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泰森来上海

小说:公元五千年 作者:张光光字数:4509更新时间:2020-01-12 11:42:18

建康今天在机场接人,船造好了,尼古拉耶夫海洋管理局人今天来接船。见面后泰森向建康介绍了船长和大副。

建康带着他们来到码头。一艘新建的大型海洋环境测量船停靠在泊位上,主要功能是测量水文、海底地貌暗及礁情况,为航行提供数据参数。建康介绍说已经全部完工,就等他们来接船,把有关船体资料移交过来,按规定双方一起进行海试,没问题就可以开走。

一行登上船来到驾驶室,船长启动了燃机,大副启动通讯导航各类机关与导台进行通话,导台通知一号水道出港。泰森命令起锚,随着一声“呜”长鸣,船开始慢慢横移离开泊位,沿一号水道慢慢出港。

远眺烟波浩渺的东海,海天一体、云雾迷蒙,今日风高浪大,海浪拍打船体浪花似银,是试航的好天气,太风平浪静难测试设施性能。泰森命全速航行,建康在旁边介绍船体各种性能参数,这艘六千吨巨轮也可以当海上救援和综合补给船使用。

船已经驶向外海,海水也由黄变蓝,由于风大海面上船只不多,两艘大型货轮在迷雾中飘荡。

突然大副报告,船后一只快艇快速驶来。泰森和建康舱外用望远镜观看,一艘摩托艇上一男一女兴致勃勃地冲浪,大概距船五海里。泰森说不管他,年轻人在恶搞挑战极限。

不一会摩托艇冲到驾驶室旁边,男孩向他们惊叫,“喂,哥们,有没有水,甩两瓶下来。”女孩在向他们挥手。

建康走到船舷旁向后挥手,示意他们快回去。

泰森命令减速,两船并排太近容易相碰。看着摩托艇超了过去,但从前面绕个大圈又回来了。

摩托艇上的女孩说他们可能没听见,再绕到这边喊话,她口干舌燥想要点水喝。

“哥们,甩两瓶水下来。”女孩见没回音,“再近点,再近、再近。”

泰森一看马上要撞上了,命令停船。

这时一个巨浪掀过来,摩托艇失控朝着船头右舷撞了过去,只听“咚”巨响摩托艇被撞碎,俩人被重重地摔在船体上又失落海水里。

泰森命令船长呼叫增援,与建康跳入水中救人。俩人被救起,但昏迷不醒,海水殷红。

不多时直升机疾驶而来,泰森命船长返航,与建康随直升机去医院救人。

到了港务局医院,医生确诊男孩肋骨与小腿骨折,女孩胳膊前臂与肋骨骨折,俩人都被紧急送入手术室。

医生正在给大力做手术。一根直径五毫米的钢针扎进大腿骨折处,上面有摄像头里面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医生坐在电脑前仔细观查,左右移动喷头对准骨头裂缝,反复比较两腿确认准确后启动喷涂,钢针头部喷出胶水状骨质材料,喷头围绕裂缝一圈焊接完毕抽出,将伤口缝合手术完成。现在的医生快成电焊工了,两道手术共计一小时。

泰森从女孩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找到证件,知道女孩叫亚男、男孩叫大力,为他们办理了入院登记,又写了份事情经过。见医生慌忙从手术室出来,来到服务台说血库没B型血了亚男手术要中断,调血来不及让马上广播请志愿者献血。

泰森跟医生说不用广播,自己是B型血。马上抽血化验准确,手术得以继续进行。

二个小时后,亚男被推出手术室,俩人都打了麻药在昏迷中。

晚上八点多,建康带船长和大副来探望,告诉他船被撞个凹要维修,大概要半个月时间。建康边看病情报告边问俩人为什么向船逼近?泰森说不太清楚、没听清男孩吼什么,船长和大副也说没听清,要不是减速他俩伤势会更重。

建康发现他献血四百毫升,说超过剂量身体会受不了的。泰森说情况紧急、否则手术中断,不管怎样也是我们撞的人家,正好有时间可以照顾他俩。见亚男满头是汗,拿毛巾给她擦脸,仔细观察她脸上的划痕,小心翼翼地为她擦。亚男突然醒了,呼吸对呼吸、又靠的很近,双方各自内心涌出一股激情。

“是你救的我们?”

建康说:“不光救了你们,还给你献了血。”

泰森说不光他一人,指着健康说俩人一起救的他们。

“大力怎么样?”

“稍微严重些,小腿骨折,三个月后才能下地。”告诉她她的情况比大力好点,很快能下地。

亚男埋怨自己不该闹口渴,大力就不会追着大船往深海跑,也不会靠的这么近出事故。

正说着话亚男电话响,右手被夹板夹着、左手打着吊针没法接电话,泰森帮她接了电话用手放在她耳边,双方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热量。

“亚男,你今天咋没来跳操?”

“文静。来不了。”

“怎么了?”

“住院了,骨折。”

文静问严不严重?亚男告诉她不算严重,主要是被人救得及时,慢点可能喂鲨鱼了。她与文静在同一小区,俩人经常一起跳操或打网球。俩人在电话里聊天,还让泰森照自己让文静看,告诉她就是这个人救的自己,电话里嘀嘀咕咕说不完的话。泰森老这么举着手挺累的,不断换个手帮她拿电话,看这架势一时半会说不完,就让船长帮着拿电话,带建康和大副去隔壁病房看看男孩醒了没有。

他们刚离开海伦进来了,亚男手术时她打电话给泰森,问到上海没有,得知出事了特意来探望。亚男见来者面熟,就让把视频对着海伦让文静帮着看看是谁?文静告诉她是海伦,电视里播放的太空妈妈海伦,电视里播放专题时把海伦称为太空妈妈。

亚男开始多高兴,转念一细想不对啊,太空妈妈自己不认识,又咋知道自己住院?

海伦见视频里是文静很惊喜,问她咋认识文静?亚男说她住文静楼上多年邻里。亚男问她是来看自己的?海伦告诉她泰森是她前夫,孑身来上海接船,她得知海上出事特来探望,问泰森哪去了?

亚男听前夫、孑身,这两词给人带来美好想象,惊喜间情不自禁问。

“单身!”

海伦告诉她没错,看她表情猜个八九不离十。

文静在那头说别老让人家举着手拿电话,说马上过来想和她俩聊聊。

刚放下电话泰森一个人回来,见到海伦热情拥抱。海伦说他来的太是时候,明天就去西昌,然后隔离两天,第三天升空。泰森听后一愣怔,一升空生死由命、成败在天,却不敢流露出来。海伦问他想啥呢?泰森掩饰着内心焦虑说没想啥,为她俩相互介绍后,让船长为他们拍照留念。

亚男问大力醒了没有?得知醒了后,想过去看看他,咋过去呢?泰森左看右想,坐轮椅蜷身子不方便,躺在板车推过去又没有。海伦看他笨头笨脑的,对他说道,“你把她抱过去不就完了嘛。”泰森这才双手抱着亚男,海伦举着吊瓶来到隔壁。躺在泰森怀里亚男喜上心来,太空妈妈真善解人意。把亚男放在大力床上靠着床头,俩人惜惜相依。

半个小时后文静过来,见着亚男问她骨折咋还那么高兴?文静埋怨他俩这么不小心,还跑到深海去,没被鲨鱼吃了算万幸,幸亏人家救援及时,真得好好感谢人家。海伦给文静介绍了泰森,说英雄救美应该的,历来留下佳话,用不着谢。

海伦看用不上这么多人照顾,让建康带船长和大副回去。泰森也劝他们回去,让明天在泊位上静态检测。文静觉得泰森照顾亚男不太方便劝他也回去,海伦捅捅她腰。泰森表示留下照顾他们,说等修船回去也没事,见亚男又不吭气文静就没再劝。

送建康他们走时,海伦和文静走在后面,悄悄贴在文静耳边说有情况。文静听后含笑领意,船碰在一起心也碰在了一起难得,悄声问海伦咋调教的老公,人好心善、个个仪表堂堂,有什么法宝啊?文静说她在家处处由着他俩,自己像个小保姆和小秘书。海伦说男人与男人不一样,你这个小保姆可管着全球,他俩每天多忙,小文秘却扛着天下事。

海伦告诉她前羿干工作走火入魔,有一次前羿忙工作半夜没回家,自己去办公室去找他,走到他跟前他没抬头问她找谁?还有一次回家走错了门,推门进去看见人家一家人在做爱,吓得赶紧出门。

文静听后嫣然而笑,说有一次前羿半夜起来上厕所没回来,她左等右等不见人起来找,到处找不见人就去喊乔毅,掀开乔毅被子发现他在里面睡着,俩人都不知道。第二天早晨起来才发现,上厕所回来走错了门钻进乔毅被窝里。说得俩人咯咯地笑,海伦大概知道他们是咋睡觉的了。

文静告诉海伦安娜的事乔毅怀疑了,自己告诉了前羿,他没说办错。海伦问她乔毅会不会生气?生气倒不会,总不至于安娜是他女儿就低人一等,以后不让他看见就过去了。俩人边走边窃窃私语。

屋里就剩亚男和大力,亚男问大力泰森怎么样?大力说人好,要不是人家咱俩早进鲨鱼肚子里了。亚男含笑,人家说的不是这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

“看你傻样,这都不懂。”

“哦,挺好、挺好。就是远了点。”

亚男告诉他这种情况婚后三个月可以调过来,大力觉得这样就亏了她,三月内身旁只有一个男人,又问泰森有没有此意?亚男说海伦在暗中撮合,她感觉泰森也有此意。

海伦回到家,见他们仨房门关着的,用手推却推不开,就梆梆地敲门。门开后看仨人六神无主地站着,问他们在干啥,支支吾吾地说不清。

原来看海伦走后三人聚在一起合计,开始问刘永明婴儿的衣服太空部是否有所准备?刘永明说衣服没准备,婴儿计划用太空旅行袋接回。英布和宋濂认为不行,自己的孩子怎么能用旅行袋像拎猫拎狗一样拎回来,孩子在里面多憋气。三人决定不用旅行袋拎孩子,上街去找婴儿衣服,准备孩子生下来穿,太空没有保育院一切得靠自己解决。

在街上转了老半天没找到,现在家庭不养育小孩,超市自然没这些东西。像孩子穿戴及学习用品这些东西,生产厂家按计划直接送保育院和学校。三人又找到保育院。

保育院人问拿着医院出生证明,把孩子抱过来,找衣服干吗?三人解释孩子还没怀上,先把衣服准备好。孩子还没怀上准备什么衣服,不是捣乱嘛,要撵他们走。三人忙拿出证件说明情况,人家把他们带到亮点的地方辨认,认出是他们,打开库房门让他们在里面随便挑选。

里面婴儿衣服琳琅满目,挑男孩还是女孩衣服?刘永明认为选女孩衣服,宋濂和英布说万一生男孩呢,穿女孩衣服不像话。最后决定男孩女孩各选一套。选多大的呢,又犯嘀咕?刘永明说孩子生下来大,究竟多大也没个准数,干脆大小都选点。大大小小、男孩女孩加在一起衣服就一大堆了。刚回来正比划着衣服海伦回来了,三人慌忙把衣服藏起来才开门。

见他们三人神色异样,问在干啥又吞吞吐吐,很不高兴,夫妻一场虽然没圆房,但总不至于经常偷偷摸摸背着人做事。海伦气得转身想走。

三人这才战战兢兢地说明晚上干啥去了,还把一堆婴儿衣服拿给海伦看。

“这么多衣服,你们想撑死我?”

海伦见状哭笑不得,拿着衣服一件件数,共八套十六件,谁一胎能生这么多?不过看见自己男人想着这些事,够难为他们的,自己都没想到该给孩子准备点衣服,让孩子在太空光着屁股确实不好。

三人赶紧解释不知道生男生女、或者双胞胎,不多准备点咋行?海伦一听笑遂颜开,多准备些确实没错。

“亲爱的老公们,错怪你们了,这些事应该我操心的。”海伦挨个亲吻着他们,向他们表示歉意。

见海伦高兴了,三人拿着各自选的衣服给海伦看,让她评价谁选的好。海伦说都好,问刘永明衣服咋处理?他说整理好交给发射场后勤处,他们会提前送上飞船。又问刘永明婴儿拉屎撒尿这些事有没有准备?刘永明说准备了两套,男孩女孩各一套。

英布问万一双胞胎,双男或双女同时拉屎撒尿咋办?刘永明说这问题还真没想过,表示明天向后勤处反映一下。宋濂说明天下午飞西昌,现在反映来不及,飞船也早造好了,还是自己准备些尿不湿带着吧,万一真出现这种情况也能应个急。英布说应什么急,三个月得准备多少?宋濂说总不可能双胞胎每次都同时拉屎撒尿,建议喂奶时间隔着喂,尽量避免这种情况。英布认为可以,明天上午再去保育院,多要些尿不湿带着。

海伦看着他们操心这些事,觉得老公们很可爱。

  张光光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