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 土下长廊

小说:十界诠译录 作者:天下孤言字数:4021更新时间:2019-10-04 00:00:03

贺平川此刻不知是太累还是太放心,整个人睡得跟头死猪似的怎么喊也喊不醒。

而地下的震动已经逐渐的肉眼可见。类看着表层的沙砾在不断跳动,隐约感到头晕目眩。

它一咬牙,又化了那四不像的狸猫,用嘴叼起贺平川拔腿就跑。

就在这时,它身后的沙土又变了个样,好像就是换了个面似的把里子翻朝了外面,沦陷下去一大截,带着些许潮气的沙又被抛上了天。

这是怎样一副场面?

以那类奔跑的速度,后面翻滚的砂石竟能像滚滚海浪一般对之穷追不舍。这朝天的阵仗,绕是它不往后看也听得到那些个汹涌澎湃。

它只得跑,叼着贺平川如同被浪潮驱逐。

它拼命的跑,但时间长了,还没缓过来的体力就让它变得疲软,然后一个不稳摔倒在沙地上同时把贺平川抛得老远。

那人终于有了醒来的征兆,呢喃了几声却又没了动静。

而就这一停的功夫,黄沙翻腾直面扑来把这一人一类裹了个结实。

被卷在沙土之间的类只觉得突然间天旋地转、昏天暗地。自个儿的身子犹如一张枯秋的落叶在旋风里被折腾得几乎散架。体内的五脏六腑是止不住的上下翻腾。

它一口没憋住,极度的不适感让它把之前吃的东西给吐出来。但紧接着,那些东西又被其它的沙子卷走,竟是一滴不剩。

这样的情况不知持续了多久,反正就是它觉得自己可能快要去生死涧报道了,周围糟糕的环境才在它濒死之际消停下来。

迷糊间,它好像是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然后又顺势滚落再无动静。

又不知过了多久,它终于是缓过劲儿来费力爬起环顾四周。

只见四面是土黄色的墙壁,墙壁上还插着几只正发着昏暗光芒的“万年灯”。它所在的地方是一条狭道,前后都不见底。四围也没什么动静,除了头顶上时不时的掉点儿土下来。

“贺平川?贺平川!”

在它看了周围只有自己一个人后它开始担心起来。

那个不靠谱的救命恩人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毕竟从他最后一次入睡开始,好像就不大正常了。

类在地上缓了口气慢慢爬起,顺着暗道找人。

暗道十分笔直,但它发现岔路也不少。

类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靠着利爪的标记和鼻子耳朵的灵便挨个摸索。好在这一路上除了一些碎骨和腐肉外,也没遇上什么危险的事情。兜兜转转个半天,最终还是在一处地方找着了依旧昏睡的贺平川。

它轻轻摇着贺平川,不见对方醒来。说来也狠,一见轻摇无效这类便毫不犹豫的在对方脸上左右开弓。“啪啪啪”的几十个耳光扇过去。

类虽不善力道但脸这个部位的皮肤总是有那么点脆弱的;况且人家下手也不见留情。

于是等它扇到第三十七个耳光快把贺平川扇成猪头的时候,贺平川终于醒了。

他一把拉住类正欲打下的手,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一片:“你干嘛?”开口以后,似乎嘴角还犯疼。

“你醒啦!”类停下手来“从刚才起你就一直晕着。”

“啊。是啊,我隐约感觉到周围的动静了。但就是醒不过来。太晕了我。”

“现在醒过来就好。”

贺平川坐起“嘶”了一声,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脸上的嫩肉委屈道:“下次能不能别打脸?”

类一脸歉意:“你一路都撞不醒,我也没办法。不过下次我轻点。”

“咱这又是到哪儿了?”贺平川环顾四周。

“不知道。这里就只看到咱们之前发现的那种碎骨还有一些腐肉。”

“……腐肉?”贺平川大感不妙。

“嗯……可能是像我们一样被卷进来的人死在这里了吧。看着还没多久呢。”

“那我们会不会也死在这里?”贺平川一抖。

类摇了摇头,“我们应该不会,实在找不到门就挖出去。这里应该没有用铁水熔铸过,我能挖得通。”

“那你先休息会儿,我就指望你了。”

类笑了笑:“就算挖洞也得找个离地面近的地方吧。不然不等我挖出去,咱们就已经被饿死了。”

贺平川连连点头:“对对对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现在他的想法就是,只要自己能出去别死在里面就行。地下刨洞开挖的工作,他可不熟悉,不熟悉那就听看起来应该会熟悉的人的。无论如何尽量快就行。

类看着贺平川觉得这人有点好笑,这一刻简直把自己当成了一根救命稻草,于是这原本心里的芥蒂也就消除了不少。

“你还要吃东西吗?吃饱喝足有力干活。”贺平川讪笑。

“头还有点晕,暂时吃不下。你让我休息会儿恢复恢复体力。”它说。

贺平川一听,只得收起拿出的干粮,安安静静坐到一边。

休息了约摸半个时辰左右,那类把体力完完全全的给恢复了,两人又结伴而行找着出路。

“这里是做什么的啊?我从来没听说过卞阳关附近有这么个地方的。”

“怕是古建筑吧?时间一长给埋在沙下了。”

“要是古建筑那可不得了了,一定很老了。”

贺平川走到一堆骨头前蹲下身子看了看:“你之前说这要么古战场要么祭祀场。可咱们走了好半天也没见成千上万的尸骨和祭台什么的。看这样子好像还真是什么老地宫。”

“也许吧。”类环顾四周“这地宫有点大,我们走了半天好像还在长廊里。”

“我觉着咱可以从长廊挖洞出去,一般情况下,长廊算是离出口最近的地方了。要是咱们真到了什么主殿,那反倒不好办了。”

类听罢大觉有理,将双掌化了利爪就打算找个地方动工。

只见它卷起本就没几块布的袖子开始在墙面上按,按了片刻后就跟变戏法似的,整个人顺着垂直的墙面嗖嗖往上爬。看得贺平川是目瞪口呆。

这边贺平川也没事做就又一屁股沿袭了“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习惯。

正当他百无聊赖又要开始昏昏欲睡的时候,他似乎听见了什么动静。

这种动静好像是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的,确切的说就隔着一堵墙。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慢条斯理的在他耳中蔓延开来。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他抬头望向类,类早已停了动作,显然也听见了。

“从对面传来的。对面有东西。”类轻声说。

贺平川侧耳一阵对它道:“甭管是什么,咱们快往上挖。先出去再说!”

类深以为然不再理会,继续刨洞。

然而还不等它刨多久,那墙面后就传出了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那声音如同矬子磨老树皮,含糊而沉闷。

“又来人了。”那声音的主人隔着墙壁开口。“来了就在这儿呆着吧。每条路的尽头总可以找到食物。”

“谁?你是什么人?!”贺平川退后数步,像是在提防墙的那头会突然伸出一只手把自己给捏死一样。

“人?”那个声音的主人低笑几声“我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长到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今朝是何年月……”

“伽(qie)蓝三十八年。”贺平川回答。

墙头那边声音疑惑:“伽蓝三十八年是什么年岁?从没听说过。”

“那‘流荒’记年历你听说过吗?”

墙头那边喃喃自语没有回答。

看来也是不知道了,贺平川想。

流荒记年历是在伽蓝记年历之前的一个年历共历时四百多年,直到三十八年前,十六部族起义推翻河献王乱政,长达几百年的流荒记年才正式宣告终止。

但这人不知道伽蓝也不知道流荒记年。贺平川能想到的可能性就只有两种:要么这人不是人族的,因此理所应当不识人族记年;要么就是这人真的已经活了太长时间,并且他被关到这里的时候,连流荒记年都还没开始。

但思来想去,这两种可能性其实在大方向上只算是一种。于是他开口笑道:“您应该不是人族的吧?人族可没有超过三百岁的长命人。”

那边声音显然有些错愕:“这么说,你给我的全是人族记年历?”

“对。”

那声音又开始在隔壁嘀咕了,内容贺平川是听不清的,他抬头看类,类此刻的表情倒是有点古怪。

那声音在另一端高高低低的起伏了一阵后又开始问贺平川:“那你知道安诺凝时离现在有多久了吗?”

贺平川听得莫名其妙:“安什么?”

“安诺凝时?”倒挂在天花板上的类此刻插嘴自语。

贺平川寻声望去只盼它能给个答案。而这类也着实没让他失望。

“安诺凝是妖族的一个祝福语,意思是安定、稳固。安诺凝时在人族这边被译为‘怀安年’。他说的应该是怀安记年。”类看着贺平川“他是妖族人。”

“妖族人啊,妖族人就对了。难怪活这么久还没死。”贺平川心里这么嘀咕着,嘴上却说:“您说的是怀安记年啊?可能离现在也有五百多年了。”说着他把目光投向类以求确认。

毕竟他在人族的地盘外可真是一天没待过,关于族外的事情基本都是道听途说,谁真谁假他没法判断。

“五百多年啦……”那声音带了一抹惆怅“那现在妖族是什么记年?我们的王上还是烈王吗?”

那类终于从顶板上跳下来看着那堵墙好心回答:“现在妖族这边是‘荒启元年’,妖族的烈王早在一场变故中亡故了。妖族如今的执权者是个女人。”

“女人?!”那边的声音拔高了三度。

“对。听说是怀安年间的主母。”

“你说什么?!你说的是霍泉莲?怎么可能?!她不是妖族人怎么会继承妖族的权位?那不该是烈王的亲弟继位吗?不,你在撒谎!”

那声音突然激动高亢起来,仿佛全部的力气都用在质疑上了。

“我没必要骗你。妖族是大族,如今谁在执权大家都知道。不过是不是你说的那个人我不敢肯定,但是个女人无疑。”

“老伙计,你听听他说的。谁能信?!烈王就算被那个女人迷昏了头,他身边的亲信也一定可以劝服王上。怎么可能说毁就毁说变就变?!”

贺平川一直在旁边安静的听着,听到“老伙计”三个字的时候,他不由的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类,用口型无声道:“对面有两个人?”

类对他摇了摇头——一个,想必是时间长了变得自言自语。

“老前辈,我们不是妖族人对妖族的事情也只是略有耳闻。据说几百年前妖族内部经历了一场内耗,近臣死伤惨重,你们的烈王也在那场内耗中亡故。至于为何最后权柄会落到您说的那个女人手上,我实在不知晓。”

类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我看得出您对这件事情十分在意。不如跟我们一起出去吧?”

贺平川听到这儿盯着类瞪眼——你之前那么小心现在怎么这么心大呢?

果不其然,墙头那边的声音沉默了片刻后又恢复成了初始的状态,不带任何悲喜淡淡的道:“这么久了,就算出去我也未必能适应地面上的生活。既然妖族的天已经变了,我回去也没有任何意义。倒不如再在这里呆个近千年,然后让我的骸骨跟它们一样永远被埋葬在地下。”

========

以下是修改字数比原字数少而不得改的废话——为了凑字数请忽略

  天下孤言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