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 逃出生天

小说:无莠 作者:天下孤言字数:3716更新时间:2019-09-11 10:41:50

一声暴呵把广袤申给吓了个哆嗦也把贺平川给吼懵了,一时间微风席卷草叶,温度又降了三分。

“哦。”过了好一会儿,贺平川才嘟嘟囔囔的道:“那就不去嘛,凶什么凶。”

贺远舟心下松了口气:“那你好好的,没事多看看书卷,不懂的就请教权老先生。”

贺平川又敷衍的点了点头,他没告诉自家兄长,那什么劳什子的教书先生早被他气跑了;当然,他也不敢说。

“那你什么时候出发啊,要不要在家里歇息几天?”

“明早就走。”贺远舟丝毫不犹豫,“本来是要直接去的,就想着回来看看你。”他将双手搭在贺平川的肩上语重心长:“你不小了,该成家了。不要再到外面去闹事闯祸,我不可能永远都护着你。”

“哎呀!知道啦,真啰嗦!”贺平川拍开兄长的手白了他一眼。

这一夜,托贺远舟的福,广袤申吃了顿好的也旁听了好一通兄弟二人之间的家训与争执;一顿好不容易凑起来的家宴,就在二人的不快之下散去。广袤申有些尴尬的道别主人家回去,而贺平川也气鼓鼓的把自己锁房里了;至于贺远舟,应该是去收拾行李准备明天出发。

一夜无话,各自睡下。

等第二天贺平川昏头昏脑的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依旧伸手不见五指。

“怎么今天醒得这么早?”他很是不解,因为这要是搁在平时,他一定会睡到日上三竿。可能是,昨晚他老哥把他给气得不轻的缘故吧!他这么想着,莞尔一笑又躺下继续酣睡。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他又醒了,周围依旧昏暗漆黑;他没多想,继续闭上眼睛。不过这一次他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越睡越没精神,也越没力气,并且还有些头晕目眩伴随着头痛。

在第一时间里,他以为自己是被下药了;然而探视了自己身体之后他才知道,之所以能够出现那些状况完全是因为——自己睡得太多了。

困,让人很难受;但往往睡得过头也会让人很难受。

“不对啊,不可能啊!”贺平川有些诧异的看着外面,天依旧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憋着一股无名火气掀开被子往外冲,到了窗边贴着窗户往外看——没有繁星、没有月光,什么都没有,有的还是一团漆黑。

“贺远舟,你这个王八蛋!”他咬牙切齿的去推窗户,果然,窗户如同一块焊立在磐石上的铁框,纹丝不动。

“有没有人!给我开门!开门!!”他在门上一阵的捶打,约莫过了一会儿才听到老管家应了一声,然后黑暗的空间里渐渐有了一丝光线,再慢慢扩大。

门被打开了,外面纯白的刺目阳光直接照进来射在他的脸上,贺平川不由倒退几步抬手遮掩缓解着双目突如其来的刺痛感。

“小少爷,你醒啦?”老管家笑呵呵的问。

“废话,谁让你这么干的,是不是他?!”他捂着眼睛努力的适应。

“唉,他也是为你好,怕你跟过去。”

“现在什么时候了?”

“申时了。”

“什么?!!!”贺平川瞬间撤下抵在眼前的手,指着老管家:“你们一起整我?还给我下迷香了?!”

“额……大少爷觉得你昨天火气太旺就……”

“别说了!”贺平川冲出去走了几步又回来:“他人呢?”

“走了,今天天没亮就走了。”

贺平川差些一口老血喷涌而出。现在就算骑马去追,恐怕也追不上了。

“你就好好在家吧,这也是大少爷吩咐的。”老管家苦口婆心。

“哦。”贺平川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随后肚子像是嫌氛围不够尴尬,直接咕噜噜的抗议起来。

老管家乐了:“你看我这记性,厨房给你准备了膳食。去用膳吧。”

“行啊,走吧!”贺平川拍了拍早已瘪下去的肚皮,立刻恢复一脸笑容去跟老管家勾肩搭背,老管家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也就老老实实的陪他走着。

结果,这一顿饭是没吃多少,但吃饭的人却只有贺平川一个站着。

其他的人不知道被他用了什么法子,晕的晕、半睡不醒的半睡不醒;东倒西歪的铺了一地。

“歇着吧您嘞~!”在贺平川把最后一个人的手臂反绑在桌子腿上后,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我用迷药啊?我也会啊!我看你们都忙活了半天了,不如好好睡一觉。难得休息嘛,要珍惜。”

“你……别……”还犹自强撑的老管家有气无力的开口。

“哎哎哎,你真的很啰嗦!”说着,贺平川随手拿起桌上的一个大鸡腿直接塞到人家嘴里。

“我走了,你们拦不住我。家里就托你们照料了。”贺平川仰天叹了口气:“反正我怎么学也学不好;老哥他也应该知道,我就是狗改不了吃屎。你们呢,也就别再对我抱什么指望了;读书写字真的不是我的特长,教书先生都被我气走了十几个了。”

说罢,他朝着一处地方走去,向着身后的人摆摆手:“我去找我哥了,别太想我!”

像是防贼似的,他绕遍了前院后院所见都是护卫巡逻;他只得偷偷摸摸、又兜兜转转的寻了处看起来还比较好翻墙的地方;然后在一块假山石后面粗着嗓子发疯似的大喊:“快去找小少爷,小少爷跑啦!”

那群规矩巡逻的人的队形终于有了一丝不规整;然而几人下意识的跑了没几步,一个领队的直接对后面的人做了个“停”的手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适才匆忙的神色变得老神再在:“出来吧,少将特意跟我们说过了,不要被你的小聪明骗了。”

贺平川哑然。

这群人是他哥的亲卫啊,不是那群随便一哄就能忽悠过去的护院。

他没过去,那个领队却主动走过来了。

他往石头后面缩了缩,眼珠子转了几个圈,然后从自己怀里摸了点儿什么又把手背在身后,于是干脆光明正大的走出来。

“你是我哥外头的跟班呐?之前没见过你啊!”

“跟班”这个词似乎是扰到了那领头人的心情,他的眉头皱起,凝神打量着这个少将传说中的孪生兄弟。这人比少将白嫩许多,也没少将的持重沉稳;毫无军卒世家该有的样子。不仅没那样子,而且还予人一种市井流氓的错觉。

领头人心里有些感叹,然而就在他专心致致的感叹的时候,一把黄色的东西就猝不及防的扑面而来,那些粉末状的东西瞬间钻入他的鼻子,迷糊了他的眼睛。

“啊……阿嚏!”首领捂着眼睛的同时打了个喷嚏;然而这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只见他不仅眼泪鼻涕不受控制的横流以外,那第一个喷嚏仿佛就像是开闸的洪水奔涌而来不受控制。然而在忙着打喷嚏的时候,这领头人也克忠职守的吼了一句:“来人!来人!”

不过可惜的是,就这空挡;那贺平川早溜得没影了,慌忙过来的人只看到了一脸迥异的首领。

“想关住我,等下辈子吧!”走在大路上的贺平川裹着一个头巾,蒙着脸面。这是以前他老哥嘱咐过他的——尽量不要在人前露脸,且绝对不能让珈蓝珈的官士看见他的脸;交代这句话的时候,他还记得他老哥的面色十分沉稳,神色也十分凝重。而他,虽然是个游手好闲的主,但轻重缓急他却能分清,因此,即便他偷跑出来也依旧遵守着这个约定。

贺平川摸了摸怀里剩下不多的胡椒花椒粉,心里想着好像快要用完了,出门之前应该补一点儿。然而他的脚却带着他不自主的走到了一个小巷里的一处茅草屋处,那茅草屋他熟悉,正是广袤申的住所。于是他半点儿犹豫都没有的就进去了。

这茅草屋里淅淅沥沥的挂着些器具,一个有些愣的小子正杵那儿削木头。

听见动静,广袤申抬起头来一惊:“你怎么出来了?!”这句话出卖了他。

“原来你知道他们的损招不告诉我?!”贺平川走过去粗鲁的搂过愣小子的肩膀,把自己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我以为在我以后行走十界的道路上,你会是我忠实的狗腿子。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出卖了我。”

“啊?你要去哪里?”广袤申丝毫没听出什么不对。

“离家出走了,我哥不要我了!”

“不对,我觉得你是要去找他。”广袤申摇头。

“没有区别。如果我找到他,他再把我打一顿,那我就不回来了。”贺平川斜眼看着那小子摇了他一下:“怎么说,你跟我走不?就这一次机会。”

广袤申盯了他一会儿,这期间老是有种欲说不说的表情,但又总是憋着。

等到贺平川实在不耐烦了,那小子才抿着嘴摇摇头:“我,我不走了。你保重吧。”

“为什么啊?!咱认识这么多年了!”

广袤申环眼看了看四处寒酸的墙:“我走了,我这里就没人打扫了。还有它们……”他指着一地一桌的木头疙瘩和铁片,“它们会不高兴。”

“它们?你做的摆件有什么高不高兴的,你脑子有病吧?!”贺平川去点广袤申的头,被对方避开。

“不啊,我前天还梦见它们跟我说话。”

“噗,说什么了?”

“你别笑,它们给我说我能把它们变成翱翔在十界之上的大鸟和在东海里游的大鱼!”

“然后你就笑醒了?”

广袤申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行吧,老大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不逼你。你在这间……”贺平川环顾四周点头道:“家徒四壁的屋里跟你的木坨子和铁疙瘩谈心。我去闯荡十界,看尽无限风光。”他抱拳“那个,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说罢,他转身要走,被广袤申拉住。

“怎么,反悔了?”

“不是啊。这个给你。”说着,广袤申从桌子下面的竹篮里拿出一个铁质的东西递给他:“它很厉害,可以防身。”

贺平川接过那玩意儿细细打量,不由的嘘了口气——这不是“百工弩”么?官家的玩意儿被他偷来了?

“我之前捡到个人家不要的就照着做了,试了几天,没想到成功了。”广袤申有些羞涩的挠挠头。

“你?!”贺平川拿着物实反复细看。确实,比之哥哥给自己玩过的御造制品是粗糙了不少,这些铁扣和银片也都有些斑驳的痕迹,就像是什么回用的垃圾似的。

“这能用?”按住心中的讶异,贺平川干笑了一声。

  天下孤言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