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工作

小说:相声王 作者:牛积跬字数:6644更新时间:2019-09-30 22:37:39

6工作

甲:很高兴见到各位。

乙:大家好。

甲: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观看我们的表演。

乙:是的,大家都很忙。

甲:来听相声的人,有各种各样的工作。

乙:对,都有着不同的工作。

甲:有的人是白领,有的人是蓝领,有的人是经理,有的人是打工族。

乙:说的没错。

甲:还有的人是洗澡的,有的人是开发廊的。

观众嘘声一片:吁------

乙:你这话说的,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甲:说的没错,观众的工种是各式各样,有的人是警察,有的人是小偷,有的人是强盗。

观众继续:吁--------

乙:你这话说的就是太扯淡。

甲:总而言之,观众的工种是五花八门,但是我们站在台上,就只有一个工种。

乙:对

甲:我们都是扫大街的,知道扫大街讲究什么吗?扫大街讲究的是说学逗唱,这四门功课。

乙:行了行了,你这四门乱七八糟的?我们是扫大街的吗?

甲:那我们是干嘛的?

乙:我们是说相声的。

甲:你去说相声去吧,我扫大街去,别来打扰我。

乙:嘿嘿嘿,说什么呢?我一个人怎么说啊我?

甲:不是有单口相声吗?你一个说单口相声去。

乙:我一个捧哏的,我说什么我?你给我回来好好说相声,否则我掐死你我。

甲赶紧讨饶:行了行了,知道了,我好好说相声就是了。知道相声讲究什么吗?

乙:说学逗唱啊。还能讲究什么?

甲:错了,相声讲究的是形神兼备,内外合一。

乙:行了行了,你又在这胡说八道,形神兼备内外合一说的是武术,知道不你?

甲:行了,算你能耐,相声讲究的是说学逗唱,这是相声这门工作的要求。咱们很多观众都有各自的工作要求。

乙:都有什么要求?

甲:比如说有的观众是电工。

乙:电工怎么了?

甲:电工的要求不一样。

乙:怎么不一样?

甲:电工啊,电工的身上必须带电,否则叫电工呢?对不对?就好比是霹雳贝贝,用手一指--------。

乙赶紧打断:行了行了,你这说什么呢?电工身上就必须带电?那石匠身上还必须长石头是不是?整个一胡说八道。

甲:我只是随口这么一说。

乙:不能随口说,工作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能胡说。

甲:行,那我认真说,咱再说说这个保险销售员。

乙:保险销售员是一个好工作。

甲:保险销售员,你得有销售经验,得能忽悠。

乙:说什么呢?什么叫忽悠?那叫销售技巧。

甲:对对,销售技巧。知道什么销售技巧吗?

乙:不知道,你说说看。

甲:你得让顾客先受伤,这样他就会买保险了。比如说,你可以开车撞他啊---------。

乙:你这说什么呢?胡说八道的。像话嘛你,开车撞你差不多。

甲:反正总而言之,你得抓住他的弱点销售,比如说她孩子感冒啦,你得说,为你孩子买份保险吧,万一不幸夭折了---------

乙:呸呸呸,说的什么话。

甲:这是卖保险的。

乙:你这不会说人话。

甲:当然除了卖保险的,还有卖衣服的。

乙:对。

甲:卖衣服现在有很多形式,有开网店卖衣服的,有开实体店卖衣服的,而且现在网购是一个大趋势,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在网上买东西。

乙:没错。

甲:比如说,你去网上买衣服,你得问客服:“嘿,这衣服挺好看的,多少钱一件啊?”“你好,亲,这件衣服180。”“有没有更便宜点的?”“亲,有啊,你看这件,才120。”“还有没有更便宜点的?”“亲,有啊,这件100块。”“那还有没有便宜点的?”

乙:你索性买两块布自己回家做一件去。

甲:但是网购的客服很耐心:“亲,没有了,这是最便宜的了。”“那你能不能送我一件啊?”

乙:够不要脸的啊,还没买就想别人送啊?

甲:“亲,你好,您如果想便宜,你可以买这件,买一送一,总共才220元。很便宜很划算,亲。”“别亲了,你就不能大方点?你一个月工资多少啊?有没有过五千?”“亲,这是很私密的问题,我们不与回答。”“你工资那么多了,就不能便宜的送点吗?我们是乡下来的,本来就没什么钱,赚点钱又不容易,你送一两件会死啊?”

乙:没你这么死皮赖脸的,人家赚的也是辛苦钱。

甲:“亲,不是我们不想送。我们赚两个钱也不容易,亲,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

乙:“什么?”

甲:“是我想送钱给你,却发现自己身无分文。你知道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

乙:“是什么?”

甲:“是自己家财万贯,却施舍不出去。”

乙:嗨,这话说的。

甲: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人家不肯白送衣服给你。

乙:这也好,打消我的念头。

甲:你一看人家不想送,你也讹不着人家。没办法。

乙:花钱买咯。

甲来了一个转折:换一家店试试。

乙:我还没完了我。

甲:这就是乙的工作,网络讹钱的主。

乙:感情我就是专门讹诈人钱的家伙。

甲:那你以为你是谁啊?

乙:我就不能做点正经的工作吗?

甲:当然,乙除了讹诈人钱,还做过技术工种。

乙:哦,我还做过什么工种?

甲:就比如说,钳工。

乙:哦?我还会钳工?

甲:那当然,乙的钳工做的可好了,还考了钳工证书。

乙:哦?我还考了证书?

甲:对啊,你还考了证书,知道钳工讲究的是什么呢?

乙:讲究什么呀?

甲:钳工讲究坑,蒙,拐,骗,偷。这五大技术一定要掌握好。

乙赶紧打断:行了行了,你给我停下。

甲:干嘛呀,叫我停下?

乙:说什么呢,什么坑蒙拐骗偷啊?钳工是讲究这个吗?

甲:那讲究什么呀?

乙:无论讲究什么,都不是坑蒙拐骗偷。

甲:不管怎么说,你在钳工方面的造诣可以说是精益求精啊。

乙:看来我是一个老钳工了。

甲:不管你是不是老钳工,最后你都没有做这行。

乙:为什么?

甲:不赚钱啊。

乙:你不废话吗?不赚钱,我学它干嘛?

甲:于是乎,咱们的乙又改行做了其他事情。

乙:我干什么去了?

甲:咱们的乙啊,改行---当和尚去了。

乙:说什么鬼话呢,当和尚?那是我干的职业吗?

甲:你别小瞧了当和尚,当和尚可赚钱了,而且现在的和尚还可以讨老婆。

乙:哦?还有这事。

甲:那是当然的啦,咱们的乙那天是下定决心当和尚了。于是来到了佛前跪拜,剃度和尚刀都准备好了。没一会和尚先给你剃头发,剃的那头是油光发亮啊。

乙:总算是剃光了。

甲:没一会和尚又给你剃胡须。

乙:还得剃胡须。

甲边说边比划:剃完胡须又给你剃眉毛。

乙:还得剃眉毛。

甲继续比划:剃完眉毛,还得脱裤子。

乙奇怪:脱裤子干嘛啊?

甲当然到:把下面毛也剃了呀。

乙:好家伙,你这是剃度吗?纯属刮毛比赛吧。

观众吁声一片:吁----------

甲继续道:剃度完毕,然后在佛前磕头三下,表示你正式皈依我佛。

乙:总算是当和尚了。

甲:当了和尚,方丈命你下山化缘。

乙:下山化缘了。

甲:你拿着钵盂,口念阿弥陀佛,下山来了。首先撬开第一家门。

乙:说什么呢,什么撬开?是敲开?我又不是小偷。

甲:无论怎么样,你还是把人家门弄开了。出来一位施主,是男的。“施主你好,看你天庭饱满,未来必定是大富大贵的。贵人给一口饭吃吧?”

乙:施主给饭吃了。

甲:男施主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十块的,说了一句:“十块的够不够?”“够了够了。”男施主立即将十块的撕碎了:“撕碎了也不给你。”说完砰地一声将门关了。

乙:这男施主太可气。

甲:既然第一家化缘不了,那就改其他家呗。于是咱们的乙又来到另一家,敲门,出来一位七十多的女施主,乙鞠躬到:“施主,请问有吃的没有?”女施主侧过耳朵大声道:“你说啥?我听不见。”“女施主,你有吃的没有?”乙大声吼着。女施主这才回应道:“想上厕所啊?进来吧,进来吧,家里就我一个人,你别介意啊。”

乙:这老婆婆耳背。

甲:于是乙第二次化缘又失败了。这一会又来到了第三家门前,敲了门,出来一位青年少妇。

“施主给一点好吃的吧。”少妇一见是一个青年和尚,开口说话了:“死鬼,怎么才来?剃光头发干嘛?快进来,我做了好多好吃的。”

乙:嗨,还能不能愉快的化缘了?

甲:总而言之,乙实在是不想进去,但人家少妇不乐意了,使劲的拽着乙进门。乙赶紧大喊:“女施主,你认错了,我不是你想的那位。我只是来化缘的和尚,救命啊,有没有男的救我啊?”乙是边说边往人家少妇的怀里钻。

乙:我怎么那么骚情我。

甲:人家姑娘没费多大劲就把乙拖进了房间,乙躲在墙角哆嗦:“你----你想干嘛?”“我想让你尝尝老娘的独门秘籍----------降龙十八摸。”

乙:不是十八掌吗?哪来的十八摸啊?

甲:总而言之,人家少妇看上你了。于是你在那里嚎啕大哭啊:“女施主,你是想逼着贫僧改行吗?”“改行又怎么了?现在改行的人多的去了。”“女施主,你是想逼着贫僧改行成为迎春楼的头牌吗?”“呦,你还想当头牌?志向挺远大呀。”

乙:嗨这说的什么话?

甲:于是咱们的乙又改行了。

乙:说什么话呢,说谁呢?说谁呢?谁又改行。

甲:我说你改行当木匠了,不行吗?不行吗?不行吗?

乙:原来是当木匠啊,我还以为------

甲:你想的美。头牌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吗?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

乙:说的也是,嗨嗨嗨,说什么呢?谁稀罕啊。

甲:于是咱们的乙改行当了木匠。

乙:哦,我又做木匠去了。

甲:做木匠,不一样,你得有手艺。

乙:说的对,木匠的手艺非常重要。

甲:知道木匠讲究什么吗?

乙:讲究坑蒙拐骗偷?

甲纳闷:你怎么知道的?

乙愤怒着:你嘴里能说出什么好话来着?猜都猜的到。

甲:你别说,这木匠的坑蒙拐骗偷啊,还真是有学问。

乙猛的推了一把甲:你还有完没完了还?木匠怎么会讲究这个?

甲:那木匠讲究什么?

乙:木匠讲究的是精细认真。

甲:反正不管怎么说,咱们的乙干了木匠了,家里的家具,木器全都是出自他的制作。

乙:总算有一门好手艺。

甲:就拿他们家的凳子来说吧,看上去是凳子,坐上去是碎末渣子。

乙:嗨,我这什么手艺。

甲:那凳子就不能坐。

乙:那怎么办了我?

甲:木匠不能做,但是咱们的乙可以改行啊。对不对?

乙:又改行做什么了?

甲:这次改行做了一特别的行当。

乙:做什么行当了?

甲:乙改行到银行里做点钞员了。

乙:数钱去了。

甲:别说数钱,数钱也是一门学问,数的好的,可以分一张一张数,五张五张数。

乙:是有这么一说。

甲:但是咱们的乙,数钱厉害,二十张一数的。

乙:那怎么数啊?

甲:除了手指,还包括脚趾啊?手指脚趾加起来不是二十个吗?对不对?

乙:你瞎扯什么淡啊?你见过用脚趾数钱的吗?

甲:你不用脚趾数钱吗?

乙:我没用脚趾数过钱。

甲:那你可以六张一数。

乙纳闷:怎么又变成六张一数了?不是五张一数的吗?

甲:你还用舌头数第六张呗?

乙:你恶不恶心啊?用舌头数钞票?脏死了。

甲:不管怎么说,数钞票是乙的看家本领。

乙:行了行了,我还有什么其他本事?

甲:乙除了数钞票,还养过动物。

乙:我还养过动物?我养过什么动物啊?是不是小狗小猫之类的?

甲:都不是,你还养过青蛙。

乙:我养青蛙?这事新鲜啊,养青蛙当饭吃吗?

甲:不是,你是先养青蛙,后养蛇,主要是养蛇,这样可以循环喂养。

乙:哦!我搞生态养殖来着。

甲:你养的蛇堪称一绝啊。

乙:我还那么厉害,还能养蛇?

甲:特别是养毒蛇。你养的毒蛇厉害啊。

乙:啊哟,那么危险的事情我也做。

甲:虽然危险,但是赚钱啊,是不是?这么赚钱的事,怎么能不去做?

乙:那我后来赚到钱了吗?

甲:赚是赚了点,都全部变成医疗费了?

乙:医疗费?

甲:对啊,天天被蛇咬,当然赔进去当医疗费啦。

乙:我有那么倒霉吗?天天被蛇咬?

甲:你那不是倒霉,是犯贱,不被蛇咬几口,你就心痒痒。

乙:你这胡扯。

甲:不管怎么说,这份工作,最后乙也放弃了。

乙:那我后来又做什么工作了?

甲:你最后选了一份人不人,鬼不鬼的工作。

乙:那是什么工作?

甲:行为艺术。

乙:这是什么工作?

甲:就是身上脱的光光的,浑身涂满颜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几个小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是这样,叫行为艺术。

乙:干嘛还得脱的光光的?

甲:显示出你的与众不同啊。

乙:与众不同?那如果是冬天呢?

甲:冬天?那就加一件小马甲就行了呗。

乙:你想冻死我啊。

甲:不管怎么说,你得少穿点。

乙:那我至少得穿件衣服吧?

甲:行,那就外头穿一件棉袄,--------下面就不用穿了。

乙:说啥呢说啥呢?我耍流氓啊我?凭什么下面就不用穿了?我不冷吗我。

甲:这是工作,知道不?工作赚钱啊,为了工作,少穿点会怎么样?

乙:再是工作要求,那我至少也得穿条裤衩啊。

甲:同志,你为什么就不能为艺术献身呢?对不对?你看看人家明星,说脱就脱,你要向苍老师多学习学习嘛,对不对?

乙:去你的,你为什么不向苍老师学习学习。

甲伸出食指和拇指互相搓着:一晚八千?干不干?

乙:就这行为艺术,一晚上八千?

甲:对啊!干不干?

乙咽了口口水:这比我说相声赚的钱还多三四倍呢。

甲:对啊!你干不干?

乙:观众朋友们,我干不干?

观众齐声呐喊:干-----。

乙撸起袖子:行了,这活我接了。那你先把钱给我啊,不给我,我哪里来的动力啊?

甲:从口袋里掏出两叠钞票:“这里是四千预付款,还有四千等你表演完了,再给你。不过我得和你说清楚,你要是表现不好,这钱我可是会扣回来的。”

乙郁闷的到:这钱,还指不定是谁的咯?

甲指指乙:那不是这个意思,只要你表现好,还是有很大的赚头的。可以了呀,开始脱了呀。

乙:什么?就开始脱?我疯了吧我?

甲立即扣除了乙的钞票:再不听话,我可要扣钱了。

乙赶紧脱上衣:行了行了,我脱外面一件成不?

甲又赶紧上前往乙身上泼彩色颜料:让我给你加点色儿。

乙:这叫作画吗?

甲:我这叫泼墨艺术。懂不懂?

乙:泼完了吗?泼完,你让我休息会。

甲:行了,你可以脱裤子了。

乙惊讶:干嘛?还脱?

甲:怎么?你不想赚钱了?再违抗命令,我可就要扣钱了------。

乙赶紧到: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脱外裤没关系,我还有一条内裤。

脱完外裤,甲指着乙的裤子到:“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穿貂绒的内裤啊。暖和不?”

乙不耐烦的到:赶紧吧赶紧吧,都冻死我了。

于是甲又在乙的腿上泼墨挥毫,好一阵弄完了:好了。

乙:怎么?大作完成了?

甲:还没有,现在要在最重要的地方画龙点睛一下。

乙:还怎么画龙点睛啊?

甲:既然外裤都脱了,内裤索性就一起-------

观众齐声呐喊:吁---------。

乙终于按捺不住:你丫,我总算是看穿了,这什么行为艺术,根本就是折腾人。老子我不干了。

说完乙揣着四千块钱走了,甲:既然不干了,那你把钱留下啊。

乙边走边愤慨:我脱那么多件,还不应该补偿补偿我吗?

甲赶紧到:没事,反正他还会回来找我的。

乙没一会回来了,甲询问:怎么又回来了?

乙愤怒的将钞票甩在家的身上:你呀的骗的我好苦啊,这四千块钱的头像居然是玉皇大帝。

甲得瑟的到:即使你到了下面,也可以继续花呀。

  牛积跬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