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岁月静好,不如你好

小说:穿越时空的少年 作者:云杳然字数:4447更新时间:2019-09-11 20:00:02

有过遗憾,方知追悔。

有过失去,方知珍贵。

追悔莫及,失不再来,遗憾发生前避免遗憾,失去发生前避免失去,方是最有效的良药。

盛夏之后,秋去冬来。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时间总是悄悄流逝,或自指间,或自树梢,或自苍狗白云之间。如一场梦,如一缕飘向天际的云烟,当我们如梦初醒,恍然发现时间已走到我们始料未及的远方。

“时间啊时间,你走你的路,却非要带走路上的行路者!”

杜甫自十一年后的世界穿越而来,较整个长干村的人更加懂得时间宝贵。他依旧会以杜甫的身份与时捷一起上学、下学,听曾经听过的课,看曾经看过的书,想曾经想过的事……

当然,他常常忍不住看郝雨。

当然,他看郝雨时尤其谨慎,总是避开时捷的目光。

那是他记忆里的郝雨,是他画册上亲手绘出的一个个她:长长马尾辫,水汪汪大眼,文静之中透着可爱,端庄之余不乏活泼。他会一直看,有时从上课铃声响起看到下课铃声结束,有时从午后上课看到傍晚放学,有时从村北向阳的南山坡看到那栋爬满绿色常青藤的漂亮房子……

“岁月静好,不如你好。”

这是他想对郝雨说的话,不管是十一年前还是十一年后,抑或是那不知年月的余生。生命不息,思念不止。他对郝雨的等待从未放弃,他对郝雨的思念从未搁浅,如那漂泊海上的生命之舟,既已选择远行,便注定漂泊。

想说的话不能说,说出的话不可听,听到的话不会信。不管是十一年前还是十一年后,他注定会错过,唯有将希望寄托在时捷身上。说起来可笑,他曾一度以为自己是杜甫,而非时捷。

郝雨知时捷,时捷知郝雨。

他会一直陪着时捷与郝雨成长,只要时捷的人生没有遗憾,他便不虚此行。届时,他会搜遍整个长干村,只为找寻列车之门,回到十一年后的世界。他似乎忘记问自己:若找不到列车之门,他会否一直留在时捷身边?若找到列车之门并最终回到十一年后的世界,没有遗憾的时捷会否随着他的消失而消失?

与其说是忘记问,倒莫若说是不敢问。

一个世界不能有两个时捷,纵然他已改名换姓,却难改容貌,难改名姓之外的一切。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时捷一日一日成长,必然会拥有与他一模一样的容貌。

每当心底生出一丝这样的念头,即会遭杜甫打入冷宫,成为禁忌。如同他的穿越时空已是意料之外,他不确定会否有另一个意料之外将他送回十一年后的世界。唯有等,等列车进站,等车门无人自开……

年复一年,冬去春来。

忽然之间,一年已过,杜甫发现自己已习惯十一年前的世界。或许十一年前的一年即是未来世界的一年,故而他依旧可算作来自十一年前。又或许未来世界如他腕上手表已时间停止,则他只能算作来自十年前,并且会随着时间推移而递减:九年,八年,七年……

他会否回到未来世界?

那是他的愁,没有谁规定愁只能在秋日盛放。清明过后,何处唤春愁?或许在绿杨阴里,或许在海棠亭畔,或许在红杏梢头。他的愁正如他的身份般不可言说,故而无人可解。

“你在愁什么?”时捷发觉杜甫的愁,偶尔会问出声,已不再不带一丝表情,明显透着关心。他虽不知杜甫的来历,却已信任杜甫,若杜甫不答,他会试着猜道:“是不是想家了?”

“才不会想家!”杜甫狡黠一笑,掩饰伤感。但他的笑分明藏着忧愁,如湛蓝天空上白云相间,藏着未知。

“你家在哪里?”

“远方。”

“远方有多远?”

“你自己算算。”杜甫抬头看天,碧空如镜,万里无云。他仿佛看到自己,突然笑起来,干净而纯粹,打趣道:“大概天有多高,远方便有多远。你若能算出天有多高,我便唤你一声弟弟。”

“才不要做你弟弟。”说话之间,时捷已躲开杜甫想要刮自己鼻子的手,一路向北,匆匆,如一阵风,待离那座爬满常青藤的房子只有十米时,方才放缓,一步一步,朝着房子靠近。

“真是一栋漂亮的房子,漂亮的房子配上漂亮的人再合适不过!”

时捷已非第一次来,却在看到房子后忍不住发出曾经发过的赞美。他赞美的既是房子,更是住在房子里的人。人总是较房子更漂亮,只因房子可以模仿,人却独一无二,独一无二的漂亮较漂亮本身多出一份独特。

他不喜欢王碧云,却不能否认王碧云的漂亮,只因唯有漂亮的王碧云才能生出同样漂亮的郝雨。何况整个长干村的人皆认为王碧云漂亮,男人看到王碧云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女人看到王碧云会嫉妒得眼睛冒火。

周六黄昏,夕阳西斜。

别的孩子或在麦田上追逐嬉闹,或在河边垂钓龙虾,或上树爬屋掏鸟窝。唯有郝雨在家做着王碧云布置的课外作业,也唯有时捷不知不觉间来到那栋整个长干村最漂亮的房子。

落日余晖由那些朵朵蓓蕾的蔷薇穿过,照进这座四四方方的院落。地上残留少许尚未长全便已凋零的梧桐嫩叶,一片一片,若有风起,便如生出双翼,扑腾再扑腾,挣扎许久终究未能凌空飞起,方不甘地贴紧地面。

院门虚掩,由院外却能看到郝雨房间的窗。玻璃窗前,插有一束修剪得像个懵懂少女的花。郝雨正端坐桌前练习书法,那是王碧云出门前布置的功课。时捷轻轻推门,一步一步,缓缓,走向郝雨房间的窗。

窗前花香,檐下鸟鸣。

时捷没有进屋,只与郝雨相视一笑,便在窗前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他们会说许多话,说来说去,总会回到“郝雨知时捷”上来。待郝雨即将完成功课,时捷会带着一只漂亮的风筝到南山坡等她。他知道她一定来,他知道她会放他亲手做的风筝,他知道她放风筝时宛如快乐的精灵。

“漂亮的风筝配上漂亮的女孩,再合适不过!”

当然,这是时捷藏在心底的话,从未当着郝雨的面说出。后来他觉得漂亮的风筝配上漂亮的女孩并不合适,只因女孩总是较风筝更漂亮,风筝可以模仿,女孩却独一无二,独一无二的漂亮较漂亮本身多出一份独特。

杜甫偶尔会爬上那棵窗前老树,听时捷与郝雨的聊天,偶尔会来到南山坡,看郝雨放时捷亲手做的风筝。曾经的他做过一模一样的风筝,曾经的南山坡有一模一样的女孩放他亲手做的风筝。

“漂亮的风筝配上漂亮的女孩,再合适不过!”

杜甫心底仍藏着当年未曾说出的话,如一粒种子,深埋心底。如今的他已化身哨兵,远远守着时捷与郝雨,守着漂亮房子与向阳南山坡,一旦发现王碧云回家或靠近,便提前通知时捷撤离。

于是在他的帮助下,时捷从未失手。

至于那只名唤小胖的胖猫,杜甫曾命它节食,并多做运动,却于它的体型没有丝毫改善。短腿越来越短,眼睛眯成的细缝越来越窄,如一只长着花白毛的肉球。但它速度不减反增,需要它时,飞奔如风,曾多次充当报信使者,可谓时捷摆脱王碧云的有功之臣。

当然,王碧云已不再如先前那般看时捷,只因时捷已逐渐摆脱问题儿童的形象。由问题儿童到神童的转变,只需一张试卷,如果一张不够,那便用两张、三张;如果三年级的试卷不够,那便用四年级、五年级。

那时的长干小学,判断学生好坏的唯一标准便是分数。分数高者,三好学生;分数低者,或为学霸,或为问题儿童。

王碧云第一次看到时捷的满分试卷时,曾怀疑时捷作弊,但全班只有时捷一位满分,若要抄袭,却是无人可抄。后来王碧云将时捷叫到教务处,单独出一份试卷,亲自监考,最终证实时捷确有满分的能力。

使她惊奇的是,后来她曾拿出一份五年级的试卷给时捷做,时捷同样取得满分。一半时间,一题不错,三年级时捷的数学水平已远远超过五年级学生。但她怀有私心,在一次全国范围的少年班选拔中推荐郝雨,而没有给予时捷一丝机会,可惜郝雨没有通过选拔,辜负她望女成凤的私心。

“近朱者赤,三好学生的魅力在于能带动问题儿童的进步!”

王碧云已转变对时捷的看法,甚至多次在早操期间夸时捷的用功、勤勉,当然夸时捷只是铺垫,她最终会将一切功劳算在郝雨头上。每回遭夸奖,郝雨皆会满脸羞红,看向一旁的时捷。当全班乃至全校师生皆认定时捷的进步源自郝雨的辅导时,郝雨却不敢居功,并曾反复问过时捷是否掌握一些考试的秘诀。

“确有秘诀。”时捷如实回答。

“什么秘诀?”

“你真想知道?”

“当然,能将分数由六十提高到一百的秘诀,一定很神奇!”郝雨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含期待地看着时捷。

“走,我带你去寻秘诀。”时捷故作神秘地在前引路,竟将郝雨带到长干河上长干桥。长干河由东向西贯穿长干村,长干桥则是横在长干河上的一座石桥,相传是唐代诗人李白写下名篇《长干行》之地。

“秘诀在哪里?”郝雨有些诧异,东找西寻。

“你往下看。”时捷与郝雨并排站在石桥中间,指着桥下长干河。那时的长干河碧波如镜,不掺一丝杂色,映着柳的倒影,映着云的倒影。当然,一同映着的是站在桥上人的倒影。

“骗人,下面什么都没有!”郝雨果真往下看,却只看到水,看不到别的。

“你仔细看。”时捷跟着往下看,看水中他与郝雨的倒影。碧波如镜,云柳之间,他能清楚地看到郝雨的脸,以及郝雨那双寻寻觅觅的眼睛。见郝雨猜不出,他伸手指指水面郝雨的倒影,以作提示。

“我?”郝雨突然一声惊叫,拿手指着自己,继而看向一直看着他的时捷。

“可不正是你!”时捷笑起来,干净而纯粹,如天边的云。再大的风都不能将埃尘吹到天边,故而天边的云最是干净。当然,他在笑时已躲开郝雨的打,郝雨并非真打,但他却有真躲的必要。

“真俗!”杜甫脸上挂着笑,却以不屑的口吻吐出两个字。他没有再跟着时捷与郝雨,而是转身离开石桥。一同离开的是那只名唤小胖的胖猫,小胖依旧没有减肥成功,如一只长满花白毛的肉球。

最近,发生许多他未能预知的事。

当然,他并非先知,更非神算,所谓未能预知,实在是那些事已非他曾经经历。换言之,他已改变历史,改变过去的自己与过去的郝雨。譬如方才那一幕,不论是在他的记忆里或想象里,从未有过;譬如不论时捷多晚回家,都不再有任意一个响亮的巴掌,而是一个热烈的拥抱,以及一桌算不上美味但到底能填饱肚子的饭菜……

活在自己改变的历史里,是一种怎样的心境?

一路之上,他主动跟所有人打招呼,却换不来一丝一毫的回应。原来他才是长干村的过客,总有一日会离开,他的离开会如同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只有时捷一人能够看到。这样想时,小胖已“喵喵”叫唤起来。

“原来还有你,只是再不减肥,我便要抱不动你。”说话间,他已佯装吃力地抱起小胖,拿手捋小胖的满身花白毛,一遍一遍,随口问道:“小胖,若我离开,你可愿跟我?”

“喵……”小胖一个劲地叫唤,眯成一条细缝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显然,它听懂他的问,于是用他听懂的叫声回应。

杜甫缓缓朝家的方向走,那既是时捷的家,更是他的家。熟悉的家,熟悉的爸妈,熟悉的猪圈与菜园,遗憾的是他熟悉周遭一切,周遭一切却看不到他,形同空气,形同一道没有肉身的影。

有些事迟早会来,有些人迟早会走。

但他不能走,只因他心事未了。纵然此时列车进站,车门无人自开,他却不能上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捷会由四年级升至五年级,再由五年级升至六年级。六年级之后,会有一场命中注定的离别。

他不喜欢离别,却非等不可。

与第一次相较,他已提前获悉离别,故而能够全力备战,抵御离别入侵。夜晚睡前,烛影虫鸣,他看着时捷,复想着住在那栋漂亮房子里的郝雨,喃喃自语:岁月静好,不如你好……

  云杳然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