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雨夜谈人生

小说:天山剑侠 作者:凌萧飞雪字数:6310更新时间:2020-04-22 08:23:15

“柳春!杨柳春!”金大宝大喊一声,蓦然惊醒,发现是南柯一梦。睁眼时天已大亮,一抬头就看见一名女子正微笑着看他,金大宝不由得脸红了。杨柳春嘻嘻笑道:“金大傻,快把烧饼吃了,吃了好赶路。”说着变戏法似的从衣袖里拿出一袋干粮,在金大宝的眼前不停摇晃着。金大宝赶忙起来洗漱和整理衣冠,做完这些后一边吃着烧饼,一边和杨柳春走出门去。 金色的阳光洒在蜿蜒曲折的山间小路上,金大宝打了个呵欠,说道:“这里的空气真是好,只不过天气闷热了些。对了,我的白马还在集市那边呢,还要不要去拿?”杨柳春摇摇头:“不用了,多费那个功夫干啥。我们一直往东走,走个几百里的山路,就到京城了。那是鞑子皇帝从小生活的地方。那里啥都好,毕竟是天子脚下,可那些有钱的人家倘若没人当个官,是不会住在京城里的,否则家中女子遭殃不说,还可能惹出很多祸端来……”金大宝叹息道:“所以如果有单身的美丽女子前往京城,必定身怀高强的武艺。”杨柳春道:“那不一定,很多美女就爱往皇宫那里跑。谁不希望得到皇上的宠幸呢?甚至为了和皇上共度良宵,即使第二天就死了,也无怨无悔。”金大宝摇头道:“这就有点不可理喻了。”杨柳春道:“这很正常啊,皇帝喜欢美女,就愿意把荣华富贵都送给自己喜欢的人,却不需要她付出什么。哪个人不喜欢荣华富贵呢?没有一定的金钱地位,很多时候连活下去都是一种侥幸,这就是时代的悲哀!” 他们一边说话一边在山道上快速前行,不知不觉日已正午,金大宝的肚子又叫了起来。正要从包里拿出干粮,忽然听到一阵刀剑交鸣的响声从前方不远处传来。杨柳春道:“我们去看看!”牵着他的手,施展绝顶轻功,如两片飞叶一般在树丛间缓缓飘落。他们隐蔽在一颗山石后面,金大宝看清楚了,是两个穿着官服的人和一名和尚正打得不可开交。和尚体肥力壮,将一把禅杖舞得呼呼作响,两个穿官服的武功也不弱,手里各挥舞着一把长剑,三人的身影上下翻飞着,金大宝感叹道:“好功夫!这和尚是少林寺僧人吧?难不成得罪了当官的?”杨柳春点点头:“鞑子皇帝和少林寺作对已经很长时间了,他们憎恨中原的佛教,想要毁掉少林派的僧人,所以常常找机会挑事。还好少林寺众僧并不是好惹的,我们就好好欣赏一下少林派的武功吧。” 杨柳春的声音听上去成竹在胸,似乎相信和尚必胜。金大宝便也放松了心情,和杨柳春紧紧贴着身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的打斗。看到紧张之处,杨柳春紧紧抓住了金大宝的手,金大宝的脸顿时红了,幸好杨柳春没看见,她刚开始的时候还和金大宝讨论双方的招式,到后面似乎看得入了迷,一句话也不说了。金大宝本来就不太爱说话,也就乐得在心中暗暗揣摩起少林派的武功来了。可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杨柳春,想到昨晚偷看她睡觉的情形,一时意乱情迷,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就在这时,忽听左边那位官人大喝一声:“什么人!”猛地抖起一阵剑光,随后跳出圈子,一伸左手,向着金大宝藏身的石头这儿抓了过来!金大宝一惊,寒冰剑已然出鞘,只见一道白光裹挟着寒冰之气,迅速向官人的手掌劈了过去!杨柳春也飞了出来,却坐在旁边的另外一块石头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打斗。 另一位官人见自己的伙伴突然离开,一下子分了神,被那少林寺僧人一禅杖打来,宝剑脱手飞出。他吓得没命地掉头飞奔,少林寺僧人几个纵跃追了上去,禅杖轻轻一挥,那官人就横尸当场了。 这边和金大宝相斗的官人听到同伴的惨叫声,面色微微一变,阵脚却是丝毫不乱,把长剑舞得密不透风,金大宝的冰寒剑使了十几招,依旧和他不分上下。就在这时那个少林寺僧人怒吼一声,禅杖飞来,打向官人的脑袋。官人伸出左掌反击,掌心隐约有黑气冒出。那僧人后退了一步,官人一抖剑花,将自己的剑粘在了寒冰剑上,金大宝感觉虎口一震,急忙握紧了剑柄,就见那官人跳出了寒冰剑的包围圈,又和那个僧人打在了一起。 那僧人也是了得,先前以一敌二兀自打了个平手,这下子少了一个敌人,再加上又有了帮手,顿时精神大振,将一把禅杖舞得漫天飞舞,金大宝只见僧人的红袈裟,却不见禅杖和官人的影子,他的虎口有些发麻,杨柳春替他揉了揉,低声道:“不碍事的,这官人斗了许久,又失了同伴,不出十招便会落败。”果然,杨柳春话音刚落,二人就听得一声惨呼,随即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那片红色旋风中倒飞出来,口喷鲜血,撞在一棵大树上,随即跌翻在地,虽没有完全断气,却也不能活命了。 那僧人一抖僧袍,忽然双手合十,低眉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作恶多端,小僧不得已开了杀戒,还请谅解!”说罢转身向金大宝二人走来,依旧合十作揖道:“多谢二位施主相助。”金大宝道:“不必多礼。请问圣僧如何称呼?又是为何与那二位公差作对?” 僧人叹道:“小僧法号文竹,乃是少林寺的云游僧人。今日来到此处,忽然遇上二位公差拦路,要求小僧交出少林寺的武功秘籍。小僧不允,二位公差便动起手来。小僧原本无意杀伤二人,只是想起本寺住持说过当今皇上昏庸残暴,对百姓不仁不义,下手便重了一些。此次无意杀死一人,却是意料之外。罪过,罪过!”金大宝道:“这不是你的错,他们为虎作伥,荼害百姓,本就死有余辜。”杨柳春也道:“就是,只送了一条性命,还算轻的呢!最好把那些当官的都杀掉,方能泄心头之恨!”文竹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施主还是手下留情的好!”杨柳春冷哼一声,随后又叹道:“那些好人死在了坏人的手里,坏人本就是死有余辜,死了还要到地狱受酷刑,不然岂不是让天下的英雄豪杰寒心么!”文竹点头道:“也是。若非罪大恶极者,还是尽量不要杀伤性命好。” 金大宝的肚子又叫了起来,文竹问道:“二位可是还未进食午餐么?不如到前方的寺庙里小坐,小僧弄点素斋招待二位。”金大宝还在犹豫,杨柳春便点头答应了:“那就麻烦大师了。”随后二人跟着文竹,各自使出轻功,不到半个时辰便来到了一座寺庙前。文竹道:“这便是小僧的居所之一。小僧平日喜好独居,此处荒山野林,无人打扰,正适合修习武功。只是最近有许多公差和武林人士来捣乱,小僧只好四处躲避,连夜晚都不得安睡。”金大宝问道:“少林寺的其他僧众都不在这里吗?”文竹低下头,黯然道:“他们有的被打伤抓走了,有的离开了这儿,到其他地方去了。小僧在地道里躲藏多日,出来的时候他们就都不见了,也没有再回来过。”杨柳春皱眉道:“大师不如跟我们一起走吧,留在此处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也不是个事儿。不如直接到天子脚下去,人多力量大嘛!” 文竹脸色一变:“你们难道打算……”杨柳春道:“我只是要为我们杨家讨回一个公道罢了。如果鞑子皇帝肯悔改,那是再好不过了。”文竹小心翼翼地问道:“皇帝杀了你家的人么?”杨柳春怒道:“鞑子连自己的骨肉兄弟都能残害,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文竹叹息道:“阿弥陀佛,这实在太过了些。我们尽力而为,无愧于心就够了。”杨柳春道:“那我们一会就动身吧!说不定在中原能遇上你的同门呢。”文竹点点头,为他们准备斋饭去了。 金大宝问杨柳春:“组织有多少人?”杨柳春用传音入密的方法说道:“现在也只有几十个人而已,而且这些人分散于全国各地,靠暗号和令牌联络。最早有几百个人,其中一些是天地会人的后代或者亲属,但有一些武功较差的难免露出破绽被公差识破,所以我们把那些天地会的人淘汰掉了,打发他们回家去。那些人大多是为了帮派和私人的利益,和我们道不同。”金大宝点点头:“天地会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那些人私心太重,胸怀也不广阔,还总互相猜疑。”杨柳春点点头,又问道:“倘若我假扮宫女混进宫去,再和鞑子皇帝周旋,会不会更安全一些?”金大宝道:“那岂不是更危险,需里应外合时机恰当才行,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杨柳春沉吟片刻道:“现在就是担心这个,那些人隐藏得很深,很多时候只能靠运气,而不仅仅是武功高强就够了。”金大宝道:“武功肯定是越高越好,只可惜时间不等人。” 文竹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米饭是加了葱油的,菜是青菜和小葱豆腐,还有凉拌萝卜丝。三人快速地吃完,文竹打包了一些干粮和衣物,准备妥当后又接着赶路。 还没到傍晚,天就忽然暗了下来,阴云密布,偶尔有一两声闷雷响起,杨柳春道:“要下雨了,咱快点下山,先找家茶馆歇脚罢。”文竹摇头道:“到山下至少还要两三个时辰。何不各自施展功夫躲雨?”杨柳春笑道:“不值得,我们要保留一些力气啊。”金大宝道:“我还没见过下雨呢。天山上到处都是积雪,小时候我经常和爸爸妈妈在雪地里玩耍、练功,要是下雪的话,我的天山剑法肯定更能发挥出效力来。”杨柳春撇撇嘴:“下雨一点都不好玩,到处湿漉漉的,脏兮兮的,出个门回家还得换衣换鞋,身子潮乎乎的难受。我这辈子还没到天山去过呢,天山想来很冷吧?金大哥有机会一定要带我去一次。”金大宝点头答应了。 三人在山间小路上飞速前行,天越来越黑了,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文竹喊道:“你们都过来!”就见他的僧袍腾空飞起,如同一团红云一般飘荡起来,杨柳春和金大宝的身子很快就被那团红云包裹住了。此时三人的身子已经被完全隐藏在了那团红云之下,远远看过去就好像一团红云在苍茫雨雾间飞速移动,这也很好地隐蔽了他们的身形。 雨越下越大,山路变得很滑,他们奔跑了大半个时辰,居然来到了一片悬崖前。金大宝问道:“我们没有走错路吧?”此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耳边只剩下瀑布和暴雨交织的轰鸣声,几乎啥也看不见。文竹道:“没有走错。咦,这断崖上本来有一条铁索桥的,现在怎么不见了?难道被暴雨冲断了?”金大宝轻轻往前跳了一步,忽然挥舞起冰寒剑来,冰寒剑闪烁着耀眼的白光,一直照到对面悬崖的瀑布上。三人忍住寒冷,凝目一看,就见那重重叠叠的水帘中隐约有一段黑色的铁索在摇荡,不过两端却是什么也看不见。金大宝低声道:“我来探路!”手执冰寒剑,剑尖朝着大地,他缓缓地踩着松软摇晃的泥土前行,想要看清铁索桥的起点究竟在何处。忽然脚下一个趔趄,他急忙向后飞跃,就见刚刚踏足之处的泥土迅速往悬崖下方掉落,三人足下的大地也开始颤动起来。 “大宝,快抓住我的手!”杨柳春声嘶力竭地喊了出来,金大宝只感觉脚下的大地仿佛在剧烈旋转着,他的右手握在冰寒剑的剑柄上,手背青筋暴起,冰寒剑的剑尖则深深地插入泥土中。杨柳春拉住了他的左手,喝道:“快拔剑!往回撤!” 天空中亮起了一道闪电,金大宝忽然喊道:“桥头在这里!”杨柳春喊:“现在不能过去!”随后一团红云滚来,将金杨二人向后卷去。天地依旧在震动,山坡上源源不断地滚下夹杂着黄土的洪水,文竹将二人夹在臂弯里,使出绝顶轻功,迅速向高处奔去。 大量的雨水夹杂着滚滚泥土和山石冲刷而下,文竹纵有绝顶轻功,面对大自然的威胁,也感到颇为吃力。三面都是万丈悬崖,他没有别的选择。如果说冒险横渡摇摇欲坠的铁索桥是九死一生,而倘若不幸被洪水淹没了,活下来的几率反而更高些。所以文竹还是紧咬牙关,一边抓着两个少年,一边用内力震开夹杂在洪水之中的落石。 杨柳春喊道:“大师不用如此劳累啦!让我们自己走吧!”文竹道:“你们太年轻,我放心不下你们。这是天灾,不比武林人士之间的搏斗,侥幸不得……”杨柳春还待分辨,腰部却被文竹抓得更紧了。她的脸色通红,本想挣脱他,却又害怕一动就会惹出什么麻烦来,只好暗自运气,缓缓将内力注入到文竹体内。文竹向她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很快就带着二人,跳到了一处高坡上。 雨势似乎小了些,但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金杨二人站在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文竹则已筋疲力竭,盘腿坐在另一块岩石上运气调息。金大宝挥舞着寒冰剑将雨水拨开,杨柳春则脱去湿漉漉的鞋袜,皱眉道:“这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那一波泥石流,要不是文竹大师相助,我们恐怕性命难保。看来只有等雨小一些,再闯过铁索桥了。只是不知为何此处三面临崖,如此绝险?”文竹道:“这是大自然的造化,不过也有很多灾难,是由人类间接造成的。几百年间,多少武林高手在此处生死相搏,对山体表面的结构多少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也正是如此,越是极险之绝境,越能吸引武林中的英雄豪杰,他们或者较量武功,或者纯粹为了功名,几乎将生死置之度外了。”金大宝叹息道:“那是不应该的了。生命是最重要的,没有生命就啥也没了。”文竹道:“老一辈武林名宿的想法自然和你们这些年轻小辈不同。凡入江湖者,大多将功名看得比生命更重要,宁死也不希望别人玷污自己的功名。” 金大宝道:“这雨不知道还得下到何时,我们等雨小些就抓紧赶路吧。一会我来开路,杨姑娘你护着文竹,早些走过去为好。”杨柳春眉头一皱,问道:“就算没雨了,路也难行,我们不如趁这机会再练练功夫,晚些赶路也好。”金大宝道:“这主意不错,待会我们再比比剑吧。”杨柳春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发:“你给我指点下剑法。或者说我们结合起来创造一套剑法,融合寒冰剑和绿翡翠的优势,如何?”金大宝红了脸:“这个先不用吧,我们……”杨柳春“哼”了一声,颓然坐下,面上的神色有些不悦。 金大宝猜不透她的心思,只是隐约感觉到她对自己似乎有意思,只好轻轻地拉过她的手。杨柳春干脆把衣服顶在头上,身子和金大宝紧紧贴在了一起。文竹也已经运气完毕,刚一睁眼就看到这一对少年亲亲密密的样子,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年轻女人的形象,不禁想得痴了,一双虎目中闪烁起了泪光。 金大宝又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故事,杨柳春每天晚上都在听,虽说翻来覆去都是那些事情,可还是百听不厌。不过今夜风雨交织,讲故事的人讲出了新意,听故事的人也有了新的感受。他俩的悄悄话也瞒不过文竹的耳朵,反正闲来无事,文竹就听这两个少年卿卿我我,仿佛自己也回到了二三十年前,那时他也和他们一般大,也有自己喜欢的姑娘,还常常向父母和师父耍小脾气……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还能追求什么呢!我想要寄情山水间,却难逃世俗纷扰。山河依旧,民不聊生,朝廷昏庸,人不绝之天自绝!”文竹忍不住发出一阵感叹。而后感觉胸口有些烦闷,像是堵着什么东西似的,立马被杨柳春发觉,轻轻掠到他的身边,宽慰道:“文大师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了。”文竹低声道:“别叫我大师,直接叫文竹就好了。浪得虚名,又有何益?”杨柳春点头道:“是,文竹。” 金杨二人又聊了不知多久,雨越来越小,终于停了。月亮还没有出来,四周一片静寂,三人可以清楚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杨柳春躺在金大宝的怀里,不知何时睡着了,金大宝怕惊醒了她,就那么坐着看天空,不敢动一下身子,时间一长,不知不觉也睡着了。他的右手紧紧握着寒冰剑的剑柄,左手却被杨柳春的一头长发包裹住了,痒痒的,滑滑的,杨柳春做梦的时候一翻身,居然轻轻抱住了金大宝的腰,金大宝刚好也在做梦,忽然就笑了。 文竹缓缓地在他们面前踱着步,心中思绪万千,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心酸。应该是千百种情绪参杂在了一块儿吧,到最后只剩下了满腹的惆怅。“这世间多少人为了争夺名利,争夺爱情,不惜大动干戈,甚至以生命为代价。国家之间打仗,只是为了争夺一小块土地,却要牺牲无数士兵和百姓的生命,让无数的家庭破裂,横尸千里,血流成河。而神龟虽寿,犹有竟时,更何况皇帝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荣华富贵一辈子,终究什么也带不走,都得留在这尘世间,留在这一场空梦里。死亡的那一刻才从这场梦里走出来,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后悔做了这一场大梦,醒来后却空空如也,一无所有呢?” 文竹在心里感叹着,他摸了摸怀中的那本书,正是少林寺的武功秘籍之一。多少武林人士渴望得到它们,这些人当中大多已被朝廷收买,文竹宁可身死,也不愿让他们摸到书的一角。可要是他死了,这本秘籍还不得落入坏人手中?所以他打算把这本书交给那一对青年男女,要他们修习上面的武功,将来对付强敌也更得心应手一些。 月亮不知何时又出来了,弯弯的月儿发着朦胧的亮光,好像天河里荡漾着的一艘小船。文竹躺在冰凉的石头上,看着月儿,想着自己的童年,不知不觉走入了睡梦中。

  凌萧飞雪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