张还未完全成型的似狼非狼似人非人的怪脸倍感委屈。

妖族之人,要想外形完全与人无异,就得等到成年的时候,也就是约莫三百来岁。

“这里不是妖族地界?”

“嗯,据说这里的人,都是祖上时跟同族走散了安顿在此的。算起来,应该是人族。”冰药笑了笑。

话音刚落,院内开门的“吱呀声”想起,同时狗叫声更胜。

几乎就在外院打开的同时,苍狼也变回了一条毛茸茸小狼崽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两条尾巴的灰毛犬。

门开了,扑过来了一条个头跟它差不多大的黄狗,鬼使神差的死命朝它摇尾巴。只可惜苍狼面露凶光把人家吓退了三步。

“这……哪儿来的小恶犬呐?”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低头看着苍狼奶凶奶凶的模样问道。

“王婆婆,我这有一个朋友和一……条狗,要在你这叨扰几天。方便吗?”墨霜没看苍狼回望他的眼神,客气的说道。

“哦,这小狗是你养的?好看,好看,就是它都不摇尾巴,你看它……”

“这些给你,劳烦了。”墨霜从汇芸囊里取出所剩的最后一颗红玉和一些散银递给老人。

老人将放在苍狼身上的目光收回,看了一眼男人递来的钱连忙推辞:“不用不用,山里面哪儿用得了这些东西?他们你交给我就行,老婆子会善待的。”

二人互相推来推去,最终红玉还是还给了墨霜,而碎银则是被老人勉为其难的收下了。

“这小崽子不挑食吧?”老人似乎对地上的苍狼十分上心,倒是对一旁亭亭玉立的鲛人除了稍问几句后就没再留意。

苍狼还在龇牙咧嘴的瞪着那条一直对着自己摇尾巴的黄狗;身子一轻就被人抱起来。

真当自己是宠物呢?!它回瞪着墨霜,墨霜面无表情的看着它。

“不挑食,阿黄吃什么,给它照旧就行。”他一把摁住挣扎的苍狼,面对对方奇大无比的神力,它只得老实本分的趴着。

“那就好……”

看老人一副想抱又不敢抱的模样,墨霜在狼屁股上拍了一把,心底传音给它:“摇尾巴。”

苍狼一愣,随后怒气冲天。

“或者,跟我再走一趟,去妖族领地。自己选。”

去妖族领地?算了吧,它可不想去那个把自己一干族人给驱赶出境的地方。说到底,苍狼是早年间被妖族遗弃的对象,就算现在双方见面不分外眼红也会分外尴尬。再说了,它对墨霜和冰药消除敌意,也不等于对整个妖族消除敌意。

威胁很有效,它决定摇尾巴,顺便呜呜的叫几声。

然而苍狼把尾巴摆了半天也摇不出黄狗的频率。

“它很友好。只是后肢骨折才复原不久。”墨霜看了眼怀里苍狼僵硬抖动的狼尾,顺带说了句:“它尾骨也被人剪了。”说着,像是怕人不信似的拉起分叉的尾巴以做证明。

老人本就爱狗成痴,听闻苍狼居然有如此凄惨的遭遇,顿时心生怜悯,什么害怕和疑惑都放到一边去了。毫不犹豫的就从男人怀中抱了过来、领着鲛女进屋了。甚至连临别前的絮叨都没有;只说它受苦了,要帮它好好看看,让它好好歇息。

“你怎么学会骗人了?”

老人道别二人后,冰药一脸惊讶的看着墨霜,在她心里,面前这人是名副其实的老实人。

“再不说谎,老人家该起疑了。”说着,墨霜带头往山下走去。

“你对这里很熟?”

“嗯,以前心烦意乱的时候就去两个地方。一个是琉钥大人哪儿,一个就是这里。之前只要有空,我就会过来帮他们洒扫劈柴什么的,渐渐的也就熟了。”

说到这儿,墨霜的话匣子似乎是打开了,没了以往独处时的尴尬与小心翼翼,变得平易起来。

“难怪刚才看你们很熟络的样子。那,你也喜欢去找琉钥吗?”

“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只是我觉得那里的气味好闻。”

“气味?”

“嗯,那里的药香味会让我感觉轻松些。琉钥大人的琴弹也得好,人也好说话。”

“看来你和琉钥还相处的不错。”

“是,不过……终究不是一条路的。”墨霜嘀咕

“你说什么?”

“没什么,小宫主重归这里一会儿要不要出去逛逛?”

……

两人一路谈话一路走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所谓的“白府”前。

绵延千里的山脚下,这一片区域中的房屋都算不上好但也不能说有多破。只是相比于那些繁华城镇的而言多了不少朴实气,少了不少花里胡哨的点缀。

而坐落此处的“白府”却予人不一样感觉,同样的朴实装设下好似多了一点儿莫名其妙的“仙气”。对,就是一种仙气萦绕的感觉。好像它所占的一亩三分地上方的空气都要清新些,云彩都得洁白点儿。

白府里的主人姓白,据说是之前经商迷了路,无意间流落至此的,他机缘巧合或者说走不出整个应冕山后,便干脆在此驻扎下来。当然,还有传闻说他是为了躲避仇家追杀才到这与世隔绝的地方苟活的。

总之,关于白府神秘主人的传闻有一堆,他们也分不清谁真谁假。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神秘人也从未露过面。但从那边家丁召集这里人帮着盖房子、送菜送柴的时候,他们也就知道了——这个人很有钱也很大方。

“是公子?”

墨霜在门外站了会儿,他取下箬笠,从怀里拿出一块牌子递给看门的护卫,“她,你们认识。”

护卫早从来人的身形体态上认出他们了,当下打了个招呼便放人进去。

一进大院,领路的丫头就主动跟过来。

“那,我先去厢房歇息了。”冰药跟墨霜道了个别,跟着丫头走去休息。她知道,他每次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向左权使交代汇报事情。所以,她也不便去缠着他做什么当地向导,陪着她去四处游玩。

墨霜轻车熟路的走入正厅,然后在一扇不起眼的隔墙上按动了一个小机扩。

顿时,他所在的地面往下错开一节,露出一条灯火昏黄的暗道。

他看了一眼通道,提起衣摆朝下走去。

  天下孤言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