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019

小说:边缘人生 作者:周余行字数:3047更新时间:2019-10-04 16:52:56

2019年 冬

17年高考我如愿考上丹阳的警校,也就是父亲曾经的警校。

在丹阳的两年时间里我一直在查当年事情的真相,可“1997”清剿行动就像一个禁忌,无人提起无人过问,就像扔向河里的石子,终就荡起一层涟漪后再无波澜。

2月4号除夕,前天忠叔打来电话说除夕有行动就不能过来陪我过新年了,让我好好照顾自己。

我在小院里吃着刚下的速冻饺子,感叹这味道属实不怎么样,空中的烟花还是跟往常一样绚烂。

此时旁边的电话响了,我猜是忠叔,可却是陌生号码,我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声音:“我是“H”,想帮你父亲翻案吗?来丹阳港口。”这句话说完就挂了,再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在赶去港口的路上我发了条短信告诉忠叔说“H”约我丹阳港口见面。

丹阳港口,一望无际的黑,空无一人。

我到港口时,在船舶停靠的岸口隐约站着一个人。我缓慢向岸口靠近,在距离他三十米的地方,我停住了脚步。他正对着我,他全身一身黑,黑色帽衫遮住了他的样子,何况是在昏暗的港口,根本无法看清。

我朝他发问:“你是“H”?你为什么约我到这里?”

“林沂,想听我讲个故事吗?”

我搞不明白他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我继续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可他没有理会我说的话,自顾自说起来了。

曾经有一个和年纪相仿的孩子,他跟你一样,满腔热血,肩负信仰。他本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他却选择了另一种生活,路不是好走的,他选的那条路没有尽头,到处都是荆棘和危险。生活是黑暗的,可阳光永远都没有眷顾他,他迷失,又憧憬着希望,可希望渺茫,将他扼杀在深渊里。在罪恶的边缘游走,时常忘了究竟是谁,他比任何人都想做回自己。

有些人活在阳光里,还有人卑微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他活着要隐姓埋名,死后也无墓碑可立,无人祭奠。我曾问过他你有后悔过选择这条路,他说他从没有后悔过。

我心里顿时百味杂陈,:“他最后……”

“他最后被人杀害了,我连他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甚至他的尸身也没有留下!”

“你告诉我这些又跟我父亲有什么关联吗?”

他看出了我的疑惑,解释道:“等人到齐了,自然会告诉你!”

我暗自猜想等人,这人莫非就是忠叔。

“林沂”是忠叔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忠叔和江叔都来了。忠叔站在我旁边仔细询问我有没有是,有没有受伤,我说没事,我又问忠叔怎么那么快就到了,忠叔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那次新年不是陪你过的,刚才骗你的,傻不傻!

而此时对面的他不以为然说道:“好久不见,何忠!”

熟悉的声音唤醒忠叔的回忆,而对面的他也脱下帽衫。

忠叔看到他的脸震惊不已:“李舜华,怎么可能?你不是十九年前就死了吗?”

忠叔又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你是“H”!”

“想不到,我是“H”。”李舜华笑道。

“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当年消失不见?”我质问道。

“李舜华,十九年前假死逃走,煞费苦心引我们入局,究竟意欲何为?”忠叔道。

“阿忠,林沂,跟这种人费什么话,置同伴的生死而不顾,简直就是死有余辜。”江叔在旁边说道。

“李舜华,林澋在狱中突然死亡是不是你做的。”忠叔问道。

“这可和我无关,你不妨问问他!”李舜华看向了江叔。

江叔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嘲笑道:“李舜华,你是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挑拨离间!”

“江川,不,苏衍,你藏得还是挺深的,那么多年他们都没有发现你的真实身份!”李舜华嗤笑道。

“苏衍”忠叔反复念着这个名字。

“苏衍是苏升的儿子,估计没有人会想到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居然会去当警察!”

“怎么可能?当年的资料说苏升并没有娶妻生子,怎么可能有会冒出苏衍这个人。”忠叔还是不肯相信。

“阿忠,我就是江川,肯定是李舜华故意编造的,他就是在离间我们。”江叔说道。

“苏衍,事到如今了,你还在自欺欺人!你还记得卢卡吗?”李舜华逼问道。

江叔听到“卢卡”这个名字,往后退了几步,他在紧张和不安。

“你怎么会知道卢卡?”江叔问道。

“我怎么知道?苏衍,卢卡是我的亲弟弟,当年你残忍杀害了他,你还意思在这里跟我装好人!”李舜华道。

“卢卡是我杀的,林澋也是我杀的,那怎么样,他们就该为我父亲偿命。”苏衍冷笑道。

忠叔红了眼,冲上去打了苏衍一拳。苏衍被打倒在地。

忠叔就这样看着他“林澋,他是你的兄弟,你居然……”

苏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若无其事站了起来,说道:“他杀了我的父亲,就该为我的父亲偿命。”

忠叔将枪指向了苏衍,苏衍神色未变说道:“阿忠,我身上绑了炸弹,只要你一开枪,我们就会同归于尽。”苏衍说完突然向我冲了过来,他用刀架在我脖子上,逼迫李舜华和忠叔向后退。苏衍也一步步往后移到岸口,他想跳海。忠叔看出了他的想法,警告他不要乱来。苏衍在我的耳边说道:“林沂,让我送你和父亲团聚吧!”

忠叔大喊道:“阿川,你忘记了我们在烈士纪念碑立下的誓言吗?永远都不会站在正义的对立面,阿川,记住,你是一个人民警察!”

苏衍的手在颤抖,可是他还是在往后退。

李舜华眼神示意忠叔,忠叔收到示意准备向我跑来。

苏衍的一半脚已经悬空在海面上,我感受强烈的坠落感,我闭上了眼睛。

在即将坠入海里,苏衍松开了对我的牵制,将我推了上去的过程他说道:“我希望下辈子能真正做一个人民警察!”

赶来的李舜华和忠叔接住了我,忠叔随后说炸弹要爆炸了,他用手揽住我的肩膀我们连忙卧倒。

所幸炸弹并没有波及太远,爆炸声也没有影响太广,就像这燃放的烟花爆竹声在这除夕夜在正常不过了。海面激起水柱后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

忠叔凝望着海面许久,我看到他的眼角有泪,可他又连忙擦掉。对我说道:“该走了!该走了!”

我知道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感情,他恨他,却也不忍,甚至不想恨他。

2019年3月4 号

不惑的人走到了尽头,路的尽头是他久违的阳光。

父亲的案子翻案了,但是父亲的身份还是对外界保密了。忠叔决定待在北方,但他偶尔会回来看望我,李叔说自己心愿已了,该去远方走走。

临走时他留给我一封信,信解答了我的疑惑。

信上说他所讲的故事中的那个孩子就是他的亲弟弟李舜英。20世纪90年代初期,冰毒开始“登陆”在大陆,其部分原因在于西北盛产可以提炼麻黄碱的麻黄草。南方丹阳两大黑社会组织不仅参与洗黑钱,他们主要的经济收益来自于冰毒,他们从西北引进原材料,用大价钱聘用专业人才为他们效力,在借用港口的运输,将他们的毒品散发到全国甚至海外,警方苦于没有关键性证据,无法歼灭黑势力。1994年李舜英化名“卢卡”卧底在升龙堂,收集犯罪证据,而李舜华也参与此次行动,卧底在三清社。可就在“1997”清剿行动的前一年李舜英被人杀害,他的尸体被肢解丢入海里。李舜华查到是有人将李舜英的卧底身份告诉了苏升。而此人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李舜华当时怀疑是黑道的人或者是警方的内鬼。李舜华一直没查到凶手是谁,但是计划不能停止,所以才有“1997”行动的出现。可在行动结束后也一直没有查到凶手,在我父亲突然在狱中死亡,李舜华觉得不对劲,查到了江川,又找到苏升的以前退出江湖的兄弟,得知了江川的正式身份,所以煞费苦心假死,只是想找到当年杀害李舜英的凶手。

也许一切都是毫无关联,却又偏偏紧密联系。

丹阳公墓

我望着前面一字未刻的墓碑说道:“爸,妈,林沂回来了!”

  周余行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