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预作打算

小说:重生无悔 作者:后悔药买颗吃字数:4536更新时间:2020-07-11 07:20:02

罗天翔慢悠悠跨出宿舍下了楼,特意压着的感情一俟掀开就没有止境的澎湃着,不管白凰桦还是宦途,都并不足以引开激扬的思绪。

罗天翔明白的不得了,放出要追赶的白凰桦空话,甚至专心全意上了这一朵娇花,都是聊以解嘲纾解他在梦中的失败。

原本,罗天翔准备买礼品到何宏詹家里籍口请何宏詹老婆帮胖胖大娘的忙,造访一回扯近关系。但是他被常军雅的名字搅了心情,没有点点拼搏的意志。

一只冥顽不灵的蓝球滚至罗天翔脚底下,他一脚飞过去,球追风逐电飞离,正中超市的玻璃。罗天翔听到玻璃破裂声和女人的惊叫声,木怔发愣了老半天才回过味儿:“坏了!”

罗天翔快步流星的跑去,一下瞥见麦小允手遮头坐在地面上,手指间涌出丝丝热血……

玩球的学牲也赶过来,跟罗天翔一起把麦小允送至校医务处,又四周找寻千辛万苦从花苑中找着谈恋爱的白衣天使。白衣天使没有治病救人的护士精神,但是至少人尚在医务处五十米范围之内,执勤的医师更棒,听说带宝贝儿子玩动植物园去了。

罗天翔一面诅咒医师一家被黄狮不求甚解,一面鞍前马后付款取药拿纱布,缝合的麦小允感叹道:“我不怨你,你先帮我瞅着超市去,丟了颗糖赔我三块。”

罗天翔连忙答允,又奔回没有了光学玻璃的超市,看到地下的血暗暗狠心:他果真是扫把星,果真跟我前生有仇恨今生有怨!

玩牌下山的贾美玉和许洪碧从超市经过,看见罗天翔在里边忙碌非常吃惊,罗天翔一声冷哼:“麦小允招我做赘婿,我帮夫人瞧店不可以?”

宝哥哥和许高个互相瞧瞧,趁着他忙前忙后应对主顾,盗了俩包五牛烟就溜。幸亏一名学牲提示,震怒的罗天翔追出去。许洪碧脚长暗中开溜,人胖胖跑得慢的宝哥哥被捉获,泪眼汪汪的道:“文化人不算盗……”

罗天翔拿着缉获的贼赃回到超市,来不及开心就发觉一包糖和整整一条烟不见了,他气的破骂:“麻痹的,原来90年代初大学生就没有素养了!”

片刻之后,脑部包裹成尸蜡的麦小允回来,瞅着罗天翔手持计量器算账,汗流浃背非常可怜样子,嗤噗笑着说道:“小罗,生意难做吧?”

汗珠嘀嗒嘀嗒的罗天翔不住颔首,“你终日一个人繁忙,一点都不容易。”

麦小允将他除开,动作利索的收款收贷,说道:“小富靠拼,豪富靠智,要生活自然要勤俭持家。”

罗天翔在旁边瞧她井井有条的忙和,嘿嘿道:“我只听到过小胜凭智,完胜靠德。”

麦小允没与他碎碎念,只收纳遗失东西的赔钱就要他离开,一点也不提破头烂额的医疗费用。罗天翔不好意思,请她吃饭又被以超市没有办法走开回绝了,就掏腰包买了条红双喜。麦小允蹙眉道:“学生娃抽那麽贵的烟干什麽,浪费!”

罗天翔干一下一笑,“送人用。”经过麦小允出血的插话,他重燃不凡的心气。

罗天翔瞧瞧手中的机械表,指针指到(11点)(40),估摸何宏詹家里正在筹备午餐。改换了其它学牲定不会这个时候登门,但是他就准备趁着吃饭前的空子过去,一来家里十之八有九人在,二则诳一顿饭吃更加能加强何老湿的映像。

罗天翔要了张陈旧报刊包好烟,跟云聚打伙食的学牲们并流,在拐上杏树小径,朝数栋老师洋房行去。

罗天翔探听过了,何宏詹家在十一幢四单元六楼,住的是两居室。他一边走一边感慨,十年之后老何家门边站有拦客的守卫,他此刻想得到麽?

他自然没有想到,我却提前清楚!这即是无法复制的优势!罗天翔心房里被常军雅打击的一颗心又炽热跳动起来。

何家打开门的是位皓首苍颜的老大娘,她是何宏詹妈妈。听人讲是学校学牲请求会见老湿,何妈妈热忱的请他入屋,又进灶房换出何宏詹的恋人张蓉淑。

罗天翔在五个到六个平方大小的大厅坐好,小小的大厅拾掇得齐整,放了台十九码电视机柜和一个放满书的书橱,加一张陈旧超长款沙发挤的满当当。超长款沙发上还有二床叠整齐的被褥软枕,罗天翔想到何家有成人的闺女,就清楚这是何宏詹夜里的睡床,他趁手把报刊包好的烟放在陈旧小桌子下,挪一下臀部蹭着将来上级领导的龙塌盗黏福分,方才仰头瞧墙上挂的书画。

画是新华书屋购来的徐恸鸿宝马图,条幅却是别人馈送何宏詹,抄得一首令狐修的《大浪淘沙》:

将酒祝愿东风,且共淡定,小叶杨紫陌洛城西。总是那时联手处,游遍月丛。

离合苦匆忙,这怨恨无限。本年度花胜昨年红。很可惜翌年花更好,知跟谁同?

罗天翔靠近仔细看送字的名字,没奈何对行草见识忒少,勉强认是俩字,猜测第二字有“弓”的部首。

“童鞋喜欢书法?”围绕着围腰布出来会客的女主人客气道。

罗天翔连忙回身,毕恭毕敬叫了一声张师娘,模棱两可道:“我爹喜欢这个,我虽说一无所知,也感到这字好。”

大致成年的张蓉淑笑意盈盈的请他坐好,边斟茶边骄傲的道:“他是老何的亲人,人十分有才情,是共产主义青年团支书还不忘记学习,马上要社会经济学硕士结业。”

罗天翔打一个寒颤,跟眼中某某联络起来,在仰视这幅字不禁充满景仰,但是无论死活都要压着心中热火朝天的火焰。

忒……强悍了。

张蓉淑没有瞧出罗天翔的异念,对不起着表示何宏詹还没有下班儿,有事情需等等。罗天翔强抑鸡冻,笑着说道:“师娘,我是寻你。”

张蓉淑非常吃惊,一个邮电局平常职工有何用处呢?

罗天翔尽力笑的天真无邪,将胖胖大娘公用电话亭卖报刊杂志的因果细细讲出,没有忘记喻示他在做善事。

张蓉淑不断点头,瞧罗天翔的眼光亲和很多,“不是很难,我工作的时候为你问一下。”她复又问:“你是哪一个系的学牲?”

罗天翔看见她小心谨慎,只怕自己是农业学系学牲,在测验前提前换着花样走关系。他成竹在胸的说道:“师娘,我是食物系大三,罗天翔。”

张蓉淑因此完全宽心,抬起手请他品茗。这个时候,房子门一把打开了,一路风尘的何宏詹拿着包和杯子走入家门儿,见家中有宾客放慢了步子。

罗天翔站起身子喊了声何老湿,想到墙壁上的条幅,为他的亲人也不是得吃上何家的午餐。不过,他首先要把何宏詹唬弄高兴了。

罗天翔见到何宏詹面色不错,天蓝色衣裳衣领有银色的粉笔灰,生来熟的道:“何老湿才下课?”他笑眯眯的介绍自己,“你一定记不得我,前日在图书室外扮林妹子,泪汪汪焚尸。”

何宏詹马上想到,笑意盈盈的解释给恋人听,不忘记夸他焚诗还关心公共卫生,比林姊姊强。张蓉淑也乐了,依照罗天翔的短时间规划,当他是懂礼貌的杰出青年。

张蓉淑趁着何宏詹净手擦脸的时候正式的约请罗天翔吃饭,又指着小桌子上烟包恐吓说道:“赠送礼品错送人了,你何老湿不管工作分配。”

罗天翔不声不响地改换了称谓,笑着说道:“张大妈,我清楚你不会受礼,这烟请给你的同僚。嘿嘿,你不收纳我担心啊,若是拿不着杂志报纸,我给学校丟人啊。”

张蓉淑指着罗天翔,一时三刻只是笑意盈盈的讲不出话,来作陪的何宏詹不知道到底,待恋人说明事由瞅着罗天翔也笑着说道,“小罗有张利嘴,留下来利嘴在家中吃饭,我清楚餐厅周日的膳食非常差。”

罗天翔不客气的答允了,张蓉淑去到灶房在炒新鲜菜。罗天翔抄起旮旯的水壶做势要给自己的杯子斟水,先自自然然的给何宏詹上了水。

何宏詹的神情微露宽慰,感到他的举动叫人轻松,没有外人的生分,就不说烟的事情,拿出兜中一小半包梅花传递一支去,心惊肉跳的道:“我闺女是林则徐第二,好在正午没有时间回家。”

笑吟吟的罗天翔把香烟引燃,降低了声音:“大妈呢?我娘在家里可狠了,罚金为主皮子教育作为辅助。”

何宏詹笑得前仰后合,连说道:“这一点,万不可以告知你师娘。”

一讲一笑老师和学生两关系近了很多。何宏詹问:“快期末考试了,有把握不?”

罗天翔摇了一下头,“不出预料,有两科要挂。”

何宏詹吃惊不小,原先以为这家伙是得才兼备的优秀学生!罗天翔乖乖道:“我之前没有认真学习,才悔悟,但是这学年赶不及金子也不换了。”

何宏詹让他引得咋咋呼呼,暗恃这学生把“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四字成语用得妙,也谐趣一句,“二门半没有及格都没有关系,八成门下学年就见不着你了。”

罗天翔愁闷的表示一定要保持二门没有及格的下线,不然按学校规定,一学年三门测验没有及格以上者必需自动休学。

何宏詹正了一下神,问:“怎麽想到懊悔啦?”

罗天翔早准备了被胖胖大娘点醒的示例,恳切的表示因此翻然悔悟,决心发奋努力积极向上,要对得住家里亲人。

“难得。”何宏詹禁不住夸赞道。老湿最喜欢的学牲反而非一贯优秀的优秀学生,而是那转头着岸些不良儿童。何宏詹还没有走入政界,心地当中素来以老师自夸,因为激励说道:“路是自己走,天下是自己闯,好自为之啊。”

片刻到了吃饭时刻,罗天翔站起身子端碗拿筷子陈设酒菜,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反而使张蓉淑婆婆和媳妇两愈发称心高兴,不断给他夹菜肴。

实际上,何宏詹在学校过的很不舒适儿,他本不适宜教学也不适宜做研究做学问,学园里多数老湿们瞧不起学牲也有胡话,家里地确罕有学牲登门。

席中,何宏詹随意的问:“清楚《90年代国家政策纲要》这件事不?”

罗天翔微微颔首,吞下口中的膳食,方才说道:“这是更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指示文件,是量的变化到质的变化的象征”。

何宏詹为之狂震,放下木筷道:“仔细讲讲。”

罗天翔笑着说道:“不论是年初的税收变革还是这一份纲要,都是要增进政策和现代化进步的配套,表现的是激励竞争。可知,国家是成竹在胸,要旌旗鲜明地把对外开放国策开展下去,完善下去。”

何宏詹再拾木筷,亲自给他夹了满当当一木筷黑木耳薄肉片,心中宽慰罗天翔不是读死书的白痴,殊不知有梦在手上的人掌握了做弊的杀器,那样的论调,后时代的人哪个不会讲?

“非常好啊。”饭饱酒足的罗天翔打着饱嗝儿离开何家,何宏詹对张蓉淑感叹道:“为何要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呢?”

张蓉淑安排婆婆睡午觉,到大厅陪老公讲话,瞅着墙壁上的书画小声道:“你定决定没有?科技副县长的事情?”

何宏詹也跟老婆眼望墙壁上的那首《大浪淘沙》,迟疑说道:“堂姊夫的话总是不错,即然这里走不上来,转道当必需啊。”

……

跨出的罗天翔饭饱神虚,怪自己今儿早起了,准备回宿舍小补磕睡。但是在公寓楼下面,沈英俊从麦小允超市里奔出拦下归途,笑兮兮叫到:“幕僚!”

罗天翔明明晓得他是为伪做饭饭票一件事这麽开心,沉气冷喝:“你是哪个?不认得。”

沈英俊也不生气儿,乐滋滋的凑过来,“额的幕僚呀,诸事完备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有交待叮嘱的没有?”

罗天翔拖他到墙根拐角处,唾骂道:“我真地不认得你了。”

沈英俊轻声笑着说道:“我清楚,你害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殃及无辜。”

罗天翔意外已极,“竟然会四字成语?”

沈英俊得意洋洋:“不要门隙里叩人!你只管宽心,这件事就四个弟兄参与,清楚你存在的只我一个。”

罗天翔见他明言了就不敷衍,凛然说道:“送你命格策略:郑重紧张、小量批量N渠道。”说完绝尘而去。

沈英俊暗念一次最新指示,双手手指头逐一拳曲,嘟哝叫道:“命格策略?知识分子没有数!分明十个字!”他垂头浅笑,“没有讲见好就收的费话,从前怎麽没有看出这家伙想法活泛又识趣呢?”

时光如白驹过隙,家教回来的张华建和柳宇宏争吵,声音惊醒了罗天翔。他踹开坐在床沿的罗李勇,叫到:“吵什麽呢?还不去吃饭?”

“吃,你就知道吃!”罗家门臭美大大的道,“我们要处理内部矛盾先!”

  后悔药买颗吃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