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杀出重围搬救兵 李顺称王四川

小说:红梅醉英雄 作者:L朵字数:3439更新时间:2022-01-02 11:24:55

杀出重围搬救兵

王小波占了成都,城中到处是乱哄哄的手下,强抢民女,掠夺钱财数不胜数,但此时他已经奄奄一息,哪里还能知道这些。

倒是李顺,打着王小波的旗号,将各部人马开出城去驻扎,仅留精锐守城,并派出人马不间断巡视,总算制止了乱象。

王小波自知去日不多,下令李顺统领全部人马。当夜,守卫听得他在床上大叫一声,等到前来看时,只见他倒在地上,双眼大睁,牙关紧咬,明显是疼死过去的。

莫歡得知王小波已死,认为机会来临,搜罗几地厢军,好不容易凑了一万多人,鼓足勇气来战,无奈对方人多势众,厢军战力本就不堪一击,任凭雷松等人再勇,却是独木难支,节节败退。

龚成刚被擢升,正要表现,一口气连追三十多里,眼见前边高山挡路,地势险峻,害怕中了埋伏,才下令收兵。

李开和雷松一合计,这样下去可不行,眼下贼兵正盛,唯有避锋芒,等待大宋援兵。

莫歡此时已经无回天之力,只好听从两人建议,向皇上说明实情,求皇上速派救兵。

问题是,往来川中和汴梁的要道早被断了,这信如何送得出去?

雷松自告奋勇前去送信。莫歡问:“你准备带多少人去?”

雷松回答:“封路的估计也不过百十号毛贼,都躲在隐蔽之地,我只带十个骑兵,走剑门关出去,料可成功。”

莫歡点头:“川中命运,就系将军此行了!”

雷松回营,挑了九个功夫好的手下,带着龚美,打马就奔了剑门关方向。

这龚美自从跟了雷松,什么事都安排的周到,不劳雷松操心;而雷松是个粗心之人,也不好啥事都管,正好两人互补。时间长了,雷松已经养成习惯,到哪里都要带着龚美。

按说,打打杀杀并非龚美所长,真打起来反而会成为累赘。但这次,雷松的习惯使然反而派上了大用场。

眼见剑门关临近,龚美突然冲雷颂打了个手势,两人一同勒住马缰。

龚美说:“我听说反贼的探子就在剑门关外的峡谷里埋伏,我们穿着厢军衣服目标太大,不如换成贫民衣服,真要遇见那些探子,就谎称奉龚成都指挥使的将领,出关公干,如果能哄骗过去,岂不省了时间?”

雷松大喜,于是命众人下马,各自去找了老百姓破烂衣衫换了,再行出发。

剑门关仍在宋军手里,雷松一行人凭借着腰牌,出关而去。又走了四十多里,到了一处险要之地,正是两谷之间,忽然被木栅拦住,两边各站了十几人,都拿着兵器,穿的衣服五花八门,补丁摞着补丁,一个个如临大敌。

原来,人家在山上放有暗哨,早发现了雷松他们。

雷松示意手下人停下,自己催马上前,大声问道:“叫你们头领出来搭话!”

对面出来个瘦子,满脸戒备地问道:“你么是何人?要去干什?”

雷松翁声翁气地说:“我是龚成指挥使帐下龚伟,奉他将令,前往接应京城来的三十万两军费!”

瘦子又问:“可有手令?”

龚美突然上前,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来:“手令在此,你且来看!”

瘦子近前来看,他本不认字,见那纸上盖着一个鲜红的方戳,想是错不了,就换了笑脸:“那可得赶紧去,弟兄们都等着发赏钱,好换了这一身行头呢!”

说罢,冲身后的人摆摆手:“把路障搬开,放他们过去!”

雷松说了句:“谢过!”带着手下打马而过。

过了关卡,雷松放慢了马的速度,疑惑地问龚美:“你从哪里弄了龚成的手谕?”

龚美一撇嘴:“屁手谕,我趁你们找衣服的时候,弄了个萝卜,刻了龚成的印章,等到过关的时候,又找守卫要了一张纸,胡乱写了几句,用他们的红颜色在章模上一涂,盖上去可不像模像样?他们都是些不识字的人,哪里看得出来?”

大家不由被逗得哈哈大笑。

雷松强忍住笑,提醒道:“赶紧赶路,这可是十万火急的事!”

一行人急急忙忙往汴梁赶去------

李顺称王四川

李顺坐了王小波的位置,便在成都整肃军队,给占领的州县分派主官。自己手下都是流民,此时才意识到没有能人辅佐,真是捉襟见肘,勉为其难,不由犯了愁。

突然,他想起了封五、连铭和大通派来的几名镖师,这些人可是在皇城待过,见过大世面,如果能说动他们加盟,岂不是如虎添翼?

连铭等到成都安稳下来,才带着唐雪和岳丈回来,一路上看到一切整然有序,不由暗自叹服:这李顺绝非凡人,论能力当在王小波之上。

安顿好家眷,连铭直接奔了镖局,路上还在想:“这镖局应该停了,里面大都是李顺的人,这时候还不是做官的做官,封赏的封赏?只是不知道封五等几人去了哪里?按说,依照他的为人,定不会贪图李顺给的眼前小利。”

没想到进了镖局,一眼看见封五正在院中练刀,开封来的几名镖师也在施展拳脚。

连铭不由大笑:“都这时候了,几位还有如此雅兴,佩服呀!”

大家见了连铭,十分亲热,各自停了手中兵器,围上前来。

封五问:“家里还好吧?”

连铭回答:“都好!”

正说这话,互听院门外有人高喊:“李大王到!”

紧跟着听到有人呵斥:“都是自家兄弟,摆什么排场?”正是李顺的声音。

李顺进了院子,一看几人都在,不由笑了:“这四川都是咱的天下,几位还守着这破镖局作甚?难不成保镖还真上了瘾?”

几人赶忙和李顺见礼:“你如今当了大王,还不是又回到这里,感情是念旧呀!”

李顺言归正传,说了来的意思。

几人面面相趋。

顿了一下,封五看这样都不说话也不是事,就开口说:“我这人,矮黄瓜上不了高架子,不是做官的命,还是回汴梁吧!”

李顺听了,当即一摆手:“不行!我正要用人,放你回去可惜了!”

封五脸上当时就有些不悦,强压着不满说:“那我就还干镖局!”

李顺想了一想,说:“这倒可以,我给你一个号牌,川中各处你可以任意行走,不得阻拦!”

其实李顺已经料到,封五不可能出来做官,他的家眷都在汴梁,跟了自己那可是谋反之罪,他断不会为了自己冒险的。不过,让他继续在镖局也不错,以后自己的军费、物资自是少不了来往运输,打着镖局的旗号反而安全。

他接着问连铭:“连大侠怎样打算呢?”

其实,以连铭的心意,自是跟随在李顺身边最好,这样可以得到更多机密情报,但这事无法向王承恩禀报,万一将来上边追究下来,说自己贪图享受,跟了贼兵,到那时就算自己浑身是嘴,恐怕也说不清楚。

自己在封五眼中,可是个正直之人,这个时候,应该和他站在一起,等有了机会,把他拉倒自己一边,到也不错。

他马上大声说:“我和封五兄很对脾气,所想也一样,我和他继续走镖!”

大通派来的四人,眼见李顺势大,都愿意跟了他落个一官半职。李顺大喜,当即就封四人为指挥使,每人拨给三千军士领着,四人一下子笑脸全开。

李顺让人打开粮仓,赈济灾民,又把大户人家的土地分给农民,让耕者有其田,这下川中各地无不称颂。

公元九九四年二月,李顺在成都称王,名讳“大蜀王”,以后蜀的子嗣位居,改元“应运”。

封木空为宰相,龚成为都指挥使,其余官职,一应俱全,成都俨然成了宋朝的“国中之国”。

这些受封之人,大都是莽野村夫,哪会做官?不过是依葫芦画瓢,平日里地位低下,被人瞧不起,好不容易熬出了头,一朝得势,能不小人得志,耻高气杨?

于是,川中出现了一个奇葩的现象:皇帝任命的官员,龟缩在几个屁大的地方,堪堪自保;李顺任命的官员,像没头的苍蝇,四处乱窜,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些什么。

由于李顺只任命到县、府,其下一干人等自有主官自己任命,于是一时间七襟子八大姨都出来了,一个县衙几十号人都是亲戚朋友,平日里在一起喊姑的,叫舅的,搞不清楚谁和谁到底啥关系。

赵光义终于接到了莫歡的告急文书,气得他在朝堂上大骂了半天,下旨将莫歡以及成都府尹连降两级,等候发落。

然后,问众官员:“众卿家以为,如何剿灭反贼?”

向敏忠出班,说:“臣以为,此等流民作乱,大军一到,定会望风而逃,不剿自灭!”

寇准反驳说:“还是剿和抚并举,剿不是目的,安抚才是根本。”

赵光义问道:“何人统兵进剿呢?”

大家一下子哑口无言。

有统兵经验的都在边关,朝中懂得用兵之道没有几人,关键是那些文官即使主动请缨,处处疑心的赵光义会让吗?

连着两天,朝堂上都吵成了一锅粥,你说他行,我偏说不行。

吵架是有宋一来的一大特色,仿佛在朝堂上不梗着脖子,不脸红脖子粗地对着干一番,就解决不了问题似的。反正皇上很乐意这种场面出现,群臣互相制肘,说明不会抱成小圈子,他居中调停,倒也心安理得,十分满足。

赵光义轻轻咳了一声,等到众人安静下来,这次胸有成竹地说:“你们不要吵了,我已经决定了!”

众人忙问是谁?

等到赵光义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大家突然面面相觑,都吃惊地愣在那里,好半天,再无一人说话------

第一部完。

  L朵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