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章:崔太傅2

小说:贺兰阙 作者:杜怡臻字数:3231更新时间:2019-08-10 02:21:03

满天星子在夜幕中好奇地眨眼,他是有意要嘱咐侄女,太子过度热衷醇酒、华服、美人的奢华生活,与提倡节俭作风的陛下、坚持一夫一妻制的皇后背道而驰,已酿成祸端。加之太子生性坦荡,不加掩饰的本性,遇上性情豪迈的岳父宇文雄,两人联手逞匹夫之勇,未来之事,他已预感大事不妙。只可惜他无能为力扭转乾坤,惟有步步为营,走一步看一步。

“婠婠,太子固执己见,日后,你可要多为自家谋划。”

“叔叔,太子仁义,待婠婠一往情深,婠婠铁定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叔叔勿念,只是阿娘体弱多病,还望叔叔多多照顾。”

唉。崔太傅闻言拂袖掩面长叹,清河崔家又出了个多情种!难道这三人是前世的情缘未续?本是好心,撺掇她为自个争夺些时机,听这语气,分明是要与太子生死相随了。

“婠婠,别太贪恋东宫的荣华富贵,世事难料,还得顾全你们年幼的皇子。”

崔太傅念她年少不知事,上马走前,着力要她不要被一时的盛景迷惑人心。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婠婠恭送叔叔,路途风大,叔叔请多保重。”

崔婠婠决然抬首时,眼角滑下晶莹泪珠,小小年纪,已有认命的坦然。

驾!崔太傅毅然转身扬鞭疾驰。痴情侄女要与太子生死相随,他这当叔叔的长辈,只有尽心替他们拔出阻碍皇位的钉子。

回到崔府,已是夜深人静,崔太傅不愿惊动下人,径直爬上阁楼,就着微弱的烛火,端起冷面蒜瓣,稀里哗啦吃下肚,吹灯和衣而眠。

二十年来,他都以好读书为由头,独居这阁楼一方天地,实则是逃避与司空璞玉同房的尴尬。

自那日,无意撞见兄长崔文思与司空璞玉有私情,为免事态发展严重,家丑不可外扬。他给长兄酒中下毒,悄然结果他的性命,把对司空璞玉的丁点好感也收了心。崔府是高门望族,他继承阿爷的封爵,必下手段维护崔府满门荣耀。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在漆黑的夜色里,他开始谋划杀掉元妃阿爷的思虑中,只有死人才安全,不会乱嚼舌根惹是生非。

窗外鸡鸣三刻,他便睁眼醒来,下楼入内室更衣,以青盐漱口,汤面洗脸,早膳也来不及吃,骑马赶到陛下听政与日常居住的“大梵宫”。太子虽未召唤他,身为太子师父,他有责任与太子共进退。

凌晨的东都城,街道清静整洁,城内子民们多数还在梦乡中,崔太傅的快马畅通无阻来到“大梵宫”的朱红高门外。

马儿停住脚步,崔太傅手搭凉棚,仰视着象征权力巅峰的“大梵宫”的鎏金楷书,在朝阳中,发出扎心的寒光,像是皇后那双隐藏歹毒心肠的美目。他的胞弟宇文开,就是靠建造这座金碧辉煌如须弥山上的仙宫,才赎回他的性命。若不是他苦苦相求,若不是他与皇后悉心周旋,宇文开早就成了冤死鬼!皇后,绝情无义的皇后,他与胞弟加起来都不是她一人的对手,换作是谦明,或者会有转机,太子和宇文雄更是在以卵击石。

他不能明示,皇后想除掉谁,谁都逃不掉她的如来手掌。看看宇文开的下场,二十年了!胞弟宇文开不能重见天日,与世隔绝,深埋在地下修建陛下陵墓,陵墓大功告成之日,也是开弟的死期。

终有一天,他要为开弟复仇!复仇的前提,他必须成为手握皇权的人,为此,他不惜向这世上最有权势的女人低声下气,甘愿成为皇后身边的一条忠实走狗。

搜寻谦明的下落,打探皇后幼弟的生死,大半年了,还一直毫无头绪。性急的皇后早就指责他办事不力,又出元妃薨逝的幺蛾子,素以沉静果敢著称的习性,也变得焦虑重重。

时辰尚早,太子大约还未到?他望向太阳上升的位置,不愿贸然入宫。

正在踌躇中,宫门缓慢推开,只见一脸怒容的太子骑在马上,利箭般飞驰出来,与他擦肩而过!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得目瞪口呆,太子!过了许久,才醒悟着扬鞭追赶。

“太子,老臣恳请留步!”他张嘴大呼,生怕太子脾气发作,六亲不认。这是他最为担忧他的地方——他缺乏理性克制,明知这是帝王必须具备的内功。

“太傅,你来评评理,雄威好心向父皇请安,父皇也不知吃错什么药了,老生重提责骂雄威害死元妃,为什么父皇都不肯相信自己的儿子?宁愿听信小人的谣言惑乱?”

那雄威一口气跑出城外的邙山,停在破败的道观柿子树下,眼泪夺眶而出朝他发泄。二十五岁的大男人,即将继承皇位的男人,居然承受不了半点冤枉委屈?

崔太傅满怀忧虑地听他哭诉,他不能告诉太子皇权的残酷真相,历朝历代的宫廷政变,哪有道理可讲?将不公平变为公平,不合理成为合理,这才是宫廷政变的本质。选择了皇权,就得牺牲亲情。他不能,太子是本性良善的男人,率真冲动,重情重义,表里如一、任性所为。他可以是很好的朋友、兄弟,夫君,但不一定是卓越、合格的帝王继承人。

邙山长满柿子树,入冬后,橙黄的累累果实,挂满树桠,在碧蓝的苍穹下,显现出大自然恩赐臣民的慷慨。

“太子,请打道回宫。”

崔太傅拖着沉重的步履,走到他身后,将手搭在太子健壮的肩上沉吟不语,遥想当年,他也曾这样追赶过太子的父皇,他父皇为了一个宫女,惹得皇后吃醋,也是这般赌气出城,父子两人多么相似!

“太傅,雄威誓将元妃阿爷斩首!”

太子冷不防捏住他手臂,眼露凶光,这是皇后最常有的阴险的凶光。他不动声色旁观太子的神色变化,希望他变得更狠毒点,那样才会离皇帝宝座更近些。

“太子可是将此话说给了陛下?”

“是,雄威就是因此话,与父皇不欢而散!”

太子目光灼灼,傲然坦承。

“果然有敢作敢为的太子之风。”

崔太傅言不由衷地讥讽道,太子不过在虚张声势说气话,真要他杀死元妃阿爷,也下不了手。可他为何如此鲁莽?将未作出的坏事兜底给陛下?面对他英俊帅气的面庞,自负骄傲的神情,崔太傅绝望地在内心呐喊,太子啊,太子,你可知道,也许有一天,你将会因你的冲动鲁莽惹下灭门祸害?

“太子,听老臣一言,回“兰德宫”向皇后赔罪。”

“凭什么?雄威一旦赔罪,那么罪名如果坐实,岂不是自投罗网?弄巧成拙?太傅,你这是老生常谈,怎么不使出奇谋深策?”

太子翻起丹凤白眼,断然否定他的险招,这可是一道看似平常实则奇谋的深策。

崔太傅无语应答,搭在太子肩膀的手,颓然滑落,北风呼啸,卷起地上枯叶翻飞,他似乎见到崔婠婠满身血污向他道别的画面,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不能任由太子胡来!他决定再劝劝太子。

“太子,怎么还不回宫?让宇文良娣等得好苦!”

邙山脚下,传来良娣宇文姽婳的娇声呼喊,太子一扫悲苦,面露喜色,匆忙上马:“太傅,雄威先走了,皇后那里,雄威绝不妥协!”乐滋滋奔向山脚下他美丽娇柔的女人而去。

崔太傅呆立原地,难道女人才是他治疗他悲痛的良药?他悲愤地仰天长叹,双手环抱柿树摇晃,发泄压抑已久、埋藏在心的痛苦。

天意弄人啊!太子不会只是个扶不起的情种?

他要怎么做,才能解救他的侄女?婠婠,叔叔尽力了啊,痴情的傻女子,太子不值得你以青春韶华相待!不值当!他抽出腰间佩刀,生生砍断大腿粗的柿树!树身咔嚓倾倒,满树橙黄的柿子滚落在地,一枚枚秋日的果实,像是他希望破灭溃败的腐果。

崔太傅老泪纵横,脱手蹲在地上,仿佛见到了自己的末日,如同这柿子树的命运,被人腰斩!

谦明,你这小子躲在哪里去了?宇文开,你听得见兄长的召唤吗?啊!崔太傅站直身躯,向邙山身后的青山呼啸,群山寂然,无动于衷面对他的痛苦与独孤。

崔太傅哭喊累了,瘫躺在生硬潮湿的地上,伸展四肢,背负大地母亲,注视红日高照,阿爷的音容笑貌浮现他眼前,他伸出双手,想要拥抱阿爷,阿爷躲闪着,与他若即若离。孩儿已是廉颇老爷,尚能饭否的垂老之人。在阿爷崔如素面前,他才是孩子,除此之外,他是崔氏一门的希望之主,只有所有人依靠他,仰仗他,他却是无所依傍的孤独之人。

“文庭,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孤独才是你的对手,你要打败孤独!”

阿爷虽不是万事通达的诸神,可阿爷是睿智超群的智者,他能体恤儿子的痛楚。

“阿爷!”

他张开疲乏的双眼,原来身躺阁楼冰冷的地上,方才一切不过是虚幻梦境!

此时,楼梯发出痛苦的咯吱声,控诉着崔散金的体重超载,“大人,元妃阿爷毙命了。”

他撑住跳动剧烈的太阳穴,略感安心,总算替太子拔掉这根扎人的荆棘。

  杜怡臻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