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私生子

小说:千年咒 作者:箫予字数:3534更新时间:2020-09-29 02:17:03

梅良辰等了许久,悄悄从床下爬出来,轻轻跃过窗台,一口气跑出很远。

到了这一刻,他兀自惊魂未定,仿佛做了一场恶梦。

太不可思议了,萧微与他父亲不但不是夫妻,而且她与父亲与祖父有着深仇大恨。

父亲误杀方如诲,毁了她一生,那么祖父呢?他究竟做过什么,为何萧微对他恨之入骨?

那天在书房,他见到萧微之时,竟是毫无异样。

老爷子也太会装了吧?

梅良辰心里乱糟糟的,对父亲又爱又恨的心情,尽数转化为难以言喻的憎恶反感。对萧微的怨恨轻视,全部化为愧疚怜悯。

他能理解,再刚强的女人也有她的无可奈何,萧微独自一人,无法呵护两个孩子的平安周全,只能和仇人将就在一起过日子。

他母亲是个可怜人,萧微何尝不是。他二哥可怜,梅子谦何尝不可怜,十六年来过着穷困潦倒的日子,好不容易苦尽甘来,成了梅家四公子,却发现爹娘一直假扮夫妻,他不过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私生子。

梅良辰不敢想象,梅纤雨知道真相时会是什么反应。那丫头性格刚硬爱憎分明,会不会拿刀砍向他父亲?

一个寒站过后,听到远处的花树林中传来一阵压抑低沉的抽泣声,又委屈,又无助。

梅良辰脚步轻缓,循声而去。

乌云已经散去,漫天的星光闪闪烁烁,林中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梅子谦紧紧捂着嘴,哭的一双眼睛又红又肿。

梅良辰以前很看不上这小子,有事没事哭一场,眼泪如洪水绝提,哗哗流个不停,一个窝窝囊囊的怂货,蠢出天际的大草包,一想到自己的名字与他的名字并列,心里一阵阵的犯膈应。

如今再看他哭,只有满心的悲凉。想过去安慰一下,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梅子谦忽然站起身,一拳一拳砸向对面的花树,口中喃喃自语:“我不是傻瓜,我不是窝囊废,我不是傻瓜,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看到,我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会成为了不起的英雄,我一定会成为英雄,我有资格和大哥三哥站起一起,我有资格!”

一阵风起,吹下满树的落花绿叶,枝头簌簌作响。在梅子谦看来,却是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在嘲笑他的卑微低下,老天亦在讥讽他的不自量力。

梅子谦血气上涌,跑出花树林,盯着水韵菊香园,愤怒地道:“我这就证明我不比任何人差,我不是贱骨头,我有资格留在梅家。”

一边愤怒地低吼,一边从靴中摸出一把寒光泠泠的匕首,目光闪烁不定。

梅良辰心中一凛,暗暗思忖:“他要干什么?这小子不是疯了吧?”

梅子谦用袖子胡乱擦去眼泪,将匕首重新藏于靴中,悄悄沿着一条小路,往后山的方向走去。

宫中守夜巡逻的弟子众多,后山常常有精怪妖物半夜时分潜入,这一带守卫者更众,而且个个是修为深厚的精英。

梅子谦轻身术纵跃术练得极好,没费多大力气,在一群人的眼皮子底下溜到墙根,如一只壁虎般悄无声息爬上高墙,翻了过去。

梅良辰一路尾随着他,见此情形暗赞一声:“好修为,老四看着是块石头,分明是块璞玉。”

紧随其后,跟着梅子谦进入后山。

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在山中疾行了一天一夜。穿过一片片树林,趟过一条条河流。梅子谦肚子饿了就随手摘野果吃,梅良辰曾习过辟谷之术,几顿不吃并无大碍。

这天晚上,恰逢月圆之夜,梅子谦来到一座断崖之上,周身洒满清辉,脸上呈现出从未有过的坚毅之色,颇有一种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悲壮感。

断崖之下,一大片黑雾缭绕,翻翻滚滚,隐隐可闻野兽的疯狂撕咬之声。

一座断崖,分出了两个世界。这边绿树葱茏,微风习习,空气中都是花香与泥土的清香,宛如世外桃源,那边却是死气沉沉杀气浓烈,犹如修罗地狱。

突然之间,遥遥看到两只狰狞妖兽腾空而起,冲破了一片翻翻滚滚的黑雾,其中一只遍体银光,双目赤红,张开血盆大口,咬掉了另一只黑色妖兽的脑袋,在月光的照耀下,断头妖兽的颈部鲜血如喷泉一般喷出数丈高,带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更像烟花绽放,转瞬即逝。

银光妖兽一甩头,将黑色妖兽的脑袋扔出老远,后足抓住尸身,撕个粉碎。

鲜血飞溅中,星星点点的光芒闪闪烁烁,如灰烬中残余的火星,很快归于寂灭,银光妖兽悄无声息落了下去,隐没于一片黑雾之中。

梅子谦没经过大风大浪的锤炼,心生恐惧,双腿一软,跌坐在地,杀身成仁的悲壮感早已飞到九霄云外。

太可怕了,咬掉脑袋还不罢休,尸身都得拆零散了,万一遇到那只遍体银光的,岂不是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梅子谦的一颗心差点从腔子里蹦出去,冷汗如水,湿透了衣衫,头上像被大雨浇过,湿淋淋,惨兮兮,喃喃道:“什么鬼玩意儿?真吓人。如果小雨在,一定能认出来。”

身入险境胆气要壮,怂了就是作死,梅良辰正琢磨着要不要劝他回头,梅子谦已经战胜了内心的恐惧。

不为别的,完全是争强好胜之心在作怪。

都是爹娘的骨肉,他从小到大是被忽视的一个。妹妹在阿娘的怀里撒娇啃西瓜,他扛着锄头下地干活,被毒辣辣的阳光晒得肩头爆皮。妹妹在屋里睡觉,他出去跟一群半大孩子抢吃的。妹妹读书练字学习医理药性背诵诗文,他学的却是撒种子插秧。十几年来,母亲只教过他二十四节气,为的是让他合理安排农事,万一妹妹将来嫁不出去,他有余粮余钱养活一个老姑娘。

一幕幕往事迅速在脑海中略过,多年压抑在心头的不满如火山爆发。

不如一个女儿家,是他的错吗?

这一身的修为,还是他从一本残破不全的古籍上学来的,若不是险些走火入魔,父母至今不会知晓。

凭什么凭什么……

梅致远和梅良辰是梅家嫡出的儿子,他是庶子都不如的私生子,自然没法比。梅纤雨也是私生女,是母亲一生的耻辱,她却得了父母全部的宠爱。

表面上看,梅纤雨自小挨打的次数最多,可她每次挨完打不是被一家人当成小祖宗哄着宠着,就差把她当成菩萨供起来了。

而他呢,挨了打挨了骂只能默默躲在一旁哭天抹泪,说错了话,母亲的眼里都是嫌弃之意。祖父对他不屑一顾,罗慎钦不把他当人看,梅纤雨脾气发作也能骂他是心窍堵塞的大傻瓜。

一腔悲愤之情,忍无可忍,今日决不能退缩,大不了命断野竹沟,魂赴黄泉路,他要向所有人证明,梅子谦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重新鼓足了勇气,梅子谦大喝一声,晃晃脑袋抻抻胳膊,义无反顾冲下断崖,踏进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禁地。

在野竹沟的外部边缘之处,就已险象环生,枝叶腐烂的气味扑鼻而来,巴掌大的蚊子飞蚁嘤嘤嗡嗡铺天盖地,枯草烂叶中毒蛇肆虐,黑雾缭绕,前路难行。

梅子谦随身携带着驱虫驱蛇的药物,寻常的蛇虫鼠蚁不敢近身,但此处的蛇虫鼠蚁带有妖性巨毒,略略迟缓片刻,一股脑袭向了他。

梅良辰一直紧紧跟随在后,见情势紧急,立即出手布下一个光芒幽幽的圆形结界,罩住了梅子谦。蛇虫鼠蚁撞在结界上,在火光闪耀中灰飞烟灭。

梅子谦定了定神,道:“是谁?谁在帮我?”

梅良辰想了想,用假音道:“我是山中隐士,你来做什么?”

梅子谦挥舞着拳头,朗声道:“我要采雪灵芝,我要立功,我要当英雄。”

梅良辰早猜到他是冲着雪灵芝来的,无意与他抢功,道:“小伙子不错,你知道雪灵芝长在哪里吗?”

梅子谦道:“我爹说过,野竹沟里有个千人坑,雪灵芝极有可能长在那里。”

梅良辰道:“你知道千人坑的位置吗?”

梅子谦张口结舌,答不出来。

当初他和梅纤雨跟着父亲在后山寻药,越走越远,来到断崖之上,梅雪亭指着下方说那里有个千人坑,符合雪灵芝的生长环境,但其中危险重重,不宜贸然进入,需小心策划一个采药的方案。

梅子谦知道野竹沟的位置,但千人坑在何处,他根本就不知。

说来也巧,梅良辰曾去过千人坑捉妖,知道具体方位,道:“相识一场,就是有缘,我来指点你。”

捡起一把石子,往前面扔了一颗。

梅子谦循声走过去,他移动,防护结界跟着移动。

梅良辰闪到一棵树后,又扔了一颗石子,落到数丈远的地方,梅子谦听声辨位,追了过去。

如此反反复复,梅良辰一次次抛出石子,最终抛了不下百余颗,停了手。

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草甸子,一蓬蓬,一簇簇,密密麻麻的蓑衣草随风摇曳。半人高的水晶兰穿插其中,幽幽泛着磷火般的诡异光芒。

这是一种肉质植物,名为水晶兰,却不开花,也无绿叶,从头到脚一片惨白之色,依靠枯草烂叶获取养分。

它有着种种骇人听闻的传言,有人说水晶兰是亡者冤魂凝聚而成,有人说它是死人骨头所化,还有人说它是冥界之花,被火红灿烂的曼珠沙华取代,只能在阴阳交界之处孤芳自赏。

总而言之,这是一种不祥之物。

这片长满不祥之物的草甸子,正是以恐怖险恶而闻名的千人坑,百余年前,两个驱魔家族在此地厮杀火拼,同归于尽,无一人生还。

遍地的尸骸血迹,碎肉碎骨,成了绝佳的养料,野草疯长,肆虐蔓延,毒蛇妖兽在里面疯狂乱窜。拿着工具随手一刨,就能刨出一具残缺不全的尸骨。

普通的灵芝乃是一味良药,有补益脏腑固本培元之效。而雪灵芝,却是长在掩埋尸骨邪气冲天之地,吸收怨气阴气,久而久之成为剧毒。

解蛊丹正是需要它来以毒攻毒。

  箫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