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抬进家门

小说:龙吸鬼门 作者:急脚大师字数:4202更新时间:2020-04-23 08:53:23

“唰!唰!”刘钦家院子里刘演正教弟弟刘仲和一些门客剑法,他的铁官徒剑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原来的斩蟒六式注重技巧与飘逸,而这铁官徒剑法注重力度与劲道,加上日夜苦练铁官徒心法,刘演的剑法不仅飘逸洒脱,还力道强劲,在附近几个县城已无任何对手,

一大批年轻人慕名而来,结交刘演,有些人不光前来学习武功,还常常留在刘府蹭吃蹭喝,刘家上下颇有微词,可刘演却不拘小节,他一直把自己比作高祖刘邦,交结能人义士,仗义疏财,对前来求助的人不管是物质上的还是武功上的,都有求必应,赢得了江湖人士的称道,可却加重了刘家经济上的负担。

战国四公子门客遍地,大部分不能派上用场,而且四公子乃是真正的贵族身份,聚敛天下财富,养再多的人也可以,可现在刘演虽身为皇室后人,此一时彼一时也,且他不事生产,让樊娴都有些担心。

“演儿,你爹这些天不在,他田里的活你要帮忙做做,不要只顾练武。”樊娴都向正在练武的刘演吩咐道,刘钦虽是皇室子孙,有祖先留下的财产跟田地,加上樊娴都也带来了一笔非常丰厚的嫁妆,家里还算富裕,可是刘钦身为县令,时常以身作则,自力更生,绝不贪污腐败,时时亲自到田间劳动,体验民间疾苦,要求儿子们也常常去田地里看看,不要忘记国家的根本——农业。

以身作则,又不贪污,在乱世之中,如果没有家中的遗产,会过得异常清苦。

“娘,大丈夫怎能屈居在田地里?”刘演向来对田地间的事情非常反感,从来不去。

“你这孩子,难道你爹不是大丈夫?他都经常去的。”樊娴都道,在她的眼里,没有的人比自己的丈夫更加优秀。

刘演有些不服气,自己从小就以高祖为榜样,勤学功夫,结交广泛,岂能在一亩三分地上,脸朝黄土,背朝天,那些跟随自己混的弟兄们会怎么想?传出去,岂不让英雄豪杰笑话?

“娘,我去吧。”刘秀从屋里出来,手上拿着一本《论语》,两年功夫,已经长成个小大人了,大哥刘演经常在院子不是练武就是与人高谈阔论,讨论天下时事,他跟二姐刘元一起在房间里读书。这些年已经将叔父刘良书房中的书读了个遍,满腹经纶,但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显摆,只有叔父跟二姐刘元知道他的学问。

每天读完书,刘秀会到父亲的田间照顾庄稼,或躺在草地上读读书,在牛背上吟吟诗,今天院子里的人很多,他正好可以躲出去安静地看书学习。

“小三,你怎么不是读书就是种庄稼?让你跟我学功夫,一直偷懒不肯学。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躲在屋中与田地里?”刘演一直想教刘秀武功,刘秀对此毫无兴趣,而且他认为大哥的剑法太过刚猛,容易伤人,内心也不喜欢。

“现在重要的事情就是读书,不种庄稼怎能有饭吃?”刘秀反问道,他觉得做任何大事都要在做好小事的前提下进行。

“哎,我这个弟弟,跟高祖的兄弟刘喜一个样,没什么大志向,整天摆弄些花花草草,读读没用的书籍,像个小姑娘。”刘演对着那些门客道,门客们朝刘秀哈哈大笑,感觉刘大侠的兄弟居然如此没有大志,简直跟他们心中的刘大侠相去甚远。

有些人总喜欢借助虚无缥缈的梦想来讽刺那些脚踏实地的人,强加在他人身上的理想是最渺小的。

“演儿,不许这么说你弟弟,他还小,多读点书总没有坏处。”樊娴都道,小儿子从小话语不多,埋头苦读,但是很懂事,会体谅父母的难处。

“娘,没关系,我走了。”听到嘲讽的刘秀并没有多少生气,因为他已经习惯了,无谓的争执与辩论只能浪费自己读书思考的时间,也浪费照看那些可爱的瓜果蔬菜的时间,他的心里有自己的志向与打算,没必要每天都挂在嘴上,即使做一辈子农夫,只要能像现在这样有时间读读书,看看庄稼,他就心满意足。

“秀儿,路上注意安全,别太晚回来。”樊娴都嘱咐三儿子道。

“是,娘。”刘秀夹着书,在大哥、二哥和众门客的笑声中出去了。一路上稻花随着清风阵阵飘香,远处青山的云雾并未散尽,山尖若隐若现,一道柔和的朝阳从云的缝隙中射向青山,小刘秀远离院内的嘈杂与喧嚣,身心顿时轻松,哼着歌向父亲与自己几年来精心养护的山脚下的一片田间走去。

突然山边的庙里传来阵阵的抽泣声,这座庙之前一直没有人住,后来经过官府的维修,前几天住进了两个小和尚和一个老和尚,每次路过寺庙,刘秀都会跟和尚打招呼,有时还会跟老和尚探讨下学问。此时他好奇地走进寺庙,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悟尘小师傅,你们怎么了?为何在这里哭啊?”刘秀走进一个胖胖的小和尚身边问道。

“师傅今天出去化缘了,临走前让我们两个人今天要将庙里庙外每个细小的地方都要打扫干净,这庙的院子这么大,你看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大小神像,我们怎么能打扫完啊!师傅说如果他回来之前,发现哪个地方没有打扫干净,会责罚我们的。平时都是师傅带着我们打扫的,现在我们两个人怎么能打扫完啊!呜……呜……”两个小和尚愁眉苦脸,伤心地哭起来。

“我道什么事,这么点小事哭什么?你们哭的功夫还不如去打扫了,能做多少是多少,不行动永远也打扫不完,我们一起来打扫吧,别哭了,悟尘你去打水,悟远你去找三把扫帚跟三块布来,我去拿盆,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能打扫完的。快。”小刘秀从不把困难挂在嘴上,现在好像一个将军,指挥若定,他的精神感染了两个小和尚,大家很快行动起来,不到中午时候,庙里庙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刘大哥,谢谢你,今天幸亏有你在,不然我们要受师傅责罚了。”两个小和尚看着焕然一新的寺庙,高兴地笑起来。

“请问庙里有人吗?”三个人正开心的时候,庙外传了一声急促的脚步声,新野县杨毅的几个家丁受杨毅妻子的嘱托,正驾车载着昏迷不醒的刘钦赶往南顿县,一路奔波劳累,几个人希望讨点水喝,顺便问问路。刘钦身中千缠掌之毒,幸而吃了百草解毒丸,加上近几年练习的五谷拳法,虽然没有什么实战技能,可渐渐形成一股真气在体内循环往复,身体比之前硬朗不少,虽身中剧毒,却留有一口气,只是始终昏迷不醒。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三个人跑出来,悟尘小和尚问道。

“小师傅,我们赶路很久了,想讨口水喝,可以吗?”一个年长一点的家丁问道。

“好的,你们等一会儿,我给你们拿水去。”悟尘跟悟远随即去了寺庙。

“谢谢小师傅,请问这个小兄弟,你可知道南顿县令刘大人的府上怎么走?”年长的家丁看着刘秀问道。

“我就是刘大人府上的,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那太好了,请问你是府上什么人啊?”此时,两个小和尚已经拿来水,年长的家丁一边喝一边问刘秀道。

“我是他的儿子。”

“什么?哎呀,原来是刘公子,快带我们去你家,你去车上看看你爹,他至今昏迷不行,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年长的家丁不停地叹息。

“爹,你怎么了?”刘秀还没等家丁说完就掀开车子的帘幕,看着躺在车上的刘钦大吃一惊,眼泪不断地流下来,突然,他意识到什么,转过头来向几个家丁道:“几位大伯,麻烦你们尽快赶路,先把我爹送回家好吗?”刘秀渐渐冷静下来,他不能耽误时间,父亲的徒弟任光县尉懂得解毒,兴许他能救回父亲一命。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赶路。”年长的家丁道。

几个人马不停蹄,向刘秀的家里奔去,不一会儿,就来到家门口。

刘秀急促地敲门:“快开门,快。”门咯吱一下开了:“少爷,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开门的家奴知道平时刘秀照看完庄稼总要在田边读书到夕阳西下再回来。

“钱叔,你赶快去请任光叔过来,十万火急,快去!”刘秀一边吩咐,一边让杨毅府上的家丁把父亲刘钦抬进屋。

开门的家奴一看事情紧急,立刻向县衙飞奔而去。

“大哥,二哥,你们快过来,爹受伤了。”刘秀看到刘演与刘仲正在比划剑法,喊道。

“爹,你怎么了?怎么了?”正在练功的刘演、刘仲看到众人抬着昏迷不醒的父亲跑过来。

“大哥,爹不知中了什么毒,一直昏迷不醒,你快去请大夫。”刘秀一边说,一边指挥几个家丁将父亲往樊娴都与刘钦的屋里抬。

“好,我马上去!”刘演一个箭步冲到马厩,骑着自己家的汗血宝马就出去了。

“老爷,这是怎么了?秀儿,你爹怎么了?”正在照顾刚学会走路的小女儿刘伯姬的樊娴都,看到刘钦被抬进来,吓得不知所措。

只见丈夫躺在架床上,脸色铁青,印堂发黑,嘴角上留有血迹,呼吸时而重,时而轻,刘钦平日虽然不苟言笑,不过向来精神抖擞。

“夫人,我们是新野县杨府的家丁,杨大人跟我们老爷出去游玩的时候,碰到一天大蛇精,在与蛇精搏斗的时候都中了毒,我们老爷当时就死了,刘老爷命大,还有一口气。”那个年长的家丁又将杨毅与刘钦的事说了大概。

“管家,你安排客人去休息吃饭。”樊娴都听完虽然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真的蛇精,不过是骗人的把戏。可她毕竟是大户人家出身,没有失礼,又向杨府的家丁道:“几位一路辛苦,先去吃饭歇息,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几位家丁道了谢,跟着管家出去了。

刘秀、刘仲、刘黄、刘元跟樊娴都守在刘钦的床边,焦急地看着,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快,县尉任光赶来了。

看着师傅的脸色,任光心中大惊,师傅已身中剧毒。

“任叔,你快救救我爹吧!他中毒了。”刘秀看到任光进来,迅速站起来,央求任光道。

“好孩子,别急,先让我来看看。”任光给刘钦搭脉,这脉象脉率无序,脉形散乱,脉来乍疏乍密,如解乱绳,忽而如脉在筋肉间连连数急,三五不调,止而复作,如雀啄食之,忽而又如屋漏残滴,良久一滴。他跟采药人研习多年解毒之术,从来没见过这么乱的脉象。

“师傅是怎么中毒的?”他问刘秀。

刘秀又将杨府家丁的话叙述一遍,任光连连摇头:“不对,只要吃了百草解毒丸,蛇毒是能解的,可这?哎。”任光对这样的毒也无从解释。他不知道这毒不是来自蛇的毒,而是千缠神功的毒,这种毒看似蛇毒,又有别于蛇毒,中毒之后,人的外表看不出来什么,因为是通过手掌掌力将毒打进皮肤的毛细血管,毒进入体内,像蟒蛇一样缠住人的五脏六腑与血管,最终会血管爆裂而死。这本是千缠神功的最后一层,王莽当时并未练成,只是因为走火入魔加上紧急情况,突然使出,功力不到火候,但大多数人只要中掌必死无疑。任光一时也不知如何治疗,他不知道世上还有如此邪门的武功,以为是大蛇的毒。

“大夫来了,快让让。”刘演满头大汗,领着请来的大夫往里屋挤。一个大夫模样的人给床上的刘钦搭脉,眼睛闭着,手指在脉上按着,眉头紧皱,不一会儿,那位大夫摇了摇头,叹息道:“奇怪,奇怪,恕在下无能。”

“你说什么?什么无能?你不是本县的名医呢!”刘演听完大怒,大力握住那位大夫的胳膊,大夫疼得嘴唇都紫了。

“演儿,快住手,不得无礼。”樊娴都喝住刘演。

  急脚大师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