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美女蛇(2)

小说:血域征途 作者:箫予字数:2818更新时间:2019-10-07 21:16:03

萧弋忍下了将秦薏萝臭骂一顿的冲动。道:“你恨师伯,可知他视你为亲生女儿一般牵挂忧心?你怎能这样报复他?”

“他牵挂我?”秦薏萝觉得很好笑,“我用得着他来牵挂?”

“你母亲的悲剧有很多方面的因素,不能全怪师伯一人。他一直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你的母亲,离开幽宫之后,他满心牵挂着你,在他心里,你不是别人家的孩子,你与他的亲生女儿是一样的地位。”

萧弋这番话完全发自肺腑,有理有情,很动听,很感人,但秦薏萝越听越怒,一掌震断了一株粗壮的树木。

“视别人家的孩子为自己的孩子,他可真伟大。”秦薏萝讥讽之意极其露骨,笑的有点疯狂,“他是世上最伟大的君子,流芳百世,人人敬仰,把他当神供起来也不为过,哈哈哈。”

秦薏萝陡然之间像换了一个人,周身戾气与狂躁,明明目光如火,给人的感觉却是寒意彻骨,仿佛从地狱中逃出的恶魔,神情比周慈还要狰狞。

她突然出手扼住萧弋的喉咙,阴森森道:“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肯杀荀子端了?你若是肯杀他,怎么会不敢用你弟弟立下毒誓,你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耍本姑娘。”

若非亲眼所见,萧弋很难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女子。笑吟吟时如春日暖阳,阴沉沉时如漫天阴霾,令人窒息难当。喜怒无常,诡异莫测。

秦薏萝推开他,恨恨地道:“康庄大道你不走,非要往地狱里爬,失心疯啊你。”

只要秦薏萝还在眼前,萧弋就会尽力为自己谋求一线生机,道:“留着我大有用处,姑娘亲眼看到我毁了周慈的双眼,日后我一定会找到机会毁了灵泉庄。幽宫只管作壁上观,不必动用一兵一卒,稳坐钓鱼台,何乐而不为?”

“我敬重你是个爱护弟弟的好兄长,可本姑娘一向讨厌不听话的人。你不肯听话,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秦薏萝冰冰凉凉的指甲轻轻在萧弋脸上刮着,轻轻一吹他的耳朵,道:“我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美人儿蝎,天生我材必有用,你们都给我等着,上天派我来到人世,挨个送你们下地狱,你们所有人,都给我下地狱。”

萧弋激灵灵打个寒战,脸色难看的像吞了黄连,决定再赌一次,“你师父一次次救你,难道就是要你钻牛角尖?你的执念已成心魔,放下吧。”

秦薏萝道:“你别跟我玩儿花样,我只要你按照我的意思发下毒誓,杀了荀子端。这是我给你最后的机会,是生是死,全在你一念之间。”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有所为有所不为,萧弋觉得如果赵伯伯在天有灵,绝对不会愿意看着他为了活下去而滥杀无辜。

“你别白费力气了,我不会杀他的。”

秦薏萝似乎颇有震撼之感,难以置信地道:“为什么,荀子端不是你的手足兄弟,而是你的竞争对手,你宁愿自己死,也不肯杀他?”

萧弋艰难地挪动身子,靠着一棵大树,苦笑道:“因为我是人,不是禽兽。”

秦薏萝揪住他的衣领,道:“弱肉强食,乃是生存的法则。荀子端也许有一天会主动跟你争,跟你抢,甚至可能会设下陷阱置你于死地。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你不懂吗?”

“将来如何,谁也说不准。我只知道现在的荀子端是个好人,真心地关怀过我的安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将来就去杀人,也太可笑了。”萧弋无所畏惧地看着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依照阿萝姑娘的说法,这个世上除了我自己,别人都该死。也许会有人失手将我推到河中淹死,也许会有人不小心从高处摔下砸死了我,天地间只剩下我一个才安全。”

秦薏萝的戾气凶狠眨眼之间没了踪迹,咯咯笑道:“也许你会自己吃饭噎死呢。”

萧弋忍不住笑,道:“阿萝姑娘真是风趣。”

秦薏萝缓缓松开手,来来回回踱着圈子,似心有不甘,又琢磨着逼迫他臣服的主意。

她忽然露出一丝微笑,理一下稍稍有些散乱的秀发,恢复了昔日里胜券在握的自信模样,道:“这也难怪,你根本不了解荀子端,你以为他是真心待你?别天真了,你可知他有多可怕?”

萧弋叹了口气,已经懒得理会她。

秦薏萝轻轻捏了捏他耳朵,道:“荀诚昏迷之后,荀子端身为阁主真正的嫡长子,理所当然地成了幽宫主事之人。周慈欺负他年纪小,变本加厉地欺凌云崖阁。荀子端主事的第三年,在离嵬州二十里外的一个富庶小镇上,出现了可怕的吃人妖魔。镇上居民集资请云崖阁出手相救,荀子端派出二十名二等弟子,最后只有一个活着回去了。他只好请出兵堂里十名早已没有驱魔任务的精英。周慈得了这个消息,认为发大财的机会已到,命尹孟极带上一百名好手,浩浩荡荡地去了小镇,把生意从云崖阁手中抢了过去……”

事情涉及到云崖阁,萧弋认真地倾听着,秦薏萝道:“尹孟极带着一百名好手,与妖魔血战一场,妖魔断气现出了原形,却是一个巴掌大的木制罗刹鸟,刻满了化形的符咒。这时出现了无数身穿寻常百姓服饰的弓箭手,结果怎样,不需我多言了吧?”

自然不需要她多言,结果很明显,灵泉庄的弟子除魔之后肯定有伤亡,元气大伤之际被弓箭手团团围住,恐怕除了尹孟极,都被射个透心凉。

秦薏萝道:“荀子端最初两年,装出人人可欺的窝囊样,镇上妖魔作恶,是他早就设好的杀局。那些被吃的居民与弟子,其实都被他藏起来了,毁坏一些草木,多洒些鸡血狗血,伪装成妖魔作恶的现场。他特意挑的富庶小镇,料到镇上居民会集资请人,肯定是一笔可观的数目,只有请出兵堂的精英,周慈才会多派些优秀弟子去抢生意。这样的局,这样的人,你不感觉可怕吗?你有把握能赢他吗?”

尽管知道荀子端头脑精明,萧弋仍然吃了一惊。

没想到那个笑起来隐隐现出一对酒窝、颇有孩子气又逗乐的荀子端,竟有如此隐忍而狠辣的一面。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可笑荀师伯家中有宝视为烂草。

秦薏萝继续道:“这一局可是让荀子端出尽了风头,从前所有人都把他当成小孩子,不是被自己父亲骂的恨不得撞墙,就是与父亲吵完架撒腿就跑,云崖阁的人都没看出他有如此心机。就在灵泉庄弟子中了埋伏之时,荀子端的二哥荀子明,揪出在阁中潜伏已久的两名细作,荀子严在二人身上种下水晶尸花,放回了灵泉庄。这种尸花是死亡和灾难的预兆,挖下去会继续长,无法根除,周慈最后亲手杀了为他以身犯险的两名弟子。”

萧弋咋舌不已,叹道:“荀家三兄弟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秦薏萝讥讽道:“你也不用自己的脑子好好想想,他们若是省油的灯,荀诚昏迷之时,能压制住那些暗戳戳藏了歹心的人?荀子端扮猪吃虎,吃的可不是周慈一个。”

萧弋嗯了一声,道:“是那么回事。”

秦薏萝道:“三人联起手来,一定啃得你骨头渣子都不剩,还有一个时不时想绊你一跤的常永寿,萧弋啊萧弋,留在荒木村多好,你可是一脚即将踏进狼窝。杀了荀子端,就当是给我的见面礼,以后好处少不了你的。”

萧弋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扑哧一笑,道:“好啊,你脱个精光让我抱抱亲亲,先让我感觉一下好处的美妙。”

忽然一阵风过,哗啦啦落下一片枯枝败叶,纷纷扑到萧弋脸上。

“噗”的一声,他吐出嘴里的烂叶渣子,道:“你刚才不是说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吗?怎么又絮叨了这么多?阿萝妹妹,舍不得你家萧弋哥哥啊?”

他死到临头不肯输掉气势,秦薏萝也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终于没了主意,叹道:“真是头蠢得无可救药的猪。”

  箫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