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三章 竞选主任

小说:留守的月牙 作者:七寸明月字数:7027更新时间:2019-11-27 19:15:57

亮子第二天便离家去了山西。这家伙恢复了他那所谓的男人雄风,赖在家里竟不想走,要不是苏娟一再劝他,说工地上离不得人,他还想在家再呆几天呢。

亮子临走,把玉树也带去了。家里少了个做饭的人,苏娟又不愿意老让老人做饭她吃,不得不勤下厨房,还真有些不习惯。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便到了六月底,玉竹海燕考完试,李远龙回家来接走了海燕。这是惯例,寒暑假,他都要把海燕接去城里玩一玩,让孩子开开眼界。

按照以往的惯例,玉树玉竹放假后,也是要到山西工地去玩的。今年苏娟留在家,玉竹便不想去了。也不晓得她在哪里听来的,说她是妈妈的贴身小棉袄,妈妈在哪,她就到哪,真是个乖孩子!

老人们的身体虽然不太好,但总算没什么大的病痛。没了烦心的事,苏娟心情少有的愉快。人呐,只要坚持,就都能走过人生的阴霾。苏娟只觉得眼前一片坦途,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竞选村主任的准备上。

苏娟一家一家地走访,跟乡亲们谈自己对壮年劳力外出务工诸多弊端的认识,谈引进纸浆厂解决乡亲们就业的重要性,也谈自己对月牙村的打算。也许是乡亲们信赖,或者是她还有那么一点动员的能力,再加上乡亲们对秦老二那一套做派深恶痛绝,因此很自然地便争取到了乡亲们的同情和支持。乡亲们几乎都是拍着胸口向苏娟保证说:“娟,别说你想在村里搞事业,就是什么都不做,我们呀,也投你的票,扳倒那黑心萝卜秦老二!”

苏娟一边走访乡亲,一边又在罗友谊的帮助下,去拜访镇上的干部,跟他们套交情,搏感情,以争取支持。工夫没有白费,镇领导对苏娟格外关照,还充分肯定她愿意为改变农村面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做贡献的精神。最让人振奋的是,镇党委齐书记还说,为了让选举公平公正,选举那天,他将亲自前来。罗友谊也特别关照苏娟,竟根据她的设想,帮她弄了个月牙村未来规划效果图,要她演讲的时候,结合效果图进行直观的讲解。那图就像房地产商的地产效果图一样,立体感十足,让人对月牙村的未来一目了然。

看看选举将到,苏娟又忙着叫娘家父亲和公公制作简易展板,吩咐苏芬按计行事,又请来二娘、三婶、廖婶这些留守之家成员当啦啦队。做好充分准备后,村委会主任选举大会,如期到来了。

这是一个炎热的夏天,这一天又几乎是这个夏天最炎热的日子。选举大会的会址选择成了问题。按秦老二的意思,大会就在村委会举行。村委会在哪里?就在秦老二家,租用的秦老二的门市。但乡亲们却不干,为什么?村委会太窄,挤不了多少人。屋内挤不了,谁肯站门外晒太阳?这年头,为开会晒太阳,除非你开工资,否则谁肯干?秦老二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不希望太多人参会,他才好有较大的胜算。苏娟识破了他的用心,直接找到罗友谊,建议会址改在大桥下面的一块空地上。

那是一块理想的会议地址。跨江大桥的桥面成了天然的屋顶,荫蔽宽广,能容纳好几百人。空地一面临江,两面是洁净的沙滩,一面是退耕还林后的坡地。山坡上杂草、灌木丛生,在江风吹拂下,轻轻地摇曳。空地上,空气湿润,江风悠然,不用吹电扇、空调,也能自然凉。这里平日里早成了人们纳凉休憩的好去处。因为是野地,还很有些自然的情趣,也特别契合苏娟主打旅游的演讲主题。苏娟跟罗友谊建议选择这里做会议地址,也不无私心。

罗友谊明白苏娟的用意,也不跟秦老二商量,便决定了。秦老二自然有意见,说选举大会不在村委会开,却跑到野地里去,这成何体统?罗友谊说,地址的选择问题,我们得注意和谐,得多听村民的意见。村民都说要选在大桥下面,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村委会这么窄,能容得下几个人?怎么开上百人的选举大会?大桥下面多好,又能遮阴,凉快,又能容纳更多的人,我们干吗不选?我决定了,就选在大桥下面!秦老二还想争辩,罗友谊便强硬起来,说,你是书记还是我是书记啊?这屁大点事,难道我说了都不能算?再说了,选举当天齐书记要亲自来,就你们村委会那么窄个地方,挤一屋子人,你想闷死他呀?听罗友谊这么一说,秦老二便再不敢争了,只好照办。

上午九点钟不到,留守在家的老头老太婆们便开始在大桥下面聚集,有端来凳子坐的,也有随便拿张报纸铺地坐的,还有就地蹲的。三三两两,聊着闲天,说着诸如天气好坏,草长得茂盛,林子里有布谷鸟叫,雉鸡在飞之类的废话。

九点钟的时候,便道上来了两辆摩托车,是齐书记和罗友谊两人。镇上原本有辆面包车,可便道太烂,那车底盘太低,不敢进来。乡亲们见镇上领导来了,起了一阵骚动,齐把目光投向两人。秦老二早跑过去,将两人迎接至临时搭建的主席台。秦老二一直没扭开的电扇,为迎接领导的到来,这时也扭开了,呜呜地转。

主席台设在靠山坡一方,摆着几张从乡亲们家里借来的吃饭用的桌凳。桌子太脏,上面铺了几张报纸。正中间的桌子上,搁着一个麦克风,电线一直伸向小山坡,在灌木丛中,搁着功放和音响。每张桌子上搁着一瓶矿泉水,透明清澈的矿泉水,跟渠江水一样,让人一见便想喝几口。

赵石匠和苏篾匠早就按照苏娟的吩咐将自制的简易展板搬来了,就立在主席台旁边。为了暂时保密,苏娟没先将效果图钉上去。

“开始吧!”齐书记坐定之后,看了一下时间说。

会议由罗友谊主持,他先讲了这次村委换届选举的重要意义,都是些官话套话,听得乡亲们都想下河洗澡去。后来,他好歹讲到了选举的程序、办法,又公布了投票纪律和唱票、监票、计票等人员名单,总算把乡亲们的兴头提了起来。

按照议程,罗友谊讲完话,是候选人抽签发表竞选演讲。可齐书记却插话说,秦主任是老主任了,轻车熟路,就让他先发表演讲吧,苏娟是生手,后发表。齐书记发话,秦老二不敢说不,只好不情愿地接过麦克风发表自己的“演讲”。

“乡亲们,咳咳——”秦老二咳了声嗽,引来了台下一阵笑声,场面气氛活跃了起来。秦老二清了清喉咙,接着说:“乡亲们,我们都是老乡亲了,我这个人怎么样,大家都心中有数。本来发不发表演讲,都不太重要。而重要的是,我呢,当了八年的村主任,有经验,有能力,是吧?其实呢,这村主任啊,是个得罪人的活,国家补贴又低,既累死人又还没什么收入,但凡有点本事的,就都不爱当。我其实吧,也并不那么热心当的,但考虑到没人愿意当,再加上我还有那么一点为乡亲们做事的愿望,也就——”

“秦老二,既然那么不想当,就下来吧,让我姐当得了!”秦老二正讲着,苏芬忍不住嘲笑了起来。台下乡亲也跟着起哄说:“对呀,那就下来让娟当吧!”

秦老二显得很尴尬,把想好的演讲词都忘了。结巴了半天,他只好说:“谁来当这个主任,那就让选票说了算吧。我的讲话完了!”

该苏娟发表演讲了。苏娟还没上台,台下便爆发了一阵热烈而持久的掌声。苏娟拿着效果图,揣着一盒图钉,来到主席台前,早有苏芬接过,张罗着钉图去了。为了不影响苏娟的演讲,苏芬讲了点策略,没到正面钉,却去了展板的背面。

苏娟站在主席台上,端着麦克风,拿眼扫了一下全场。掌声停了下来。她清了清嗓子,开始了她的开场白:“乡亲们,我是你们的娟!”这个开场白直白亲切,立即迎来了一阵潮水般的掌声。连主席台上的齐书记和罗友谊,也都忍不住笑着,跟着大家拍起掌来。

“乡亲们,我想你们一定很奇怪,这娟是怎么啦?在外面挣钱挣得好好的,回来选村主任干啥呀?这当村主任很挣钱吗?乡亲们,不光你们会这么问,我也这样问过我自己。想知道我怎么跟自己说的吗?”

苏娟讲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这是她预先设计好了的,她的那些“啦啦队”一见她设问并停顿,就会主动发问。这次是二娘先发问:“娟,你是怎么跟自个儿说的呀?说来大家伙也听听!”

二娘这么一问,台下便哄然说:“对呀,说来听听!”

苏娟见效果不错,这才又说:“我呀,我跟自己说,在外面挣钱,挣得再多,那都是在外面,不踏实!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在外面挣钱,难哪!首先,我们得背井离乡、抛家别子,上养不了老人,下教育不了小孩。就拿我为例吧,我赵家父母,苏家老汉,都过了或者马上就要到八十岁了,可为了外出挣钱,我们不得不离开他们,让他们孤苦伶仃地留在家里,没人照顾,一有病痛,身边连个端茶送水的人都没有。大家也许都还记得,我苏家老汉前些年病倒在床上,因为身边没人,竟连病带饿,一躺四五天,差点没死在床上。再说董婶吧,她要不是因为身边没人,连个帮忙求救的电话也打不了,也不可能就——”讲到这里,苏娟心里涌动着难过,早已流下了眼泪。她怕太失态,赶紧揩了揩。

台下,有许多有着相似经历的老人,听到这里,也都眼眶湿润,泪花闪烁。

“这还只是老人。”苏娟接着说,“还有小孩呢?他们的情况怎样?我想,在座的大多是当爷爷奶奶的,你们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是啊,这年轻人一出去啊,我们留在家里的,老的老,小的小,顶什么用啊?”章氏听苏娟演讲,听得动了情,禁不住在台下哽咽了起来。章氏这一哽咽,弄得她身边的大婶大妈也跟着伤心起来。有着惨痛经历的二娘、三婶、廖婶三个老太婆,更是拿手帕揩了起了眼泪。

台上,齐书记和罗友谊显然没料到苏娟的演讲会产生如此大的共鸣,不由相互望着点了点头,手捧着矿泉水瓶,听得更加专注了。

“这还是其一。”苏娟接着说,“乡亲们,你们知道在外挣钱最怕什么吗?我们呐,有两怕。一怕家里出事,传来坏消息;二怕没事干,挣不到钱。可你们都知道,年轻人都走了,家里能不出事吗?所以啊,我们几乎是天天害怕,日日担心,挣的都是点闹心的钱啊!另外,外面的环境,现在虽然不错,还能挣钱,但我想,那总有变的一天,要万一哪天外面挣不着钱了呢?我们怎么办?还有,我们累不动了的时候,又怎么办?那还不得回乡下来吗?可回来又怎么办?守着荒山喝西北风?还是跳下河去灌渠江水?所以,我就跟自个儿说,娟,你得趁现在年轻,赶紧回来。回来干吗?想办法!想办法让乡亲们就近找事干,找钱挣。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大家都回家就近找事做了,既可以照顾老人,又可以管教孩子,多好啊!这样一想,我,就回来了!我也想清楚了,为了更好地带领大家共同致富,我呢,就得当上这个村主任,否则,怎么带大家致富啊?所以,我就决定参选村主任了!”

“选得对!你早就该参选了!”这次是三婶当捧哏,她高声地说,“娟,说吧,你打算带领大家伙怎么做?说说你的打算!”

三婶这话一是为演讲做过渡,也是提醒展板后面的苏芬,让她赶紧把展板正面弄过来。果然,苏芬听得这话,便和根叔合力将展板正面转了过来。

那是一幅什么样的图画啊?简直就是一幅公园全景鸟瞰图!只见一弯月牙远远地伸进渠江,一座大桥气势恢宏地横跨江岸,桥下是静静的江水,如画的村庄,洁白的沙滩,茂密的果园,美丽的田畴,长街也似的住宅长廊,层层叠叠的纸浆厂厂房……细心一看,大家就不难发现,画的正是月牙村呢!

展板的亮出引起了会场一阵骚动。后面离得远一点的乡亲看不清楚,高高地站了起来,有淘气的干脆跑上前来。苏娟怕引起混乱,那可就糟了,赶紧来到展板前,接过苏芬递过的竹棍,清了清嗓子说:“乡亲们,不要乱。这个图呢,画的是设想中的月牙村未来的样子。现在,请你们回到原位,听我仔细的讲解,好吗?”

乡亲们倒很买苏娟的面子,跑上前来的,果然回原位去了;站高了的,也移动了一下身子,尽量不影响后面人的视线。齐书记见苏娟亮出了这么个东西,觉得奇怪,忙叫她把展板移到主席台正中间来,好让大家看得更清楚点。苏娟怕遮住了领导视线,两人竟同时站起来,将凳子提起,来到台下,当起了普通听众。苏娟看他们竟和大家伙一样,指点着效果图,不住地点头交换意见,心中不由暗自高兴。看秦老二时,却见他藏在展板背后,一脸的郁闷,正狂灌矿泉水,也不知是要解渴,还是想要解恨。

苏娟细看了看效果图,开始讲解:“这幅图画的是罗书记为我们村设计好了的未来。大家仔细看看,这画美得跟天堂一样,是吧?”

乡亲们应声说:“是啊,都不敢相信这是我们月牙村!我们村能建成这个样子吗?”

苏娟点头坚定地说:“能!如果我当选了村主任,我就将和大家一起,为把我们村建设成天堂一样美丽而加倍努力——”

“美丽能当饭吃吗?我们村要的可不是美丽,而是富裕!搞错没得?”

苏娟正讲着,却没提防展板后面竟传来了秦老二的声音,不由吓了一跳,暂停了讲解。苏芬不忿,冲展板后面嚷道:“谁那么没礼貌打断人家的演讲啊?哟,是秦大主任啊?真想不到哈!要提问你到前面来提呀,怎么躲背后去了?见不得人啊?”

秦老二被苏芬这一将,闹了个脸红脖子粗。齐书记不高兴了,朝秦老二喝道:“秦老二,亏你还是村主任,讲点风度好不好?给我出来!”

秦老二无奈,瞪了苏芬一眼,张嘴无声地骂了苏芬一句,这才提着凳子到台下来。那是“婊子”的嘴型,苏芬是什么人?怎么肯吃哑巴亏?直接便还了根中指。她和秦老二是典型的露水夫妻,纯粹因为生理冲动绞在了一起,没有任何情感的东西在里面,喊分就分,没有过多的纠缠。为了帮苏娟选举,她早站在了秦老二的对立面。

苏娟用竹棍指着月牙湾里呈阶梯状排列的一座座厂房说:“我如果选上村主任,第一件要做的事,便是协助罗书记,实现他引进纸浆厂的计划。这可是年产十万吨,投资十个亿的大工程!一旦落户我们村,我们可就享福了!第一,在引进纸浆厂时,我们会要求他们尽可能多地招聘我们村青壮年当工人。纸浆厂规模大,需要大量的人手,待遇也不低,我们村的富裕劳力,特别是青壮年劳力完全可以就在家门口找到职业,这就彻底解决了我们的养老、育小两大难题。第二,纸浆厂征用的是月牙湾里已经退耕还林的石荒地,并没占用可耕地,我们没有太大的损失,反能从征地中获得不少的补偿,我们正好利用这笔钱,将我们村的基础设施改善改善。”

说到这里,苏娟指着那条穿村而过的油黑色大道,绕村画了一个圈,接着往下说:“这就是我要做的第二件事。我设想我们可以把便道拓宽,改建成柏油路。这样既方便大家出行,又方便外面的人进来。想致富,先修路。这句话大家都晓得说,也早就盼望着,可一直没弄成。我如果选上,就是脱掉一身皮,也一定要把路建成!”

“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苏娟讲到这里的时候,齐书记在台下朝罗友谊点头微笑。“就是!秦老二也真不是个东西,连这么点事都办不成,合该苏娟捡这个便宜!”罗友谊笑着说。

两位领导悄悄聊上了。苏娟指着一条条由进村公路延伸出去的小道,继续说:“大家请看这些小路,我设想不仅要修建主公路,还要修建十五条石砌或者水泥路面的小路,由主公路伸向各个果园,方便我们自己采摘水果时进出——”

“姐,主公路修好就行了呗,还修这么多小路干啥呀?就为摘果子?那也太浪费了吧?”苏芬实时打断了苏娟的演讲。这是两人预设好了的。苏芬这样说,其他乡亲也都附和,有人甚至说,与其花钱修那种田间小路,不如分了划算。

苏娟笑着说:“为什么要修这些条小路,我是有打算的!”

苏芬说:“什么打算?你倒是说来听听!”

苏娟含笑说:“我的打算是这样的:第一,将我们村建设成一个度假旅游村。我们村背山靠水,原本就风景秀丽,退耕还林后,又新形成了大片果林,差不多一年四季都是鸟语花香的,最适合城里人休闲度假了。我们这里距离县市都不远,那些城里人坐车来花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现在公路还没修好,也没有任何旅游设施,便有不少游客前来,如果路修好了,基础设施添上了,还愁没人来吗?我们的果林、沙滩、江水、礁石群,对那些城里人来说,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他们来旅游,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苏芬继续跟苏娟互动。

“好处就在于,人来了,钱就来了。游客来了,自然就要消费。到时我们有技术有资金的,就可以开农家乐、渔家乐、小卖部、游乐场啥的,挣他们的钱。”苏娟说。

苏芬笑着说:“我算是明白了。这没钱有劳力的,就进厂当工人去;有钱有技术的,就自己开馆子、开商店,是吧?”

苏娟笑了笑说:“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的第二个打算,则是把我们村建成蔬果生产村。我们村不还有这么多果林和田地撂荒了吗?我想有条件的家庭,可以租果林,当果树种植户;或者租田种,当蔬菜种植户。只要路修好了,方便了运输,我们种什么不好?”

“种粮食不好!”有人玩笑地说,“这年头,像我们这种地方,种粮食连本钱都捞不回来,不划算!”

“所以我姐才让大家种蔬菜和水果嘛!种蔬菜和水果不但可以挣钱,还有利于观赏,吸引游客,可是一举多得的事情!”苏芬笑道。

“对!就是这么个道理!”苏娟笑着说。

“要真那样了,我以后就利用自家院子,学学秦老二,开个麻将馆和小卖部,又可挣钱,又可带细娃,还可以过足麻将瘾!”苏芬笑了,既当上级领导面损了秦老二,又顺利完成了苏娟交给她的任务。

苏娟顺着苏芬的话,继续说:“刚才苏芬说得对。这纸浆厂来了,游客也来了,我们能上班的去上班,能种地的去种地,有条件当老板的去当老板,各尽其能,各得其所,既能照顾好老人,又能管教好小孩,两口子又不至于常年天各一方,多好的事啊!”

有乡亲点头,说:“娟这办法可行,而且对大家都好!”

苏娟笑着说:“大家觉得我的法子可行,对大家也好,那就暗暗投我一票,拜托咯!”

“那是一定的!就是你的办法不行,我们也照样把票投给你!”乡亲们笑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在笑声和掌声中,苏娟结束了自己的演讲。

走下台来,苏娟笑着过去跟领导握手,又去跟公婆打招呼,和苏芬拥抱,完了,便悄悄走向渠江边去。身后,投票正有序地进行。按照议程,还有当场验票、唱票、公布选举结果、齐书记讲话等程序。但苏娟已没心思继续听下去,而想尽快打电话,提前和亮子分享自己快乐的心情……

(全书完)

  七寸明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