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锋芒毕露(3)

小说:千年咒 作者:箫予字数:4026更新时间:2020-05-14 15:12:24

罗妍来了劲儿,哭喊道:“老太爷要为我做主啊,那日她见面就打我骂我,害得我差点被人面蛊活活咬死。”

罗慎钦立即帮腔:“妍儿连续数日吃不好睡不好,瞧瞧我宝贝女儿,瘦了一大圈。”

梅良辰道:“是是非非还未弄清楚,祖父不可听信一面之词。”

罗慎钦知道梅良辰抱着梅纤雨回云霄宫的事,甚是忐忑不安,道:“老三,你这么向着她?”

梅致远温言道:“三弟不存在偏着向着的心思,如果荷风庄有弟子打架,舅舅身为一庄之主,自然也是将打架弟子都召来问一问,没有只问一方的道理。”

罗慎钦拍着桌子,大声道:“没什么好问的,事情很明白了,死丫头一直住在乡下,突然飞上枝头变凤凰,忍不住招摇显摆,见到我女儿破口大骂,想耍耍大小姐的威风。”

梅君则道:“梅纤雨轻狂张扬,挑衅贵客,放出人面蛊,害的小风死于非命,此罪不可恕,给我带到祠堂里狠狠地打。”

梅良辰抢先一步拦住执行命令的弟子,道:“人面蛊脱困而出是罗妍的责任,祖父怎能惩罚老五?”

梅君则沉声道:“罪魁祸首,理应重罚。”

梅良辰道:“我有疑,故意骂人挑衅,分明是罗妍的拿手好戏,祖父偏听偏信,认定老五是罪魁祸首,有失公允。”

自从进了书房,梅雪亭一直不敢看这个儿子。听他一次次出言维护梅纤雨,心中宽慰,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他。

越看越爱,梅良辰长得像他,直来直去不怕得罪人的性子更像他。

梅雪亭心中痒痒的,恨不得立刻跑过去把儿子搂在怀里,还像从前一样,好好亲亲他,用胡子扎扎他的脸。

梅良辰察觉到父亲火热的目光,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把头扭向一边。

梅君则心里清楚,今日要给梅纤雨定罪并不容易,这丫头是个厉害角色,另有梅雪亭和梅良辰两个硬茬护着她,梅致远心里也偏向她。

但梅君则久居高位,一向强势霸道,适才被梅纤雨挑战了权威,今日若不将她嚣张的气焰彻底扼杀,势必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被这丫头伸手打脸。

堂堂一宫之主,威严决不能有失,想杀鸡儆猴,得先把梅良辰拉拢过来,让他帮着自己对付梅雪亭。

他道:“辰儿,你母亲的祭日快到了,你回去准备祭品吧。”

梅良辰想起锥心刺骨的往事,双目中寒光凛凛,向父亲怒目而视。

梅雪亭脸色惨白,许久未敢做声。

梅良辰缓缓收回目光,露出一丝看破一切的不屑冷笑,道:“一码归一码,和父亲的账日后清算不迟。”

梅君则诡计未能得逞,又恼又怒,道:“梅家处事公道,不分亲疏,梅良辰私心作祟,无视宫规,立即给我出去。”

梅良辰大步向前,扬头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人,道:“究竟是我私心作祟,还是您的权威被老五挑衅,想借机公报私仇,祖父心里最清楚。这就是您的‘在其位谋其职’,真是天大的笑话。”

梅君则咬牙道:“给我出去。”

梅良辰是和他父亲一样的耿直刚硬之人,哪里肯做出退让,道:“您公平公正地处理完此事,孙儿自会心服口服地走出去。”

眼看着梅君则已忍无可忍,梅致远立即打圆场:“小孩子吵吵闹闹很正常,同在一个屋檐之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理应和睦为贵,莫伤了和气。”

梅君则已铁了心要惩治梅纤雨,道:“小打小闹就算了,她闯下大祸,我身为一宫之主,理应给死去的小风主持公道。”

梅纤雨朗声反驳:“此言差矣,第一,是非曲直还未弄明白,您怎能将一顶害人不浅的黑锅扣在我身上?第二,断案哪有听取了一方证词就给人定罪的?如果祖父非要给我定罪,我会老老实实到祠堂领罚,但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定会去您处理公事的朝阳殿,当着各大长老的面讨个公道。当然,爷爷您是如此的威严神武,未必有人敢为我主持公道。孙女就用自己血写下一个‘冤’字,天天跪在朝阳殿的大门外,有人嘲笑我年小鲁莽不知轻重事小,对您议论纷纷存了质疑事大。”

那样的情景着实不好看,亲孙女天天举着一个“冤”字向亲爷爷示威,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梅纤雨若无其事地笑了两声,道:“除非您今天下令打死我,一了百了眼不见心为净,您肯定会留下个大义灭亲的一世英名。”

梅君则气的脸颊抽搐了好半天,突然哈哈笑了片刻,道:“好好好,有其父必有其女,傲气十足,一身的硬骨头。”

梅纤雨道:“孙女当年行走江湖之时,曾卷进一个不大不小的案件里,孙女倒霉,遇到了一个昏庸无能的糊涂官。爷爷不一样,您慈爱公正,明察秋毫心无杂念,孙女是对您有信心,今日绝对不会再现当年荒唐可笑的一幕。”

一口闷气堵在心口,上不去下不来,梅君则许久无语。

梅致远看向小妹,道:“说吧。”

罗慎钦开口反对:“不行,当日的真相只有她和妍儿清楚,这丫头伶牙俐齿,定会砌词狡辩扭曲事实。”

梅纤雨直视罗慎钦,道:“我若胡说八道定会有破绽可寻,书房里大多是成名已久的人物,难道连一个小姑娘撒谎都听不出来?罗庄主,您执掌门户多年,这点本事应该有。”

梅良辰道:“发现破绽立即质疑便是,需知撒了一个谎,需要一百个谎言来圆。”

罗慎钦无言以对,恼怒地一甩袖子,哼了一声。

梅纤雨落落大方,将当日之事娓娓道来。

她母亲萧微经过数日的努力,炼制出一批解蛊丹。梅纤雨带着丹药去找钟医师,在山坡上与罗妍不期而遇。

梅纤雨和她不熟,打了一声招呼继续前行,罗妍却故意过去挑衅,骂她是乡下丫头毫无教养,见了千金小姐应该跪下磕头行礼。

梅纤雨顶撞了几句,二人很快吵了起来,别看她平时说说笑笑嘻嘻哈哈脾气很好的样子,吵架的本事无人能及,语速快,声音大,罗妍被她连珠炮似的句子呛得心口发堵,伸出脚把她绊倒在地。

梅君则听到此处,道:“一派胡言,罗妍不可能无缘无故过去挑衅。明明是你自恃梅家五小姐的身份,想给她一个下马威。”

罗慎钦附和道:“老爷子火眼金睛,肯定是这么回事。”

梅纤雨目不转睛和梅君则对峙片刻,突然大声道:“罗妍。”

罗妍没料到她会毫无征兆地喊自己名字,而且颇有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心头莫名一慌,道:“干什么?”

梅纤雨只看着自己的祖父,铿锵有力地道:“孙女自小得母亲谆谆教导,面对至亲绝对不可说谎。头上三尺有神明,父亲和三位兄长都在,孙女一直保持敬畏之心,绝对不敢有欺骗之意。爷爷若还不信,我可以发下毒誓,如有半句谎言,粉身碎骨头断血流就是我的下场。您不妨问问罗妍,她敢发一样的毒誓吗?”

罗妍完全被“粉身碎骨头断血流”八个字吓呆了。

梅良辰微微侧头,看着满身正气的梅纤雨,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梅子谦结结巴巴道:“爷、爷爷,小、小雨很诚实的。”

梅君则满脸嫌弃地瞥他一眼。

罗慎钦道:“你撒谎,我女儿凭什么无缘无故去骂你。”

梅良辰道:“罗妍什么德性,大家心里都清楚,自视甚高,嫉妒心强,你别忘了,当年她刚刚入住正气阁,就把几个相貌姣好的婢女痛打一顿。”

罗慎钦张了张嘴,无力反驳了。

罗妍就是这个样子,见不得漂亮女子。梅纤雨乃是一等一的好相貌,回到云霄宫的第一天,便有人夸她“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把各大世家的美女都比了下去。

罗妍珠光宝气,却被这个身着朴素布衣粉黛未施的乡下姑娘衬托的如朽木泥土,不甘愤恨,一心要羞辱她。

梅纤雨继续道:“我摔了一跤,有些怒气,当时就想给罗妍一拳。可我毫无灵力,只学过一点微末的三脚猫的功夫,真动了手肯定吃亏。便动用了父亲送我的逃命符,转圈跑着逗弄她。后来的事情有几位弟子都可以作证,罗妍施展灵力对付我,打碎了舒平手中的降妖葫芦。”

罗慎钦指着梅纤雨道:“谁给你的胆子戏耍我女儿,转着圈跑遛她,你他娘的当遛狗呢。”

梅雪亭笑道:“我女儿小孩子心性全当闹着玩儿,你当是遛狗,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哈哈哈……”

罗慎钦忽然哑巴了,罗妍不满道:“爹,你说什么呢。”

梅君则道:“罗妍不下心绊了你一跤,你就动了戏弄她的心思,小小年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才惹出这场祸事。”

梅纤雨道:“孙女斗胆问一句,我是主,她是客,天底下哪有客人让主人见面就磕头的道理。如果罗老庄主还活着,让您磕头行礼,您会忍下这奇耻大辱吗?我若胆小怕事真的磕了头,伤的是整个梅家的脸面,那才是该罚该打。”

罗慎钦一口浓痰吐到地上,道:“梅雪亭在十七年前被赶出家族,他的名字已在族谱上划了下去,你算哪门子的主,忒不要脸了。”

梅良辰向他怒目而视,梅致远悄悄瞄向祖父。

梅君则喝了一口茶,完全是听而不闻的状态。

梅子谦愕然道:“我爹的名字已不在族谱上?”

“都是你娘干的好事儿,”罗慎钦存了挑拨离间的心思,道:“梅雪亭离家之后不久,老爷子有了悔意,盼着他早点回来团聚。一年之后,梅雪亭托人捎回一封信,说他已经娶了萧微为妻,生下一对龙凤胎,一家人和乐美满,此生再无所求。寻一处与世隔绝的地方隐居,江湖上不会再有他的任何消息。让老爷子全当他死了,勿忧勿念勿寻。老爷子心如刀绞,派人四处寻找一无所获,伤心愤怒难忍,老爷子拿出族谱,大笔一挥把他的名字划去了。”

梅子谦目瞪口呆。

梅君则颇有凄然之色,道:“雪亭,你是梅家嫡长子,老二夭折之后,为父只有你一个儿子。你不念父子之情,我可以容忍。致远和良辰年纪尚小,你怎能抛下两个孩子不管不问。难道你爱慕的女子比亲生儿子还重要?”

抛下亲生骨肉,是梅雪亭十几年来藏在心中的隐痛,愧疚地低下头,道:“誓言无法兑现,我没脸以穷困潦倒的面目见他们。我更不能把他们带走,误了两个孩子的前程。”

梅君则道:“你当年趾高气扬地立誓,三年后一定可以自立门派,你究竟有何难言之隐,甘心折翼,沦落泥泞中?”

罗慎钦得意至极,道:“萧微真是好本事,牢牢地把你捆在身边,若不是老爷子病入膏肓,致远通知各大家族将消息传得人尽皆知,你恐怕还藏在村子里不肯露面呢。”

梅雪亭眼神如刀,反复从梅君则和罗慎钦身上扫视,道:“我自愿当个农夫在山村隐居,和阿微没有半点关系。你二人联起手来,不过是想激起致远和良辰的愤怒怨恨,彻底倒戈为难我女儿。我告诉你们,阿微之所以留下来,是要炼制解蛊丹救治被囚禁的疯蛊病患者。他是医者,仁心仁术,不忘自己的职责。我不是医者,谁死谁活与我无关,再敢挑拨,我立即带着她们走。”

  箫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