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郎中

作者:凤城书生

分类:军事战争

字数:3237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郎中

小说:郎中 作者:凤城书生字数:3237更新时间:2019-08-12 14:54:48

郎中

凤城书生

蜈蚣岭绵延几十里,跌宕起伏,宛如一条横卧的巨型蜈蚣。山上苍松翠柏,草木葳蕤;怪石嶙峋,攀爬艰险。岭上气候像孩儿脸说变就变,上午还风和日丽,转眼就大雨倾盆。

蜈蚣岭上住着一窝土匪,说是土匪,和真正打家劫色的土匪又不一样。领头的叫岭中豹。身高一米有八,豹头环眼,虎背熊腰,是个远近出了名的大孝子。岭中豹从小不爱红妆爱武装,使枪弄棒,施展拳脚,四处拜师学艺,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据说岭中豹娘生他时,电闪雷鸣,不知从那里冒出一只花斑豹嗖地一下从屋顶闪过,一声长啸送来了一声婴儿的啼哭,老太太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差点晕了过去,生下了岭中豹。

岭中豹从小就与众不同,力大无穷,健步如飞,特别喜欢爬山越岭,如履平地。十八岁,就将一百多斤的链石轮的如同探囊取物,轻而易举。

一次,老实巴脚的父亲买米路过钱老财家门口,钱老财家那条大黄狗突然窜了出来,在父亲腿上恨恨地咬了一口。父亲一怒之下,挥棍打了黄狗。钱老财火冒三丈,指使家丁们一阵乱杖,父亲含冤饮恨丢了性命。岭中豹气愤填膺,闻讯暴怒,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一气之下,杀了钱老财,和几个拜把兄弟一滴咕,上了蜈蚣岭。

岭上原有一伙山贼盘踞,为首的是一个叫刀疤脸的大王,平时仗着人高马大,仗势欺人。打家劫色,拦路抢劫,无恶不作,小喽啰们敢怒不敢言。过往商人一提起蜈蚣岭,莫不谈岭色变,霜打一般,心生怯意。岭中豹带领几个拜把兄弟投奔山寨,刀疤脸百般刁难。二人互不服气,众目睽睽之下,约定打赌,比武定输赢。

竞武场上 ,刀疤脸、岭中豹,一个持枪,一个舞刀,一来二去两个人战在一起。只见枪扎一线似银蛇,寸寸直逼要害。岭中豹大刀上下翻滚,绸带飘扬,充满霸气。十多个回合过后,岭中豹反手一刀,刀疤脸猝不及防,血液由脖子喷射而出。其他喽啰兵傻了眼。不知谁喊了声,岭中豹,大王!群声响应。岭中豹从此坐上了蜈蚣岭大王的宝座。

岭中豹当家后,给蜈蚣岭定了条规矩,叫三不抢,不抢穷人,不抢善人,不抢政府军。

岭中豹家境本来不富裕,平时又仗义疏财,常接济自己的穷兄难弟们,深知穷人生存的不易。善人心好,不似那些恶霸地主,走路像螃蟹,专门欺压老百姓。和政府军作对,事实摆在眼前,就自己这百十号人,岂不明着找死。这条规矩成了山上的戒律,自从一个喽啰违反戒律强奸了山下村里的一个女人被处决后,恰似一条高压线,几年来再也没人敢碰。

岭中豹带领弟兄们在蜈蚣岭安营扎寨建了窝,一改蜈蚣岭原来形象,不仅不伤民、不扰民,附近山下的村民时常受到山寨的救济,深受周边人的欢迎。蜈蚣岭,绵又长,山上住着个好大王。岭中豹,孝娘亲,不扰贫民和乡亲。不知谁编排了儿歌,在村里传唱。

战乱中的伪政府也无暇顾及,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不扰我,我也懒得管你,井水不犯河水,和平相处,相安无事。山寨倒也落得清闲自在,过着自种自给,衣食无忧,悠闲自在的生活。

话说一日,岭中豹的老娘突生一怪病,身上冒出不少黄色水泡,一个个鼓起的水泡就像清晨叶子上的露水珠,凸在皮肤上,虽说不痛,但奇痒难忍,一挠感染一片。

娘,您一定要忍住,儿去县里请最好的郎中给您医治。岭中豹见老娘痛苦万分,心如刀绞。

他带着两个喽罗兵亲自下山,连夜快马加鞭,从县城请来了三个知名郎中。验病、号脉、会诊,针灸、开药。一周后,老太太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日趋加重,黄泡几乎蔓延到了全身。老太太㧟的一块块跟烂梨样的,云中豹不得不狠狠心咬牙捆住娘的双手,愁的三天两夜没睡着觉。

正当岭中豹愁眉莫展,束手无策之际,一个小喽啰跑来报,

启禀大王,山下路过一郎中,说能治各种疑难杂症。

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大王椅像装了弹簧,岭中豹猛地弹了起来,快、快请先生!

郎中一米七上下,面目清癯,圆脸盘,浓眉剑目,走路一阵风。右手持一竹竿,竹竿上挂一黑边旗幌,白底朱迹上书包治疑难杂症,风一吹,旗幡迎风招展,呼啦啦作响。郎中不慌不忙迈着坚毅的脚步跨进大厅。

岭中豹大踏步迎上前。先生,让你受惊了。实不相瞒,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啊。请先生恕罪!

郎中浓眉微蹙,上下打量岭中豹一番。环顾大厅四周,厅内陈设简陋。一拉溜长桌连在一起足有几十米长,台阶上一张花斑豹皮罩在一把大王椅上,墙上的三个红漆大字格外醒目:三不抢。白底红字特别清晰,不抢穷人,不抢善人,不抢政府军。对面的墙上书一大大的孝字。

岭中豹简单地介绍了娘的病情,郎中洗耳恭听。岭中豹许诺,事成之后,必有重谢。领着郎中走进了老太太的房间

这次,岭中豹汲取上次教训,多了个心眼,好吃好喝招待郎中,心想,这回一定要等老母病好康复再让郎中走。

山寨格外平静,岭中豹每天除了处理寨中事务,闲时就坐在大王椅上静静地发呆,偶尔发出几声叹息。

一连几天,乌云恋恋不舍山寨,在天空上下翻滚,一会像蘑菇,一会像多边形。眼泪一会多一会少,不时地砸在山寨的地面上,溅起一串串露珠。

郎中每天吃饱喝足,无所事事,除了跟小喽啰聊天,大部分时间泡在屋里陪着老太太,喂药、涂药、聊天,老太太房间里不时飘出苍老的笑声。

在郎中的精心照料下,半个多月后,老太太奇迹般康复了。

岭中豹喜出望外,娶媳妇都没这么高兴过。他感到天空特别地蓝,阳光特别地暖。老太太脸上笑出了一朵皱巴巴的月季花。

豹儿,这半月多亏先生,把娘从鬼门关拽了回来,娘才有今天,你答应娘,今后一定不要亏待先生。

哎!娘,这个您放心吧,儿心里记着呢!

山寨张灯结彩,大摆酒宴,庆祝老太太康复。喽啰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就连山中的鸟儿、雀儿也喳喳叫着扑棱着翅膀前来趁热闹。山寨像过年一样红红火火。在老娘的怂恿下,岭中豹当场和郎中撮香磕头,结为异姓兄弟。岭中豹和老娘一再挽留,让郎中在山上多住几天。

一天夜里,一阵激烈的枪声划破山寨的夜空,打破了沉睡的宁静,一条黑影摇摇晃晃跌倒在山寨前。

云中豹速令喽啰兵将黑影拖进山寨,大厅内,借着昏黄的灯光,见来人个子矮小,灰色的八路上衣右上部被血染的鲜红,头戴一顶灰色的八路帽,年龄十八九左右,深度昏迷,伤势特别严重。

快去后院,请先生。岭中豹急忙让请郎中。

郎中闻讯,急匆匆赶到。望着小战士表情凝重。快,把他抬到桌子上。郎中一阵紧急忙碌。

一个多小时后,小八路渐渐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目光由左到右扫了在场人员一遍,最后定格在到郎中身上,小战士有点激动,几次试着想坐起来,但虚弱的身体难以支撑他内心的愿望,都以失败告终。郎中扶起他,小战士忽然开口说了话。

指导员,俺可找到你了。随即昏厥过去。

岭中豹大吃一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兄弟,这、这咋回事?

大哥,你先别着忙,慢慢听我说。郎中面无表情,心在燃烧。

实不相瞒,小弟早已参加革命,现在是八路军的一名指导员。二十天前部队在二十里外集结休整,由于叛徒出卖,遭到鬼子团团包围。我和连长带队分头突围,与部队和战友失散。在附近伺机寻找队伍和战友时,听岭下乡亲们传说大哥的孝心和义举,便巧扮郎中,用祖传秘方治愈了老太太的病。

岭中豹仿佛在听传奇故事,目瞪口呆。

儿啊,听娘的话,跟八路走吧,加入先生的队伍,打鬼子!保家乡!老太太不知何时走了进来。

几日后,蜈蚣岭一带出现了一只没有番号的共产党游击队,队长叫岭中豹,政委叫郎中。(2874字)

笔名:凤城书生

姓名:刘国瑞

证件:372501196502150030

通联:山东省聊城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凤凰新城

邮编252000

邮箱:xinyiyuan2@sina.cn

手机18605420169

个人简介:刘国瑞,笔名:凤城书生。早年曾在《人民邮电报》、《邮电企业管理》、《山东邮电报》等报刊发表新闻报道、论文、诗歌、散文、小说,后搁笔多年。2018年10月重拾写作,陆续有散文、闪小说见诸报刊和公众号,如《吴地文化闪小说》、《北京阅读》、《山东精短小说微刊》、《玉娇龙客栈》等。

  凤城书生说:

        中国故事征文微小说组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