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苦肉计(2)

小说:血域征途 作者:箫予字数:2813更新时间:2019-09-10 21:40:42

萧弋头上的伤渐渐痊愈,但一直痴痴呆呆,经常直勾勾地盯着一个地方,不动也不说话。

数日以来,萧长泰与云寒香不约而同的形成了一个习惯,一起站在门口,仔细观察着他。眼看着萧弋一直没能恢复正常,云寒香毫不掩饰自己的嫌恶之意,道:“这孩子不会真傻了吧?养个傻子干什么,浪费粮食。”

“好像是傻了。”萧长泰神色平静,没有嫌恶之意,也没有惋惜之感,语气淡淡,如话家常。

“一个傻子能帮你什么忙,”云寒香目光冷冽,轻声道:“还留着吗?”

萧长泰的观察力自是强于她,早上就发现萧弋醒来之后,眼神中多了几分悲苦,似乎忆起了某些难过的往事。

真相未明,他不想贸然行事,轻轻移动脚步,走进房间,坐在床沿上,问道:“弋儿,你怎么了,还认识阿爹吗?”

萧弋机械地转过头,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大哭起来:“阿爹,满儿死了。”

萧长泰心中一凛,目中浮起一丝杀气,瞬息而逝。

萧弋深知生死安危全在自己的表现,哭的更加厉害,抱着头道:“阿爹不要打我,满儿不是我害死的。”

萧长泰觉得这话很是古怪,道:“弋儿最疼爱弟弟,怎么会害死满儿呢。”

“我不清楚怎么回事,我不知道那天晚上是怎么了,我抱着满儿四处乱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抱他出去,我摔了一跤,满儿滚下山坡,我醒来之后,满儿已经断气了,不是我摔死满儿的,他在我怀里的时候全身冰冷,肯定是早就断气了。”萧弋经过数日的冷静思忖,对于伪装之道越发深有体会。他泪如泉涌,悲痛欲绝,这一出苦情戏演的极其感人。

“原来如此。”萧长泰本人就是个能演会装的高手,疑心又重,为了保险起见,决定再好好试探一番。

“弋儿不要自责,满儿当时生了重病,你是抱着他出去找大夫。”

“满儿生病了吗?”萧弋似在竭力回忆往事,突然额头青筋暴起,痛苦地道:“我的头好疼,阿爹,我快疼死了。”

萧长泰握紧萧弋的手腕,故意刺激他:“满儿得了天花,很严重的病,你怕我们被传染,主动照顾他。这些都想不起来了吗?”

“满儿得了天花,脸上都是红疹,对吧?”

“对,对,他脸上都是红疹,高热不退,一直很痛苦。”

“我记得弟弟对我说,他喜欢一个小姑娘,我当时还笑话他,小不点儿的孩子,已经想着娶媳妇。后来,后来……”

“后来怎么样?”

“后来?”萧弋痛苦地捂着头,颤声道:“我捡来一枚小小的松果,用血染红……疼死了,阿爹救救我,我的头好疼。”

“你慢慢想,别着急。”萧长泰眯着眼睛,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作伪的痕迹。

萧弋头部受伤之后,一直隐隐作痛,适才使劲一哭,突然间疼痛难忍,似有无数根针在扎,剧烈的疼痛让他将这场戏演的更加真实,道:“不行,我的头好疼,您让我撞死算了。”

萧长泰不肯轻易放过他,道:“弋儿还记得你赵伯伯吗?”

“对了,那天晚上赵伯伯本来在我身边的,我醒来之后发现他中了一箭,已经死了,是谁杀的赵伯伯啊?”

“好了好了,弋儿尽了全力,不要再想了。”萧长泰扶着萧弋躺好,为他盖上被子,俨然一位慈父的模样,“满儿已经没了,你还有二弟萧湛,你们兄弟日后一定要相亲相爱。”

萧弋嗯了一声,痛苦地抱着头,身体蜷缩成一团。

“寒香,去把湛儿接回来,让他好好照顾大哥。”萧长泰有心试探真假,一直坐在床边观察。

萧弋是真的头疼,脸色煞白,冷汗频出。

萧长泰亲自烧了热水,为他擦拭额头,直到他昏昏沉沉的睡去,静静地等待萧湛回来。

荒木村只有十几户人家,每一户都离得很近。萧长泰夫妻决定与魔物做交易之时,为了防止被萧湛发现,没敢将他留在荒木村,而是送到了十里之外的林中木屋。

那座木屋很小,但是墙壁很厚,屋中有暖炉,有热炕,弓箭匕首,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是荀诚特意命人搭建的,萧长泰每次和云寒香发生了剧烈的争吵,便会去木屋寻得片刻的宁静。

若不是为了安置萧湛,云寒香根本不会知道木屋的存在,更不会知道荀诚做了一件“好事”,对他的恨意更加深了一分。

随着“吱呀”的开门声响,萧湛一步跳进屋内,手里拿着路过村头时抢来的半截地瓜,抱住萧长泰撒娇,“阿爹,许多天不见,我都想死您了,让儿子亲亲。”

“混账。”萧长泰推开他,脸色有些发冷,“你三弟死了,大哥受了重伤,你还有心情跟我扯皮。”

“什么?”萧湛顿时呆住了,随即伤心起来。

云寒香去接他的时候没有明显的伤痛之色,一路上都在痛骂荀诚不知分寸不安好心,给他造成了一种错觉,以为萧满已经无碍。

兄弟之情虽然淡薄,但毕竟血脉相连,一起在荒木村度过了数年的时光,乍然失去,心痛的感觉还是有的。

萧长泰语重心长地叮嘱他:“你从前不务正业,是时候改一改了。你大哥似乎落下了病根,你以后要为家里分担一些。”

萧湛小声抽泣了一会儿,道:“什么时候下葬?”

萧长泰流露出生气又无奈的神色,道:“去问你大哥,我至今不知道满儿的尸身在何处。”

萧湛愕然道:“怎么会这样呢?”

“满儿重病那一晚,你大哥抱着他去找大夫,因你大哥伤心的糊涂了,在山里转了许久,摔了一跤,其实为父现在也不确定满儿是病死的,还是被你大哥不小心摔死的。”萧长泰别有用心,故意往长子身上泼脏水。

萧湛突然怒了,拽着萧弋的领子,大声道:“满儿的尸身呢?”

萧弋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道:“不知道,我记得自己抱着他,饿的没力气,手一松,满儿跌落深谷之中,应该是这样,我脑子里总是出现这个画面,不行,我头疼。”

云寒香本就讨厌长子,适才见了林中木屋再次勾起了对荀诚的怨恨,一腔邪火正无处发泄,如今有了靶子,便大声嚷嚷起来:“你个逆子,你摔死了我儿子,老天啊,我做了什么孽。”

萧弋的愧疚之情溢于言表,哀求道:“是我不好,阿娘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您打我骂我都行,全是我的错。”

萧湛每每面对长兄,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多年来积压于心头,如鲠在喉,很不舒服,如今彻底爆发,一推萧弋,嗓门扯得更高:“当然是你的错,我们想送满儿最后一程都不行了。”

萧弋头痛欲裂,恶心难忍,好一阵干呕,眼角沁出泪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萧长泰冷眼旁观,在萧弋的脸上,始终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愤恨,那愧疚的模样,生不如死的真情,绝对不是一个知晓真相的人能伪装出来的。

萧弋胡乱擦着脸上的泪水,心中暗暗琢磨,那一支白羽箭,定是父亲为了试探他故意放在床头。

他通过了考验,已经消除了父亲心中大半的疑虑,如今母亲和弟弟联手折磨他,定是父亲故意推波助澜,造成这个局面。

务必忍耐下去,无论有多委屈,多愤怒,他必须以“犯错之人,认打认罚”的态度来承受。

尽管是生不如死的感觉,萧弋始终维持着犯错者的姿态,爬下床,跪在父母面前,哭着道:“阿爹阿娘,孩儿不是故意的,孩儿求你们原谅。”

“爹娘凭什么原谅你,满儿连个囫囵尸首都找不到,说不定已经被野兽给吃了,都是你干的好事儿。” 萧湛看着哥哥惨白憔悴的脸,挂满了泪痕,却不失俊秀之色,嫉妒之意如一条毒蛇在心中蜿蜒吐信,将拳头高高扬起,照着他的头打下去。

  箫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