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5章 刑天无首拼轩辕 精卫填海何时尽

小说:三界众道 作者:段文强字数:9920更新时间:2019-12-01 16:30:23

书接上回。

话表娲皇初战那魔界之祖蒙督,眼见可胜,未料其师混鲲在上,传音相救,令其慌逃。蒙督恼怒,娘娘那战,实已胜之,此事已不提。

且说下界南赡部洲东方大地,有熊氏国诞炎黄,华祖炎帝神农氏,初祖公孙后姬姓,亦为轩辕人文祖,羲娲之孙同典生,既是中华老祖先。

女娲娘娘随着夫君伏羲人祖,回归天界七十多日,天上一日地下一年,羲娲于人间昔七十多年前,所留凡子少典,少典娶有蟜氏有配偶,后成有蟜氏部落的首领,建有熊国,生二子是为,神农氏炎帝,本姜姓,亦为魁隗氏、连山氏、列山氏,别号朱襄。原名公孙后为姬姓,又名轩辕氏黄帝。正是,女娲捏土凡间来,五十万载有少典,其亲俩孙华夏祖,炎黄大帝五千年。

次日,炎黄两部落大军,浩浩荡荡,两军对垒,双方万马千军,气势磅礴,声势浩大,牛皮雷鼓呐喊声,是为常先制鼓已,青铜兵器紧握举,只待厮杀对敌来。黄帝阵方,但见那轩辕氏,架指南战车,身后大军成千万,个个精兵悍将,生龙活虎,威风凛凛。轩辕黄帝,右手持之轩辕宝剑,左手以架指南车。但看他怎生打扮,霸气威仪露满面,长发两肩匹脑后,神色震惊敌胆魄,杀气腾腾万邪避。亦有诗为证。

生乃有熊部落族,原名公孙现姬姓。

谓之黄帝轩辕氏,始统华夷天下王。

后人尊称人文祖,五帝居首主东土。

轩辕黄帝,部下常先雷鼓助威,替主大军旗开得胜,文有仓颉,大鸿等,辅佐姬轩辕力求统一天下当今中原天下各部落,武有应龙、风后、力牧等,常伴黄帝为左右先锋,为华夏祖轩辕氏一统天下开道路。

而炎帝军营阵方,那神农氏,坐骑麒麟兽,手持青钢大剑,身后亦统领千兵万马,波澜壮阔,大气磅礴般阵势而来,身边紧随夸父和一位骁勇尚战之巨人,左持干,右握戚,干为盾牌,戚乃斧。但看堂堂华夏始祖神农氏炎帝,亦怎生打扮,两只犄角脑袋长,敬畏之感诸首低,傲视群雄扫四方,胸怀天下男儿汉。同有诗为云。

神农百草尝不尽,医祖之始至神灵。

尘世有治感朱襄,五谷丰收魁隗氏。

陶器初制连山氏,开辟集市属列山。

古来华地五千载,亦为三皇尊其内。

此时雷鼓呐喊助阵,轩辕黄帝令之已止,轩辕氏乖指南战车,踏入双方交战阵前方,以轩辕剑指向炎帝,炎帝神农氏亦跨下麒麟兽,八面威风,神气十足,而来到对阵前方,也以手中重兵利器指向公孙轩辕帝。

黄帝威风凛凛,手握轩辕剑之下气宇轩昂,斥道:“炎帝,你统领了当今天下各大部落,还要与吾一战否!”

炎帝同是威风十足,气势逼人之间,也以利器指向黄帝轩辕氏,喝道:“黄帝,一山尚不容二虎,何况一个若大的天下,岂容你我二龙之?”

黄帝道:“你我同生有熊国,亦是为亲生兄弟,同为大地人祖伏羲与女娲之亲孙,今日当真要为统一华族,征服中原,你我兄弟二人誓必一战不可乎?”

炎帝道:“你我纵非亲生之兄弟,黄帝,吾亦敬你是为当今天下真男儿。因为普天之下,配与炎帝一战,非你轩辕姬姓不可。”

黄帝闻言,笑道:“此话我亦然,你我同生有熊国,少典之子,亦是人祖伏羲娲皇女娲之孙,自是同根生,却要为天下手足相争,此乃天意,实不可有违之。”

炎帝仰天哈哈一笑,道:“如若天下无黄帝,只有我炎帝,实为天下之不幸也,正因天下有你黄帝亦有我炎帝,方乃是天下之大幸也。黄帝,今日你我一战,必是统一天下之争。今后,你我各部落族人,世世代代,皆以你我,自你我祖先伏羲祖母女娲之后,又是为华夏祖先矣。”

黄帝听罢,赞道:“好一个华夏,好,大哥,今日你我兄弟二人便为逐鹿天下后之大统,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天下终将谁落于谁之下,到时以祭拜伏羲女娲,乞求从此便将华族,改为华夏族,如何?”

炎帝大声说道:“好,就此决定,黄帝,为避免你我两军伤亡惨重,你我便单独一战,如何?”

黄帝不怒自威之下,道:“好,既如此,不必多言,炎帝大哥,请!”

炎帝再呼道:“轩辕老弟请!”

言罢,神农下得坐骑,轩辕下之指南战车。炎黄大帝,兄弟二人华夏祖,不再多言,各自以武拼斗,以武厮杀,此一战斗,你看那。

公孙轩辕氏黄帝,紧握轩辕神锋剑,手按剑柄迎招式,神农炎帝岂落后,折招喂招又进招,轩辕宝剑劈来之,剑招气势走四面,撼八方,剑气无形百里内,宛如泰山崩于前。两方军队,不禁摇摇欲倒,脚根难以稳如松,身负神通者,亦当无恙。炎帝大剑施展来,挥之剑气抵轩辕,轩辕宝剑展雄风,斗之开来战四方,舞得天地泣鬼神,剑法第一无人挡,方圆百里之大地,顿时开裂如地陷。一个是原名公孙之本姓,现为姬姓轩辕氏,手持轩辕利剑在,志在苍生统天下。另一个是为神农亦名魁隗氏,尝尽百草治百病,三皇之列中华祖,炎帝在上齐轩辕。

炎黄二帝俩祖先,相互恶斗三百合,不分胜负,双方暗自赞许对方,情如兄弟亦为敌,只为求得天下尊,华族众部合为一,统一中原尊天道,两者且势均力敌之下,各不相让。又闻常先雷鼓击,两方军队为主胜,呐喊撕声叫破天,只望盼来胜利者,且看天意让谁赢。

炎帝神农,黄帝轩辕,再斗经一百多回合。黄帝依旧浑身均有力,炎帝渐感体内虚,但绝不低头服输认,仍旧一战风云起。刹间,却见得上苍之颠,雷光一闪,已是青天霹雳,迅雷风烈,电闪雷鸣,竟闻得那电光石火之间,炎帝手中大剑已断,断尖利器落地,原是黄帝轩辕剑斩断,炎帝神农氏,败矣。

炎帝威风凛凛之气概,当场全无,心中自然难免怅然若失,灰心丧气,黯然神伤之下,道:“黄帝,你赢了,从此天下各部落归你统一矣。”

黄帝道:“大哥,小弟侥幸获胜,大哥的英雄气概,小弟早已心中万分钦佩。”

炎帝苦笑道:“兄弟,输了便是输了,大哥败于你手,无话可说,但却心服口服。”

此时炎帝随身一位两丈高的巨人,突然飞身来到神农身边,但见他四肢发达,一席长发散乱披,浑身除去兽皮着,俱是赤身乳脐现。只见那巨人不仅是怒气填胸,愤愤不平,满脸更是冲冠眦裂,赫然而怒。

那巨人叫道:“炎帝,为何便这么认输?这统一天下之各部落,属下只服炎帝,就是不臣于黄帝的脚下!”

炎帝淡然说道:“我既已认输,非其以武胜吾,而是天意难违,注定统一天下之各部落是为黄帝,而非我这做为其之长兄。”

巨人咬牙切齿道:“不,不,属下不服,属下就是不服,让属下前来会会他!”

话音刚落,居然毫不理会主人之令,公然与轩辕黄帝大动干戈,大打出手,炎帝心中大怒,却也自知阻止不了。因为心知其手下此巨人,一直以来便甚是最孔有武力,万夫莫挡,曾为其征战各部落,未尝败绩。但竟是有勇无谋,四肢发达,暴虎冯河,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那巨人,操持干戚来舞动,与黄帝大战而来,其巨人捋力过人,力敌千钧,更是力敌万夫之。但见他以干戚与黄帝酣战之间,雷霆万钧,倒海翻江般朝轩辕黄帝猛然打来。黄帝轩辕心岂畏,剑气纵横之下,端的是剑走轻灵,剑走偏锋,又剑气如风,气势浑厚,与之斗经仅数回合后。巨人非但不敌,甚至其项上首级,已活生生的令轩辕黄帝之威猛剑气,隔空斩落,脑袋落地,其身不倒,依旧稳如泰山般。炎帝见状,不禁心中一怔,大叫巨人住手,但恰恰便是在此巨人首级被斩落于地的一刹那间,已然迟矣。

此时,那高大雄伟的巨人,其之巍峨身形。陡然,胸膛之双乳化为金刚怒目,脐成为人之大嘴,两军阵前,上至炎黄二帝,下为各方将士与军队,见此局面,无不当场为之心中震撼,对其巨人心中坚定不移的不屈不挠,百败不折,坚韧不拔的意志,暗暗钦佩得五体投地,惊为天人。

又正值此间,以双乳为目,以脐为口之无头巨人,转向炎帝身处,但见他,以脐化为口呐喊道:“炎帝,从此以后,不论属下是生还是死,请不要再叫属下为巨人矣,属下自现在起,替自取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便叫作,刑天!”

黄帝闻言,叫道:“刑天,好,很好,你本是我大哥身边之无名巨人,现你项上人头,被我手中轩辕剑斩落于地,你以双乳为目,以脐为口,是为报我斩你首级之仇。因为不久后,天下各部落终将为我所统治,吾便是天下唯一的王。你便取其之名,刑者,是为戮也,天者,颠也。亦便是必斩即将统一天下各部落的我。黄帝,不杀我轩辕黄帝,不报此斩你首级之仇,你誓不为人,因此你方为自己取其之名。”

刑天转向黄帝姬轩辕,心中怒火中烧,敢怒敢言之下,双乳之目更是显得怒不可遏,怒发冲冠,脐嘴厉声喝道:“黄帝,你斩我项上人头,刑天之名便由我取之,今日我便是没有这脑袋,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誓要与你拼个你死我活!”

炎帝呼道:“刑天,你这名气起得好。但是,事已至此,作为你的主人,我不想看到你与我这兄弟相互残杀下去,收手吧,把你这颗不屈不饶,百折不扣而誓死不服输的精神,对向那一直以来,残害我们人间的北溟狱海魔门教的诸妖魔们,告诉他们。我们凡人,今后会有更多的七尺男儿,必会如你一般,纵头颅斩落,也会以乳为目,视万魔为敌,以脐为口,大声喝骂魔道罪孽,你看如何?”

刑天无首之下,竟是双乳为眼,脐口打哈哈,叫道:“炎帝,属下终生只会孝忠于你,此生此世,除你之外,纵是苍天大地,刑天亦不服,何况是黄帝!”

话音一落,刑天已不由分说,无首不屈不饶之巨人,不甘其主炎帝败,明知不敌轩辕氏,仍然不惧黄帝威,举斧开来盾牌挡,厮杀帝于天地间,数合不挡轩辕剑,顶天立地之头颅,被斩沙场落地面。双乳之下化怒目,脐间已成喝骂嘴,誓死不服公孙也,再战姬姓为黄帝。

黄帝轩辕宝剑,气贯如虹,剑闪如电,招招逼退怒刑天,又过数合上风占,刑天招架无力还,轩辕心敬刑天气,不忍当场下狠手,故而剑下尽留情,否则当场劈两半。刑天不敌依不屈,招招受挫心不甘,至死不道负之语,只为争口男儿气。

炎帝见状,万分害怕刑天再有何闪失,连忙叫道:“黄帝,今日你我之战,还是以你我两军交锋,必作了结,以定今后统一天下各部落,以谁为尊?”

言罢,立马下令,两方军队,炎黄大军,万马千军,成千上马,咆哮如雷,厮杀而至,两军交战,已是杀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但看那,两军杀至混乱开,血溅黄沙照青天,鬼哭神嚎杀红眼,沙场刀兵见真章,刀口舔血性命芥,血流成何洒阪泉,染红当时一片天。

那日,轩辕黄帝,以熊、罴、狼、豹、貙、虎六路大军,败得神农氏炎帝大军,连连后退。黄帝亦身为六部统帅也持一面类似“大纛”之旗,列开了阵势,随后炎帝却又是先发制人,以火围攻,沙场亦是浓烟滚滚,遮天蔽日。黄帝大将之应龙,现还本象是为生有双翼,鳞身脊棘,头大而长,张开龙之大口,喷如河水般熄灭火焰。后黄帝大军竖起七面大旗,摆开了星斗七旗战法,炎帝火战失利后,面对星斗七旗战法,无计可使,一败涂地,又得刑天和夸父以死护主之下,躲回营内不敢出来应战之。而刑天当日又能活了下来,竟也承蒙轩辕黄帝剑下留情,否则无首之下成刑天,怒拼黄帝三合后,必当化为两截矣。

炎帝战败,利用崖头作屏障,仅能观望阵势之,三次作战后。轩辕黄帝派诸兵将突然窜出,偷袭了炎帝之阵营,炎帝,刑天与夸父最终作困兽之斗,但却已气数已尽。心怀天下之神农氏,终于放弃抵抗,炎帝败服,令众将上下,均不可逆天行事,至此归降于轩辕氏黄帝脚下,后人称史之为阪泉之战。

而阪泉之战后,炎黄兄弟言手和,从此战场真亲兄,为抗魔门幕后势,涿鹿之战平蚩尤。

而炎帝,生有四女,长女乃无名少女,二女名赤帝女,此二女不幸惨遭魔门教下三代弟子黑风魔君所害。三女名唤瑶姬,已然大病之下,消香玉殒,任神农何以尝尽世间百草,医治百病,亦无能为力,只得眼睁睁看着三女瑶姬逝去,未嫁而死,葬于巫山。瑶姬死后,香魂飘到姑瑶山化作芬芳的瑶草,瑶草花色嫩黄,叶子双生,果实似菟丝子。瑶姬之芳魂,若服食了瑶草果,当场变得明艳动人,皮瑶草在姑瑶山吸收日月精华后,不但修炼成了人形,甚至与仙道深有其缘,位列仙班。亦万幸承蒙那当今三界女仙之首,昊天上帝之妻西王母之怜爱,收其为义女,后尊称为巫山神女瑶姬。

炎帝之四女,亦是最小的女儿名曰女娃,此女同是生得那妍姿艳质,楚楚动人,现已更名为精卫。其女又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且正气凛然,视恶如仇。曾一日,东海龙王敖广之长子,平日喜好仗势凌人,欺压凡人,那日出得东海龙宫,来到凡间,辱人间小孩当马骑。小孩都累趴下了,龙太子欺人太甚,便狠狠教训下,当时女娃路过,路见不平之下,便拔刀相助矣。龙太子当时岂会将其看在眼里,女娃闻听得龙太子自报来历,已明知其来头不小,竟也毫不畏强权之下,出手教训。女娃尽得父亲炎帝之真传,本事自是不弱,那龙太子虽为敖广长子,但却平日里尽在龙宫内花天酒地,不修道行,法力低微,自然非女娃之敌,受其痛揍一番后,狼狈不堪逃回东海。

后有一日,女娃于东海岸边游玩之下,前来报复于她,龙太子终究为东海龙王之子,而女娃不会水性,于大海面前,自然已奈何不得,龙太子大怒之下,兴风作浪,搅动海水,掀起那狂风恶浪,毫不懂水性的女娃。便这样,活生生淹死于波涛汹涌,风急浪高的大海狂淹之下。女娃死不溟目,死前将三魂七魄归于一体,化为一只玄鸟,形状像一般的乌鸦,竟长着花脑袋,白嘴巴、红足爪,是为精卫。为报复无情的大海不分是非,助龙太子为虐,害其性命。故而从此,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漳水出焉,东流注于河。

精卫填海,后世皆称之为,冤禽、誓鸟、志鸟、和帝女雀,华夏祖先炎帝之女,女娃既精卫之大智若愚,不屈不饶,百折不挠,无比之意志坚强的精神,至今深受人们的瞻仰与哀感天地。

次日,玄鸟精卫,与往常一般叼着小石来填这茫茫大海,此时那大海突然说道:“精卫,你死不溟目,化为此鸟如此这般,不断四处飞来叼石木前来填我这大海,不觉太愚昧无知,可笑之至吗?”

精卫喝道:“你这大海,不分是非,不明黑白,助那龙太子草营人命,夺走了我这年纪轻轻的小生命,我不来填你,岂不让今后这世上不知又有多少无辜人的性命被你这大海给无情的淹没!”

大海笑道:“精卫,岂不闻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何况是你这小小的女娃性命。”

精卫疾言怒色,厉声喝道:“住口,天地何为不仁,都是世间有太多太多像龙太子和你这无情的大海一样,伤天害理,仗势凌人!”

大海道:“你尽管骂吧,大声的尽情骂,因为你填我一千年,一万年,甚至是永远,你也填不平我这大海。”

精卫再一次怒道:“纵然是此轮天地毁灭,我精卫也会填你填到底!”

大海道:“可你永远也填不了我这大海,不然石沉大海这话,又从何而来?”

忽然此时不知何处发来一句清脆之斥声,那声音喝道:“那如此说来,便让本尊前来帮她来填你,你看如何,你还敢对本尊这玄孙女说她永远也填不了你这大海吗?”

话音刚落,果真是声到神到,但见大海之高空上,瑞气千条,祥云普照,一位绝世倾城,风姿卓越,那更是绝世美色之女神。女娲娘娘端坐莲花坐台,脑后金光四起,尊驾而降,大海连忙大叫女娲娘娘饶命。

女娲喝道:“你这无情的大海,胆敢助龙太子为恶,肆意妄为,残害了本尊这玄孙女的性命,你该当何罪?”

精卫见状,连忙飞来娘娘法驾身边,叫问道:“你,你便是,我父亲炎帝的祖母,女娲娘娘?”

女娲看向早已化为玄鸟的精卫,微微一笑,道:“正是,孩子,本尊正是你的老祖母。”

精卫听闻后,自是欢天喜地,眉开眼笑,道:“太好了太好了,玄孙女今日能有幸见到老祖母你,实在是太高兴了,啊,不,不能叫你老祖母。”

女娲闻言,轻轻一笑,问道:“为何不能这么叫本尊?”

精卫道:“那是因为,玄孙女若是这么直呼于你的话,那岂不把你叫老了,你长得如此沉鱼落雁,比天上的仙女还要闭月羞花,你说玄孙女岂敢这般说你。”

女娲听罢,更是嫣然一笑,已不禁笑出声矣,道:“好玄孙女,你的这位老祖母,早在混元初始,第一轮天地辟后,便已出生之,与你老祖父伏羲,呆于那葫芦里不知经多少无量量劫矣,上一轮回之混沌,方破开葫芦而出世之。本尊活了这么久,都不知老字何以去写。”

精卫笑道:“所以女娲娘娘,我还是叫你女娲娘娘吧,我能有你这么一个悲天悯人,心怀济世的老祖母,实在是我精卫的万世之福,虽然玄孙女我年纪轻轻,却被这无情的大海给吞噬,夺去了玄孙女这条小小的性命。但是,这辈子,上有像女娲娘娘你这样的大女神,作我的老祖宗,下有我父亲炎帝那样,为悬壶济世,尝世间百草不怕身中百毒,又有我那叔父轩辕黄帝那样,正气凛然的仁义大英雄。玄孙女这辈子,真的知足了。”

女娲轻声说道:“精卫,本尊的好玄孙女,本尊更会因,能有你这么好的玄孙女,心中自有一番喜不自禁,来,祖母现在便替你把这大海给填了。”

大海连忙求饶道:“女娲娘娘,饶了我吧,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女娲娘娘你的玄孙女……“

女娲已目似剑光,星目含威,对向大海喝道:“住口,你也知道害怕吗?那你当初助这龙王之子为恶,害死了本尊这玄孙女之时,因何不知害怕两字,当时你可知道,她是本尊的玄孙女?”

大海叫道:“女娲娘娘,小的不知,小的不知啊?因为当时龙太子只命小的奉命行事,没曾想过如此后果,求女娲娘娘开恩,饶恕小的罪过吧。”

东海龙王敖广,早已被娲皇天尊之尊驾,惊动得连忙从龙宫上得海面,身后紧带着无数之巡海夜叉,慌忙跑来娘娘居高尊驾前,望而生畏,下跪参见。

女娲斥道:“敖广,你好大胆子,你可知罪?”

敖广闻听,岂敢抬头仰向女娲娘娘之尊容,何况此刻娘娘还是心中雷霆之怒,脸神威仪更是目光如电,凭区区东海龙王敖广,岂会有此胆大包天,大胆视之。

敖广胆战心惊,求饶道:“女娲娘娘息怒,小神教子无方,令女娲娘娘之玄孙女蒙受如此不白冤屈,实为小神教导不慎之罪过,求女娲娘娘,以天下苍生为念,大慈大悲,饶恕我东海一族吧,你若填我东海一族,今后我东海之诸万生灵,岂不又枉死,到时又岂止于成千上万?“

女娲闻言,道:“就是因为本尊也念及到你东海一族,诸万水族生灵,本尊便不忍心填之,只待你能还本尊这玄孙女一个公道,严惩你那不孝逆子。不然,休说此精卫乃本尊之亲生玄孙女,纵然她与本尊非亲非故,但凡何处有不平之时,本尊若知晓,自会派神前来拔刀相助。可叹,你不但身为堂堂一海之龙王,又是四海之龙主,竟是非不分,纵子行凶,残害本尊这玄孙女之性命,你其罪是否当诛?”

敖广道:“女娲娘娘,小神知罪,小神知错矣,小神已令属下,将那害女娲娘娘你这位玄孙女的不孝子,关入我东海水族之大牢矣。”

女娲冷笑道:“怎么,这便足矣,若是如此轻罚,你让本尊威严何在?”

敖广恳求道:“那女娲娘娘,求你看在小神这么多年来,也为三界众生之安宁,恪守本份,鞠躬尽瘁的份上,但求女娲娘娘饶恕小神那小儿一命,女娲娘娘要如何责罚小神,小神绝无二话。”

精卫突然闻得她求情道:“女娲娘娘,害玄孙女性命的,毕竟只是他的儿子,与东海一族所有的生灵无关,万望女娲娘娘,切莫因玄孙女区区一条小生命,而连累东海那么多无辜生灵。”

女娲对向自己心地善良,仁爱良善的玄孙女微微一笑,再以威厉的目光看向东海龙王,问道:“敖广,你听到了吗?”

敖广道:“回女娲娘娘,小神自然听得见。”

女娲又问道“那你听见什么了?”

敖广道:“回女娲娘娘,精卫实不愧是女娲娘娘的玄孙女,小神听闻,自愧弗如,自感汗颜。”

精卫道:“老龙王,虽说女娲娘娘之尊远远高于你,而晚辈也虽然是女娲娘娘之玄孙女,但是,怎么说在你面前也是晚辈,常言道冤有头债有主,晚辈恨的是你那害我性命的儿子和这不分是非的大海,绝非你龙海一族之千万生灵。晚辈也知道,大海就算是填它填到天地重归混沌时,也填不满它。但尽管如此,晚辈依然要填它,你当然会心中耻笑晚辈愚不可及,但是还有一句话,老龙王你亦当听过吧?”

敖广不敢抬首仰望娲皇尊,但却还是可以毫无畏忌的看向精卫,问道:“小殿下,请讲,本王洗耳恭听。”

精卫道:“那就是大智若愚,老龙王,你可明白?”

敖广闻言,闭目之下,心甚感慨万千,铭感五内,却又欲言又止,自知无言以对。

大海听闻,也陡然大声说道:“精卫小殿下,是我害了你,我不该助龙太子淹死于你。但是,我毕竟是大海,他又是这大海龙宫内里的龙太子,我又岂敢不听令于他。”

精卫道:“大海,我虽然也恨你,但是更恨的,还是那龙太子,大海你听着,只要精卫一日不死,天地一日不灭,精卫誓必填你填到此番三界日月全无,天地冥重现鸿蒙之日。”

女娲问道:“本尊的好玄孙女,你的老祖母亲自下界前来为你伸冤,何故依旧如此?”

精卫笑道:“女娲娘娘,玄孙女我今日冤屈已得那天日昭昭,但是,玄孙女这条小小生命,永远也回不来了,当然女娲娘娘你法力无边,广大无穷,复活于玄孙女,轻而易举。但是,大有大道,天有天道,女娲娘娘你也万万不能有违那天道。”

女娲痛心伤臆,疾首痛心,道:“可悲,可叹,自此番开辟以来,三十六天界,数次神魔之战,星辰无数摧毁,战后却能以心念复之。然而再多的人间生灵,于诸亿星辰面前,何其微不足道,竟然万万不可随意妄为。”

精卫又笑道:“若无天上那无数的星星,没阳光没有月亮,人们怎么活?所以,我觉得大道在上,天道轮回,已经是很仁慈了,不是吗女娲娘娘?”

女娲听罢,不禁苦笑矣,问道:“是吗,精卫,你真的这么认为?”

精卫道:“不然又何故每至天地毁灭后,还要再有天,再有地,又再有那万物生灵呢?”

女娲闻言,双目微闭,又令东海龙王道:“敖广,本尊令你回去,将你那害我玄孙女性命的不孝子,废其法力,贬为凡人,令其尝尽人间苦难,待那一世能以济世为怀,行善积德为本,方可回归龙族,复位神职。”

敖广叩首不断,道:“谢女娲娘娘慈悲,小神这便去照做。”

言罢,领着巡海夜叉,风风火火赶回海底龙宫,谨遵娘娘玉旨照办不敢误之。

精卫笑道:“好了,女娲娘娘,玄孙女要继续填这海了,至到永远,永远。”

女娲触目伤心,心中更是肝肠寸断,道:“好玄孙女,是祖母没有照顾好你,还有你那父亲,也没有。”

精卫连忙喊道:“不,不,女娲娘娘万不可这么说,我父亲他也是一个很好父亲,女娲娘娘你更是庇诺三界万物生灵的好神灵,怎能这么说呢?”

女娲道:“好玄孙女,不久之后,你父亲却要与你那叔父黄帝,共同对付北溟狱海之魔门势力,到时本尊会亲自前去相助他们,也便是本尊的两位好孙子。”

精卫大喜,欣喜若狂之下,道:“太好了,太好了,人间是女娲娘娘你所造,不论是我父亲,还是我那叔父,都是你的孙子,他们谁统一天下,都能使天下所有的人,过上安稳的日子。女娲娘娘,今日玄孙女有幸能见你一面,并且又得以沉冤昭雪,玄孙女,心意足矣。现我就要继续去填这大海了,为是就是让女娲娘娘你所造的这人间,世世代代们都知道,作为女娲娘娘你的后人,就是要永恒志定,坚韧无畏,这样,方不愧为,女娲娘娘你的子孙后代矣。”

女娲听闻,更是心觉感人至深,热泪盈眶,道:“精卫,本尊可怜的好玄孙女,如果今后,人间谁胆敢嘲笑于你这番而为,哪么他便枉为本尊子孙后代矣。”

精卫最后笑道:“女娲娘娘,玄孙女上有你这老祖母,下有我父亲和叔父那样的名闻天下的大英雄,精卫感到,非常幸福,真的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可怜,女娲娘娘,你真的多心了。”

女娲再问道:“是吗?你真的会如此而想吗?”

精卫最终一笑,道:“真的女娲娘娘,好了,玄孙女要继续填海了,精卫走了,女娲娘娘,再见了。”

最后的笑容,精卫对着敬爱无比的老祖母,娲皇天尊,女娲娘娘,便那样眉开眼笑,笑逐颜开,精卫转身一飞,继续前向西山衔树枝和石子,填塞东海。

女娲娘娘,最后望了望,自己的亲生玄女精卫渐渐远离而去的背影,心境是哪么的触景伤情,心灵是何其的悲感万分,心中亦更是多么的百感交集,多愁善感矣。娘娘最后抬头遥望,看向那晴空万里,碧空如洗,她倒不是仰视那湛湛蓝天的上苍,而是凭一已之心,看着天道在上。

精卫填海,详见于《山海经》、《抱朴子》、《博物志》、《述异记》等等,而刑天事迹,《山海经》、《太平御览》等亦有记载。

后世于人间东晋南北朝时之诗人陶渊明在《读山海经》诗句中写道:“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同物既无虑,化去不复悔,徒设在昔心,良辰讵可待。”

正是那,炎黄阪泉大作战,轩辕姬姓原公孙,神农炎帝本姜姓,战后华夏祖先俩,刑天勇名万世传,精卫无畏沧海浪。欲知后事如何,且闻下一章节细说。

  段文强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