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玉树早被相思染 拟把疏狂图一醉

小说:金刀记 作者:薛家桥字数:2557更新时间:2019-10-06 20:59:06

幽幽深夜,月升中天,建康城内,南陈皇宫文德殿后方的玉树林中,几名宫伶各自拿着一支蜡烛莲步姗姗,穿过林子,又顺着木阶登上一座两丈来高的阁楼。那阁楼高墙朱瓦,如贝阙珠宫一般,甚是恢弘。阁楼名曰“望江”,楼面上的朱漆似是新刷不久,光亮照人,黑夜亦能射出耀眼金光。望江楼南临长江,正面没有木门,只悬着一幅一人来高的卷帘,透过卷帘,隐隐可见屋内陈满了五颜六色的宝珠玉器,一名妇人正踱着小步,竟不瞧这些珠宝一眼。那几名宫伶走到卷帘前便停了下来,齐声道:“张妃娘娘,奴婢们点了烛火来了。”那张妃娘娘用一口娇软无比的声音慢悠悠回道:“放到楼台上吧。”宫伶依令将蜡烛整齐摆放在楼台上的一条长凳上。张妃又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太子怎么还不来啊。”一名宫伶答道:“听宫里人说皇上龙体有恙,太子正在龙塌前侍候。”张妃叹道:“哎,好了,你们下去吧。”掀开卷帘,独自出了内屋。黑夜静谧,她怔怔望着远方,一抬头便可看见江水拍岸、涛生云灭。这望江楼乃是太子陈叔宝为她而建,两人几乎夜夜相会于此,赏大江奇景,度良辰美宵,此刻与情郎虽隔不远,却不能见,怎不黯然神伤。当下只是不住摇头叹气,又拿起琵琶弹唱只小曲儿,曲道:“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唱了一半突然一男子声音和道:“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只见一白袍缓带、丰神飘洒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张妃慌忙行礼道:“殿下。”那年轻男子正是太子陈叔宝,猛地将张妃抱在怀中,坐在那条放着烛火的长凳上,柔声道:“丽华,你还记得我写给你的这首歌啊。”这张妃便是太子陈叔宝的妃子张丽华。张丽华一只纤纤玉手往太子胸前一抹,娇嗔道;“太子…我怎能不记得呢?我不光是现在记得,此生此世都会字字不忘。”语声妖媚之极,太子心花怒放,身子酥了半截,拨开搭在她面庞上的七尺柔发,在额头上亲了一口,又抬起头来望了望天际,说道:“你看,前方大江潮起潮灭,你说你喜欢看看江水,我便将挡住江水的一大片树林都给砍了,你喜欢后庭之内种些玉树,我便将这后庭之内一大片地重新平整了,这千百颗玉树可都是为你而种的。”张丽华一把搂住太子,媚声道:“殿下,你对我的好我永远记在心里,我这一辈子都是无以为报的,可是、可是,可是我怕人家说我是又一个冯小怜呐。”一番诉说梨花带雨,明眸中竟然堕下几行清泪。太子轻轻抚了抚她下颚,张丽华缓缓抬起头来,娇羞欲滴。楼外江水呼啸,夜风习习,楼台上二人情致绵绵、四目交投,这一番情爱牵缠任何人见了都会羡艳不已。微风吹动烛火,照在张丽华红扑扑的脸蛋上更显光鉴可人,直是明艳不可方物。陈叔宝微一斜睨,目光及处只见爱妃颈白如雪,胸前露出半条红绸缎子的抹胸,一颗心几乎便要蹦了出来。张丽华有气无力软软地靠在太子身上,太子将她一张俏脸看了又看,只觉得这位张夫人蛾眉曼睩、精光腾驰、丽质多姿,相比他另外几位妃嫔却是另一番风情,实是妩媚到了极致。

张丽华又道:“殿下,你不是在皇上寝宫侍驾吗?怎么突然来了?”太子道:“父皇只是染了些风寒,应无大碍,我、我、我实是对你思念得紧,现在父皇饮了一剂汤药已经安睡了,我就溜出来了。”张丽华听他撇了龙驾遁来与自己幽会,心下大为感动,幽幽道:“殿下,你这样对我好,不怕皇上怪罪吗?”太子轻轻抚起她一双妙手,深情道:“若是父皇怪罪,那我便不要了这个太子之位,江山虽好,在我心里那也是没有你重要的。”语气决然,张丽华听在耳中便如暖风一般吹入心间,丝毫不觉有半分虚情假意。烛火殷红、夜风潇潇,他二人此时笑傲风月、情丝牵缠,唯有轻怜蜜爱,当真是柔情无限,便是周军此刻攻破了建康城,兵临文德殿,只怕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二人双双怔了半晌,张丽华缓缓站起身来,回屋里拿了一副酒具,娇声道:“咱们不说这些败兴的话了,我陪殿下喝一杯吧。”太子大喜,一对皇家鸳鸯交杯互饮而尽。烈酒下肚,张丽华瞋圆妙目,两只脸蛋微微泛起粉红,透出一股思春之意。太子瞥了瞥嘴道:“良辰不候,咱们还是回屋去吧。”张丽华轻轻将太子推开,嗔道:“殿下可否再唱一曲儿与我听?”那陈叔宝才贯二酉,号称当世琴箫歌赋一绝,第一个爱好便是舞文弄墨,听张丽华这么一说,立刻来了兴致,抚掌应道:“好、好、好,咱们就到玉树林下、后庭花丛中把盏而歌如何?”

时值初春,不似北方苦寒地瘠,江南之地气润土肥,到处开着一种红白两色相间的花朵,盛时有如树冠一般光彩照人,时人皆称其为“玉树后庭花”。陈叔宝携着张丽华走在这玉树林中,两旁树大参天,花姿婀娜,便如闯入东海蓬莱仙境一般。找个大石凳坐了下来,太子道:“我即兴赋唱,你便弹一首‘长相思’。”张丽华将琵琶搁在膝上,玉指拨弄着琴弦,太子歌道:“明月照高台,仙驾忽徘徊。雷徙闻车度,霞上见妆开。房移看动马,斗转望斟杯。靥色随星去,髻影杂云来。更觉今宵短,只遽日轮催。”琴歌相和,甚是哀感顽艳。忽然几片树叶飘落到琴弦上,张丽华似有所思,竟然拉断了一根弦,歉然道:“殿下,对不起,是我疏忽了。”太子见她忽然心不在焉,问道:“几片树叶落下,爱妃何故出神?”张丽华怔了怔道:“殿下,你看这春天的树叶也会落下吗?”太子道:“细叶长于枝干,便如轻尘栖于弱草,虽不是秋天,风吹树动亦难免不落,你又何必因此感伤呢?”张丽华突然失声哭了起来,噗通一跪,凄然道:“我,我不是为那几片飘零的落叶而伤心,我,我是为自己而伤心啊,殿下你不觉得我便是那几片落叶吗?别人看着光鲜漂亮,一旦风吹影动那也会不自觉地落下来,谁人能保护得了呢?”太子见她兀自伤怀,扶了起来,笑道:“我是堂堂大陈太子,难道还保护不了你吗?”张丽华摇摇头:“殿下一番深情厚意丽华自是知晓,只是、只是有时候世事难料,我好怕自己也成了那冯小怜,齐国亡国的罪名都加在了她一个女人身上……”太子一把捂住她口,不让再说下去,低首在她耳旁轻声道:“不可胡言乱语,你怎么能将大陈与那被周朝灭了国的齐相比呢,想我大陈武帝、文帝何等英勇,如今我朝正是兵容整肃,他日待我继位大统,旄麾北指,一统河山,你便母仪天下,谁还敢加害于你啊。”张丽华听他如此说来,心下稍宽,只是隐隐觉得红颜祸水这几个字早晚便会在自己身上应验。当下不再言语,二人又大饮数杯,双双醉倒在后庭花丛中。

  薛家桥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