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军需官周志武

小说:血战洞头岛 作者:卢浩字数:2282更新时间:2019-10-07 20:21:12

第六章,军需官周志武

老方就是海鲜楼的老板,他年过五旬,颜润身健,一张肉滚滚的菩萨脸堆满了笑容,而笑容后头似乎隐藏着深不可测的内容和智慧。他原是浙南游击纵队敌工部的二把手,多次去过苏北解放区,与汪洋见过几面,也算是老熟人了。两年前他带着助手陈淑华潜入洞头岛,开了这家海鲜楼,他是老板,小陈是账房。

海鲜楼倒是顾客盈门,生意兴隆,人声嘈杂,顾客基本也就是绥靖军的军官、地方上有头有脸的绅士和渔霸、土财主、小商人之类。

老方把汪洋和小林请进了一间小包间,也算是闹中取静,谈话刚刚转入正题,老方顿时变得愁容满面,唉声叹气的。他忧心忡忡地告诉汪洋,自从那个叫余占魁的情报处长上岛后,形势陡然紧张。这家伙是军统出身,变本加厉地加紧了对地下党的搜捕行动,交通站和电台都被破坏了,还牺牲了好几位同志。

汪洋上岛前去过地委行署,行署公安科的同志告诉他,洞头岛的地下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电台的联系也中断了,现在看来,这个军统出身的余占魁是罪魁祸首。

汪洋小声对老方说道:“电台我倒是带来一部,还有武器弹药。现在的关键是,必须最大限度地摸清敌军的情况,特别是港湾里敌军舰队的活动规律,这也是我上岛的主要任务,大军解放洞头,也就是近期的事了。”

一听说大军要解放洞头,老方那张菩萨脸顿时有了笑的模样。解放洞头岛,那就意味着对王云和绥靖军最后、也是最致命的一击,他这个当“媳妇”的,也就要熬到头了。“好好,我们一定全力配合大军渡海作战。”他突然变得情绪激动、斗志昂扬的。

酒足饭饱之后 ,老方提供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王云司令部一名叫周志武的军需官,有反正投诚的意向。

汪洋顿时亢奋起来,他站起来在地当间走了几个来回,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老方说:”马上接触周志武,与他摊牌,敦促他起义。”

老方开始不同意,他原则性强,汪洋这么干违反地下工作纪律。周志武是他的工作对象,就是摊牌,汪洋也不应该在场,况且现在还不到摊牌的时候。但汪洋坚持,好说歹说,最后,就连淑华也投了汪洋的赞成票。他认真想想,汪洋说得也不无道理,最后还是点了头。解放洞头迫在眉睫,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规矩也该改改了。他尽管原则性强,但不固执。

老方慢腾腾地站起身,踱出房间,他让店里一个叫刘三的伙计去请周志武,说辞是店里刚到了几条海鲫鱼,想请他过来尝个新鲜。

岂知刘三还没出门,周志武已经匆匆而来。

老方赶紧迎了出来,帮他支好自行车,然后带他进了楼上一间僻静的包间。

小林和淑华都回避了,包间里只剩下老方和汪洋。周志武见一个陌生人在座,猛一愣怔,微微蹙了下眉尖,还是在餐桌前坐下了。隔着桌子,他和汪洋互相审视着,尤其是志武,脸上的线条绷得紧紧的,眼里也溢出戒备和警觉的光,空气里仿佛飘漾着不和谐气息。相形之下,汪洋则较为放松和淡定,脸上线条舒展,笑容可掬,还客客气气地给志武敬了根“老刀”牌香烟。老方坐在主席的位置上,那张菩萨脸依然堆满了和气生财的笑容,但志武觉得,老方今天的笑容有点僵硬,热情客气后头似乎隐藏着杀机。

包间的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刘三手擎着一个硕大的托盘,新鲜的海鲫鱼,还有牛肉、花生米、炒粉干和酒水,依次上了桌。老方赶紧给志武斟酒。“吃吃,趁热,别客气,鱼是伙计直接从渔船上进的,新鲜。”他夹起足足有小半尾的海鲫鱼,放在志武面前的盘子里。

“不用客气,我自己来。”周志武摆摆手,制止了老方的继续,然后慢慢地用筷子把鱼分成小块,夹入口中,俄而自言自语地:“嗯,新鲜,好吃。”他是个聪明人,心里明白,海鲫鱼只是铺垫,尝鲜也只是个说辞,而桌子对面这位穿着绫罗绸缎、笑容可掬的年轻人,才是核心和主题。

海上起风了,逐渐增强的海风从敞开的窗户涌了进来,裹挟着丝丝凉意,吹得不结实的窗玻璃噼啪作响。老方起身,关上窗户,再合上脏兮兮、已分辨不出颜色的窗帘。

周志武是地道的温州人,和汪洋年纪相仿,长得也是五官端正,一表人才。抗战爆发不久考取了上海复旦大学,当时国难当头,偌大的华北倘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何况复旦乎?况且他也是热血青年。大三那年他便参加抗日救亡运动,毕业后参加国军打小日本。内战爆发后,在汤恩伯的部队里当参谋,京沪杭战役后成了解放军的俘虏,本想参加解放军,后来获悉父亲病重住院,母亲又频频催促他回家,便领了路费回到了温州城。

志武的家就在市区大南门的塘河边,父母经营着一家水产品商店,他俩起早摸黑地干,尽管店面小了些,但生意还是做得有声有色。只是他老爹长年累月地干,也终于积劳成疾,住进了医院,于是,他便给母亲做帮手。那天他去洞头岛,本想进一批新鲜鱼虾,恰逢王云的绥靖军招兵买马,他在招兵处看热闹,遇到了当年部队的拜把子兄弟——情报官余占魁。老余在京沪杭战役中和他一起被俘,在战俘营里,他隐瞒了老余情报官的身份,从而使他得以安全遣返回家。岂知回家不久,这家伙获悉胡宗南去了大陈岛,便急急忙忙地赶去投奔,还混上个一官半职,如今又成了王云身边的大红人——情报处长。在老余的撺掇下,他也报名参加了绥靖军,也混了个一官半职——军需处长。

在酒精的作用下,气氛开始缓和。汪洋和周志武你一杯我一杯地干着,他俩都是学生出身,大学里读的都是国文专业,从上海的复旦聊到杭州的东南,越聊越投机,志武脸上的线条已经完全舒展。汪洋打了几个回合的擦边球,看看火候差不多了,便给志武斟满酒,然后单刀直入、直奔主题。他话锋一转,明白无误地告诉对方,国民党大势已去,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力量可以改变历史的进程,如今63师陈兵温州城,解放洞头犹如探囊取物,是个明白人就要为自己留条后路。

  卢浩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