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网撒之海

小说:逝天堂 作者:李希翔字数:4423更新时间:2020-06-06 00:00:02

原以为吴天堂的案子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终点,谁知凶手周荣居然当众吞药自杀,这案子背后还隐藏着一个神秘的“三先生”。一切快到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活生生的一个人就在他们眼前停了呼吸,不到几分钟,一条生命便走到尽头。

“大神,吴天堂的案子结了,凶手也自裁了,可这这藏宝图的秘密……”

“案件已经调查了七八,这点尾巴,吊着心痒痒,大神你就把这点都尾巴都了结了吧。”

“既然吴天堂亲笔下来的两张藏宝图都是真的,破解宝藏对于大神来说也不是难事。”

“对对对,更何况背后的那个‘三先生’说不定是冲着宝藏来的,只要查出宝藏,不怕他不现身。”马鹊谦牛周毅两人一唱一和。

“加班费。”魏风显然有些东西,只是碍于义务劳动不是他的风格。

所有人看向苏海海,苏海海瞪大眼睛,“你们看我做什么?”

苏海海铁青着脸像是认命似得咬牙切齿的吐出一个字,“行。”

“谢谢老板。”魏风面无表情的说出感谢的话,场地从会议室转移到案发现场。

魏风拿出两张有藏宝图线索的纸条,“两张都是吴天堂亲笔所写,在王玉宝身上的写着‘桌子,椅子,树’,黑瓶里的写着‘水,公园,办公室’。根据警方对死者的调查了解,他对数字密码谜题一窍不通,两张纸条上的信息很可能只是单纯提醒他藏宝图位置,远没有想象中的复杂。”

“位置?宝藏在这些东西里?”苏海海想不出哪里有可以藏下两亿现金的桌子椅子。

“不是现金,是钻石,是周善曾经告诉我的。”孙志坚恍然大悟。

“建筑专家曾经调查过养老院,养老院内部没有暗道,没有隔间,没有密室,钻石藏在所有人眼皮底下。”

“钻石会不会早被别人找到了?”

“不可能,知道钻石藏身信息的只有吴天堂,吴天堂亲自冒险回来,他有绝对把握钻石还在。所有人都被搜身无法藏匿钻石,周围也被警察地毯式搜查,黑瓶没有被开启过纸条一直在瓶内,单凭王玉宝一张纸条不够信息找到钻石。吴天堂一到养老院就被你们发现并监视,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无法拿到钻石,他要求独自在自己办公室写钻石线索,这个办公室很可疑。”

“他当时指定一定要去三楼董事长办公室,还必须让他独处。”孙涵此时想起吴天堂的这个要求是真的有点奇怪。

“办公桌后方,办公椅下方地板有奇怪的划痕,纸条其中一个线索是‘椅子’。与桌子平行的横向划痕,都是旧划痕,不是案发当时造成的,横向划痕中有几道突兀的竖向划痕贯穿。横向划痕大概是办公椅轮子滑动造成的旧划痕,竖向划痕像是用尖锐的物体给划上去的。横向划痕与竖向划痕相交绝对不是意外,这是标记,标定某个特殊位置。案发时,办公椅前轮刚好停在横竖两个划痕的相交处,他一定在这里看到了他想看到东西。”

“钻石就在屋里?”一句话,让所有人忍不住到处张望。

“不是。”

魏风想坐下来在死者视角确定当时死者的视线范围,只是办公椅上布满被氧化成黑色的斑斑血迹,他迟疑了许久,叫苏海海坐下。

苏海海一头暮水的坐下,魏风将办公椅推到标记处还原死者当时坐下的方位,“六个线索满足两个,还有‘桌子,树,水,公园’,办公桌是桌子,还有三个。”

魏风想起窗外景色,灵机一动,“办公椅背对办公桌,树、水跟公园都看到了。”

魏风点头,苏海海立刻旋转办公椅,“死者坐在办公椅,从窗户看下去的确公园有树,仁心湖有水。纸条上线索提示的正是这个地方,是仁心湖,钻石很有可能在湖里。”

“吴天堂这个狡猾老贼,仁心湖是个死水湖,湖面不是垃圾就是藻类生物,湖水深绿又臭又腥,走近点都要被臭晕了,这么脏的水没人敢下去,钻石明晃晃的就放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深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这老狐狸。”马鹊谦是服了吴天堂,这份勇气这份自信真的不是常人所有的,吴天堂也算是个人物。

“吴天堂这脑子怎么长的,当初要不是他自己携款潜逃,受害者一时半会难以察觉自己上当受骗,反倒替他说好话。只是这湖这么大,怎么找,这工程量不小啊。”牛周毅停下了记笔记的手不禁感叹。

魏风顺着苏海海坐在办公椅的方向看去,透过窗户,几乎整个仁心湖的美景一览无余,想必当时吴天堂曾无数次坐在这里感叹自己聪明大胆,他越看眉头皱得愈紧,不对,“你太高,下去一点,你一米七八,吴天堂才一米六八,他坐在办公椅上肯定没你高,你现在所看到的还不是他的视野范围。”

苏海海摸摸梳得油光水滑的招牌大油头,黑着脸缓缓将身体下滑,双手撑在修长的大腿上,膝关节90度撑着地板,脊柱辛苦的曲在办公椅上。

魏风以同样高度半蹲着,如此从窗户看下去还有小半仁心湖在视线范围,一颗颗笔直的树木像卫兵一样守护着仁心湖,这个“树”的线索估计另有所指,不是单指有树的仁心湖,视线内还有七八颗树,真的要一颗一颗去确认?

“这是什么?”魏风突然瞟到窗框边的木板上居然有个类似眼睛的图案,他摸了摸确定是被一笔一笔刻画上去的,线条略显粗糙,勉强能认出是一个眼睛,是旧的刻痕,敢在吴天堂董事长办公室胡乱刻画的人除了他自己,应该没有别人了。

苏海海疑惑的看过去,这眼睛图案的高度刚好与他眼睛平视,“为什么吴天堂要在窗户边刻上一只眼睛?他不像是有艺术天赋的人,浑身铜臭味。”

一只眼睛,窗户,树,湖,魏风眨了眨眼睛,他似乎明白了。

“现在闭上你的右眼,左眼看到距离窗户边缘最近仁心湖的哪棵树?”魏风忍不住偷偷直起了腰。

“啊,我看到了,就是那个圣母雕塑往后数的第八颗,富贵你下去看看那棵树附近有没有东西。”苏海海一看到那颗关键位置的树,立刻吩咐马鹊谦下去那颗树周围查看。

“好,我现在就下去湖边捞捞,钻石肯定就在那里不远。”

陆路看了一眼马鹊谦,机灵的拿起工具,“我也一起去吧,富贵哥一个人怕是不好找。”

“行,你们不用下水,死者包里有个铁钩,估计就是用来勾起固定在树下装有钻石的包,你们直接用钩子在树根往湖里的方向勾,东西大概就在那里。”

“好。”听到不用下去仁心湖墨绿的脏水里捞,马鹊谦暗自松了口气,陆路拿过铁钩,两人往楼下跑,其他人通过窗户注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神情严肃得好像在等待彩票开奖前的平静时刻,只等那中奖数字一出,他们在肚子里憋屈良久的欢呼便喷涌而出。

只见两人一路跑到圣母雕塑后面的第八颗树,苏海海在三楼窗户招手再次确认位置,马鹊谦强忍着几乎贴面的恶臭趴在仁心湖湖边,正准备拿起铁钩开捞,顿时后脖子一凉一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咬了他一口,不待他反应过来,一巴掌呼上他的后脖子。

马鹊谦皱起眉面带怒气的回头,只见陆路在他身后一脸尴尬的举起手掌解释,“富贵哥,刚才有一只很大的虫飞到你脖子上咬,好像是有毒的,我怕给它跑了,我没敢叫你,手一快就打过去了,我不是有意的富贵哥。”

“那你打死了没有?用力点打。你看这个臭湖这么脏,那虫在这么脏的环境生长肯定有毒,还咬得我贼痛,红了没有,等会下班我要去医院看看打个针才行。”马鹊谦疼得龇牙咧嘴,忍不住摸了摸后脖颈,这毒虫子牙好凶。

“我没敢用力,没打着,给它跑了,富贵哥它咬了你好大的口子都有血了。”

“没事,下班去医院,先搞定手上的功夫,大家都等着咱们呢。”马鹊谦忍住疼痛再次回头屏住呼吸,面前墨绿近黑色的湖水像浆糊一样几乎贴到他脸上,每每一搅动就是一阵扑面而来的熏死人的腥臭味,臭得他脑子都不清醒了,他拿铁钩往树根位置勾去,前三次都勾出一些生活垃圾还有一连串的藻类植物,第四次他终于勾上来一个类似旅行包的物体,陆路赶紧上前搭把手把湿了水的旅行包拉出水面。

这旅行包已经跟湖水一个颜色墨绿临近黑,经过长时间的臭湖水浸泡已经无法分辨它的原色,只能从外表看出是一个旅行包,上面挂着一串串乱七八糟的藻类生物,拉水面之后更是臭气熏天,浓缩几倍的臭气袭来,马鹊谦陆路几乎要臭晕过去了。

马鹊谦缓了一会,再次屏住呼吸拨开旅行包上面缠绕的藻类植物,缓慢的拉开拉链,金属拉链被长期泡在水里,都锈了,没拉下几个齿轮,已经拉不动了,他们只好换个方法,直接用刀子小心割开旅行包的外部。

二楼窗户好几十双眼睛,通通聚焦在马鹊谦的一举一动,观众屏住呼吸,他伸手往旅行包肚子一掏,掏出一个被层层密封袋包裹起来的东西,脏水入侵表面,透明的密封袋染上了绿色看不清内部,当他拆开无数层密封袋,终于举起一小包钻石。

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的透明石块,似乎在庆祝自己脱离湖底重见光明,浑身的光芒刺得见者眼睛生疼,这就是他们一直想找到的东西,被吴天堂藏了五年的宝藏,好美的石头。

马鹊谦清点完毕所有装有钻石的密封袋,一个不少,正打算将它们塞回旅行包带上二楼时,他一站起身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双眼一合,竟当着所有人的面正着倒了下去,幸好一旁的陆路反应快扶住马鹊谦,没让他脑袋着地。

苏海海立刻让其他警察看好场上的所有人,自己与魏风则快速奔向他们,“富贵他怎么了?他怎么会突然晕倒?这湖里的水有毒?”

“不是不是,刚才富贵哥趴着湖边捞旅行袋的时候被一只虫子咬了的后脖,当时他就说很痛,肯定是那只虫子有毒,现在毒发他晕了过去。大神苏少你们看着富贵哥,我记得警车上有消毒水,我拿过来给富贵哥洗洗伤口,洗完我送他去医院。”陆路急得都要跳脚了。

“快去快回。”苏海海着急的点点头,陆路得到许可立刻像离弦的箭直直跑去警车的方向,一下子跑出他们的视线范围。

“这里有毒虫?”魏风一脸疑惑的观察周围环境,将正面躺在地上的马鹊谦推翻,露出后脖颈的位置,只有一个红色的小点,他瞬间反应过来,“遭了。”

“什么遭了?富贵很严重吗?”苏海海赶紧凑过来看伤口。

“钻石在不在?”

“在啊……”苏海海一边嘀咕着一边打开旅行包,当他把手伸进去一掏,顿时眼睛都瞪大了,“没了,钻石没了,这怎么可能?”

“‘陆路’拿的,别人冒充他的身份当着我们的面光明正大把钻石偷走。富贵后脖子上的‘虫子印’就是个针口,是‘陆路’给他打了迷药,时间一到便昏了过去,他就有借口当着我们的面带钻石离开现场。”

“还等什么?快去抓他啊,难道假陆路是三先生的人?或者他就是三先生?”

“怎么抓,你没听到他连车都开走了。他肯定是三先生那边的,狗闻到肉香而来,这狗鼻子挺灵敏的。”

苏海海从旅行包的侧面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的纸条,打开一看,上面张牙舞爪的书写着一个“三”字,中间的一横异常的长,就是这根线,凶狠欲脱纸而出,力透纸背。

魏风看了一眼纸条,身侧的拳头默默的握紧,透露出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真的是他。”

吴天堂的案件彻底结束了;马鹊谦被打了普通的迷药很快便清醒过来;两亿的钻石不知所踪,假陆路中途换了车换了样子彻底消失在车流中;真陆路并无大碍被发现昏迷在自己家里;孙志坚已经被判刑,离一家子团聚的日子不远了,孙涵也借着吴天堂案件的后续跟踪报道在新闻界大火了一把……

似乎一切都在变好,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这一切只是风雨欲来前的平静,三先生还隐藏在人们的背后,暗自操纵着那根细小的让人毫无察觉的线,为善的人提供通往地狱的道路,引诱人向恶,以恶制恶。

事件仍在继续……

  李希翔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