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遇淘气包,这个威成秉性难改

小说:尘缘夕歌记乡愁 作者:东望星空字数:2926更新时间:2020-11-19 07:52:20

玉琢斋七个学生,就数威成上学不大正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天,威成又没来了。桂姑问是不是威成家里有什么事呢?威悦说:“不知道,他不请假,也没家长来招呼一声,就很奇怪。”

威悦想起小时候和威成玩耍的情景。“难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威悦自言自语道,“或许他压根儿就没改变过。”

威悦把自己和威成之间的一些往事跟桂姑说了。

有一次,威成拎个空竹篮子跑到如意堂来,说他到王婆子家去借鸡蛋,要威悦陪他,到了王婆子家,威成让威悦在门外候着,他却偷偷拿了一篮子鸡蛋从后门溜走了,威悦在寒风中站到天黑。王婆子从菜园回来,发现鸡蛋没了,说是威悦偷走的。威悦没承认是自己偷的,也没把威成说出来。见他没开口,王婆子认为是他偷的无疑了,要他把鸡蛋拿回来。虽然威悦迫不得已说出了威成,但他先前隐瞒真相,王婆大骂他不诚实。

还有一次,威成在如意堂玩到天黑才回家,可是,晚饭后威成父母来找人,威悦才知道威成还没回去。原来威成玩兴来了不想回去,爬到如意堂门前桂花树上躲着,害得大人们黑灯瞎火的将整个渡冲都找遍了,他才从桂花树上溜下来跑回家。

威成的母亲硬说是威悦将威成带坏的。威成和威悦之间的事让威悦背了黑锅,后来威悦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躲避威成,他们俩就很少在一起玩了,时间一长就不相往来了。

午饭后,威悦想把事情搞清楚,准备去威成家一趟,桂姑将一碗药汤端到他跟前,说喝吧。威悦接过药汤一口气喝下。

听见有人喊:“先生在家吗?”声音桂姑熟悉,但一时没想起来是谁的。

桂姑和威悦刚出玉琢斋,李二叔就到跟前了。

威悦打招呼:“二叔来啦!”

李二叔的脸色像锅底铁青,将花白的胡须衬托得耀眼,他气呼呼地说:“先生,你学生干的好事,你要好好管教啊!”

威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二叔呀,莫生气,有什么事说吧。”

原来,当天上午,李二叔在渡冈上放牛,看到威成一个人在树林里玩,责怪了一句,说你这娃子,怎么不念书跑到冈上来鬼混呢?!威成把眼睛一瞪:“老家伙,你管得着吗?!”李二叔想想,这孩子还不懂事吧,就不跟他计较了。哪想到威成趁他没注意,将一根粗木棍插进他家大黄牛的屁股眼里,痛得大黄牛飞腿狂奔,冲下渡冈,在渡冲田畈里横冲直撞,毁了不少庄稼,还差点撞了人。

李二叔说:“这坏小子他家爹妈不管,也管不了,先生可要好好地管管啦!”

威成父亲威尚炳,是渡冲的船老大,他与大儿子威名在渡河至长江一带跑船,一条乌篷船来往渡村与县城之间,承揽包租装载货物或接送人,三五天一趟。一年到头只有冬季枯水期休船在家,平时顾不了家。威成的母亲威周氏对威成从小就溺爱,好歹由着威成的性子,待威成长大了性格成形了,想管也管不着了。

威悦好气又好笑:“这个威成,也真是的!”

他对李二叔说:“二叔请放心,我严加管教。”

李二叔问道:“山娃子乖么?”

威悦说:“李山娃乖,是好学生。”

李二叔说:“乖就好,先生你要将他管得严些,离威成那坏小子远远的,教他多学点本事,我这辈子害睁眼瞎吃了不少亏,要是山娃子他明儿有点出息,那就好了。”

午后。桂姑靠在床头小憩,不经意中,见天色昏暗下来。她起身向窗外望去,黑压压的乌云遮天闭日,像沸水一样翻滚。

要下大雨了,可威悦去威成家还没回来哩。桂姑一时情急,赶忙关好窗户,三步并作两步跨出房间,奔向大门口,但看到哑姨正在拴紧大门,她又一溜烟地跑到玉琢斋里,伸长了脖子向窗外望去,好像从这儿一眼就能看到威悦似的。

一道道金晃晃的闪电令她眩目,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震得她耳朵嗡嗡响,紧接着豆粒大雨点哗啦啦砸下来,在干燥的地面溅起尘烟,片刻就汇成了无数的急流。

桂姑又下意识地跑出玉琢斋,像一只惊恐万状的兔子蹿到如意堂大门后面。她静听门外的动静,只要有敲门声或者那熟悉的叫喊声,就会立刻应声,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门栓,将门打开。

少顷,桂姑猛然醒悟,威悦不会傻到连找个地方躲雨都不晓得吧,或者他还在威成家没出门哩。她为自己惊慌失措而感到可笑了。这么想着,她就不急了,转身回到东厢自己的房间,坐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梳妆。

约莫一顿饭功夫,雨稀了,天亮起来了。

桂姑起身出了房间,看到哑姨正在往里走,大门已开了。

威悦回来的时候,撑着一把油纸伞,后面跟着两个戴斗笠的学生,他们是栗大水和李山娃。看到威悦高卷裤腿,打着赤脚,拎着布鞋,是栉风沐雨砥砺前行的派头,桂姑忍俊不禁地笑起来。

天气变化没影响学生们正常到学,玉琢斋的课没停止。

桂姑关心威成的情况,见威悦一脸疲惫不堪,她没好开口,但威悦明白她心思,主动跟她说了。

听威成母亲威周氏说,早上威成背着书包出门了,中午回家吃了饭又到学去了。实际这两天威成没上学,威周氏并不知情。威悦向威周氏交待:“威成回来了婶子把情况搞清楚,管教他,做个诚实的学生,要正常到学,不做坏事。”

晚餐过后,明月高照,夏虫低唱。

突然一阵歇斯底里犬吠,接着犬吠中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惊动了如意堂。桂姑和威悦走出东厢他们的房间,威尚一和威刘氏从他们的歇房(歇房在正堂西隔壁,是威尚一夫妇卧室)里出来,哑姨向如意堂大门跑去。

“吱呀——!”大门打开了。进门的是威周氏,看到她神色慌张的样子,威悦一下子就明白了八九分。

“威成没回家哩。”威周氏的声音颤抖。

“那还不想法子去找找。”威悦也着急了。

可是夜色苍茫的,到哪儿去找呢?威周氏一筹莫展。

威尚一听明了情况,走过来对威周氏说:“老弟妹呀,想想看,威成可能去哪些地方。”

威周氏抽泣着,茫然地说:“威成这孩子从小淘气,喜欢东跑西跑的到处玩耍,但从来都晚上回家的,也没自个儿离开过渡冲,就是去亲戚家也是我们带着,这孩子到哪儿去了呢。”

“这样的话,我们先在周边找找看。”威悦要随威周氏出门去找威成。桂姑说:“我也去。”

出如意堂的大门,桂姑跑到桂花树下,借着明媚的月光向树缝里瞅瞅,她想起了威悦曾经说的,威成在这棵桂花树上躲藏过,让他的父母找得头发昏了他才下来。

挨家挨户地找。一路听得威周氏凄厉苍凉的叫喊声:

“威成——!”

“威成儿呀——!”

“威成哎,你在哪里呢?听到了快回家。”

……

叫喊声惊动了狗的王国,先是临近的一只,再就不知那儿冒出一两只,狗们如临大敌似的狂吠,远近的狗又跟争宠似的,这边起那边和,那边起这边和。从渡冲到方圆几十里的整个渡村,夜晚的空气里只有紧张不安。

他们经过之处,有人出门来瞧瞧,有的还关切地问情况。

路过李二叔家时,“吱呀——”一声,李二叔开门出来了。直肠子李二叔不顾场合劈头盖脸地说:“孩子淘气大人遭罪呀,唉,这小子老是一个人跑到渡冈上去玩,该不是在渡冈上玩遇到什么人了吧,这年头,什么坏人都有。”李二叔的话使忧心如焚的威周氏禁不住抽泣起来。

话是这么说了,可李二叔还是主动加入到找威成的队伍中来了。

渡冲跑遍了,他们将范围扩大到临近的几个村庄,甚至渡河边上、渡冲田坂里、渡冈上都提着马灯转了一圈,还连夜联系了凡是威成可能去的亲戚朋友家。威周氏说,再远了的亲戚朋友家,平日本来就不大来往,威成去的可能性都不大。

天亮了,听得早起的小鸟在啾唧,桂姑和威悦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如意堂。

  东望星空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