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章 疤爹有话说7

小说:我们祖上 作者:何存中字数:3128更新时间:2021-12-17 15:17:42

批斗过之后的疤爹,活在米贩子垸,还是有威望的。由于解放前家里苦大仇深,又是练武之人,他不惹人,人也不敢惹他。他理直气壮,慷慷慨慨,活在人们心目中,不说话则矣,只要开口必定掷地有声。他的一家人没见过大吵闹,无灾无病。米贩子垸的人们都羡慕岗顶上,疤爹家的阳气旺。一个婆娘像婆娘,通情达理,从不惹是生非。两个双胞胎儿子像儿子,文质彬彬,不动声色,进学读书,年年朝回拿奖状。那奖状贴了堂屋一面墙。

恢复高考第二年,“疤爸”的文才和文秀居然一个考取了北大,一个考取了清华,轰动了巴河一方天。这极大地振奋了寒门学子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希望。引起了县委书记的注意,指示分管教育的副书记和县教育局局长,带着县电视台带着摄像机和主持人,驱车到米贩子垸,上门采访疤爹,要疤爹从家庭教育的角度,介绍父母如何教子成才的经验。

当时巴河的区委书记得到这个消息,带着宣传干事,先赶到米贩子垸,将“疤爹“夫妇从田畈里找回来,坐在堂屋里,面授机宜,教他夫妻俩好好准备。“疤婆”说:“我说不好,让当家的说。”区委书记对疤爹说:“那您就全权代表。”疤爹说:“有什么好说的?”区委书记说:“不要隐瞒。将您教子成才的经验说出来,让大家借鉴,资源共享。”疤爹说:“实在没有什么可说的。”区委书记说:“‘疤爹’,这是为社会作贡献的事。您就不要谦虚了。”

这时门外汽车响,采访的人来了。分宾主坐定,在堂屋架好机位,打亮灯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教育局长说:“开始吧。”于是漂亮的主持人拿着话筒对着疤爹问:“老人家,听说您家两个双胞胎儿子,一个叫文才,一个叫文秀,今年一个考取了北大,一个考取了清华。我有两个问题想请教您。”疤爹说:“姑娘,问一个行吗?”姑娘笑了,说:“您不要紧张,其实很简单的。首先我想问您,您为什么想到给两个儿子,取这么好的名字?”疤爹说:“族谱上派的字辈。无心插柳的事。”众人听后都笑。主持人问:“请问您平常教育儿子成才的秘笈是什么?”疤爹说:“一根刺条子。”众人吃了一惊。县委副书记一个眼风过去,主持人马上救场,笑着说:“您老人家真会说笑话。”疤爹说:“真的不是说笑话。我的两个儿从小学到高中,我就靠这根刺条子教育出来的。他们小时淘气不懂事,不用心,我就用这根刺条抽他们的屁股。长大了,不专心,我就把他们牵到刺条前罚跪。我的儿知道这根刺条子的厉害。”众人面面相觑。区委书记想打断疤爹的话。主持人一个眼神制止了,问:“这不是家暴吗?”疤爹说:“非也。姑娘呀!这根刺条子不是普通的刺条子,是负荆请罪的荆呀!楚人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然后饮马黄河,问鼎中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成大业。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疤爹是读过《论语》的人。一席话说得众人心悦诚服。

镜头扫过来,那根刺条子就挂在堂前,通过岁月洗礼和汗手的摩挲,通体上了包浆,猩红发亮。教育局长叫出两个儿问:“是这样的吗?”文才和文秀极难为情,说:“是的。”这个访谈后来在县电视台播了,不是在新闻节目中播的,是在“高手在民间”栏目中播的。效果反而更好,看过的人通过讨论,比较赞成疤爹的方法。但是经验归经验,不是所有的家庭都适用。适用不适用?那要看具体的家庭情况。这是节目主持人编后说的。

文才和文秀上大学那天,米贩子垸盛况空前。疤爹家办了好几桌酒,乡亲们都来了,各家随了份子,作为两个小子的茶钱。那天疤爹家张灯结彩,大门贴了副红对联,是县楹联学会的高手写的。上联:过去一根刺条子,如今两个栋梁材。横批:望子成龙。

垸人送行时,文才和文秀钻到疤爹的胯子下,兄弟两人将疤爹抬起来,让疤爹坐在他们的肩膀上。疤爹扶着两人的头,走在大路上。锣鼓喧天,爆竹连天。疤爹喜笑颜开。想当年清早送儿上小学,疤爹将两个儿提起来,左一个右一个,架在肩膀上驮着走。想当年陈沆上学时,他的父亲也是这样驮儿的哩。驮儿不忘出对子让儿对。肩下的父亲说:“儿将父作马.。”肩上的儿子答:“父望子成龙。代以人传。后代重复祖上的故事,答对的就不是一个儿,而是两个儿哩。

太阳在天上照,人们在门口闹。门外的音响里正在播送费翔唱的《故乡的云》。这是一首抒情的老歌儿。“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 ,归来哟。”如泣如诉。

太阳照在中天上,风摇竹影上窗台。疤爹家的“北京人”下飞机,包车从武汉赶了回来。这大阵式就大,笋子挨着竹子冒,两家三代,浩浩荡荡,一行十个,都是疤爹的传人。两个儿快七十岁了,白发染头,都是国家级顶尖的人才,并不退休,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分别承担着国家级重大科研课题,带着各自的科研团队,从事古人类学和近代国际关系学的研究。文秀的儿学业有成,也是教授,成家了,有了女儿。文才的女儿也不逊色,女承父业,成了田野考古的专家,结婚了,生了儿子。四代同堂,修成正果,悉数赶回家乡,在疤爹咽气之前给疤爹送老。 米贩子垸的人都羡慕疤爹是有福之人。

细枝儿出门放了一挂长炮竹,将他们迎进家门。巴河的规矩,长辈在落气之时,孝子贤孙们要跪在床前临终受嘱。疤爹的床前跪满了子孙。躺在床上喘气儿的疤爹睁开眼睛,望着满堂的儿子,露出了微笑。杠子爹对疤爹说:“老壳子,你盼望的子孙都回来了。是时候了,有什么要交待的,你就当着子孙的面说。”

杠子爹起身要走,因为遗嘱属于私家秘密,旁人是不能听的。比方说遗产如何分割?比方说宝藏在什么地方?还有活在时不能说,临死之前不得不说的,应该有所交待。疤爹抓着杠子爹的手不放。杠子爹知道疤爹不把他当外人。巴河自古也有规矩。交待这些事时,需要一个公证人。杠子爹说:“老壳子,我不走。有什么你就赶快说。”疤爹对杠子爹说:“兄弟,你把我扶起来,坐正!”杠子爹把疤爹从床上扶起来,放床靠被坐正了。疤爹面色红润,眼睛闪烁光芒。杠子爹爹知道那是回光返照。回光返照的疤爹来神了,对跪地的满堂的子孙说:“我要死了。司马迁说得好,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陈某一生,别无长物,只有一条命,是不服气,用命拼出来的。陈某一生,人皆服我,是得祖上的真传:自强不息,止戈为武。”疤爹咧着没牙的嘴,喘着气断断续续唱起那首歌:“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豺狼来了有猎枪。“疤爹艰难地喘着气,唱着唱着没有力气了,示意杠子爹将他的上衣的扣子解开。杠子爹颤抖着手,将疤爹上衣的扣子解开了,在子孙面前,坦露出肚子上,那一尺多长的伤疤。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照在那条伤痕上,像一条金色的图腾。

疤爹大口喘着气,伸出枯瘦的双手,将伤疤从头摸到尾,眼睛里涌出泪水,说:“这就是我留给你们的。”然后头一歪,咽下最后一口气,再也没有吐出来。于是子孙们伏地送疤爹的灵魂升天。杠子爹给疤爹换上寿衣,下榻,点亮头灯,两个儿子敬香,跪着烧上路的纸钱。

在窗外听信的米贩子垸人,大失所望。原来并没有藏宝图呀?只有一条伤疤。临死之前,对着子孙露出伤疤是什么意思呢?米贩子垸人一时没有想明白。后来终于想明白了。那是教育子孙,好了伤疤莫忘痛哩。米贩子垸人明白过来后,那是自觉羞愧,长吁短叹。

疤爹的葬礼是依照巴河古礼进行,杠子爹主持的。米贩子垸人同心协力,将疤爹用黑漆金字的棺材装着,抬到陈姓祖坟山火龙岗上,安葬在陈状元的墓边。陈姓五服之内,依照族规都发了孝服孝巾的。太阳之下,满山跪的都是孝子贤孙。白茫茫的一大片,像是巴河秋后出晒的白棉花。蔚为壮观。

祖坟山上,风中的杠子爹,唱起了那首古老的歌:“大风歌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其韵悠长,余音袅袅。

2020年6 月4 日改于工作室

  何存中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