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战疫 | 疫情阴影下,一个普通湖南人的春节纪闻

小说:同心战疫 作者:人间故事铺字数:4641更新时间:2020-07-03 14:02:27

讲述人:肖斌

时 间:2020年2月2日 农历正月初九

地 点:湖南省岳阳市湘阴县

1

妻子谭东霞早就定好了农历29日下午的长途汽车,长沙至衡东。

29号我还得上班,30号才放假,但担心着霞宝。一车的人,霞宝和女儿要在车里待两个多小时,谁知道谁是不是感染者?

一上班,问部门老大,下午要是办公室没人,那我来坐一下。老大说都过年了,算了。于是我叫霞宝不要独自去,买好的车票能退就退,不能退算了。我送她回衡东。

29号那天我去长沙接了霞宝母女,没走高速,打算先送女儿回株洲,三个人再从株洲上高速。没想到到了入口,戴着口罩的人拿着喇叭在喊:“去长沙、邵阳可以,去广东的前面封路了。”衡东在株洲的南方,走的正是去广东的路。我赶紧在高速口子掉头,走国道。

在霞宝家待了一夜,雨一直没有停。晚饭老爷子做的菜很好吃,当地的米酒入口无味,我知道米酒的劲在后面,喝了两杯。饭后和霞宝走泥泞路,看了这个叫莲花镇的村落。

散步回来听到霞宝母亲在和湖北掇刀的大姐打电话。大姐知道我明天走,要霞宝跟我一起走,非常时期,能够避免坐长途汽车,尽量避免。

霞宝没答应。她几个姐姐哥哥因为武汉肺炎的事情,今年过年都不回来了,只有她一个在这边,如果她走,家里就只剩两个孤单的老人了。

我问霞宝:“掇刀?怎么写?”

霞宝说一个提手四个又。

“什么意思?”

“不知道。”

查。百度百科说,荆门市掇刀区成立于2001年,因三国名将关羽屯兵练军、刀掇巨石而得名。掇刀是三国古战场,也是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

掇字有双手端、握的意思,我觉得很明显,就是双手持刀的样子。

2

霞宝家紧挨马路,马路两端都可以走,但30号一早我走时,老爷子叫我别走两端、走最近的对面。

这对面是在山里走,一路断断续续有人家,偌大的田野、丘陵湿漉漉,中间一条空荡荡的山间路。碰到有屋的地方,屋边残留着燃放后的烟花鞭炮。

高速可以走了,我到株洲接了老娘和女儿,去益阳姐姐家。

每年过年姐姐他们全家都在外面吃饭,姐夫的哥哥开车从中山赶回来,今年也是一样。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吃饭还没回,只得在门口等着。

晚上看春晚,和平时感觉明显不同:楼下跑的车少了很多。雨没停,窗户对面的高楼亮着轮廓灯,灯笼罩在厚厚的雨雾中,显得不真实。

年前姐姐跟我说过,今年跟往年一样,还去哪里玩玩。去年我们是去张家界泡温泉、到桃江看野瀑布。但看春晚期间,微信不断传来武汉肺炎的新消息,没有人再提去外面玩的事情了。

霞宝说她们那里流行邻里之间拜年,每来一个人,她就要放一挂鞭炮。今天她没放多少。

初一下了雨,跑步的计划没成。看楼下,空城。

霞宝说她们邻村已有人确诊,村子封了。她母亲初二要去吃酒席,红事,礼金送了。霞宝劝她母亲,要她不要去吃,她母亲不肯,乡里乡亲的,不去不好。

霞宝初二要回长沙,往年长途车只有除夕和初一不跑,初二是正常跑的。但肺炎的事情使她担心,不知道车子还会不会跑?

我叫她不要联系长途汽车了,不放心。我去接她。

初二一早我从益阳出发去衡东,转了四条高速:长张、许广、沪昆、京港澳。在长张高速上我跑到120,后面一辆鄂A牌照的小车追上我,一下子不见踪影。

高速上的车跟往年这个时候不能比了,道路延伸到天边,一眼望不到边。

疾驰的鄂A奔向天边。

大过年的,希望鄂A平安。

3

把霞宝送回长沙,趁着天没黑,我急忙回益阳。在益阳下高速时,第一次被量体温。摇下车窗,把头伸出去,照一下,“滴”一响,叫我走。

晚上霞宝说,她们所明天开始封闭,暂时分两批:初三到初九第一批7天,初九到二十六第二批15天。女儿大学寒假一个人待在家,她第一批。

封闭跟03年的非典一样,24小时待在所内不能出来。

妹妹跟妹夫本来说好,妹夫初五来接她,但妹妹单位那边不断发来通知,她们社区要对编号041至060的20个人进行电话调查,调查结果要填表上报。

我提醒妹妹,她符合19年出来的《中共湖南省委关于全面加强基层建设的若干意见》的第九、第十条转事业编的情况。肺炎事件不能落后,不光要完成上级的临时安排,还要争取工作的主动性。

姐姐这边,在学校负责物资的姐夫先接到通知,初三上班,要紧急采购。不久姐姐也接到通知,初三正式上班。

我单位微信发通知了,开始封闭,初三上午领导们开会,结果再通知。

这个春节没有跑步,没有泡温泉,没有看野瀑布,我们三姊妹决定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妹妹叫妹夫明天过来接。她很烦躁,因为小区麻将馆根本没引起重视,天天人满为患。她回去立刻就要去劝导,先停了麻将馆再说。全世界都震动了,小区麻将馆还在麻木不仁,不知死活。

女儿学校微信通知开学日期延后,再等通知。

初三一早,霞宝做了几个菜,留给女儿程佳敏自己热了吃。她带着满腹的不放心、满腹的歉意,在门口反复唠叨,然后进去封闭了。

初三外甥回来了,他们单位采购物资,他是财务,要结账。

听到姐姐接电话,跟她们单位对接的派出所,问姐姐要口罩。姐姐抱歉地告诉他,她办公室预备了40个,但被人拿走了,现在一个都没有。不过派出所的口罩她早报了计划,只要来货,马上给他200个。

初三我们各自离开。刚出益阳进湘阴县,路上被查。两拨人,一拨人叫打开尾箱检查,一拨人测体温。我看见前面车的尾箱打开后,检查人员拎出一只大公鸡,直接往路边一甩。

回到单位看到通知,封闭下午正式开始了。像我这样暂时没有接到通知的人,留守待命。

4

初三出太阳了,初四也是好天气。

初四早上我去跑步,跑完步去菜市场买菜。我先去我平常经常去的那个,居然空无一人。只在入门处,看到地上残留着几片青菜叶,不知道早上这里到底有没有营业?转上另一条路,几个卖菜的门店都关着门。

四望,沿街的商铺都关着门。

我去另一个远一点的菜市场碰运气。还好,地摊有几位,门店也有几位,平常这里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都是手里拎着塑料袋的买菜人,现在冷清清。

雄鱼的价格年前是8元1斤,现在11元1斤,而且看相不好。

我想买点本地青椒,要20元1斤。我怀疑店老板是不是说错了?再问一次,她肯定地告诉我是这个价。

菜市场有市场管理人员,戴着口罩来回巡视,我没戴口罩,觉得不好意思。

买完菜回来,在单位门口看到了值班的辅警。他对着我照一下,没有声音,我怀疑测体温的仪器是不是坏的?或者没有充电?

单位开始对外来人员封闭了。外来车辆不准入院,外来人员一定要进去,要报告值班领导同意。

晚上散步,广场有喇叭在喊“六级隔断”:本县与外县市之间隔断,县城与相邻乡镇之间隔断,乡镇与乡镇之间隔断,村与村之间隔断,屋场与屋场之间隔断,户与户之间隔断。对拒不服从隔断指令的人员采取强制性隔离。

本县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部称:确诊的临市某人,1月20日乘长途车抵达本县,同车28人。1月22日,该人从本县外出,同车23人。指挥部要坐过这两趟车的人向疾控中心报告。

霞宝叫我不要出去跑步,说高峰期快来了。听她的话,初五我在家待了一天,趁着好太阳拖地、洗澡、洗衣服、洗窗帘。下午,我的名单出现在值班人员序列,封闭期间我有两个下半夜的班要值。

准备参加一个年前就看到的征文,查资料一天,掌握的信息没有亮点,先放弃。

5

初五闷一天,找资料又没有成绩,还付了89元把PDF转换成Word,哪知道这Word是图片格式,不能复制文字。只好对着图片一个字一个字摘抄重点,摘抄了两千多字,没有入手之处,决定还是先放着吧。

这么好的太阳不跑步,窝在家里受不了,今天初六,跑步。

看到微信上说,不要穿带毛、带绒的衣服,这些衣服容易沾到病毒。本来跑步我是穿冲锋衣内胆做外套,这衣服正是带绒的。我换下它,穿棉衣,把口罩塞兜里。

穿棉衣不能跑步很久,才跑了一点点,汗就要出来了。跑出1.6公里后,长长的马路上才看到一个环卫工人在扫地,和一辆车。

转了四条公路,每条公路都冷清清,宽敞的广场上一个人都没有。阳光照白霜,我压腿、自拍,头发是湿的。

路过做保养的车店。初三一回来我就准备来做保养,车子跑了一身泥,这个店做保养可以免费洗车,而且还洗里面。初六了,店还没开。这一排门面,早餐店、五金店、小诊所、南杂店,没有一家店是开门的。

看到车店的卷闸门上贴了纸,近前一看:洗车60,补胎50。

妹妹来电话,说老娘没有出门,天天待在家里看电视,让我放心。她马上要出去,有人举报小区来了个武汉人。

下午妹妹再来电话,她那边麻将馆老板有不听劝的,趁着过年人们手里有钞票,还要开张,讲也讲不通。好在开了半天关门了,因为没有人来打牌,来过一个两个不怕死的,凑不拢一桌,只好关门。

我问她那个武汉人怎么样?

妹妹说人正常,没有发热,已经上报了。她很同情这个人,回也回不去,在这边有他一个,周围人人担心。她叮嘱他不要外出,保持电话畅通,上面有什么安排要绝对服从。

“这个事弄得武汉人在外地很可怜的样子……”妹妹叹气。

我待在家里不信谣不传谣,看到微信上有人截图,说离县城10公里的某镇,有户人家天天不戴口罩,坐门口晒太阳,到菜市场买菜。现在这家人有个人确诊感染了,很多人和他有过接触,现在跑到派出所问怎么办?

阳光普照,怎么办呐?我马上要去值班,霞宝2号才封闭完毕。

6

县城的封城是初七开始的,先是过小区的非干道,一辆车横在路当中,摩托车可以过,小车就不行了。

干道的封路是初八开始的,初八晚上基本上全部堵死。这回不是横车,而是用钢管脚手架固定,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转折。公职人员要上班,初七其他人员凭县里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部的《通行证明》,到了封堵口,移动一下横挡的车就可以放行。但钢管一摆,成为半永久性,没有临时移动一说了。

我们幸运,不要《通行证明》。同事说从来用不着的警官证现在有用了,他小区确诊一个,没有警官证他出不来。

但钢管一出,警官证也没用了。同事值完班回家,以前十分钟的车程,碰到钢管就掉头,碰到钢板就掉头,绕来绕去,现在半个小时能绕出去就不错了。

霞宝生气,她的班2月2日结束,3日可以回家了,连休15天,领导这时却要变卦。领导想第二批封闭管理的人员不搞15天,也搞7天,叫霞宝她们第一批的做好准备。

“初三进去的,不带手机与世隔绝7天,天天就等着3号!说好的事,事到临头变,谁能接受?”

霞宝跟我一样吃不惯食堂,吃两天她就吃不下了。不吃饭就想吃零食,但吃多了零食会发胖,其实她蛮注意了,可还是长了2斤。她想念我做的干辣椒,光吃干辣椒,她也能吃饱饭,用不上零食。

“她们蠢死了,问领导什么时候再进来!我不问,出去了我谁都不联系,除非他们先找我!”

我理解霞宝说的是气话,平常一个月工作日22天,她还要把工作带回家主动加班。她难受的是她的宝贝女儿程佳敏寒假回来,只跟她待了几天,然后就一个人在家,楼都没下。她进去之前做的菜,都多少天了?还有程佳敏也快开学了,她想好好陪陪女儿。

初九同事在群里聊,希望领导跟县里联系,辟出一条上下班的路线。不要像交警队那边那样,在拦路时跟乡镇领导发生冲突。

乡镇领导的车有通行证,但通行规定一辆车只能坐一个人,车上有几个人,交警不让过,还拍执法视频,领导这边的人就先动手了。

最近每次去值班我都在心里默默加油打气:

——熬过去!

——都会过去的,后来会发现,是转眼就过去了的日子!

  人间故事铺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