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陪伴

小说:面具 作者:银舒字数:5767更新时间:2020-06-27 22:11:43

去往杭州的船上。

张晓风站在船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天门。心中竟是有些不舍。也有些担忧。

柳月见状说道,“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此次任务怕是耗时颇多,也不知地劫会不会趁此机会对青龙堂出手。而且,不知为何,我自见过师父之后心中也是隐隐的觉得不安,似乎会有事发生。”

张晓风见柳月似有心事,以为她担忧自己此次任务,又接着说道,“我们此行一共九个化劲高手,就算那李忧三头六臂,也未必能挡住我们九人围攻。”

柳月展眉笑道,“这世上没有什么能难倒七杀哥哥的。七杀哥哥临走时把无极丹交给宁远,以宁远跟贪狼的机智,想来不会有事的。”

停了下,柳月又说道,“七杀哥哥,在这船头晃得紧,我先去船舱休息了。”

张晓风见柳月离去,不由奇怪,上船时还像个孩子一样,东跑西窜的,拉着自己在这船头看海景,现在又嫌船晃了。

张晓风看着已经看不清的天涯岛,张手闭眼深吸一口气,放下自己的忧虑。忽然听到身后脚步声。开口说道,“你来了?”

“我没你那么坚强,能看着天门一点点的消失。”

雪饮走上前来,与张晓风并肩看着远方,看着同一个方向。

“当初,我也是这样看着一个人一点点的在眼里失去踪影。”张晓风看了下雪饮,又说道,“雪饮,是我对不起你。”

“与你无关。”

张晓风舒了口气,说道,“我还是喜欢以前的你。”

“现在的我就是以前的我。”

张晓风沉默了下说道,“没想到仙鸩居然投到你的朱雀堂下。”

“我救了他,而他也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有了仙鸩,此次任务我有九成把握。”

“李忧不止只有金钟罩。内功也是极深。用毒也未必伤的了他。”

“但他要面对的不止是仙鸩。而且你只带两个人,应该也是有些把握的吧?”

“没有把握,自带两人是因为朱雀堂没有那么多人才。这次任务难度很大,阎罗殿与天剑门或许会插手。”

“你说谁会花钱请我们杀李忧?而且在第一次失败的情况下,依旧不惜加高筹码。”

“阎罗殿?”

“阎罗殿早就开始踏足朝堂,而李忧是太子党派,太子又是天剑门门主弟子。”

“既然你已经想的清楚,为何眉宇间还有忧愁?”

“我在想要不要杀了李忧。”

“这由你决定,最后个问题,为什么不直接坐船去苏州,而是转道浙江杭州?”

张晓风停了下说道,“回家看看。”

“你确实比我强大,我这些年来,一直没回家去看过。不过,再过些年我应该是敢面对了。”

“寒冰诀?”

“不错,他会把我的心变得冷一些,坚强一些。没人可以让我做我不想做的事,解开封印我是愿意的,所以你不用内疚。”

张晓风看着雪饮一步步走进船舱,大声说道,“我可以陪你一起回去,即使是在诡秘的黑夜里,只要是两个人便不会害怕。又何必靠这寒冰诀。”

雪饮停了停,说道,“到了杭州一起喝几杯。”

“好,就这么说定了。”

-

浙江杭州。

众人下了船,张晓风说道,“戴着面具太过显眼,先暂且摘下。你们先去找个地方落脚,我去办些事便来找你们。”

张晓风知晓柳月会跟着自己,便索性叫柳月跟自己去霸刀门。

霸刀门被白雪覆盖,倒是看不出一丝破败之相。

张晓风站在门外,终究还是没敢走进去。

就在这时柳月拉着张晓风的手跑了进去。说道,“都过去了。以后我会陪着七杀哥哥。陪你走过黑夜。”

“你听到了?”

“七杀哥哥说的那么大声,怕是整个船舱的人都听到了。”

“月儿,谢谢你。”

张晓风说完便闭上双眼,脑中闪过许多画面在一一慢放,一直到兄长张坚成亲那天,草长莺飞,红毯铺满青石街道,霸刀门上下张灯结彩,来宾站满大殿。

随后,张晓风睁开双眼运转真气,只见庭院里的雪纷纷融化。数十具尸骨显现出来。

张晓风又在庭院中央打出一个大坑而后将尸骨收集在一起掩埋,说道,“你们或是霸刀门弟子,又或是阎罗殿弟子,今日我都将你们葬在一起,愿你们来世不会相争相杀。”

“昙花一现人苦短 唯有来生把梦还。”

张晓风闻声便知是雪饮来了,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说要陪我回家,我想若是我先来陪你,以后我就不用欠你人情,而且说好到了杭州一起喝几杯。”

“我们带来的人未必干净。”

“仙鸩以前是唐门的人,而狂剑是我师父的亲信。而且他们都在悦来客栈内,互相监督,不会出事。”

“喝酒也可以叫上他们。”

“人多就有些热闹了。”

“去哪喝?”

“这地你熟,你做主。”

-

春风楼。

张晓风三人入座。

行菜小二吆喝上前询问。

张晓风说道,“先来两坛蓝桥风月,鹌子羹、熟笋肉、鸡签、炒兔各来一份,再随便做些素菜。”

小儿吆喝离去,着案接活。

不多时,酒菜上桌。

柳月为二人斟酒。

张晓风与雪饮对饮一杯。

雪饮说道,“都说临安多美酒,如今一试,果然好酒。据说有人醉此酒提了首反诗。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张晓风说道,“历史无从考究,不过酒确实是好酒,我虽生在杭州,此酒却也是第一次喝。”

酒过三巡,张晓风见柳月一直在斟酒,东西也没吃,不由说道,“月儿,这新法鹌子羹是我为你点的。你尝尝。”

雪饮微醺,闻言笑道,“化劲高手为你我斟酒,天下间怕是没几人有此待遇。有道是,有花折时需堪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张晓风道,“我发现你酒量不怎样,才喝了半坛子,就开始暴露本性,说胡话了?”

雪饮道,“那我们便来比比,酒也不用倒了,残月姑娘做个公证。如何?”

张晓风道,“好,小二,再来两坛溪春。”

.......

两人饮酒甚欢,忽听得楼下喧哗。

三人往楼下看下,原是一位江湖说书先生。

柳月说道,“这人倒是厉害,还未开口便有这么多人为其欢呼喝彩。”

邻座之人闻言答道,“他便是江湖第一说书人,【梦生凉】,此人游历四方,收集民间故事,每到一方必会说上一段。此人妙语连珠,每次说书,必是不同。且每次所说多是别人没听过的密事,是以,只要他醒木一拍,必是座无虚席。春风楼往日虽说来客也多,但也不会像今日这般。”

三人闻言更是好奇。

雪饮说道,“折扇醒木说四方,古今一梦不荒唐。英雄只在书中过,惹得你我叹苍凉。好一个梦生凉。”

梦生凉也不做准备,醒木一拍,开口说道,“话说隋炀末年民不聊生,逍遥王横空出世,助李双羽取得这天下,成就百年李朝盛世。逍遥王连败世间高手之事,各位或都知晓,今日就给各位说下这逍遥王鲜为人知之事。”

“啪”

“书开正文,逍遥王本号逍遥子,后来李双羽夺得天下,尊逍遥子为逍遥王。话说逍遥王连败各路高手之后,前往太原,与当时天下排名第三的李双羽约在天龙山决斗。决斗之日,逍遥王早早的在山顶等待。没等多久,这李双羽也来到天龙山顶之上。”

“逍遥王对这场决斗期望已久,见李双羽到来,便直接出手。交手二十余招,逍遥王便暗自奇怪,这李双羽的实力与传闻不符,也当不得这天下第三的名号。”

“逍遥王知李双羽底细,没了耐心,随即全力出手。霎时风起云涌,天地无光。逍遥王攻势凌厉,三十招之际一掌打在了李双羽左胸之上,就在这时,逍遥王只觉李双羽左胸入手柔软,不由收了几分力。尽管如此,那李双羽也是抵挡不住,吐血倒飞。风力吹散了李双羽的头冠,长发披肩。逍遥王定睛一看,没想到这来的竟是个女子。逍遥王连忙过去查看,发觉这女子已是奄奄一息,遂用自己深厚内力为其续命。”

“就在逍遥王为这女子运功续命之际,真正的李双羽上山来了。这时摆在逍遥王面前的便是有两个选择,第一便是放弃为这女子疗伤,迎战李双羽,不过这女子便会死在自己掌下。第二则是继续为这女子疗伤,有可能李双羽会对自己出手,到时怕是自己与这女子都会死。”

“啪”梦生凉醒木一拍,停了下开口向众人问道,“各位,若换成你们,会做何选择?”

霎时,酒楼内,众说纷纭。

柳月问道,“七杀哥哥,若受伤的是我,你会救我么?”

张晓风闻言,心中瞬间闪过一个念头,“会救!”

虽说如此,张晓风口中却是说道,“如何抉择,还得临场之时才会知晓。不过,我应是不会救。”

张晓风说完,却是不敢再看柳月。

柳月虽说早知张晓风心有所属,不过如今听到张晓风如此说也不由心中有些悲凉。不过还是笑着说道,“我也不愿七杀哥哥冒险,不过若受伤的是七杀哥哥,月儿就算是死也会救的。”

张晓风闻言心中也是有些不忍,但终归是没说什么。

这时,雪饮悠悠说道,“残月姑娘,别人我不敢肯定,但若受伤的是你的话,他是一定会救的。”

雪饮说完站起身来,又复说道,“如今看来,我在这似乎有些多余,这书我就不听了,我先回客栈了。”

张晓风也想离开,正要起身,却听得梦生凉说到。“书接上文,就在逍遥王选择继续救治这女子之际,只见李双羽抛下手中长剑,踏草飞来,口中还喊道,“妹妹。”原来这女子竟是李双羽的妹妹李双遇。”

张晓风听到李双遇不由看向柳月,正好对上柳月诧异的目光。两人好奇之下,又仔细听了起来。

梦生凉接着说道,“逍遥王见李双羽抛下长剑,面色焦急的赶来,这才放下心来。而后两人以绝世内功为李双遇疗伤,终于将李双遇救醒,但逍遥王的那一掌已是伤了李双羽心脉,虽说两人以绝世内功相救,但也只能为李双遇续一时之命。两人便带着李双羽去药王谷求当时的药王【敌阎王】救治李双羽。一路上两人便联手为李双遇续命,啊,就是两人轮换着,以自身功力为李双遇续命。没想到在这前往药王谷的路上,三人竟是化敌为友,一路上是有说有笑,谈天说地。到了药王谷,那敌阎王一看李双遇伤势,直言救不了。那逍遥王一听,心火上升,一跺脚。各位猜怎么着?”

梦生凉环视了下接着说道,“好家伙,逍遥王这一脚竟是让周围数十米的土地开裂。”

“在座的也不乏江湖好手,若说是,将脚下土地踩得塌陷我信,但若是真像逍遥王这般让数十米的土地裂而不陷,我却是不信。”

柳月闻言不由问道,“七杀哥哥,看样子你应该是逍遥王的隔代弟子了,换做是你的话,你可以么?”

张晓风道,“要做到逍遥王的那个程度,需要两点,一是内力,二是对内劲的精准控制。还记得我在霸刀门庭院用内劲将地面积雪融化么,那个便跟这差不多,我家庭院大概是20米方。就是不知道逍遥王当年踩裂了多远。”

张晓风想了想又说道,“月儿,以你现在的实力应该也可以做到吧?”

柳月嬉笑道,“若是说对内劲的控制我应该跟七杀哥哥差不多哦。”

张晓风自认自己所学【乾坤步】【混元功】【逍遥功】都是上层内功心法,加上【长生诀】之精妙,若论内劲的控制怕是逍遥王都比不上。听到柳月所说倒是颇为不信,不过也没点破。

柳月察觉张晓风心思,开口说道,“七杀哥哥你看。”

柳月说完手指轻敲桌面。

只见一张好好的八仙桌布满裂痕,其他的却是完好无损,连桌上碗筷都未动一下。

张晓风见状也跟着轻敲一下桌面,张晓风手指刚刚敲下,八仙桌便是粉身碎骨。

酒楼众人都朝张晓风这边看来。

梦生凉说道,“这位小哥年纪虽小,内功修为却是不俗,不过控制上却还是差了些,虽说这八仙桌成了碎屑,也算是登堂入室,但让这桌子裂而不碎方是上层。”

张晓风只是想知道柳月对内劲的控制力,这才试了一下,谁知自己下手后方知柳月已经将这桌子结构全部破坏,也就是堪堪支撑,自己外力一到,这桌子便四分五裂。倒不是张晓风控制力的问题,不过也是如此张晓风这才相信柳月所言非虚。

张晓风听梦生凉如此说,也不争辩,拱手说道,“谢先生指教。”

梦生凉点了点头,“啪”的拍了下醒木接着说道,“那药王脸色微变,但多年来上药王谷求药者都是低声下气,好言相求,何曾被人威胁。是以药王傲声问道,“你这算是威胁么?”

逍遥王闻言便要发怒。

药王从逍遥王那一脚便知来人实力深不可测,看到逍遥王脸色也是有些心虚,不过话已经说出去了,又如何能收回,当下便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双羽拉住逍遥王,开口说道,“我这兄弟一根筋,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我们此次前来是有求于药王,绝不敢威胁。只要药王救得舍妹性命,日后无论药王有何差遣必不推迟。”

这药王本来心有悔意,心想若是惹怒了他二人,怕是这药王谷要从我这断了传承。药王一念及此,也只好借坡下驴,开口说道,“距药王谷有个邪王谷,三天之内,将这邪王谷灭掉,将邪王人头带来,我便医治这姑娘。”

是夜,风雨交加。

两人快马加鞭赶到这邪王谷。

李双羽说道,“逍遥兄,我看这邪王谷颇具规模,怕是好手不少,不知道兄长有何妙计将其灭掉?”

逍遥王大笑道,“有。”随后直接拍马跑进邪王谷,大声说道,“邪王,出来受死!”

李双羽见状苦笑道,“这也算是妙计?”

一夜过去,两人骑马出了邪王谷,将人头交给了药王。

药王没想到,这两人一剑一夜之间竟真将这邪王谷灭了。而且虽说两人都挂了彩,李双羽神色有些萎靡,但这逍遥王却是神采奕奕如同没事人一般。

药王心中大骇,连忙将谷中珍宝天元丹拿出,这天元丹可谓是世间绝无仅有之灵药,这李双遇服下天元丹不久,全身出现五彩祥瑞之气,面色红润,呼吸有力,哪还有垂危之相。

李双遇醒后便跟逍遥王走南闯北。

两人缘起一场决斗,至此相伴走遍天下。”

“啪”

梦生凉醒木一拍对众人拱手说道,“各位看官,今日说书便到此处,多谢各位捧场。”

-

张晓风与柳月从春风楼走出之时夜已经深了。

柳月说道,“这逍遥王跟李双遇前辈有这等渊源,那逍遥王为改善功法出了山洞,后来帮李前辈哥哥打下天下也说得过去。但李前辈可以跟逍遥王一起出山啊?逍遥王又是为何没有回去?”

张晓风说道,“或许等待也是一种选择吧。而逍遥王前辈应该是功法改善失败,又或是其他原因这才没有回去吧。”

柳月停下脚步看着张晓风问道,“七杀哥哥,武功修为就真的这么重要么?你也修炼了逍遥王前辈的功法,是不是也有天会去满世界寻求改善之法?”

张晓风说道,“武功修为确实重要,不过我修炼【逍遥功】却是不需要改善。”

张晓风话一说完,灵光一闪,不由猜想到,“或许这长生诀便是逍遥王所创,为的就是改善这逍遥功。”

“七杀哥哥想到了什么?”

张晓风听柳月问起。将心中所想告知柳月。

柳月笑着说道,“七杀哥哥,这可是天下武林人士都想知道的秘密,你就这样告诉我了?”

张晓风转身往前走着,走了几步开口说道,“我相信你。”

柳月笑着追上张晓风,并肩在这街上走着。两人的身影在月光下越拉越长,......

  银舒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