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派出所不予立案

小说:桃花水 作者:文心雕梦字数:2853更新时间:2020-11-04 16:44:26

大概过了一个多月。有一天夜里,我正在家吃晚饭,突然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是小玉的奶奶牵着小玉站在我家门口。

我们族中人们都喊小玉的奶奶为三婆,也有人喊小脚婆。我父母和湾子上的人一样,都知道三婆家的困境,都连忙起身请他们一起坐下吃饭。

三婆客气地拒绝了说:“我们婆孙俩打扰你家吃饭了,我这个老不死的哪吃得进饭啰!”三婆说着就泪流满面,痛心疾首地撸起小玉的肚子说:“狗日的杂种们把这孩子给糟塌了!你们看,她的肚子都现了形!”

我随眼看去,小玉的子确实隆了起来。

“知道是谁吗?”我问。

“是占仁,还有他儿子占福。”三婆肯定地说,又补充道:“教书的个儿子!”

“谁说的?”我又问。

三婆道:“是小玉自己说的。”

“那您找过占仁和占福吗?”我问。

一听到说这话,三婆的身体颤抖了起来,过了半天,稳定下来,怯怯地说,我哪敢找他。

我知道三婆前些年被占仁整怕了。改革开放前,占仁经常斗地主,三婆家是地主成份,三婆就是地主婆。三爹早就过世,挨斗的就是三婆了。记得小时候,我看到占仁斗三婆时,用绳子把三婆五花大绑,吊在村口的柳树上,还在她的胸前挂 一个牌子,上写:‘地主婆’三字。三婆是个小脚,走路时总是颤颤微微的。那天挨斗时,她的袜子被拖掉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小脚:象个粽子,脚上的肉都长在一砣。当时那‘粽子’破了,流着鲜血。

那天斗地主婆时没有大人在那里围观,我放学经过村口时偶然看到占仁把手放在三婆的衣服里面、裤当里捣鼓,那时我年龄很小,也不懂发生了什么。当占仁回头看到我时,有些吃惊,然后眼一瞪,对我大吼道:“看什么看,我在帮她捉虱子,快跟老子滚开!”

我联想起这些,咬着牙对三婆说:“如果真是他们,赶快报案!”

“怎么不是他们?让玉娃自己说。”三婆说着,就用柔软的语气劝小玉道:“娃儿,你把事情说给这个大哥哥听,大哥哥是公安局的人,他会给你作主!把那些畜牲捉起来!”

小玉怔怔地呆了半天说道:“有一天,奶奶在堤上放牛去了,我在家睡觉,占大爹拿了几个面窝说给我吃,我正要吃,他又抢回去,说让我把衣服、裤子都脱了,才能给我吃。我怕丑,不肯脱,他就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捏我的奶子,越捏劲越大,后来跑到床上,一下子把我的衣服给脱了,还在我的身上到处亲嘴,后来他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光着身子压在我身上,……好疼!”

“有几回?”我问。

“蛮多回。”小玉说。

“还有谁?”我又问。

小玉说:“还有占老师,占福,……奶奶不在家,他就来了,那天我还在床上睡觉,他问我想上学吗,我说想,他就说,让他上床和我一起睡觉就能上学,我蛮怕占老师,就让他睡到床上了。占老师使蛮大的劲,有一回把我家的床脚都搞断了。”

“畜牲!”三婆在一旁愤愤地说。

我母亲看这些事当着男人说话不方便,就把三婆和小玉带到内屋,详细询问去了。

这时,父亲一脸紧张、严肃和惊恐的神情,压低声音对我说:“这事你千万不能瞎参和!千万不能瞎管闲事!千万不要惹祸上身!要是得罪了占仁家,我们都不好过日子!这个湾子里都是占仁家房份上的人呀!”

我对父亲解释道:“我们司法所是搞法律宣传和调解民事纠纷。小玉这件事是刑事案件,归派出所管。”

三婆和小玉在房里和我母亲说了半天话才出来,三婆眼睛红红的,充沛满了悲伤和愤怒,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说:“勇子,小玉的事你一定给我作主,把占仁家的两个畜牲父子一起捉起来,关到牢里!”

我父亲连忙扶住三婆说:“三婆!我家勇子虽然穿的是警服,但他不是公安局的人,他是司法所的人。抓人是公安局的事,他们司法所只是搞民事调解的!”

三婆听不懂我父亲的解释,但他知道我父亲是个怕事的胆小鬼,随即说道:“大侄子,我晓得你胆子小,不会连累你们家的!”

我连忙说:“三婆别怪,我父亲说的是实话,我和派出所穿的衣服是一样的,但做的事不同。但我明天可以把您和小玉带到派出所报案,人民公安会帮您和小玉作主的!”

三婆听我这样说才安稳下来,说:“那我明天就指望你了!”

三婆临走,我母亲送了些粮、油、米、面、菜之类的食物和50元钱给三婆婆孙俩。

我问:“小玉她爸知道这事吗?”

三婆说:“小玉她爸为土地的事到城里告状,事没有办成,人被占仁家打了,村民们集资的钱也被抢了,他不好在村民面前交待呀!前些时他偷偷摸摸回来过一回,说等告状成功了再露面。那天我没敢把小玉的事告诉他,我怕他去拚命,出了人命!”

三婆走后,湾子上有几个关心小玉事情的村民,特别是一些婶娘们纷纷来到我家,讨论在干豆角不在家的情况下,如何处理好小玉的事。一时间你一言,我一语,如开会一般。这时,我父亲吓慌了,压低嗓门说:“我的姑奶奶们,你们小一点声音,免得占仁听到了,我不好下地!”

正在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时,又有人敲门,我把门只打开一条缝看时,发现是‘中央一台’的罗素素和二台的汪九珍。

‘中央一台’的一开口就幸灾乐祸地说:“人家三婆为小玉的事到你家找你扯皮来了吧?”

‘中央二台’的接着说:“赶快赔点钱,让小玉把孩子打掉消灾!要不然影响你的前程!”

一听此话,我肺都气炸了,对她们吼道:“你们两个兴风作浪的长舌婆快给我滚开!”

第二天我到乡政府上班,把三婆和小玉带着到派出所报案,也不敢走村里的吊桥。平时,吊桥上有村里的民兵把守,那些民兵其实就是占仁自己家的打手。为了避人耳目,我们坐了村上渔民的小渔船,湾远路离开村子。

派出所就在乡政府旁边,我把三婆和小玉交给值班民警就到乡政府里的司法办公室上班去了。

我们司法所的所长姓苏名重发,听乡亲们说,苏重发刚到乡里上任时,人长得很瘦,在任上干了不到一年就吃成了个大胖子。在当地苏与瘦同音,人们就在私底下称他瘦肿发。

瘦肿发唠唠叨叨开完了工作例会,我正在看文件,瘦肿发接了一个电话,语气唯唯诺诺,客客气气,过不多久,派出所的民警小刘就把三婆和小玉带到了我们办公室。

我正在诧异,小刘对瘦肿发说:“苏所长,乡的领导说了,这个案子由你们办,你们调解调解!”

瘦肿发连忙说:“这事我知道,我知道。”

我一听不对头,就对他们大声说:“这可是刑事案件!这怎么只是调解?”

刘警官意味深长地作我看了一眼,摇摇头走了。

我招呼三婆和小玉坐下后,把瘦肿发拉到另一个办公室,明确了我的态度,坚持认为小玉是幼女、又是精神病人,派出所应该以刑事案件立案。而我们不应该对此安进行调解。听了我的意见,瘦肿发猛一拍桌子吼道:“你是头?还是我是头?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我怼道:“不管是谁都得依法办案!”

这时,瘦肿发改变语气道:“这是分管领导的意思,再说,小玉的年龄我们还未核实,小玉的精神病也无人证明;再说,你也是那个村子的人,别的你就不用管了;再说,如果你得罪了桃花湾的书记、村长,以后我们下村、下队办事,别说在那喝酒,恐怕连饭都没吃的!然道你以前吃别人的,喝别人的都白吃了?”

瘦发肿说起的分管政法的领导,就是副乡长占政了。占政是占仁的亲侄子。这事正好卡在了占政手上。

  文心雕梦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