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山东“煎饼侠”的蝶变

作者:何艾鮗

分类:历史架空

字数:7259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

小说:山东“煎饼侠”的蝶变 作者:何艾鮗字数:7259更新时间:2018-06-21 09:41:21

煎饼卷大葱,是山东人的美食代表。2018年6月在青岛召开的上合峰会,更让山东煎饼在各国领导人面前露了大脸,风光无限。而历史上,山东煎饼多是民间小吃,与“狗肉不上桌”有着类似的地位。但民间从来不缺创造性思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山东人紧跟时代步伐,在如何烙煎饼上,不断创新,制造商机,成就了 “煎饼侠”飞翔梦。

传统煎饼里的乡愁记忆

生于1978年的我,正赶上改革开放大潮涌动、分田到户的好日子。当时城乡群众渐渐丰衣足食,有了可以吃饱的馒头、煎饼。煎饼的原料,有小麦、玉米、地瓜、高粱等,其中,小麦算是这些粮食中的细粮,偶尔也会用去皮的面粉制作,而小米、大米煎饼,当时更是稀罕。在山东农村,会烙煎饼,几乎是每个家庭主妇持家的必备技能。从火候、鏊子上抹油的量到煎饼摊匀、打薄,都不是一日之功。合格的煎饼,刚从鏊子上揭下来应该薄如纸、脆如酥、圆如盘、中间没有孔洞、不黏不糊恰到火候。谁家做的煎饼好,谁家做的煎饼差,常常是妇女们街头巷尾谈论的话题,并且孩子们如果能拿着纯小麦的煎饼在街上吃,也是展示家庭富足的手段。

那时候在农村上学,分为早上、上午、下午三个班次。早班,天刚蒙蒙亮便要起床,只喝几口水就要去学校。跑完早操上晨读,上完晨读再上一节课,然后放学回家吃早饭。有时放学正赶上母亲烙新煎饼,饥肠辘辘的我,远远的就能闻到煎饼的香味。回到家中,直奔灶屋,母亲会把刚揭下的煎饼卷起递到我手中。这时的煎饼是最好吃的,又香又酥,可以不用菜肴直接吃。我自小饭量小,顶多吃两个。而邻家肚子大、能吃的孩子,像嗷嗷待哺的小鸟,蹲在母亲身旁等待煎饼从鏊子上揭下来,一连吃四五个。家里孩子多的,时常为挣食一个煎饼面红耳赤,母亲无奈,只好像分家产一样,把一个煎饼撕开分给孩子们。煎饼那醇厚的香气,伴随着满屋的炊烟,久久飘荡在乡村的上空。如果能在煎饼里卷上菜肴或者就是猪大油、花生油加些盐粒子,更是难得的享受。

煎饼卷,卷住了多少山东人儿时的香甜记忆,当然也有辛苦的付出,像我这样生长在农村的七零后,记忆最深的痛苦,则是推磨了。因为那时做煎饼,多数人家是自己推磨来磨制烙煎饼的“糊子”,然后用柴草生火来加热鏊子,纯手工烙制。推磨,不仅费劲,还得围着磨盘逆时针旋转,并且父母常常喊醒睡意正浓的孩子起来帮工。也许由于我干推磨的活少了,也许由于身体天生不适应,记得每次在半睡半醒中推磨,经常会转得晕头转向,这情形,很像飞行员招录时的训练项目。有时还偷懒不用劲,只扶着磨棍跟着装样子转圈。父母为了检验,会突然加快速度,滥竽充数的我则扶不住磨棍,把磨棍掉到盛满糊子的磨盘上,一顿呵斥是逃不掉的。家里有驴的孩子,就幸福多了,因为推磨的差事就被驴代替了。驴推磨,需要带上驴套连接磨棍、带上笼嘴防止它偷吃糊子,蒙上眼睛让它“只知低头拉磨不知抬头看路。”

当然,也有磨面坊经营机器磨糊子的生意,家庭稍微宽裕一点或者偶尔想“偷懒”的,也会花一毛两毛的去磨面坊磨糊子。虽然同样是粉碎粮食,同样是用手工把糊子烙成煎饼,但嘴刁的爷们总能品出其中的差异,觉得机器磨的糊子不如石磨磨的糊子做的煎饼香。但赚钱是大事,不仅用机器磨糊子无法阻挡,直接用机器烙煎饼的时代,也在改革开放十年后随着经济大潮滚滚来来。

经济繁荣,催生机器煎饼时代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随着经济繁荣,就业机会增多,不少农民走上了建筑、小商业、乡镇企业等岗位。这样,就没大有功夫在家烙煎饼了。于是,用机器烙煎饼的生意兴起。最早的煎饼机,起源于枣庄的滕州等地。开始的机器煎饼,如同造纸厂造纸一般: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铁制滚筒被加热,滚筒慢速旋转,把其底部容器内的煎饼糊子均匀涂在身上,糊子被加热做熟。这个过程,是连续不断的,所以停机之前煎饼实际上是一整个儿,必须人工切割、叠放。一个煎饼房,一般需要“看火、切割、叠放”三个人工。

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加入WTO,国门进一步打开,更多国外企业来华投资办厂,城市、工厂中需要大量的人力,因此,工人工资也不断提高。我上中专的假期里,也时常帮父母到煎饼房买机器煎饼。学计算机、了解一些机械原理的我,当时对于人工切割、人工费的事情,丝毫没有思索过,而莒县刘官庄镇中沟村农民王秀来却在买煎饼时觅到了商机。一天,王秀来到煎饼房买煎饼,看到煎饼价格再次上涨,他随口问了老板一句:“这煎饼又涨价了?”“不涨价就没法卖了。村里人都想去大城市打工,我这煎饼房,哪有愿意来干活的。也就能雇两个在家管孩子的老娘们儿。并且给钱少了人家还不愿意伺候呢。这不,前两天工钱又涨了!”听到老板的抱怨,善于钻研的王秀来琢磨起来:如果我发明一台煎饼自动切割、叠放的机器,不就能节省出大量人力吗?

想法很好,但要实现并没有这么简单。王秀来初中毕业,曾在乡镇党委干过临时工,期间,通过高教自学考试,拿到了汉语言文学专科文凭。但在机械制造、电子技术方面,是毫无基础。坚定的梦想带来了坚定的力量,他从零开始学习相关知识,购买机器和零件组装、试验。光掌握基本理论,就费了好几年功夫,想要设计出完美的煎饼切割、叠放机器,更是复杂的过程:刚熟的煎饼薄而脆,如果切割刀力度掌握不好,会把煎饼切碎;同时,即使煎饼切好了,叠放的部件拿捏不好,也会让煎饼碎掉。

一次次满怀希望带着机器找煎饼房老板试用,一次次失败,一次次从头再来。这一折腾,就是七八年。期间,庄稼地里的事、赚钱的事,全是老婆的事。“娘家人,我都帮他借遍了。后来我再回娘家,人家都躲着我走。我见了人家也害羞,哎!借了人家的钱,老是不还,咱怎么跟人家说呀!最困难的时候,家里连妇女进站查体的5元钱都拿不出来。你说我怎么张口借那5块钱呀!”说起那段困顿的往事,王秀来的妻子百感交集,但更让她颜面扫地的,是村里人看她丈夫的眼光:“有一阵子,他天天蹲家里捣鼓那些破机器,十来天都没出门。邻居见了我就直接问:‘那个神经病又上哪里去了?你可别让他出去丢人了。’”妻子无言以对,回到家,她窜进王秀来的屋,伸手就要撕毁图纸,砸掉机器。王秀来拼命用身体护着:“我马上就成功了!一定会加倍回报你!你给我弄坏了,我就活不成了!” 面对执拗的丈夫和他多年来重复的承诺,吵闹之后,她只能继续默默承担、操劳。但谁又知道,他的诺言到啥时实现,或者永远都不会有那一天。

十年的光景流过,如同中沟村小沟里的水,悄悄的,不知流到哪里去了。然而,流水经过的地方,庄稼却茁壮了。十年磨一剑,王秀来的研究,也终于获得突破! 2001年,全自动煎饼切割、叠放机终于研制成功。王秀来欣喜若狂,可是,周边的煎饼房老板们早就对他不屑一顾,他只好带着设备跑到日照市区,掏出口袋里所有的当然也是借来的钱,诚恳地央求煎饼房老板:“我自带面粉、包着你因耽误工夫的损失、还请你到大酒店吃饭,求你试一试我的新机器吧!”没想到,王秀来早已“臭名远扬”,人家煎饼房老板接着怼他:“和你吃饭?人家会说我也是神经病!你该上哪上哪!走得越远越好!”成功了却没人相信带来的焦虑、无可奈何,丝毫不弱于当初的一次次失败。

田野里麦浪滚滚,颠簸的公共汽车车轮滚滚,王秀来的心里乌云滚滚。想到妻子正独自一人在热浪滚滚的太阳下弯腰收割,他不禁热泪滚滚。

然而,过去的失败都没让自己灰心退却,这次他怎会放弃?几经曲折,后来终于有不了解王秀来“底细”的外地人答应试用他的机器。这一试,果然完美!首秀成功,运气归来。秀来牌全自动煎饼切割、叠放机从此扬名煎饼加工界,每台售价5000元左右,先前的煎饼房老板主动找上门,先给订金排队等着买机器。因为有了这一台煎饼切割机,不仅煎饼“板正”、卫生、卖相好,还直接节省出两个人力,一年下来就能节省出两台煎饼切割机的工资。

十年的贫困、没落,王秀来终于实现了从“神经病”到“煎饼侠”的蝶变。他没有辜负妻子的默默付出和给她惊喜的承诺,也没有忘记当初借给他钱的亲友,还钱的同时,他给“丈人”门上的亲戚一家送了一台彩电。

然而,时代的脚步永不停歇。又过了十年,石磨煎饼卷土重来。新的回归,必将带来新的商机,等待新的“煎饼侠”去把握。

美好生活,让手工煎饼再次回归

随着生活的富裕,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越来越高,在吃的方面,更多的人注重起了营养、养生和口感。于是,人们又怀念起了纯手工制作、带有麸皮、掺杂五谷的石磨煎饼。

  远在大连的莒县80后小伙杨龙,打小熟悉家乡煎饼的味道。大连人中,也有很多山东移民,喜欢吃煎饼。当年为维持生计,母亲在家里开设了一个摊煎饼的小作坊,每天辛苦地摊煎饼,然后拿到市场上卖。因为用的是真材实料,价格也公道,杨龙母亲的煎饼很受欢迎,成了自家附近几家菜市场、露天早市的抢手货,一天能卖一百多斤。

初中毕业后,杨龙到了一家厨师学校学习面点、雕刻手艺。厨师学校毕业后,他到了一家星级酒店工作,并且一个月能发到3000多块,收入可观。看着儿子长大成人自食其力了,母亲感到由衷欣慰,再苦再累也觉得值得,她心里盼望着儿子能早日成个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2003年,杨龙在大酒店干了一年多却突然要辞职,并且当他把辞职的理由说出后,父母都气疯了——他要回家卖煎饼。提起当年杨龙卖煎饼的事,母亲这样向笔者描述当时的感受:

“当时上学花了那么多钱,学雕刻学啥的,在饭店里干得也挺好的,我挺高兴的。一听他说要回家和我摊煎饼,我和他爸都不同意,我当时冒了一身冷汗啊!感觉白养他了!”

母亲觉得,做煎饼这个行业都是岁数大的人干的,年轻人干这个一点前途都没有。并且一个大小伙去卖煎饼太丢人现眼,也不好找媳妇。杨龙的“龙”字,包含着父母对他的美好期望,如果卖煎饼,只能一辈子是条虫。但父母的强烈反对,并没能阻止儿子,没过三天,杨龙硬是把工作辞了,硬是开始了自己的煎饼小哥生涯。然而,开始阶段,他的煎饼卖的却没有那么顺利。面对我,杨龙道出了当年的辛苦与艰难:

“天最冷的时候,蹬着自行车跑30多里路送货,冻得手指头都疼,腿都麻木了。就靠着一个拗劲,我就相信,以后一定能把煎饼给做大。

但是一开始跑市场的时候真的特别难,有个老太太,在那里卖货,我过去跟她说‘大姨啊,我这个煎饼给你送点,你卖卖试试吧!’她不但不要我的货,而且还把我从市场里给推出来了。

送货的时候,最怕遇见同学,人家有的在上大学,有的有稳定体面的工作,我就怕骑着自行车卖货叫人看到了,多尴尬的一件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6年过去了,到2009年,大连市各农贸市场已经有100多家摊位在卖杨龙的煎饼,而这些摊位,都是他一家一家“厚着脸皮”跑出来的。这时候,父母已经不再反对他卖煎饼了,他送煎饼的工具,也从自行车换成了货车;烙煎饼的人,也从父亲、母亲、妹妹增加到了二十多个人;煎饼坊,也从一间小屋变成了厂房。

然而,这仍然没能让杨龙满足,2010年,他又做出了让父母惊讶的举动:拿出所有积蓄,并卖掉准备结婚的楼房,建起了一个有着105盘鏊子的煎饼生产厂。他想让山东煎饼做出点名堂来,上档升级,打入大酒店,打入大超市。但按照要求,进超市,必须要有“食品生产许可证”。然而办这个证没那么简单,他的加工方式还需要按要求改造升级。在监管部门的帮助下,杨龙不惜投资进行升级改造:厂房不符合要求,改;火源不达标,改;生产流程不合格,改! 2012年9月,经过对生产车间的标准化改造,杨龙终于拿到了自己的食品生产许可证。

小作坊变身大企业,杨龙的煎饼事业鱼跃龙门。小包装、多口味的“杨龙煎饼”迅速摆上了国内7000多家大型超市的货架,南到海南岛,北到京城。因为营销方式新颖、煎饼口感松软,短短几年时间,“杨龙煎饼”年产量猛增至3000吨,年销售额超过1000万元。他还把煎饼的口味增加到了十几种,甚至有人吃鲍鱼也要用煎饼卷着。“杨龙煎饼”名扬千里、龙行天下,杨龙也名副其实的成了煎饼加工界的“龙头”。

在杨龙的办公室里,一张“中国地图”和一张“世界地图”并排而立,占据了整面墙的大部分。那张中国地图上,大部分省份都被贴上了红色的五角星,代表着杨龙煎饼所覆盖的地区;而在那张世界地图上,一颗星标注在美国洛杉矶的位置,杨龙自豪而坚毅的对来访我说:“美国的快餐可以卖到中国,我们的煎饼也一定能卖到美国!”现在的杨龙,一直在路上,他不断琢磨吃煎饼的新形式,卖煎饼的新路子。于此同时,在杨龙的老家莒县,又一个“煎饼侠”出现了,他甚至到了从百万富翁到欠款百万的巨变。

智能制造新时代,机器煎饼和手工煎饼的联姻

新时代,新旧动能转换。山东煎饼和煎饼人同样不甘落伍。连一个毫无基础的下岗职工也做起了“智造”的梦想。

2000年,刚刚退伍的莒县人张同金,被分配到莒县柠檬酸厂发酵车间。可是,满怀希望的他,连厂区还没转熟、连工友还没认全,只上了29天班,就成了“下岗职工”。

下岗后的张同金,没有沉浸在抱怨和迷茫中,而是先后做起了熟食、童装、大米、鸡蛋、小百货批发生意。在百货批发业上,他成了国内10多个品牌的莒县代理商。生意顶峰时期,年营业额突破百万。2009年新式帕萨特轿车在莒县刚上市,他就花30多万买了一辆。这时的张同金,被同行和周围人羡慕。

  一次战友聚会上,战友们对当年他常带到部队分食的山东手工煎饼仍念念不忘。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张同金突发奇想:手工煎饼虽然好吃,但加工起来太费时费力。如果我能造一台模仿手工的智能煎饼机,是不是很有市场呢?

说干就干,2011年夏天,张同金的小儿子刚出生几个月,他不顾家人的强烈劝阻,跑到临沂和战友合作建厂,开启了全自动仿手工煎饼机的研发之路。现在提起当时的情形,妻子仍气呼呼地对我说:“他就是一头驴,一头八头驴也拉不回的倔驴!”

为了梦想中的全自动仿手工煎饼机的研发,他聘请了一位高级工程师和18名工人。两年后的2013年,终于设计出了一台机器同时有6盘鏊子的煎饼机!现在,张同金仍然记得当时点火试验的震撼场面:“一盘鏊子、两盘鏊子、三盘鏊子,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最后,试验十分钟,六盘鏊子同时运转,同时烙制出完美的仿手工煎饼!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成功了!我当时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

机器设计出不久,煎饼加工厂看到这神奇的“三头六臂”后,被深深吸引。张同金很快卖出了3台,一台18万,三台就是54万!这时,张同金不无骄傲的用厚厚的人民币向家人证明他当初倔强选择的正确。可是,钱还没捂热乎,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卖出去的机器,三个买家都要求退货。“在试验时,我只让机器运转了10分钟。前10分钟运转良好,没想到,客户买回去后,一过10分钟特别是到了20分钟时,机器运转就不正常了:有的鏊子烙不熟,有的鏊子烙糊了,有的却一边不熟一边糊。”这样的结果,让张同金措手不及。

两年下来,自己不但搭上了全部积蓄,还欠下了170多万元的外债;合作伙伴退出,工程师和工人辞职;新式帕萨特也换成了二手小面包车。认识张同金的人都说他不务正业,自行败家,提起他今昔家境对比,不免摇头哀叹。这时的张同金也陷入了两难境地:“不干了吧,170万等于打了水漂;继续干吧,万一还是失败,就赔得更多。”一番思想较量后,张同金没有选择“浪子回头金不换”,他把厂子从临沂搬回莒县,凭着在部队练就的那一股子闯劲,他单枪匹马地继续干起来。

用煤加热火候好,但来回添火,效率低、不卫生;用导热油火候稳,但煎饼口味比真正手工的有差距;用电热丝加热,成本高,故障多,煎饼味道也不行;用燃气加热,卫生、实惠,但火的均匀稳定难题一直没克服。面对这个难题,张同金远赴浙江,到专业的燃气灶企业学习技术。可是,燃气灶企业生产的大多都是用于炒菜的小灶,一盘鏊子大的燃气灶,他们从来没生产过。但设计师的深厚理论,还是给了张同金很大启示。

“想出来一个新思路,我就赶紧去临沂批发市场买配件。结果回来一试,还缺别的配件,接着再去临沂。多的时候,一天得跑三趟,三个来回就得接近500公里。”几经波折,张同金终于克服了燃气加热的送气难题,制造出了技术成熟的全自动仿人工智能“鏊得旺”牌煎饼机,上糊、抹平、从鏊子上揭煎饼、摞煎饼,全过程自动,并且火候均匀稳定、大小合适。使用张同金的机器烙制的煎饼,在保持了手工石磨煎饼口味基础上,比手工煎饼更薄、更细腻、均匀、卫生。新机器于2015年一投放市场,就成为抢手货,现在已经卖出 300多台,并且还卖到了新西兰,让山东煎饼走出了国门。东北人中,有很多是山东人闯关东的后代,他们至今保留着吃煎饼的习惯,但煎饼糊子的制作与山东已有所不同。为适应东北煎饼的特点,张同金又生产出了半自动仿手工煎饼机,打开了东北市场,现在他的半自动煎饼机已经卖出了1000多台。

当我问起全自动仿人工智能煎饼机的价格时,张同金不无自豪地说:“我这一台全自动的卖2万2,正好是雇一个人工一年的工资。但这一台机器的生产量相当于3个人工。这个账,烙煎饼的老板都会算。同时,不少原先的小作坊用上我的机器后,上档升级,煎饼都做成了品牌,打进了超市。全国有近20家,光咱日照,就有5家,他们还生产出了海鲜煎饼、水果煎饼、五彩煎饼,最贵的卖到20多一斤呢!过去,咱走亲戚,你见谁家有送煎饼的?太土、拿不出门。现在呀,从超市里买带包装的煎饼,既健康又时尚。”

我第二次到张同金的工厂时,张同金外出安装设备了,他的妻子正好在到厂里。听到我的赞许,她仍旧对丈夫气呼呼,“我都三天没来厂里了。我不稀罕管他的破事!”看到门口停放的几辆车,她无奈地说:“你看,员工都开着轿车来上班,我们家却还开着二手‘小面包’。他这几年,投资太大了!”可是,当问及孩子的事情,她说,大儿子大学学的是机电一体化。看来,是打算子承父业了。

有梦想才能有力量,电影中的“煎饼侠”可以歪打正着“屌丝逆袭”,而现实中的“煎饼侠”们靠灵活的头脑和执着的追求也实现了翱翔。跨越40年,山东人在煎饼上的发明创造,管中窥豹地诠释了观念的力量、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何艾鮗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