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章 小黑小白2

小说:疯狂的乌鸦 作者:何存中字数:3226更新时间:2021-12-17 14:19:41

娱乐室的老人们发现小黑孤单,就对老汪说:“小黑需要一个帮手哩。有了帮手彼此有个照应。”那一天管理处的姜处长来检查工作,听娱乐室的老人如此说,就叫人抱来一只小白狗,与小黑配成一对。小白狗也是杂交的小型种,通身纯白,浑身没有一根杂毛。两只都是公的。小黑大,小白小。大的是哥,小的是弟。弟听哥的。哥叫怎么做,它就怎么做。清早起来做功课,小白随着小黑的风儿跑。小黑在前隔一段见树见石,支后腿撒尿加固地盘,小白在后边跟着闻,然后支起后腿再撒几滴尿。以此证明这是它们共同的领地。老汪和娱乐室的老人们,管大的叫小黑,管小的叫小白。老汪和娱乐室的老人们疼它们,爱它们,给它们好吃的东西,使唤它们,日子里看兄弟俩,滚成一团,嬉戏,撕咬,奔跑,练本领,其乐融融。

自从有了小黑和小白,老汪夜里可以放心鱼不被偷。深夜两个小东西都不肯睡,只要有一点动静,忠于职守的兄弟俩就叫。老汪就醒了,开门大声说话,披坚执锐,开始巡视。偷鱼的人吓得不敢露面。偷鱼的人几次试图用包毒药的食物毒死兄弟俩,但是它们训练有素,根本不吃外人投的食物。偷鱼的人只有望狗兴叹,不敢进鱼塘一步。

老汪说,他是黄州“封城”后,第五天深夜,从所住的二手房小区用木板隔的栏翻出来,到森林公园临时住所,去捉养的鸡,带着一袋狗粮去看小黑小白的。

这时疫情严重,全城封死了,白天所有人宅在家里,不准出来。所有的商店和娱乐场所封禁了,包括森林公园。老汪惦记着小黑和小白,同时惦记着那里圈养的七只鸡。封城禁令下得急,老汪撤离森林公园时走得仓促,狗和鸡都来不及顾。五天了,鸡吃什么呢?狗吃什么呢?老汪想趁夜深溜出去,带点狗粮给小黑小白吃,同时将那七只圈养的鸡,干脆用蛇皮袋子装回来,无法喂了,杀吃算了。老汪以为深夜无人,他的计划可以落实。

深夜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天下着细雨。老汪穿着雨衣,戴着口罩,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提着那个蛇皮袋子,像做贼一样在街边上走,哪晓得走到水库坝上,还是被深夜巡逻队的人拦住了。巡逻队开的车子就停在坝上。见了老汪,上来戴口罩的三个人,两男一女,穿着特警的衣裳,负责将不听话出来活动的人,捉到体育馆里集中学习七天,背诵防疫指挥部所做的有关规定。生活费归自己出。老汪从电视里也听到这通告。但是他心存侥幸,认为深夜无人。带队的人将老汪带到车子前,打亮车灯,开始询问做笔录。老汪就极不自在,慌得不行。带队的问一句,他答一句,不得隐瞒,都得说实际情况。问姓甚名谁?问家住哪里?问身份证号码和手机号码?笔录在册。带队的接着问老汪:“深夜出来干什么呢?”老汪说:“给狗送点粮食。”带队的问:“狗粮呢?”老汪拿出狗粮。带队的问:“不是偷的吧?”老汪就叫屈,说:“关门闭户的,哪里能偷狗粮?”带队的问:“送狗粮,你提个蛇皮袋子干什么?”老汪说:“我在公园里圈养了七只鸡,想捉回家杀了吃。”带队的问:“不知道疫情严重,不能出来吗?”老汪连忙认错,说:“知道,知道。再也不敢了。我到山上将鸡捉了,马上回去。不然鸡饿死了。养一场不容易。”带队的就将狗粮,用一个消毒的黑袋子装着,没收了,说:“都什么时候了?什么东西都敢外提?你不要命吗?”老汪想讨也讨不回。这也是规定,疫情期间,不明来历的东西,怕交叉感染,要集中销毁。

虽然戴着口罩,借着车灯,带队的还是认出了老汪。带队的平常清早经常到森林散步,呼吸新鲜空气,与老汪面熟。再就是带队的与管理处的姜主任熟,知道老汪是姜主任结对帮扶的脱贫对象。于是网开一面,没有将老汪捉到体育馆集中学习,放了老汪一马,叫他快去快回。下次不能再犯了,不能拿生命开玩笑。老汪谢过了带队的,提着蛇皮袋子,开着手电筒,慌不择路,朝公园大门跑。公园的铁栅门锁了。老汪从水库旁边的缝儿翻了进去。

老汪开着手电筒顺着青石铺成的山路,匆忙朝废弃的动物园临时住处跑。手电筒的光亮亮的,小黑和小白知道主人来了,急忙赶上来迎接。弟兄俩饿得体瘦毛长,又是蹦,又是跳,欢喜得不行。带的狗粮没有了,搞得老汪心里酸酸的,很不好受。

老汪开着手电筒从笼里捉鸡。捉鸡的过程,那是相当残忍。那七只圈养的鸡,从笼子里朝出捉,惊动了,叫声震天。那叫声在深夜格外瘆人。老汪急了,反正要杀的,于是将鸡的脖子扭断,一只只装进蛇皮袋子里。老汪不是残忍的人,但在特殊时期,没有它法,情急之下,只得那样做。小黑和小白被主人举动惊呆了,茫茫然不知所措。老汪提着装鸡的蛇皮袋子,兄弟俩绕着老汪的脚边跳,送老汪出门。老汪摸着小黑和小白的头,红着眼睛说:“对不起兄弟俩!特殊时期,人命关天,顾人的命,顾不上你们的命了。既然封城,就不知道何日解封?你俩只有听天由命,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去,各自找吃的求生保命吧。”

老汪想带兄弟俩到家里去,但一是家里人太多,二手房面积只六十多平方,两房一厅,三代人住在一起太挤了;二是封城之后,禁止携带宠物进小区。只有忍痛割爱,洒泪而别。小黑和小白听了老汪的话后,不跟老汪了,悄无声息,隐没在夜雨之中。

山风阵阵,寒意袭人,老汪黯然神伤。

谁也没有想到疫情太严重了,黄州古城封了六十多天。眼看春天过去了,窗外红梅花开过了,粉红的樱花在风里接着开,该是夏天了。老汪宅在家里无事可做,每天看电视,通过各种数字,关注疫情变化,心神不定。终于疫情有了好转,黄州住院人数开始“清零”。老汪从电视新闻里看到黄州“启封”的消息。公园开门,游人戴口罩可以进去活动。老汪想,这么说他可以上岗了。老汪胆小,吓怕了,不知真假,就给姜处长打电话证实。姜处长接电话后说:“是的。我正要通知你上班。”老汪就喜出望外,打工之人在城里生活不容易,说明姜主任把他和他家的事放在心头上。

老汪说,他是“解封”那天清早起来,约老婆一起到森林公园去的。初夏的太阳暖暖地照在天上,老汪同老婆戴着口罩,一起沿着水库坝上的樱花大道,朝森林临近住处走。封得太久了,走出家门,那感觉就恍然若梦,如同隔世之人。老汪的老婆说:“那两个小东西,不知道怎么样?”老汪叹了一口气说:“六十多天了,恐怕早就饿死了。”老汪的老婆说:“饿得死它们?不晓得找垃圾吃?”老汪一听就嚷老婆:“你以为是平时吗?平时垃圾桶管理不严,可以翻东西吃,疫期垃圾桶上盖严格管理,用袋子扎得死死的,环卫工人随时消杀,及时运走了,集中焚烧。”老汪的老婆说:“那两个小东西真可怜!”老汪说:“也许它们饿不过,早就逃走了。我捉鸡那天夜里对它们说了,顾不上它俩了,叫它俩听天由命,想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各自找吃的求生保命。”老婆眼睛红了说:“逃到哪里能找到吃的?也许小黑饿不过把小白吃了。”老汪愤怒了,说:“你这个女人真狠心,尽往坏处想。”老汪的老婆说:“叫你莫养。你就是不听话。多条性命多个痛。还说我心狠!”女人就哭。老汪马上检讨,安慰老婆,说:“都是我的错。再不要提这伤心事。”夫妻二人低着头默默地在樱花大道上走。风一吹,樱花血红的瓣,落了他们一头一身。世事不由人想,越想越伤心。

天上的太阳很好,地上的风儿和畅。公园大门真的打开了,恢复了往日的活气。游人三三两两,戴着口罩开始散步了。夫妻二人走进去,那感觉真好。群山新绿,空气新鲜。水库清幽,鱼儿起浪。就在那清新如画的天地里,老汪看见两个小东西,一黑一白,一前一后,如影相随,沿着水库的青岸巡逻哩。六十多天了,原来兄弟俩并没有逃走,也没有饿死,一直守着领地,等着它们的主人归来。

老汪一声呼唤,兄弟俩跑到主人面前,又是蹦,又是跳,久别重逢,亲热得无法形容。兄弟俩瘦得皮包骨头,老汪和老婆一人抱一个在怀里,抚摸着禁不住热泪盈眶。

为什么六十多天来,兄弟俩没有饿死呢?老汪发现小黑和小白居然吃草。废弃的动物园院子里有草坪,春天雨水浇灌,草长得茂盛,兄弟俩是靠吃嫩草尖,度过了那艰难的六十多天。

姜处长闻讯之后,唏嘘不已,高屋建瓴地总结说:“这才是人间奇迹,关于生命的大感动。”

2020年5月9日于工作室

  何存中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