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洞窟遇熊 追兵进山

小说:红颜无老死 作者:退役校尉字数:5316更新时间:2019-12-01 09:35:07

谢迁安翻出一个火把,洒点松明子点燃了,一手高高举着,一手握着弯刀,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洞里面去了。司午衡掏出短弩,在洞口里侧一处凹陷的石壁里靠着避风,一边打量外面。虽然天上有月亮、地面有积雪,但因为松树林的遮掩,外面的光线依然很黯淡,只能看到十几步远。这个距离,稍不小心,被野兽扑上来都来不及反应。

尽管再三提醒自己要警醒,可司午衡又不自觉地走神了。女人的天性就与杀戮的生活相矛盾,在日复一日的战斗中,司午衡已经差点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女人。可这种天性并未消失,只是深深地潜伏了起来。现在无意中被唤醒,就开始干扰司午衡的正常行为。

就在司午衡胡思乱想的时候,山洞深处忽然传出来一声野兽的咆哮,司午衡悚然而起:“不好,是黑熊!”

北山中有三种常见的猛兽,分别为老虎、黑熊、野狼。这三者各有各的凶险,都不好对付。

当司午衡端着短弩跌跌撞撞跑到山洞深处时,打斗已然结束。谢迁安被一头黑熊死死压在身下,左臂还在黑熊的口中。那黑熊也不动弹,咽喉中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司午衡一听就知道,这是鲜血进入肺部导致呼吸不畅的声音,这头黑熊显然已经不行了。

“谢大哥,你怎么样?”司午衡连忙捡起谢迁安掉落在地面的火把,晃一晃把它从濒临熄灭的状态重新点燃。这动作看似简单,实际也是个技术活。手法不好的人,非但不能把火把晃燃,把它彻底弄熄灭倒是有可能。

谢迁安只露出一个脑袋:“还好,不过很可能胳膊断了!这畜生咬得死死的,我也不敢用力,怕把胳膊彻底弄断了!”

司午衡闻言,放下短弩掏出短刀,朝黑熊又短又粗的脖子上狠狠捅了一刀。黑熊发出一阵哀鸣,终于把嘴巴松开了。看谢迁安的胳膊滑落出来,司午衡奋起全身力气,把黑熊推到了一边。

“谢大哥,你先别动,我看看你的胳膊!”

谢迁安苦笑一声:“我也没力气动了!这还多亏了那群狼……呀,不对,我这条腿好象也动不了!”

司午衡吓了一跳:“我看看,哪条腿?”

其实不用司午衡检查,谢迁安已经感觉到,不单自己的左手肘关节脱臼,左脚踝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唯一的幸运,是胳膊没有被黑熊彻底咬断。这还要感谢那群阴魂不散的野狼,因为它们随时可能出现,谢迁安、司午衡的左小臂上一直绑着一圈树枝。

当时的打斗也很短暂。火把的光线不好,谢迁安并未发现黑熊。而黑熊早听到了洞口的动静,一直躲在洞窟深处。等黑熊咆哮着扑上来时,谢迁安下意识地用左手拿着的火把去吸引黑熊,结果被黑熊一口咬住手臂。黑熊脖子一甩,就把谢迁安甩了起来。与此同时,谢迁安借势,将右手的弯刀捅入了黑熊的胸口要害。

那黑熊足有四、五百斤中,受伤倒地,就把谢迁安死死地压在下面。谢迁安支撑不住,落地的时候扭着了脚踝。只是他被黑熊压得死死的,以为只是被压得脚疼,却不知已然脱臼。

司午衡并不会接骨,谢迁安却有祖传的法子。稍微恢复点力气后,他用右手握住左腕,找准位置之后,使劲一拉一推,就听得咔吧一声,脱臼的关节又连了回去。谢迁安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午衡,你帮我把胳膊固定一下,没有十来天,这手是动不得了!”

按照谢迁安的指点,司午衡又去找了两根粗大些的树枝,做成夹板把谢迁安的左手固定住,然后吊在胸前。

“谢大哥,脚踝怎么办?”

谢迁安喘了口气:“脚踝不比手肘,我使不上劲,还得你帮忙才成!你先帮我把靴子脱下来……”

司午衡费了半天功夫,好不容易才把谢迁安左脚的靴子扒下来,又情不自禁地抱怨了一句:“你这脚可真够臭的!”

为了行动方便,谢迁安的靴子做得很紧。现在脚踝受伤,虽然司午衡很小心,可要脱鞋就必然要压迫到伤处,谢迁安差点没疼晕过去。听得司午衡抱怨,谢迁安勉强笑道:“你这要求可高!我的鞋袜至少个把月没换,能不臭吗?你也别笑我,把鞋脱下来,没准比我还臭!”

司午衡嘴里说臭,可并没有真的嫌弃。她依着谢迁安的指点,把他的左脚端端正正地捧起来,一手托着小腿下部,一手握住脚掌:“谢大哥,是这么推吗?”

谢迁安咬着牙:“你先慢慢把脚掌拉开,然后朝这边使劲推上前!”

司午衡试了一次。

“呀,偏了,再靠左一点!”

“呀,不对,不是靠你的左边,是靠我的左边!”

也不知幸运还是不幸,在谢迁安的指点下,司午衡尝试了十几回,终于把他的脚踝复位了。到这时,谢迁安已经出了身透汗。

“午衡,帮我挪到黑熊那边,我倚它身上,还有,帮我找点盖的来。里面一身臭汗,外面一身熊血,一会就该冷了!”

把谢迁安摆弄好之后,司午衡在他旁边坐下了:“谢大哥,你这一受伤,回头可怎么办?”

谢迁安摇头:“走一步算一步吧!咱们也是倒霉,洞口明明什么痕迹都没有,想不到里面还有这么大一头黑熊。这洞里也没有多少野兽的腥臭味道,估计不是黑熊长期居住的洞窟。我估摸着,这畜生大概刚刚从冬眠中醒来不久,结果遇到这场大雪灾,它就临时躲到这里面来了。它是雪停之前进的洞,所以外面的雪地里没有痕迹!”

司午衡展颜一笑:“有这黑瞎子也好,至少狼不敢进来了!”

谢迁安点头:“这倒也是!狼的鼻子可比我的好使,我要是有狼鼻子,打死也不敢进这个洞!”

“嗯。那你歇息一阵,我去洞口守夜。虽然狼不敢进来,追兵可不会害怕这个!”

谢迁安叫住了她:“你也不用去!山里地形崎岖,加上到处都是雪窟窿,没人敢夜间行动!”

雪窝子也罢、雪窟窿也罢,都是一个意思,也即被深雪填埋的低洼地带。一旦掉进去,很可能就爬不出来了。雪地里登山,除了雪崩,这就是最大的自然危险。

司午衡一想也是,就没有再坚持:“那你好好睡,我去点篝火!”

谢迁安再次摇头:“在这山洞深处,靠在这黑瞎子身上,暖和着呢!再说了,长刀在手,美人在侧,真是皇帝也比不上……”

司午衡有点生气了:“谢大哥,你瞎说些什么?”

“好吧,我不说了,睡觉!”

谢迁安心里也觉得有点奇怪:“自己怎么变得这么轻薄了?不过这女人总是要哄的,普天之下,除了嫖客,大概也就皇帝不用哄女人!”他却不知道,司午衡生气的不是自己言语轻薄,而是不愿意提及那位高高在上的皇帝。

看谢迁安退让,司午衡心里又有点后悔。可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转圜,只好也闭上眼睛休息。她是不知道谢迁安心里在想啥,要知道的话,估计能再把他的胳膊和腿都弄脱臼了!

谢迁安也不知道,他心目中唯一在女人面前的地位可以与嫖客媲美,不用哄女人的皇帝,现在就在哄女人。

“梅妃,别生气了,回头朕找时间陪你去沉溪看桃花!”

成德皇帝今年已经五十岁了。他的生活条件虽然好,可日子一直过得战战兢兢的,所以还算白净的面容上,也添了许多皱纹。梅妃却才十六岁,正是豆蔻年华青春靓丽的时候。即使撒娇生气,看起来也是宜喜宜嗔。

“陛下又哄臣妾!过年时,陛下就说陪臣妾出去看梅花,说得可好听了,爱妃,你既然姓梅,就该去羞一羞那些梅花,看看到底谁漂亮!结果梅花都谢了也没去成,现在又说要看桃花!”

“梅妃,是朕食言了!不过你也知道,如今朝堂内外并不安稳,朕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啊!”

还是最初从张真人那遗留下来的臭规矩,天命皇朝皇帝正式的后宫只有十五名,分别为一皇后、四贵妃、十嫔妃,简称一后四妃十嫔。嫔妃超出这个数目的皇帝,就不能视为天命皇朝的正统传人。张真人出于什么心理提出这种无聊的要求,后人无从揣测。反正皇帝不缺女人,有没有名分不是关键,没有人为了这个去挑战张真人的权威,所以这规矩没人去破坏,一直执行得很好。

昏冥侯在位的时候,皇宫内比较热闹。这位废帝天性好色,与前面历任好色的皇帝一样,他也不敢明着突破张真人留下的规矩,只是以选拨宫女为理由,在宫内养育了庞大的后宫。宫女多了,太监自然也多,当时的皇宫之中,向小辛子这样的底层小太监,统统都是睡大通铺。

成德皇帝上台后,一改昏冥侯的做派,把绝大多数宫女都遣返回民间去了。宫女少了,太监也大幅削减,皇宫的住房才宽敞起来。小辛子的品秩虽然不高,因为贴身伺候皇帝的缘故,也被单独安排了一个小院。

与昏冥侯不同,成德皇帝并非沉迷女色之人,相反,他甚至可以说是用情专一。因为原来的妻子亡故,夺得帝位之后,成德皇帝也没有再立皇后。四个贵妃倒是齐备,嫔妃也配了几个,可多是出于延续子嗣和政治平衡的需要,谈不上多么深厚的感情。皇后之位空缺,那几个嫔妃也就罢了,四个贵妃之间,却少不了一番明争暗斗。

对于贵妃之间的龃龉,成德皇帝并不点破,也很少直接干预,反而是和稀泥的时候多。今天就是这样,梅贵妃因为些琐事与祢贵妃怄气,但不敢在成德皇帝面前明说,便开始撒娇放赖。成德皇帝早从贴身太监小辛子那里知道了根由,可梅妃不明说的话,他就装作不知道,只是耐着性子从侧面哄几句罢了。

“陛下偏心,那陛下怎么还陪着祢妃射猎去了?”

成德皇帝脸一板:“不要瞎说!祢妃家学渊源、学识广博,朕是让她去改进兵器司新出的连弩,与射猎又有什么关系?”

梅妃不敢多说,只是撅起红嘟嘟的小嘴表达不满,人却乖巧地过来给成德皇帝捶腿了。

看梅妃还算听话,成德皇帝顺势轻轻搂住了她:“不早了,咱们歇息吧,朕还指望你早日诞下龙子呢!”

梅妃一边发出娇喘迎合成德皇帝的动作,一边心里嘀咕:“不立皇后也不肯立太子,有了三个儿子却还要拼命耕耘,我们的这位皇帝,他的心思可不好猜啊!”

成德皇帝在梅贵妃身上努力耕耘的时候,谢迁安、司午衡再次遇险。谢迁安错估了形势,他以为没人会冒着生命危险连夜在雪山上赶路,可赤温根本不在意手下的死活,驱赶着王庭卫士在前面探路,顺着足迹追了上来。

把时间回拨一天,到前一天的凌晨,谢迁安、司午衡离开温泉旁边的石缝不过半个时辰,赤温、屯伦就带着队伍赶到了。这支队伍总共有一百零七人,除了狼王吉木塔直属的一个百人队,赤温、屯伦还各带了两名自己的王庭护卫,以及那个带路党朗格尔。

按照狼族的规矩,王庭护卫都归狼王统帅,但王族还有后妃、王子、公主需要保护,所以狼王又分别给他们划拨了数量不等的王庭护卫。这些护卫名义上也由狼王直接统领,实际上却是这些王族成员的亲信。

为了巩固王权,王庭护卫的大头依然集中在狼王麾下。现在吉木塔拥有一支多达五千人的王庭护卫大军,赤温、屯伦这样的王子,名下却不过是十来个王庭护卫。说白了,狼王的王庭护卫是其直属的禁卫军,王族其他成员的王庭护卫不过是贴身保镖,虽然都是狼族的勇士,两者的规模和作用完全不同。

王庭护卫配置豪华,正式行军之时,都是一人三马,分别为冲锋陷阵的重马、耐力优秀的走马、负担辎重的驮马,其中又以重马尤为珍贵。善于长途奔袭的走马也很贵重,但终究是比不得重马。这次追击凶手,也用不着冲锋陷阵,为了不干扰战马的养护,赤温只带了走马与驮马,按一人双马的标准组织行军。

一百零七位狼族勇士,两百一十四匹高头大马,还有十几条牧羊犬,这样一支队伍,用来追缉两个南蛮,已经是杀鸡用牛刀了。正因为这个,赤温生怕跟丢了凶手,在那个骑射者朗格尔的带领下,一路马不停蹄地循着足迹追了上来。

“禀三王子、四王子,石缝里面的灰烬还有余温,那两个南蛮应该没有走远!”

赤温有点懊恼地蹲在一匹枣红色的走马旁边:“马蹄瘸了,即使养好,以后也只能当驮马用了!这两个南蛮,居然还会挖陷阱。兀尔矢,你赶几匹驮马在前面探路,不要再折损了走马!老四,你怎么说?”

屯伦正站在那副马骨架旁边:“吃得好干净,看来这个狼群不小。兀尔矢,你帮我看看,到底来了多少狼?”

兀尔矢也是典型的狼族,高大健壮虎背熊腰。他是狼族王庭卫士百夫长,山地猎人出身,作战勇猛无比,却没太多算计,也不懂交际。虽然战功赫赫,也只混了个百夫长。可狼族高层都知道,兀尔矢有真本事,这次赤温带人来追捕凶手,就挑选了兀尔矢具体指挥。

狼族之中,牧民、猎户并没有特别明显的界限。总体说来,平地草原的狼族以放牧为主、狩猎为辅,山地的狼族则以狩猎为主、游牧为辅。北境贫瘠,山地更是如此,所以狼族的山地人口更为稀少,生存也比平地牧民更加艰难。

听得屯伦吩咐,兀尔矢走过来,仔细端详了一阵周围雪地上的脚印和那具马骨:“禀四王子,大概十几头狼,确实不少了。不过这马肉也不都是狼吃的,这上面有些切割的痕迹,那两个南蛮肯定割了些马肉带走了。”

屯伦还想说点什么,赤温却吆喝起来:“凶手就在前面,老四,咱们抓紧赶路,不要跟女人似的纠缠这些细枝末节了!”

狼族崇拜武力,最敬重的是力大无穷、作战勇猛的勇士,最看不起的是文弱的男人。赤温言语之中,隐隐地把屯伦与女人相比拟,按照狼族的风俗,已经是严重的羞辱,直接拔刀决斗都有可能。可屯伦性子隐忍,只是微微一笑就过去了。

大队人马又往前走一截,然后停住了。

“三王子、四王子,前面的足迹往山上去了。此外,山脚下还有三匹马的尸体,是刚刚被狼咬死的!”

一听附近可能有狼,赤温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双脚一夹马镫:“走,看看去!”

一棵大树的旁边,倒着三匹马,脖子上的血都没有完全凝固。周围的雪地上,有许多零乱的野兽足迹。

兀尔矢上去摸了一把:“肚子还是温热的,确实刚死。这些南蛮真是可恶,故意把马拴在这里喂狼!”

屯伦点头:“看来昨晚在温泉那边袭击他们的就是这群狼,大概是发现狼群还在尾随,所以把马匹拴在这里吸引狼群,自己则上山了!”

  退役校尉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