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5)

小说:桃花源记 作者:曾德顺字数:3311更新时间:2021-01-11 09:00:58

梅娘看得入了迷。她好像听到了蚕虫吃桑叶的沙沙声,听到了儿子吮奶的嗞嗞声。梅娘决定学细腰蜂,也养一条蚕虫,她要把蚕虫当作自己的儿子那样喂养。她想:只要我好好喂养它,将来有一天,蚕虫就会蜕化成人,就会变成我的儿子,到那时,我就有了依靠了。

梅娘和蚕虫好像一对母子,她把蚕虫抱在怀里,喂它桑叶,晚上陪着它睡,白天出门劳作时也带着它。

她还同它说话,从早到晚,她对它诉说不停,她再也不感到孤单和寂寞了。她还给蚕虫做了个摇篮,她把蚕虫放进摇篮里,轻轻哼歌给它听。

蚕虫的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好像听懂了她的歌声。

为了让蚕虫早日蜕化成人,梅娘还想到了给蚕虫娶一位妻子。

梅娘四处寻访媒婆,让媒婆给自己的儿子介绍一位姑娘,这位姑娘最好是离独家村较远的地方,这样,梅娘就可以较长时间隐瞒“儿子”的身份。

梅娘最后找到了一位能说会道的油嘴媒婆,油嘴媒婆给梅娘介绍了一位远方的姑娘,姑娘的名字叫达凤。按当地婚俗,新婚之夜,新娘新郎不同居,新娘只是由伴娘姐妹们陪唱山歌,直到天亮。天亮之后,新娘才来夫家小住几天,忙完农活之后扔回娘家居住,直到几年后才能长住夫家。

新娘达凤出身穷苦人家,从小受尽孤寒。她三岁学会照看弟妹,七岁学会爬山捡柴。新婚之夜,达凤未能见到新郎,她丝毫未起疑心,她想,到了夏天农忙季节,她就可以见到新郎了。

回到娘家,达凤对未来的幸福生活充满向往。她在月光下为婆婆裁新衣,为她未见面的丈夫做鞋,为自己绣围裙,一边做一边唱:

我郎已经离家门,

寻访名师求功名。

日出东山月落西,

千里万里两相离。

只要达凤耐心等,

总有长相厮守时。

达凤等待着。她盼望丈夫早日归来,她不稀罕他的功名,只要他能和自己日夜在一起,再苦再累心也甜。

梅娘也在等待。她夜夜跪在摇篮边,祈祷天神让她的蚕虫早日蜕化成人。她的膝盖磨出了茧,她的头发都急白了。

熬过了五年,达凤终于长住在夫家了。但是,她仍然见不到丈夫的影子。每一回,当她含羞抱怨地追问婆婆时,婆婆都说儿子在厢房里发愤读书,磨墨写书文。

有一次,等到婆婆出门割猪草,达凤悄悄溜到厢房边,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里面窸窸窣窣响,以为是丈夫在翻书苦读。她刚想举手敲门,刚好婆婆回来了。

还有一次,趁着婆婆去逛街了,达凤又悄悄溜到了厢房边。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见里面沙沙响,以为是丈夫在割纸作稿笺。她刚想举手敲门,婆婆又赶回来了。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达凤守着厢房里的丈夫,却迟迟不能见面。厢房的门上永远锁着一把铜锁。婆婆外出时,达凤曾在门外无数次呼唤丈夫,可丈夫永远都不回应达凤的呼唤,只是在房里发出沙沙的声音。达凤再也不能忍耐了,她做“背名夫妻”做得太久了。终于有一天,她趁婆婆又不在家,拿火钳撬开了厢房的铜锁,闯进厢房。她看见了什么呢?

望穿双眼不见人,

喊哑嗓子不见面,

撩开蚊帐往里看,

桶大的蚕虫卧床眠。

多年的等待一场空,

达凤的怒火升上天。

她提来滚烫的猪潲水,

烫得蚕虫直打颤。

烫死蚕虫之后,达凤独自跑到了山坡上,委屈的泪水哗哗流。她哭诉道:

我的泪啊,

你要像山洪那样呼啸,

淹没这大片的农田,

淹没这满坡的青草,

淹没那山顶的枫树,

淹没那引水的竹槽,

淹没世上所有的烦恼,

一直淹到天涯海角。

我的泪啊,

你要像暴雨那样倾盆落下,

淹死树上的蝴蝶,

淹死湖边的野鸭,

淹死塘里的水牛,

淹死洞里的乌鸦,

淹死天上的老鹰,

淹死河里的鱼虾。

连我自己也一起淹死吧,

让这世界只剩下一只猛犸。

达凤流干了眼泪。她想:女人的幸福到底在哪里呢?望着天上的白云,她想起了家乡寨子里的传说:在那天上的白云深处,有一个美丽的寨子。在那里,斑虎会耕田,白鹿会唱歌,山驴会做工,风可以听人使唤,日月星辰像长明灯一样永不熄灭,彩霞可做衣服,白云可做被子。那里没有蚊子苍蝇,没有谣言欺骗。那里绿草如茵,彩鸟唱歌。在那个地方,白鹤、黑雕、红虎、岩羊、布谷等白鸟禽兽以及云霓星宿都成双成对……

什么样的人可以去那样的地方?家乡寨子里的老人说:只有在人间受尽苦难的人,死了之后才可以去那个地方。

达凤想:我可以算得上是在人间受尽了苦难吧,我死了以后,能不能去那个地方呢?

达凤想到了自杀。她打算在松树上吊死;她来到一棵松树下。松树的树叶青青,达凤的头发青青。达凤想:“我的头发还没变白呢。”她不甘心在松树上吊死。

达凤打算在枫树上吊死;达凤来到了一棵枫树下。枫树的身子挺直,达凤的身子挺直。达凤想:“我的腰都还没有弯呢。”她不甘心在枫树上吊死。

达凤打算去跳崖;达凤来到了悬崖上。崖石白生生,达凤的脸蛋白生生。达凤想:“我的脸还没长皱纹呢。”达凤不甘心跳崖。

达凤打算去投河;她来到河边。河水清莹莹,达凤的眼睛清莹莹。达凤想:“我的眼珠还没有变黄呢。”达凤不甘心投河。

达凤没有死。达凤回家了。达凤的婆婆已经在厢房上吊死了。

达凤在自家的玉米地里埋葬了婆婆,也埋葬了蚕虫。她把蚕虫和婆婆埋在了一起。

达凤开始一个人过日子了。一个人的日子真孤单啊。到了晚上,达凤一个人守着清灯,看着墙上的蜘蛛在结网,听窗外的雨打芭蕉,达凤觉得日子像孤坟一样漫长。

有时,她会想:“要是有个孩子就好了,有了孩子就不会孤单了。”白天,达凤到山上挖野菜的时候,蝴蝶总会陪伴在她的身边。达凤对蝴蝶说:“你呀,你对我再好,也不如我的孩子对我好。白天你可以陪我,一到晚上,你就躲到树林里睡觉去了。你要是能帮我生个孩子就好了。”蝴蝶听了,生气地飞走了。

达凤到树林里采菌子,画眉在树上冲她唱歌。达凤对画眉说:“你呀,你对我再好,也不如我的孩子对我好。白天,你对我唱歌,一到夜晚,你就躲到树林里睡觉去了。你要是能帮我生个孩子就好了。”画眉听了,生气地飞走了。

有一天,达凤看到婆婆的坟堆上长出了几棵玉米。她把玉米掰回家,煮熟吃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吃了这几颗玉米之后没多久,竟然怀孕了。

从此,达凤的生活里有了希望,达凤的日子里有了等待。她想:“等孩子生下来就好了,有了孩子就不再孤单了。”

经过十月怀胎,达凤的孩子终于生下来了,是个女儿。达凤给女儿取名叫阿丹。

阿丹长到三个月时,就会笑了,她的笑声就像知了叫一样;

阿丹长到五个月时,就会在地上爬了,她爬得像耙齿耙地一样;

阿丹长到七个月时,就会跑了,她跑得像麻团在地上滚动一样;

阿丹长到六七岁时,就会坐在门槛上帮母亲绕麻线了;

阿丹长到八九岁时,就会把竹篮挎在手臂上,手拿镰刀到田野里挖野菜了。

阿丹长到了十五六,辫子黑油油,面须细绒绒,前额宽平平,鼻梁正端端,脖子直长长,嘴唇灵巧巧,面额娇润润,腕臂柔纤纤,长腿丰腴腴,裙摆长曳曳,明眸亮熠熠,睫毛翘翩翩。

她的眼睛啊,好似秋夜的皎月;她的风度体态啊,好似坡地的河流;她的说话语气啊,好似原野的云雀。

阿丹的美名传遍四方,经常会有别处寨子的人跑来看阿丹姑娘。他们用竹筒装着一天的米饭,走过弯弯的山路,来到阿丹的屋场;等到夜晚他们打着火把离去时,空竹筒在阿丹的屋场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离去的人们这样歌唱他们所见到的阿丹:

人们站在屋檐下,

看着阿丹洗头发;

头发黑油油,

颈根白生生,

脸儿像鸭蛋,

比鲜花还好看。

人们站在枫树下,

看阿丹挽花裙。

花裙挽到了膝盖上,

露出的长腿白银银。

人们站在山坡下,

看着阿丹挖野菜;

她颈上的银项圈,

像火一样发亮。

人们站在柳树下,

看着阿丹把水挑;

扁担闪悠悠,

花带飘呀飘,

她的身材呀,

像竹子一样苗条。

人们站在角楼下,

看着阿丹猛击鼓;

手臂上的银镯子,

像两条银龙在飞舞。

……

一支花凋谢了,

另一支花又接着开放。

夜郎国的故事啊,

一个接着一个讲,

就像昨夜的月亮在西方落下,

今晚的月亮又要升起在东方。

  曾德顺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