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1,囚禁

小说:再世妖情 作者:柳飞绝字数:5391更新时间:2020-05-21 09:09:00

那妇人正是我这一世的娘,当她看到我时,巍颤颤的身子竟是晃了一晃,显得很激动,连声唤着:“玉儿……我的玉儿……”她说着,已是老泪纵横。

  慈母以心悲,又有哪个母亲不念想疼爱自己的儿女呢?

  我悲泣着扑入娘的跟前,娘一把将我揽入怀里。

  不知为何,她紧紧抱着我的手却忽然又惊慌着松开了去。

  我微微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娘满眼忧伤而又怯弱的神色正往爹望向。

  爹负偶而立,又是一副颜家的主子。赵宝儿

 我心头一冷,知道自己的一切好坏怕是都要取决于爹的脸色。

  忽然听得几声亲热的叫唤:“爹,你回来啦!”

  “爹,你这些天去哪儿了,想死女儿了!”

  “爹,你说带我去的,怎么又偷偷跑了?”

  一声声娇唤,勾勒了短暂离别的思怀。

  不用看,我便已知道是哥哥和姐妹们知道爹回来了,便赶过来问候。

  只是看到我时,哥哥和姐姐也如同仆人们的反应一样,冷漠的将我忽略了过去。

  就是往日与我关系最好的小妹也只胆怯的轻唤了一声:“二姐……”

  我顿时明白过来,这是爹给我不肖的脸色。

  也许在他心里,他却从来都不曾原谅过我。

  就是这次赎我回来,也并不是他想让我回家,而只是因为他的女儿是盗墓贼。

  他丢不起这个人,也受不了这个罪。

  所以他才会不惜花大价钱,宁愿忍受钱知府的勒索,也要把我从刀口下买了回来。

  我一旦明白过来,立时悲心欲绝,只觉浑身如同坠入冰窟里一般。

  场面是如何的尴尬和可笑,是如何的无情和冷酷。

  哪怕一切因为我而起,此时此刻,我忽然悲怆一笑,但却比哭还要可悲可怜!

  我自觉再无意趣,咬紧牙关走到爹面前,从容的给他磕了三个头,说:“爹,我说过我不是你的女儿,你又何必把我带回来呢?如此惹得一家人都不高兴。我自知罪孽深重,也不配再呆在颜家,我这就去。今日磕了这三个头,感谢你又一次给了我这卑微低贱的生命!”

  爹不知道如何一个神色,但他的呼吸明显地粗重了起来,他的衣摆在他愤怒下不停的抖动。

  我茫若视而不见,又回到娘的身前,同样磕了三个头,说:“娘,感谢你多年来的养育之恩,你和爹的恩德,玉儿永生感念,磕完这三个头,不孝女儿就走!”

  娘已哭出声来,痛心的悲呼着:“冤孽,冤孽啊……”

  我心头刺痛,但还是站起身来,勉强支撑着死尸一般的身子,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

  那一刻,风转流云,

  遮挡了艳阳的晴天。

  没落在竹林深处,

  宛如那一壁轻烟,

  舞动着岁月流连的笙歌,

  可有你往生徘徊的身影?

  若然你去得远了,

  我将终无止点的追随,

  哪怕苦生无望,

  看似繁华落尽,

  也须教寻求永生的梦蝶。

  一道歌声忽然响起,小妹却幽幽唱起歌来。

  这首歌是我以前教小妹唱的,也是前世的时候,杜三娘教我唱的。

  那时小妹听了后,说,太伤感。

  我当时怔了一怔,什么也没有说。

  小妹却问我:“二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叹了口气,苦笑了一下,说:“小妹,你还小,你不懂的!”

  小妹没有问,但后来她也学会了唱这首歌。

  她的嗓音很好听,此刻唱出来,却充满了悲世的伤感。

  听到这首歌,我不觉停了一下脚步。但仅仅是停了一下,便忍住内心要回头去看她一眼的冲动,继续往门外踏去。

  娘的哭声在歌声下,更显得悲切和断肠。

  大哥重重的叹了口气,带着微微一丝的责怨。

  大姐更是低咕了一声:“早该去了的,何必来了让人心烦?”

  我伤心至极,跌跌撞撞的咬紧牙关,硬是忍着没有落泪。

  我心想,说的也是,只要我远远的离开了,他们才会过得更好。若不是自己冒昧的回归,又岂会令他们宁静的生活却忽然掀起这般风生水起的波澜?

  我想着悲心欲绝,已觉生不如死。

  就在这时,爹蓦地一声怒喝:“把她关进柴房里去!”

  所有的人都愣了一愣,有些吃惊的望着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都觉得我走就走了,又怎么要把我关在家里呢?难道还嫌乱得不够?

  爹又喝了一声:“你们都听不见吗?”

  两名五大三粗的男仆回应过来,连忙上来毫不留情的架起我拖了就走。

  我心沉如水,也没有挣扎,随着他们去。

  两名男仆将我架着投进了柴房,所有的人都在一旁望着,谁也不敢吭声。

  门又是“哐”的一声合拢,再加上一把大锁,坳黑坳黑的透着阴冷。

 我趴在门后大叫着:“放我出去,干嘛把我关在这里?”

  没有人理会我,每个人都装得象没有听见一样。

  唯有小妹的歌声依旧:“……哪怕苦生无望,看似繁华落尽,也须教寻求永生的梦蝶!”

  歌声从窄小的窗户飘了进来,依然是显得那么荒凉和凄美。

  大约是暮落西山的时候,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

  我知道,任我如何的叫唤,只要爹不开口,是不会有人放我出去的。

  哪怕我是死了,爹没有开口,我的尸体也将会在这里被忽视而腐烂。

  我有些绝望了,便也不再叫喊。

  柴房里堆着不少积年柴草,那种沉霉的稻草味直往我的鼻孔里钻,呛得我忍不住咳嗽起来。

  咳了好一会,几乎把心肺都咳了出来,却让我想到了第一次盗墓的时候。

  记得那次是跟阿三去盗一个前朝的墓,说是一个土老财的墓。

  那墓筑得很深沉,墓内阴霉的味道实在冲人得很。

  他们都表现的若无其事,就我没有适应过来,弯下腰拼命的咳。

  大雄呸了一声:“真没用!”

  菩萨说:“是啊!这么点味都受不了,以后该怎么混?”

  宝殿一直很少说话,他一说话就落人口实:“宝儿,你咋就这么弱弱的叻?”

  后来他们一直借这事儿说赵宝儿弱的象个娘娘腔,我怕他们识穿她的女儿身份,也只好拼命的忍,努力的装着象他们一样粗放。

  在他们来说,粗放的意思就是打开棺材一把探手下去,能把死人的骷髅头抓起来,兴奋无比的说:“哈,好东西!”

  所以就那一次,我抓了一个,那种恶心可怖的情形,令我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就差没吐出血来。

  就这样我才慢慢的融洽于他们的团体,虽然彼此之间利益多于情谊,但这时想起来,不免还是多些想念和感伤。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外面的乱草丛里不时传来一声声各种虫儿的鸣叫,此起彼伏,热烈的奏响大自然的交响乐,但显得纷乱而又张扬。

  相反柴房内一片漆黑,竟似死人的坟墓一般,令我都不觉得自己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这种感觉比起在监狱里时候,更充满了压抑和不安。

  我忽然想着。

  若是就这么呆下去,不出三天,自己一定会发疯的。

  只是我不明白,爹就这么关着她,他是想要怎样对待我呢?

  毋庸置疑,他将我关在这里,只怕是再也不会放我出去了,免得让我在外败坏了他颜家的名声。

  我越想越怕,这种恐惧远比被关在监牢里还要强烈。

  幸好这时候,黑暗中忽然亮起了一片昏黄的灯光。

  灯光是从门外透进来的,一盏“气死风灯”挂在了门边,灯光后一张苍老的脸透着门缝望了进来。

  这是送饭的仆人,他将饭碗从门洞里递了进来,冷冷冰冰的说了句:“吃饭吧!”

  我心头沉痛,他是跟我说话么?就算我受到爹的惩罚,怎么说我也是这个家的二小姐。

  一个仆人都这般利势,也不知是人情淡漠,还是爹的yin威积盛,更或者是我活着太失败了吧?

  我心酸不已,也更加悲哀起来。

  仆人说完就起身走了,就连多看我一眼都没有。

  灯还挂在门上,孤零零的在黑暗中挣扎。

  也许它试图要以自身微弱的光明来照亮世界,可它终究过于弱小,始终无法逾越这片无边的黑暗。

  可是它就算再微弱的光明,也同样可以照亮一片地方。

  就像一个人,就算他的力量再弱小,也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光明。

  我呆呆的想着,叹了口气。

  第二天,仍然没有人来看我一眼,就好像这里昨天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阵风,吹过就算了。

  我叫唤了几次,可惜天地太大,他们仿佛都远在天边,谁也没有听到。

  我很想去找爹问个清楚,想要怎样对待我,可以说出来,哪怕骂她打她,都可以。但就这么关着,不用三天,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发疯,然后再孤寂的死去,这不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或许只有我死了,他们才会不用担心我去丢他们的脸。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好安心的生活。

  大哥的那一声叹息,多象啊!完全象爹的作风。

  我的心猛地一痛,再也叫不出来了。

  在这个家,我似乎已经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了。

  就如同那年我决绝的离开家一样,本来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不是吗?

  我靠在门板上,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泪水不争气的又流淌起来,耳畔这时又传来了小妹的歌声。

  在早晨听来,意境却又与别时不同,清郁中带着一丝感召。

  “那一刻,风转流云,遮挡了艳阳的晴天,没落在竹林深处,宛如那一壁轻烟……”

  我心中感慨,不觉也跟着轻唱了起来:

  “……舞动着岁月流连的笙歌,可有你往生徘徊的身影?若然你去得远了,我将终无止点的追随,哪怕苦生无望,看似繁华落尽,也须教寻求永生的梦蝶!”

  ——三娘!三娘!

  情到深处,我又想起三娘来,心中更是凄苦。

  忽然,只听小妹在门外轻叫了一声:“二姐……”

  我好久没听到这样一声亲切而热情的叫唤了,不觉心中一喜,连忙转过身去往门外张望。

  只见小妹瘦弱的身影靠了近来,一张毫无血色的小脸落入眼帘。

  她的脸竟然那样的苍白,这是我回家后第一次仔细端详小妹的脸,心头立时涌出一股心疼。

  我轻唤了一声:“小妹!”

  小妹说:“你要吃饭,知道吗?”

  她的话与老仆的话一个意思,但听来却格外亲切。

  我心中感动,终究也只有小妹才和我好,才会关心我。

  我想着问她:“小妹,这些年你过得不好吗?脸色怎么都跟他们一样没有血色?”

  一走进家门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娘和哥哥姐姐们的脸色都白得吓人,就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日光似的。

  听到我的话,小妹脸色明显变了一下,有些慌乱的脱离了门缝里的视线。

  过了一会,她才若无其事的又转回来笑了笑,说道:“二姐,别担心我啦,倒是你要好好的,等有机会了,我就来陪你……唉!二姐,你这次真不该回来……”

  她还没有说完,那边传来一声沉喝:“四妹,在那干嘛呢?”

  是大哥的声音,生冷而又威严,将来爹的衣钵要靠他来继承,自然象爹的声势。

  小妹噘着嘴说:“没干什么啦?唱唱歌儿呗!”

  大哥责怨的说:“天天唱唱唱的什么,听来怪荒凉的,没事多陪着娘去,娘身体不好要多照顾。”

  小妹无奈应了声:“嗯!”

  她离去的时候,又轻轻咕咚了一句:“你懂什么?”

  我想爬到窗口上,窗口太高了,我也无法够到,只好凑近门缝往外看,一面叫:“大哥,大哥……”

  大哥白着脸四处望了望,好像没有听清楚一样,随后也移离了我的视线。

  我知道他是在故意躲避,便也懒得叫了,坐在地上想着小妹的话,心里莫名的又恐慌起来。

  如此又过了六七天,除了小妹不时借唱歌来看看我外,其余的人根本不会来望我一眼。

  我俨然觉得这首歌反倒成了我和小妹联络的信号,只要她一唱,就一定会挨近门边来和我说话。

  幸好有小妹在,否则我不知道怎么在这孤独中煎熬下去。

  爹的这一着,确实够狠的。

  哪怕我早已应该想到,一家人迟早会走到这一地步。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恨他,有时觉得他很可怜,一个没有笑容的人,他又怎么会有快乐呢?

  但有时候我又觉得对不起他,反而认为自己才真的可怜。

  否则又怎么会弄到人人厌恶的地步?

  但不管怎样,幸好有小妹的鼓励,令我不至于在苍凉无助孤独绝望中死去,而是满怀希望的活着!也许这就大大出乎爹的意外了吧?

  这一天后,小妹的歌声却没有唱起来,这倒令我有些意外,心中同时又有些担忧,难道是小妹病了或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坐卧不安的,不时的在门缝上往外观望,多么渴望小妹弱小的身子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可是一直到中午,她始终都没有来。

  外面一切显得很平静,井然有序的重新着一天的开始。

  由此可见,家里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只有这样,我忐忑不安的心才稍稍宽了下来。但就在这个时候,爹却突然意外的来了。

  爹来看我,确实令我意外之极,我呆望着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爹的脸依然是出奇的白,白得有些渗人。

  这让我颇为疑惑。

  我记得以前爹的脸虽冷厉,但饱满红润,而绝不是现在这样子的。

  难道是因为我的不肖,这些年来竟使得一家人也没能安生?

  想到小妹,还有大哥,我更为惊异,但也没去多想,只是内心惶于歉疚。

  爹望着我,脸色不再是那么阴沉冰冷,语气也稍微好了些。

  他轻声问道:“据说前些天,你在监狱里认识了一个人?”

 我不知道爹的话是什么意思,便也不敢问,但心里不知为何却微生出一股失望。

  他一来便问别人的事,显然在他心里,并不是真的在意我。

  爹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脸色变化,微微“咳”了一下,又道:“这个人叫墓神,对不对?”

  我不觉一怔,不明白爹突然问起墓神干什么?

  柳飞绝说:

        朋友们,给点鼓励收藏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